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新仇旧恨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云乐也是一惊,甚至忘记斥责胆敢对她不敬的乐槐,抬头望过去。

    宫越大步走进来,步伐快而稳,行走间自由威严和优雅,所过之处宫人太监皆俯首跪拜。他身上朝服未退,显然是收到了风声,特意赶过来的。

    师心鸾死死的盯着他。

    宫越和楚央是表兄弟,容颜也有几分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气质。

    前者温润如玉,雍容华贵。后者邪魅妖冶,放荡不羁。

    一个似九重天上降落凡尘的神仙公子,一个更似地狱三途河边成精了的曼珠沙华。

    然而无论神仙也好妖孽也罢,在师心鸾眼里,都不是好东西。

    当初若非宫越莫名其妙缠着原身,原身也不会被皇后迁怒,更不会所嫁非人,继而落得那般下场。她也就不会穿越。纵然以原身的懦弱蠢笨,大底也只有被人操纵的份儿。

    可宫越偏偏是这个假设之外的罪魁祸首,师心鸾实在难以以平常心对待他。

    况且,他今天还打乱了她的计划。

    新仇旧恨一起堆积,燃烧成了怒火和怨恨。

    宫越很敏感的察觉到她的目光,侧眸望过去,一愣。

    记忆中的师心鸾,知书达理,温顺柔婉,几乎都不敢与他对视。可方才他确定从她眼中看到了熊熊火焰,那是恨,和杀意。

    不过一瞬,师心鸾便收回了目光,屈膝道:“未亡人,师氏,参见太子殿下。”

    方才她在云乐面前自称臣妇,如今却称自己为未亡人,看似寻常,却有本质的区别。师心鸾的第一段姻缘,因宫越而起。所以这句未亡人,乃是怨愤指责。

    宫越看懂也听懂了她的恨,面上浮现几分歉疚。

    “心鸾”

    方一开口,已回过神的云乐便立即斥声道:“放肆,你方才还言之凿凿不应辜负父皇皇恩,如今又以他人妇自居,难道是想要抗旨不尊?”

    说到最后,她眉眼尽是厉色,哪还有之前半分和善?

    宫越皱眉,“云乐!”

    云乐抿着唇,却是满脸倔强不忿。

    “难道我说错了吗?”她悠的转头看向师心鸾,眼中戾气甚浓,“师氏,方才是否你自己承认,尊圣旨,前尘尽忘?”

    她特意强调最后那四个字,前尘自然包含了曾与师心鸾有过一段风月传闻的宫越。

    宫越眉头深锁,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休得胡闹”

    话音未落,殿中便响起一道淡漠的声音。

    “是。”

    兄妹二人同时侧目,盯着说话的主人,师心鸾。前者讶异而得意,后者则是漠然以对。

    师心鸾目光平静,早已没有了最初见到宫越之时的怨与怒。

    “臣妇不知宫中规矩,幸得公主一声甘夫人提醒,乃皇后所赐。大恩大德,未亡人,师氏,铭记于心,永世、难忘!”

    她原本面色无波,然说到最后两个字,目光却看向云乐,微微的笑,伴着渗透骨髓的凉。

    云乐惊得后退两步。

    宫越已然眉峰紧皱,冷声呵斥:“云乐,你是公主,自幼学习宫规礼仪,应当为皇家典范,如何学得市井妇人那般长舌粗言,秽谩轻辱他人?你可以任性胡闹,却不能歹毒至此!”

    师心鸾三言两语,言外之意却已说得分明。

    知晓云乐是什么性子,今日召见师心鸾必定心存挑衅,少不得言语讥讽逼迫。加上他方才进来看到的那一幕,他如何猜不到在这之前自己这位好妹妹对师心鸾是如何的极尽羞辱?

    虽然他疑惑素来温吞胆小的师心鸾怎的学会向他告状,但既然在宫中,他就不能纵容妹妹胡闹。

    云乐却是委屈,眼中立即就转了泪。

    她指着师心鸾,头上珠钗步摇随着颤抖身子颤抖,“你为了她骂我?她不过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寡妇,而我是你的亲妹妹,你竟为了她斥责于我”

    “住嘴!”

    宫越冷声呵斥,目光扫过跪在她身侧的老嬷嬷,眉目依旧是温润的,语气却微寒。

    “公主年幼不懂事,娇纵蛮横也就罢了。你身为乳娘,却不加以劝告,反而助长其风,纵容其行,怠慢公主德行,罪无可赦!”

    天祁公主皇子们的奶娘权利相当大,不止要负责主子的起居饮食,还包括礼仪教养。尤其是公主,但凡德行仪态有丝毫纰漏,便可加以指责督促,相当于老师。

    云乐自小娇生惯养,又是嫡出,仗着娇宠,难免跳脱这些铁律,身边的人也多有松乏,才养成了她这般的性子。

    由父母兄长宠着,自然没人敢拿她的德行说事儿。却不成想,今日宫越为给师心鸾公道,竟要处置云乐的身边人。

    俗话说,打钩还得看主人。宫越此举,比直接出言教训云乐还要让她没脸。

    因而不止乳娘震惊失色,云乐也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兄长。

    “皇兄,你你竟为了她,要责罚我的乳母?”她情绪突然爆发,“她有什么好?凭什么值得你多次维护?凭什么值得表哥求娶,她不配,她不配”

    宫越对她的歇斯底里无动于衷,只冷声吩咐。

    “拖下去。”

    立即有侍卫进来,押着乳娘往外走。

    乳娘方才如梦初醒,哀声求救,“太子殿下饶命,老奴知错了,老奴再也不敢了,公主,公主救救老奴”

    云乐扑上去。

    “住手,你们都给本公住手”

    “拦住她。”

    宫越一声令下,宫女立即上前拦住云乐,不让她靠近乳娘。

    乳娘哀嚎的声音响彻大殿,很快就被拖了出去,紧接着便是啪啪的杖责声,却掩不过老嬷嬷的凄厉呼救,声声如血。

    云乐哭闹着,挣扎着,头上珠钗已乱妆容已花,却仍旧还在嘶声裂肺的哭喊,眼睛里都是血红的恨意。

    整个殿中数十人,唯有她一个人在哭泣不止,直到殿外声音停歇,一个侍卫走进来,低声回禀。

    “殿下,她已经死了。”

    云乐大叫一声,红着眼睛仇视着师心鸾,一字一句道:“师心鸾,你给我记住,今日之仇,他日,我必让你双倍奉还!”

    她在意的不是一个嬷嬷的生死,而是这个女人,让她今日所受的屈辱。

    师心鸾平静与她对视,淡淡道:“公主还要弹琴么?如不然,臣妇便告退了。”

    宫越倒是惊诧于她的淡定。

    以他了解的师心鸾,方才他下令杖刑云乐的乳娘,她就该求情了。如今不仅从头到尾面色无波,面对云乐的威胁警告却还是云淡风轻,这份宠辱不惊的气度,没有一定的阅历和经历,是无法沉淀出来的。

    心中思虑片刻,他面上却丝毫不显。

    “我送你”

    师心鸾却后退一步,语气淡漠尽显疏离。

    “悠悠众口,人言可畏。殿下若对臣妇还有半分仁慈之心,就莫为难臣妇,请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