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圣旨到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她固执,师心鸾也无可奈何,却不能接受她为奴为婢伺候自己的请求。只让她抄写佛经,烧香祈福。

    姐妹俩又说了会儿话,师心彤才带着丫鬟离去。

    晌午后,师远臻来了浮曲阁。听说了此事,也倍感欣慰。

    “心彤是个好孩子,只可惜”

    可惜有个功利心太强的母亲。

    师远臻早看出陈氏非贤妻良母,但人是他自己娶进门的,他也有一定的责任。既然无法更改,只能尽力的弥补,不能让小女儿被她母亲养歪了性子。

    幸亏女儿乖巧懂事,善解人意。

    师心鸾看着便宜父亲欣慰又叹息的神情,心中一动,道:“父亲,四妹妹马上就要及笄了,是否也该议亲?”

    闺中少女本是不该提及这些事,显得太过轻浮。然一来师心鸾已经出嫁过一次,没太大忌讳。二来她是长姐,关心妹妹的婚事也在情理之中,是以师远臻只是一怔后就释然了。

    他静默须臾,看着女儿,道:“她母亲这般害你,难得你有如此包容之心。”

    师心鸾一笑及止,神色略有黯然,“我恼恨母亲糊涂心狠,然错不在四妹。她正当花季,本该有大好姻缘,不能折损于其母之手。所以,我的意思是,是否对母亲的责罚暂缓,让四妹妹先定亲?”

    师心鸾自觉并非圣母仁慈之辈,但对于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她还是乐意做的。

    女儿懂事,师远臻自是高兴。

    “你虽不计前嫌,但陈氏罪不容赦,断然不能轻饶。心彤无辜,也不能为她所连累。我会与你祖母商议,在这几日将你四妹妹的婚事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陈氏如今还以为长女祈福的名义呆在府中,早早的将师心彤的婚事定下,再发落陈氏也不迟。就算日后消息传出去,只要师心彤德行无亏,再加上有武安侯府做靠山,对方总不至于悔婚。

    师心鸾点头赞同。

    父女俩又寒暄了一阵,师远臻叮嘱紫霜好好照顾她,这才离去。

    翌日,师心鸾正在看紫霜给她搜罗来的志怪书籍,紫霜急匆匆而来,气喘吁吁道:“小姐,圣旨圣旨来了,老夫人让您快去前厅。”

    师心鸾一怔。

    圣旨突然莅临武安侯府,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诧异之后,老夫人赶紧组织所有人去前厅接旨,连被罚禁足的师心怡和陈氏也不例外。

    师远臻为官清廉也甚少私下和大臣走动,平时更是谨小慎微,几乎可以排除被问罪的可能。那么,皇上突然降临圣旨是为什么?

    然而师远臻上朝未归,府中一群女眷,如何能揣测圣心?怀揣着疑惑茫然,跪听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武安侯嫡长女师心鸾,表倾城之容,有德于传闻。幼成庭训,温厚谦恭,特赐婚于北靖王世子楚央,九月二十完婚,钦此!”

    师心鸾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传旨的小太监,几乎要捏碎指甲。

    脑海里闪现楚央狐狸般的笑容,她知道,这一定是楚央那个混蛋干的。若非他开口,皇上怎么可能将她一个寡妇赐婚给堂堂王府世子?

    无耻,卑鄙,下流!

    她内心是崩溃的,抓狂的,而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震惊的,愤怒的,嫉妒而扭曲的。

    震惊的是老夫人,愤怒的是陈氏,嫉妒的是师心怡。

    “老夫人,接旨吧。”

    传旨的是皇上跟前的大太监刘,他见所有人都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轻咳一声,提示道。

    老夫人如梦初醒,双手抬至头顶。

    “臣妇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站起来,笑道:“有劳公公跑一趟,进屋喝杯茶吧。”

    一边说一边给书卉使眼色,书卉立即会意,悄悄递上一个大红封塞给了刘。

    刘捏了捏红封,脸上笑容更大了,谦和道:“老夫人客气,杂家还得回宫向皇上复命,就不叨扰了,告辞。”

    老夫人赶紧派人送他出去。

    师心彤走到师心面前,笑着道:“恭喜姐姐。”

    她笑容真心,语气真诚,没有任何掺假的成分。

    师心鸾却觉得心里堵得慌,她被楚央摆了一道,恨不能食其肉啃其骨喝其血。

    师心彤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切的问:“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她想起长姐体内毒素未除,不由得怨怪的看了母亲一眼,却被母亲脸上不加掩饰的愤怒和仇恨所惊。心中一颤,母亲已然犯下大错,若还不知悔改,就真的得不到救赎了。

    “母亲。”

    她忍不住,低低的唤了声。

    陈氏内心几欲被怒火焚烧,师心鸾一个寡妇,居然还能攀上那么好的姻缘,凭什么?

    她不甘心,不甘心被一个死人压了一辈子,到头来连乔氏的女儿都斗不过。

    最可恨的是,她的女儿,居然跟那个贱人为伍。

    狠狠剜了师心彤一眼,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若非当年生她伤了身子,自己怎会多年未再孕?都怪这个孽障,毁了自己的一生。

    早知有今日,当初就该流掉她!

    师心彤不知她心中所想,却能看懂她仇视的眼神。她一直知道母亲对自己的嫌弃,也知道母亲偶尔对自己好不过是利用自己讨好祖母和父亲博得好感,稳定地位。

    昨夜她去看母亲,母亲抱着她哭,说舍不得她,怕她被人所害,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一会儿又说,她是被人陷害的

    其实她知道,母亲口中的舍不得,只是侯府主母的荣耀和富贵,并非自己。她之所以哭,是想要博得自己的同情,然后向祖母和父亲求情,好让她继续做侯夫人。

    无用时,被亲生母亲当做弃子和耻辱。有用时,被她当做棋子和踏脚石。

    师心彤不是圣人,心中并非没有恨。然而再恨,也斩不断母女之间的血缘关系。

    按下心中涩痛,她转身扶着师心鸾。

    “姐姐,你身体不好,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老夫人转过身来,目光慈和,刚欲说话,门房急匆匆而来,“老夫人,侯爷回来了,后面还跟着跟着北靖王世子”

    师心鸾猝然回头,目若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