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痴人说梦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她是悠闲了,有人却惶惶不安。

    师心怡回到自己的玉春阁,仍旧心有余悸。虽说时隔十二年,但当时情景却历历在目。

    那日她怂恿师心鸾去太液池,对池中盛开的睡莲表示出万分的喜爱和渴望。

    师心鸾是长姐,素来对几个妹妹宽厚,便亲自蹲下来给她摘睡莲。

    她又故意让翠儿引开丫鬟的注意力,看准时机,正准备推师心鸾下河。太液湖边没有侍卫,师心鸾一落水,只要她不呼救,再拖住她的丫鬟,师心鸾必死无疑。

    哪知她刚准备动手,却突觉左小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猝不及防,摔倒在地。

    紧接着,一个人影风一般从眼前飞过,迅疾跳入水中。

    她受惊抬头,入目所见,是一张皎月般的容颜。

    正如古诗词里形容的那样,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她看得痴了,忘记了反应。

    四岁的她,还不懂得情之一字,只是记住了那张美丽的容颜。

    但她不曾想过,那个美得如同仙人般的少年,看清了她那一刻的恶行。

    再后来,她年长了些,在一次游船之中,又看见了他。

    一颗芳心就此遗落。

    与此同时,她看出师心鸾也与自己一般心思,心里那股嫉恨翻涌得更厉害。

    她心里清楚,府中四个姐妹,师心鸾容色最美,身份最高。北靖王世子妃的位置,师心鸾的机会比她大太多。

    幸亏皇后插手,免了她的后顾之忧。

    师心鸾败了,名声也臭了,又是寡妇之身,再无翻身之地。

    她也就此心安了。

    却万万没想到,圣旨突然莅临。她措手不及,怒恨交织。原本是想要刺激师心鸾,没想到却得了这样一个噩耗。

    该怎么办?

    心里充斥着这个疑问,甚至大过了去计较心上人即将属于她最讨厌的那个人。

    不能够坐以待毙。

    咬了咬牙,她转身欲出门,却有丫鬟来报,大夫人来了。

    她大喜,赶紧迎了出去。

    “母亲,您要帮我。”

    刚见到杨氏,她就哭着扑了过去。

    大夫人蹙了蹙眉,摒退下人,拉着她坐下来,这才问道:“何事这般哭哭啼啼?”

    师心怡咬唇。

    由于那件事牵连了二叔受责,回来后母亲便审问了她,她虽有城府,可到底年幼,也被皇后一怒下得不轻,当即交代了怂恿师心鸾摘睡莲之事。只是,省略了打算推师心鸾落湖一事。

    原本她是不打算告诉母亲的,但眼下师心鸾已知真相,只有母亲才能帮她。是以她犹豫须臾,便和盘托出。

    说完后,她边用帕子拭泪边观察母亲的脸色,见母亲柳眉微蹙神色淡冷,心中越发不安。

    “母亲,您一定要救我。”她哭得可怜,凄楚道:“皇上赐婚,她纵遭人弃,却抵不过天家恩赐,身份水涨船高。如今便敢要挟我,待她做了世子妃,定会秋后算账。届时届时我便再无活命的可能了母亲”

    大夫人低眸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

    眉如新月眸似秋水,肤光细腻如雪堆积,哭起来便如玫瑰泣露,娇艳欲滴,更惹人疼怜。

    “你要我如何帮你?”

    微松了口气,师心怡忙道:“不能让她嫁入北靖王府。”

    大夫人看着女儿的眼睛,平静道:“皇上赐婚,断不可改。否则便是欺君之罪,九族皆灭。”

    师心怡早已想好了策略,眼底阴霾一闪,低声道:“皇上圣旨不可改,但距离婚期还有五个月之久。若在此期间,她出了什么意外”

    比如说,暴毙!

    大夫人看着女儿眼中的阴狠之色,像缠枝树藤底隐藏的蛇,吐着阴森森的蛇信。

    她突然道:“你取而代之?”

    知女莫若母,大夫人自然知晓女儿的心思。

    师心怡面色羞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声如蚊蚋道:“母亲,我今年十六了。”

    去年祖母就提过,要为她议亲。只是她心有所属,旁人看不上眼。

    女儿羞若红霞的脸颊昭示了一个怀春少女的心事。

    大夫人转过眼,淡淡道:“心怡,你的所有不甘和嫉妒,我都理解。你不愿屈居人下,你想要众星拱月,这也没什么不对。但你选错了人。”

    师心怡脸色一变。

    “母亲”

    大夫人面不改色,继续说道:“你要除掉眼中钉,就得彻底。可你留下了把柄不说,还妄想抹去别人脑中的记忆,那便是痴人说梦!”

    母亲毫不留情的打击让师心怡面色一白。

    “你可以眼高于顶,但不能不自量力。”

    大夫人眉眼不抬,语气淡如云烟,仿佛坐在身边的不是她的女儿,只是一个陌生人。

    “楚央自幼深受皇宠甚至盖过皇子公主,就凭他高中状元却在前途锦绣之时抛下官途出京游历,而皇上不加责怪反而为他保留职位,便能看出,他荣宠之盛,满朝文武,无人可及。”

    “云乐公主二九年华尚未出嫁,皇上怎会不知自己女儿痴心为谁?却依旧不愿成。你以为这是为何?因为她心系之人,心不在此。”

    她无视女儿越来越苍白的容颜,“换句话说,此次皇上赐婚,若非征得他首肯,就凭你大姐寡妇之身,皇上怎会如此委屈他?”

    师心怡脸上泪痕未干,怔怔的望着面容冷艳的母亲,看着看着,眼里忽然燃起一簇亮光。仿佛要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急切道:“皇上不是还派了世子去离河巡视么?或许或许皇上觉得这门婚事委屈了他,故而委以重任作为补偿”

    大夫人嗤笑一声打破女儿的异想天开。

    “京城多的是待嫁闺秀,皇上谁都不赐,为何偏偏要赐一个与自己儿子有过纠葛的寡妇给他?难道北靖王不会寒心?朝臣不会非议?太子不会愤懑?云乐公主不会哭闹?你当皇上跟你一样蠢?”

    最后一句掷地有声,伴随着她拂袖而落的茶盏碎片,泠泠响起,寒澈逼人。

    师心怡花容失色,颓然坐在了地上,目光呆滞毫无焦距。红唇颤颤,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一行清泪自眼中滑落。她近乎绝望的望着冷漠的母亲,“难道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

    大夫人低头看着仍旧不肯死心的女儿,“你若还想要前程,还想在这京中贵女占一席之地,就趁早收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师心怡泪流满面的摇头。

    “不,我不甘心,不甘心”

    大夫人恍若未闻,冷漠的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你也不小了,昨夜我已与你祖母商议过,你表哥今年二十有三,还未婚配。过几日我便请你舅母入府,交换庚帖,等你大姐出嫁后,年后就安排你嫁过去。”

    师心怡骤然抬头,失声道:“不,我不嫁”

    大夫人目光一寒,“不嫁也得嫁!”

    说完她便起身离去,任由女儿在身后如何哭喊也绝不回头,冷漠得不近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