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逛青楼彻夜未归的世子爷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师心鸾现在是病人,不必晨昏定省,所以她很任性的一觉睡到天明。

    紫霜进来禀报的时候,她刚起床,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说:“她来干什么?”

    乐槐将床帐束好,然后蹲下来给师心鸾穿鞋。

    师心鸾一怔,随即想起来楚央那混蛋在她身边留了个眼线,就是眼前这个中规中矩却会武功的丫鬟乐槐。

    心情立时沉落谷底。

    “小姐,要见么?”

    穿好鞋后,乐槐起身询问。

    师心鸾瞥了眼被抢了本职工作略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的紫霜,起身道:“紫霜,伺候我梳洗。”

    “是。”

    紫霜原本还在想对待姑爷派来的人应该要礼让一些,准备退出去,刚抬起脚,闻言一顿,立即往回走。

    乐槐表情淡漠,又问了一句。

    “小姐,要见么?”

    师心鸾蹙眉,目光冷淡。

    “你家世子把你送过来的时候,没告诉过你,该怎么当一个丫鬟么?”

    乐槐还是面无表情,一板一眼的回答道:“世子吩咐奴婢要伺候好小姐的饮食起居,杜绝任何危险和不利因素的发生。”

    师心鸾洗完脸,将帕子丢回木盆,懒懒道:“你家世子那么神通广大,难道他不清楚我身边都有哪些别有居心的,对我有恶意的人?”

    乐槐点头道:“奴婢明白了。”

    说完就转身准备走出去。

    “慢着。”

    师心鸾叫住她。

    乐槐又倒回来,恭敬道:“小姐还有何吩咐?”

    师心鸾双手抱胸,柳眉一挑,道:“既然你家世子让你来伺候我的饮食起居,我这才起床,你就该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站着,随时待命。我都还没开口,你走什么走?”

    明显的刁难,连紫霜都看出来了,乐槐眼能不知?但她依旧面色淡淡,道:“世子吩咐过,小姐的安大于一切。三小姐曾有加害小姐之心,不可不防。”

    师心鸾笑了一下。

    她慢慢的坐下来,撑着头,语气轻慢眼神睥睨。

    “你家世子没告诉你,一个合格的丫鬟,最重要的就是忠心不二么?”

    乐槐低头回答:“奴婢明白。”

    “那你还一口一口的世子吩咐过?”

    师心鸾陡然发怒,一把将梳妆台上的铜镜挥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紫霜心头一颤。

    乐槐抿唇,刚欲说话,就听师心鸾曼声道:“我之前的贴身丫鬟平秋,你家世子对你说过吧?她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窜通外人想要害我性命,结果阴差阳错把自己给毒死了。这就叫做,自食其果!”

    她神态慵懒,眼神轻慢,却裹挟着森然冷光。短暂的沉默过后,乐槐道:“从今以后,奴婢只有小姐一个主子。”

    师心鸾重新撑着头,却没再看她。

    “那你家世子爷呢?”

    乐槐道:“待小姐日后嫁入北靖王府,世子,就是姑爷,也是主子。”

    还真是伶牙俐齿啊。

    师心鸾没再继续刁难,“把这收拾干净,让她进来吧。”

    “是。”

    乐槐动作麻利,很快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又让人换了新的,这才出去,带着师心怡走了进来。

    “姐姐。”

    师心怡对着坐在梳妆台前让紫霜梳头的师心鸾唤了声。

    师心鸾没转身,淡淡道:“三妹今日怎么想起过来了?我听说祖母不是罚了你抄写女戒么?”

    师心怡脸上笑容僵了一瞬,旋即恢复过来,“昨日皇上赐婚,我还没来得及恭喜姐姐,今日特意求了母亲,过来给姐姐道喜。没有叨扰姐姐吧?”

    “有。”

    师心鸾一点都不打算给她留面子。

    师心怡再次僵了僵,指甲都快掐入肉中,再开口时语气明显尴尬又克制。

    “是我不好,忘记姐姐还在病中,应该多多休息姐姐,我来给你梳头吧”

    “那就有劳三妹了。”

    她是客气话,师心鸾却一点不客气,慷慨的接受了。

    “紫霜,去,多准备一些早点。三妹这么早过来,想必还未用早膳。正好,我也许久不曾和三妹说说知心话了。今日机会难得,三妹就留下与我一道用膳吧。”

    “是。”

    紫霜领命而去。

    乐槐依旧站在一旁,看师心怡的眼神,很不善。

    师心怡暗自咬牙,心中却疑惑重重。昨天她就觉得师心鸾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没有以前的柔顺怯懦,对她也没有半分的热络。

    今日居然理所当然的拿自己当丫鬟使唤。

    当真以为被赐了婚就乌鸦变凤凰了?

    不守妇道的贱人!

    “三妹,你可得轻点。”师心鸾通过铜镜将她眼底的愤恨嫉妒看在眼里,云淡风轻的提醒,“如今我就只剩下这头发还完好无损了。掉一两根倒不算什么,若是你一不小心用力过度,以后我可就不好戴凤冠出嫁了。”

    师心怡顿觉一根刺扎进了自己心口上。

    师心鸾却叹息一声,继续道:“三妹啊,你也知道,我这是二嫁了。像我这种身份,能得皇上眷顾嫁入北靖王府,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可不能有半分差池。否则我被世人骂两句不算什么,却不能累了整个侯府。到时候,你,还有二妹和师妹,都该不好议亲了。”

    师心怡觉得,自己心头的那根刺,又扎得更深了几分。

    “姐姐说得极是。”

    她手法娴熟的给师心鸾挽发,刚挽到一半,又被师心鸾打断。

    “停!昨天世子来过了,他说,不喜欢看我为他人挽发。”

    撤下银钗,她道:“就梳飞天髻吧。”

    师心鸾深吸一口气,笑道:“世子对姐姐可真好。”

    别上发饰,她看着镜中美人脸,这才稍显犹豫温吞道:“姐姐,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师心鸾摸了摸自己的发髻,起身,展开双臂让乐槐给你自己穿衣。

    “你若觉得不该说,就别说。”

    师心怡又被呛了一句,脸色崩得十分难看。师心鸾越是得意,她就越恨。

    于是她道:“姐姐,我听说,昨天晚上,世子去了青楼,彻夜未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