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一见倾心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圣旨前脚刚到,楚央后脚就来了,显然是算计好时间的。

    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看一眼长孙,单独将她留了下来,让其他人各自回屋。

    陈氏不甘,可她的近身丫鬟嬷嬷都被老夫人发落处置了,如今身边是老夫人派来监视看押的眼线,自然由不得她随心所欲。

    师心怡同样嫉妒不甘,大夫人理智,向老夫人告辞后就带着她回去了。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终是忍不住,恨恨剜了师心鸾一眼。不成想师心鸾刚好侧目,将她的仇恨尽收眼底,嘴角勾一抹淡淡讥诮和不屑。

    师心怡一怔,师心鸾这个蠢货怎么可能有如此犀利冷漠的眼神?

    她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师心鸾却已转过脸去,侧颜淡漠疏离。

    “心怡,走了。”

    大夫人的声音略带警告。

    师心怡不得不收起满心愤怒和疑惑,转身走了,连一声恭喜都不愿说。

    师良倒是谦和,对师心鸾道了喜,才跟着离去。

    二房这边,双生子和庶出的师心云相继离去,师心彤拍了拍师心鸾的手,跟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楚央是外男,自由师远臻亲自接待。

    老夫人便带着师心鸾去了堂屋内室。

    师心鸾知道老夫人要问什么,当即就跪了下来。

    “祖母容禀,您大寿那一日,心鸾有一件事,隐瞒了您和父亲。”

    原身的心事,老夫人自然也是知晓的。皇上突然赐婚,老夫人如何没有疑心?

    师心鸾现在是后悔不跌,若早知今日麻烦,她那日再怎么欲火焚身也坚决不会扑倒楚央。

    老夫人静静的看着她,孙女是自己带大的,什么脾性她自然清楚。当下她不动声色,道:“说吧。”

    过来的路上师心鸾已经想好了说辞,“那日我觉得身体不适,便出去走了走,却不想竟偶遇楚世子”

    虽说隔着一道墙楚央还没踏足内院,但那时他不在前厅赴宴,摆明了也是目的不纯。

    老夫人挑了挑眉,没说话。

    师心鸾已听见外面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猜到父亲和楚央都来了。

    “我孀居多年,在府中身份尴尬,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便欲离去。却不想忽觉头晕疲乏,险些摔倒,楚世子”说到这里,师心鸾脸色适时的出现两团红晕,声音低如蚊蚋,“他抱了我一下,所以”

    她咬着唇,后面的话未再说出口。

    老夫人听得一怔,自从新婚丧夫成为寡妇以后,孙女便沉默寡言越发自卑,即便回府了,也甚少出门,更谈不上心机,如何能设计和楚世子偶遇?

    可是,楚世子为何出现在后院?

    老夫人眼神深了深,她想起了太子。那一日,太子也来了侯府。

    心中已有计较,她淡声问:“只楚世子一人?”

    师心鸾自然知晓老夫人在想什么,轻轻点头。

    “是。”

    事实上她也怀疑,楚央守在那地方,八成是因为宫越。

    老夫人沉吟。

    隔着一堵墙,师远臻正在和楚央交谈,他自然已知赐婚一事,心中疑惑大于震惊,尤其瞧着对面那即将成为自己女婿的楚央一脸的淡定从容毫不意外的模样,他心中更是诧异。

    几句客套之后,他便斟酌着想要询问,楚央却道:“师侯不必拘谨,我此番前来,是为探视我那未婚妻的,不知她现在何处?”

    说这话时,他眼角余光瞥了眼内室,早已将里面祖孙二人的对话听进耳中。

    这女人,倒是聪明,什么责任都推到他身上,自己倒是摘得干干净净。

    师远臻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当即便是一怔。

    皇上已赐婚,女儿与楚央便是未婚夫妻,见一面倒也无妨。只是,楚央当真不介意女儿嫁过人么?

    师远臻心中忐忑,女儿已经嫁错一次,好容易回来了,他不希望女儿再次承受诸般的流言蜚语。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心人。有侯府做靠山,女儿后半辈子的日子不会难过。

    楚央身份高贵,若是嫌弃女儿

    楚央看穿了他的顾虑,笑道:“是我冒昧了,师侯勿怪。只是皇上已封我为巡河使,我不日便要赶去离河巡视,临走之前,想要见一见大小姐。”

    顿了顿,他又看了里间一眼,笑意深深。

    “怎么说这也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姻缘,还望师侯成。”

    师远臻又是一怔。

    他万万没想到,这桩婚事,竟是楚央亲自向皇上求的。

    自家女儿无论人品才貌那自是极好的,但也没好到让北靖王世子屈尊低就的地步。是以师远臻震惊之后还是疑惑,不确定道:“是世子主动向皇上求的赐婚?”

    楚央点头,然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道:“前日贵府老夫人大寿,我随太子前来拜寿,无意间闯入后院,见到了大小姐,惊为天人,一见倾心,是以特意入宫请求皇上赐婚。”

    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当着人家亲爹的面撒谎都不带脸红的。若是师心鸾在这里,必定要狠狠剜他几眼。

    师远臻还未来得及消耗掉他这番惊人之语,楚央又接着道:“我知道侯爷的顾虑,更知晓大小姐的过去。也正是因为知晓,为保大小姐清誉和日后安稳,才求得皇上圣旨庇护。是以师侯不必担忧,日后大小姐入府便是世子妃,无人再敢欺辱她半分。”

    楚央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静,神态也没有半分勉强和敷衍,而且句句说中师远臻的心坎儿上,再兼之他言之凿凿的保证和诚心求的赐婚圣旨,师远臻当真没有再怀疑的理由。

    不过

    师远臻想起另一件事。

    楚央早些年在京中可谓是风云人物,师远臻对他自然也有些了解。

    此人虽出身尊贵容貌非凡,天赋异禀绝顶聪明,性子却有些桀骜不驯,自负不羁。年少之时,和一群纨绔贵公子打得火热,也曾出入烟花柳巷之地。

    这些年他鲜少回京,也不知性子是否有所收敛。女儿嫁过去,会不会被冷落?

    念及此,师远臻心中顾虑此消彼长。

    题外话

    师心鸾:睁着眼说瞎话,你良心不会痛么?

    楚央:媳妇,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师心鸾:谁是你媳妇?滚,有多远滚多远!

    楚央:好,咱俩一起滚床单。

    师心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