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章 再出奇招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陈氏出身不高,作为续弦,她知道自己想要在这个家里立足首先就要讨好两个人,那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婆婆。所以最初她对师心鸾这个原配留下的女儿还是很不错的。哪怕是自己有了孩子,为了不落人话柄,也不曾对师心鸾苛待半分,反正师心鸾对她的孩子没有任何威胁,她何苦去做这个恶人?师心鸾受宠,她还可以从中获取丈夫和婆婆的认可嘉奖,何乐而不为?

    只是随着师心鸾一天天长大,下人们的议论如同魔咒般在她耳边环绕不休。

    “大小姐越来越漂亮了,像极了夫人。”

    这个夫人指的不是她,是师心鸾的生母,乔氏。

    自古以来,正室和小妾是天敌。续弦和原配,自然也是天敌。比起前者,后者更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因为,活人是永远争不过死人的。

    陈氏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丈夫对原配念念不忘,故而爱屋及乌对师心鸾十分宠爱。

    历来儿女婚配都由父母做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大多夫妻都是洞房里揭了盖头见第一面,夫妻之间只要做到相敬如宾,相濡以沫便是莫大的福气和幸运。情爱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那是要讲究缘分和机遇的。

    这个道理陈氏知晓,原本也没过多奢求。然而她的丈夫偏偏是个专情之人,专情的对象又偏偏不是她。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对比心里自然就有了计较。

    随着从下人们口中得知师心鸾一日比一日更加趋近于乔氏的容颜,嫉妒便在陈氏心中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她争不过死人,便不能让乔氏的女儿好过。

    嫉妒的女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完美的掩饰自己的情绪的,老夫人将她的心思看在眼里,却未点破,只是将师心鸾更加保护得密不透风。

    陈氏一直等,等到耐心快要耗光的时候,师心鸾竟然蠢得自己作死,一点点消耗掉了老夫人对她的宠爱,这对陈氏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

    再后来,师心鸾成为了寡妇,被送去青州。

    眼中钉没有了,陈氏倒也没想着要赶尽杀绝,反正师心鸾这辈子是熬不出头了,她何必费力不讨好得罪自己的丈夫?谁知道师远臻还想着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择一门良缘,只待三年孝期过后便会安排师心鸾再次出嫁。

    心底那股从未随着时间流逝而消磨的嫉妒之心再次熊熊燃烧,她下定决心,非要毁了师心鸾不可。所以她收买了平秋,给师心鸾下毒。

    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否则让老夫人和师远臻知晓了,查到她身上,到时候她吃不了兜着走。

    反正师心鸾自己受了打击郁郁寡欢,她再推波助澜一把,自然能让师心鸾死得无声无息。

    只是还没等到师心鸾病逝,就迎来了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师心鸾的孝期,也到头了。乔远臻名正言顺的将师心鸾接了回来。

    夫妻多年,陈氏自然知晓师远臻的打算。

    师远臻越是护着师心鸾,她就越嫉妒。所以她便想了个法子,干脆趁此机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于是就有了今日这么一出。

    然而她千算万算,没算到平秋会被人所害,她无法正大光明的对师心鸾验明正身,今日的计划彻底失败。她赔了夫人又折兵,动不得师心鸾,心中那股愤恨本就如鲠在喉,无法发泄。现在又得知平秋的死不同寻常,很有可能是被人谋杀,而这个人能在满是自己眼线的浮曲阁中悄无声息的毒死了平秋。有没有可能,知道某些内幕?

    陈氏越想越心惊,甚至连书卉唤了她好几声都没听见。身侧钟嬷嬷碰了碰她的手臂,她才如梦初醒,对上书卉疑惑的双眸。

    “嗯?”

    书卉察觉到了陈氏的异样,却并未说什么,只平声道:“李大夫已经开了解药方子,只是平秋已经死了,大小姐身边缺个贴身伺候的人。奴婢不敢私自做主”

    言下之意,便是要禀报老夫人,甚至没有问师心鸾这个主人是否要提其他的二等丫鬟来跟前伺候。

    陈氏如何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

    师心鸾好端端的中毒,平秋也莫名其妙死了,这证明浮曲阁内有人手脚不干净,没有查清真相之前,谁都有嫌疑。而这些人,都是陈氏安排过来的。届时老夫人和师远臻问起来,她难辞其咎。

    再看看跪在帘外已经吓得浑身颤抖的守门丫鬟,心中一番思量,缓步走向床榻。

    她还是不死心,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揭露师心鸾已经失贞的事实。然而还未走进,便听得师心鸾轻声道:“今日祖母大寿,我于途中离席已然失仪。晚些,我自当去向祖母和父亲请罪,其余诸事,但凭祖母和父亲做主。”

    陈氏顿足,手指悄然紧握,心中却不无怀疑。

    这番话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虽然早知师心鸾性子软弱,但细细想来她今日分明已失贞却不曾表露分毫,若说完只是因平秋之死盖过失贞的恐惧忧虑,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

    女子贞洁大于天,哪怕师心鸾早已嫁人,清白与否,于外人而言并无区别。可若在闺阁内偷情,还是在祖母大寿之日与人私通,那就是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另当别论。

    以师心鸾那怯懦沉闷的性格来看,没有自缚而死已然是个奇迹,怎还能这般若无其事?

    莫非,平秋说了谎?

    再联想到自己安排的人并未得逞,平秋又莫名死亡。

    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更像是一个针对她的局中局。

    那么又是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得知了自己要对师心鸾下手从而将计就计让自己偷不成狐狸反惹一身骚?

    陈氏又惊又怒又惶恐,却知道再呆在这里也讨不了好,便端着慈母的做派,温和道:“心鸾,你好生休息,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重要。”

    师心鸾知道她此刻心里恨极,却又不得不装大度温柔,那滋味,大概跟吞了苍蝇有得一拼。

    嘴角微弯,语气越发柔顺。

    “是。”

    陈氏忍着怒火,转身瞥了眼跪在外面的丫鬟,道:“平秋死得蹊跷,我要把你屋子里的这几个丫鬟带回去好好审问。真相查清之前,就让双儿伺候你的饮食起居,你觉得如何?”

    师心鸾自然知道陈氏的打算,不过就是想在自己身边再次安插一个眼线罢了。所谓长者赐,不敢赐,陈氏是嫡母,若自己不收,就是大不敬。

    无声微笑,她再次柔顺道:“多谢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