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替罪羔羊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师心怡答得飞快,“我的衣服脏了,回屋换衣。景阳侯府的二小姐可以作证,就是她打翻茶杯茶水溅到我身上的。”

    说起这个她便心中暗恨。

    就是因为要回去换衣服,所以才耽搁了时间,等她再次回到前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到楚世子。

    宋玉琼那个贱人,定是嫉妒自己美貌,才故意打翻茶杯让自己离席,好趁机勾引楚世子。

    可恨!

    陈氏却并不关心她的小心思,又问:“你方才说这块手帕已经遗落,那么,是何时遗落?”

    她一副审问的模样,师心怡直觉不妙,下意识想说在前厅遗落。又想起自己离开的时候用帕子擦了擦衣角,这也是许多人看见的。

    咬了咬唇,她只得实话实说。

    “具体什么时候遗落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等我再次回到前厅,手帕已经不见了,我曾让翠儿沿途寻找,却终无所获。”

    女子的贴身手帕是有特殊意义的,尤其是上面还绣了她的名。若是被心怀不轨的人捡走了,用以诬陷,她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念及此,她膝行几步,泪眼婆娑道:“祖母,我的手帕都是贴身藏着,断然不可能有什么毒物。我也不知道是何人捡走了我的手帕不归还,竟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来构陷与我,其用心之狠毒,令人发指”

    美人落泪,向来便是最惹人怜惜的。

    师远臻微微蹙眉,他也不愿相信侄女是那等阴狠之辈,便又看向了陈氏主仆。

    陈氏掌管中馈多年,府中不知多少眼线,侄女的手帕掉了,完有可能被钟嬷嬷捡走。今日女儿被查出中毒,而浮曲阁中的下人都是陈氏安排的,兴许她为了洗清嫌疑,又以侄女儿的手帕为证,推出一个替罪羔羊。

    可是,夹竹桃是怎么回事?

    陈氏接收到丈夫怀疑探究的目光,心中微慌又恨。夫妻多年,他不肯交付半分真心也就罢了,连信任也吝啬给予。

    何其悲哀?

    深吸一口气,她正欲说话,师良却站出来,道:“祖母,二叔,妹妹的性格你们是知道的,她从小知书达理温婉善良,连蝼蚁尚且怜悯,又岂会接触什么毒物?况且她自己的手帕贴身藏着,岂会毒害自己?可见是有人居心叵测,要陷害妹妹。”

    他说到最后,目光淡淡扫过陈氏,不言而喻。

    陈氏冷笑,道:“的确有人居心叵测,不但想要杀人害命,还意图栽赃陷害。”

    她口中的陷害,与师良说的陷害,显然非一人。

    师良目光清凉,直视她,道:“二婶此话何意?”

    陈氏正襟危坐,冷淡道:“大公子既知心鸾为小人所害,那么可知,心鸾之所以中毒,盖因贴身丫鬟平秋为人收买。而平秋之死,乃因她比心鸾多中了一种毒,名为夹竹桃!”

    她又看向大夫人,“事关三小姐清誉,还请大嫂先行检验,这盘中之物,是否是夹竹桃。还有这些银票首饰粉蝶轩能查到记录,但未查明真相之前,贸然大动干戈难免惹人非议。我既掌管中馈,便断然不能让心鸾受了委屈,让三小姐受了冤屈,更让贼子宵小逍遥法外。大嫂,你说是吧?”

    大夫人看过来,妯娌两人目光对视片刻,仿佛暗藏刀光剑影,而后大夫人移开目光,道:“无需检查,那的确是夹竹桃。这手帕上面的味道,也是夹竹桃所留。”

    师良面色微沉。

    师心怡脸色大变,失声叫道:“母亲!”

    老夫人和师远臻也齐齐变色。师心鸾肩膀颤抖,心中却知道,大夫人必然还有后招。

    脑中刚划过这样的念头,便见大夫人忽然一挥袖。

    啪

    清脆的耳光响彻而起,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只见翠儿被他一个耳光打倒在地,一只手捂着脸,脸上尚有茫然震惊之色。

    “夫人?”

    师心怡也是一怔,然而大夫人一个眼神过来,便制住了她所有的疑惑询问之语。

    “大胆的贱婢,竟敢阳奉阴违背德忘主,使出这等阴险卑鄙的手段谋害主子。如此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出乎所有人预料,得知女儿被人陷害,大夫人首先做的不是替女儿伸冤,不是与陈氏辩解,不是向老夫人求情。而是第一时间处置女儿身边的丫鬟。

    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让原本做好与她争论的陈氏也怔愣当场。

    师心鸾却暗道大夫人好手段,铁证在前,再怎般替师心怡辩解也徒劳无功,她也不能否夹竹桃的存在。因为她清楚,一旦府医一来,谎话不攻自破,反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倒不如改变策略,直接将罪都推到翠儿身上。

    因为方才师心怡说起手帕掉落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曾让翠儿沿途寻找,无果。

    那么翠儿有嫌疑,也有作案的时间。

    而大夫人牺牲女儿的贴身丫鬟顶罪还有一个目的,阻止老夫人和陈氏查询夹竹桃。

    这,才是关键!

    师心怡本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面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沉痛。

    “翠儿,你你竟然”

    翠儿懵了,下意识的摇头否认,“不是奴婢,夫人,小姐,奴婢没做过。奴婢根本就没有找到小姐的手帕”

    “还敢抵赖!”

    师良低喝一声,一脚将她踢倒在地。他是习武的,猛然一脚下去,翠儿哪里守得住,当即便觉胸口疼痛,血腥直冲口腔。

    “平彦,住手!”

    师远臻短暂的惊愕过后立即喝止。

    师良满面愤懑,“二叔,定是这丫头捡了心怡的手帕却隐瞒不报,背地里做些下作的勾当,要陷心怡于不义。”

    一切证据指向师心怡,又事关二叔最宠爱的长姐,他知道,此事不能留待查证,一旦拖延,哪怕日后查出真相,妹妹必定也会受累。

    当务之急,便是速战速决。

    这一点,他与自己的母亲意见一致。

    翠儿是府中家生子,卖身契握在妹妹手里,父母都在府中当差。只要稍加威胁,她不敢反抗,只能吃下这个暗亏。

    他微微俯身的时候,裹挟暗示的目光已冰冷的落在翠儿身上。

    翠儿浑身哆嗦,已然明白自己今天在劫难逃。面上不禁现出凄然悲绝之色,可她不甘心,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看向自己的主子,师心怡。

    师心怡满面悲痛,眼神却有森然之色。

    至此,翠儿顿悟,没有人能救得了她。

    蠕动着唇瓣,刚要认罪,却听陈氏忽然道:“那些金银首饰以及银票加起来何止千两,翠儿一个丫鬟,如何拿得出那么多钱来?况且,她与平秋素无恩怨,她有什么理由要害平秋性命?”

    她冷漠讽刺的目光扫过师心怡,道:“可想而知,定是受人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