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刚踏进正厅,一枚不明之物迅速飞了过来,楚央抬手接住,还未看清是什么,就听见一声火爆的怒吼。

    “你个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你!”

    楚央低头看一眼被自己稳稳接住的茶杯,里面还有温热的茶水,显然是刚准备喝,临时扔出来的。

    他嘴角扯一抹笑,堂而皇之的走进去。

    “离河春汛,附近不知多少穷苦百姓流离失所风餐露宿,您却将这价值百金的玉龙春雪随手扔掉,不觉得太浪费了么?”

    北靖王原本已被妻子安抚下的火气蹭蹭蹭又上来了,随手抓过身旁的明黄圣旨再次扔了过来。

    “这就是你挑的女人,一个寡妇”

    “王爷!”

    北靖王妃温柔的语气陡然加重。

    北靖王一顿,没再说下去,但脸色依旧很难看。

    楚央将圣旨往边上一搁,道:“乱扔圣旨乃蔑视天家,可是要灭九族的,父王。”

    眼看丈夫又要发火,北靖王妃赶紧道:“好了,你少说两句。”

    楚央很听话的住了嘴,规规矩矩的给父母行礼。

    北靖王哼一声,不语。

    北靖王妃看一眼脾气一样倔的父子俩人,十分无奈,问道:“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

    楚央眨眼,“什么怎么回事?前日父王没跟您说吗?母妃,您快要有儿媳妇了,兴许明年就能抱上孙子或者孙女了”

    “你给我闭嘴!”

    北靖王咆哮。

    楚央立马闭上了嘴巴。

    北靖王黑着脸,死死的瞪着他,压抑着怒火道:“你知不知道师心鸾是什么身份?她可是嫁过人的,你娶谁不好,非要娶她?”

    楚央不接话。

    北靖王额头青筋突突的跳,“说话!”

    楚央非常无辜,“不是您让我闭嘴的么?”

    北靖王被堵得一噎,抄起茶盏又要砸过去,旁边北靖王妃凉凉道:“砸吧,反正你今天已经砸了六套茶具。咱们家的器皿,也就它最不值钱。不过今天是最后一套,砸完了你就没东西喝茶了。”

    北靖王顿时觉得手中茶盏力重千斤。忍了再忍,总算放了回去。

    楚央垂眸掩饰笑意。

    “别在那幸灾乐祸。”成功阻止火山爆发的北靖王妃又转过头来做起了严母,“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许敷衍糊弄!”

    母亲大人说的话还是十分有权威的。

    楚央老实交代,“我看上她了,就这样。”

    北靖王怒道:“臭小子,你现在学会先斩后奏了是不是?”

    楚央耸耸肩,“冤枉,我那天可是与您说得清清楚楚的。”

    “屁”

    气急的北靖王刚爆了一句粗口,想起妻子还在旁边,立即打住,稍稍平复一下情绪,板着脸道:“你根本没说她是谁!”

    楚央还是一脸无辜的模样,“我说了啊,太子也看上她了。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太子这些年看上的女人就那一个。是您自己反应太慢,可不能怪我。”

    北靖王被堵得一噎,咬牙道:“可她是个寡妇,寡妇!”

    楚央凉凉瞥他一眼,“那天您可答应过我了,不能对她有任何奚落和为难。君子一诺千金,您可不能出尔反尔。”

    察觉到妻子惊讶的视线,后知后觉被儿子坑了的北靖王瞬间有种将儿子塞回娘胎重造的冲动,他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抑制自己暴躁的脾气。

    “你究竟看上她什么了?”

    楚央不暇思索,道:“她长得美!”想了想,又强调了一次,“不是一般的美。”

    北靖王脸黑如锅底。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仿佛存心挑衅自家老爹的底线,楚央继续云淡风轻的火上浇油,“父王,您这未来儿媳妇善妒,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所以刚才我已经答应她,以后都不会纳妾。”

    北靖王夫妇都是一愣。

    楚央不急不缓,“也就是说,你们未来的孙子孙女,只能从她肚子里生出来。所以”

    他笑得温和,“父王,您得保证您未来儿媳妇的安。尤其是,在宫里。如果她要有个什么闪失,您儿子可就绝后了”

    北靖王抄起手边上好的茶具砸了过去,爆喝一声。

    “滚!”

    楚央转身,在刺耳的碎裂声中,潇洒的,滚了!

    北靖王没想到他真的走,愣了一下,随即气急败坏道:“你去哪儿?”

    楚央头也不会,曼声道:“青楼。”

    媳妇有了,靠山也搞定了,不必在家面对老爹至少三个月的臭脸。

    双喜临门再锦上添花,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于是春风得意的世子爷,丢下一堆烂摊子,优哉游哉的拉着好兄弟兼情敌的太子爷尽欢去了。

    北靖王妃也丢下怒火冲天的丈夫,去给儿子收拾行囊。

    被儿子算计又被妻子冷落的北靖王,晚上又砸碎了一台上好的歙砚。

    天家赐婚,两府联姻。

    北靖王府里摔茶砸碗闹腾不休,贵族门阀热火朝天惊涛骇浪,京城百姓却又多了一个八卦谈资,天天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在所有人看来,这桩婚事都是武安侯府占了便宜,师心鸾更是积了八辈子的德,才会被这么大的馅饼砸中。

    然而当夜,有人在某个莺歌燕舞的花楼里,看见了某个被赐婚的世子爷,在一堆千娇百媚之中,怡然自得的喝酒听曲儿,彻夜未归。

    于是京城又有了这样一则传闻。

    世子爷,是被逼婚的!

    贵族们震惊了,闺秀们出离愤怒了!愤怒的后果就是,师心鸾的清静日子被打破了。

    一大早,本应在禁足的师心怡,妆容精致笑容满面的来了浮曲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