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不醉不归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3-12
    天色已经大黑,但卧牛寨里却亮如白昼,环绕着卧牛寨一应火把熊熊燃烧,大寨内处处欢声笑语,天命军的士卒和众多俘虏大都是禁军出身,本就相熟,此时更是完全没有了身份成见,十数人一桌,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勾肩搭背,今晚全然不用管劳什子的军纪军规,端的是快活非凡。

    便是伤兵营也有人送来了鱼肉菜肴,只是没有酒罢了,执勤的士卒轮番用餐,人人都吃了个肚圆。

    大堂内林峰、林冲、王进、鲁达、徐宁、袁朗、牛皋、酆美、毕胜、汤隆、张三共计11人围坐在一张大方桌上,林峰坐在虚左的尊位上,其他将领互相谦让,最后王进推辞不过做在了林峰边上的位置,林峰右手边依次坐着林冲,徐宁,牛皋;左手边依次坐着鲁达,袁朗,酆美;对面坐着毕胜、汤隆和张三。

    众人坐定后,道道菜肴流水般上来,林峰亲自为众将斟满美酒,众将都起身相谢。末了林峰端起酒杯,豪情的说道“今日,让我们不醉不归,众位兄弟,干!”

    众将一齐叫好,连干了四杯才住。鲁达和牛皋却是高声嚷嚷道“换大碗来,这样的小碗喝起来一点也不过瘾。”

    众人一起哈哈大笑,林峰笑着吩咐说“换大碗来,酒水管够,兄弟们都来敬鲁营正和牛营正一杯,让他们俩喝个过瘾。”

    顿时无数士卒轰然叫好。尤其是平日里训练时被分配给由鲁达和牛皋做负责人的士兵们,平日里没少挨两人的打,得了这个机会,更是成群结队的端着大碗来向鲁达和牛皋敬酒,两人脸都吓白了,纷纷求饶,但这些士卒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自然不会松口,更是七嘴八舌的说道“鲁营正,快干了这碗!”

    “牛营正,别怂啊!”

    “鲁营正,你喝了他的酒,怎么能不喝我的?难道是瞧不起我。”

    “牛营正,是男人就干了!”

    “鲁营正,我先干为敬!”

    “牛营正,我干了你随意,但要真随意了就不是真男人

    ……”

    一连数十碗,纵然两人好酒量,此时也被灌得头晕目眩,分不清南北。

    眼看还有茫茫多的士卒等着敬酒,牛皋和鲁达自是怂了,互相对视一眼后,先是鲁达喃喃道“洒家却是不行了,”然后一倒头躺在桌子上装睡起来。不一会,还故意装的鼾声大作。牛皋却装疯卖傻的借着撒酒疯指着袁朗说道“张二牛,你袁营正打你打的最狠,你怎的不灌他,反倒来灌我。”说罢也倒在桌上装睡了。

    袁朗暗暗叫苦,抱怨道”你这厮,自己扛不住了,却来祸害别人。兄弟们别被他俩骗了,他们还没吐呢,怎能算是喝醉了。”

    顿时大家一齐起哄,各种用言语相激,牛皋、鲁达自是听不下去了,鲁达一头拾起来,瞪着牛大的眼睛,粗声说道“喝便喝,谁不喝谁就是娘们,都来,酒我和你们喝,但谁灌我的酒,等明天训练,我,哼哼!”

    在最前面端着酒碗的一名士卒哈哈笑道“就是明天被累死,今天也要把鲁营正喝到桌子下面去!哈哈。”

    顿时所有人放声大笑,鲁达气急“刘大虎你给老子等着,看我不整死你。”这士卒也不怕,调笑着说道“鲁营正可别吓唬我,还是先过了今晚这关再说吧,我身后还有数百兄弟呢!”

    鲁达无法,只得瞪着眼端起碗仰头便喝。那边牛皋也是一样,但牛皋看就只有自己和鲁达遭灌,林峰等人却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笑话,眼珠子一转,站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大声喊道“兄弟们,是男人的就都来敬你们的军官一杯,大家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哈哈,然后大家都来敬主公一杯,预祝我们天命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这下可是点了马蜂窝了,所有的天命军都沸腾了,尤其是那些平日里的刺头表现得最为活泼,人人端着酒碗,斟的满满的轮番向林峰、林冲、王进、徐宁、袁朗、酆美、毕胜、汤隆、张三敬酒,这下可是端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林峰等人互相一望,都是苦笑。

    连喝数碗,林峰却是豪情大发,来者不拒,但凡是向他敬酒的士卒他都酒到杯干,而且还能叫出该士卒的姓名,好生勉励一番,直让所有人尽皆归心。有俘虏也壮着胆子来敬酒,林峰也一视同仁,温声勉励。

    这一通酒可是吃了数个时辰,可把坐在内屋的酆玉芝、曹雪琪等人担心坏了。

    在内屋里也摆了几桌酒席,酆玉芝、曹雪琪,徐宁家小中的女眷和毕胜家小中的女眷一齐坐了几桌,大家温声细语的谈笑着,喝着低度的果酒,气氛极其融洽。

    自从外边开始拼酒了,曹雪琪就发现坐在她边上的酆玉芝不时的扭头从边上的空隙往外面开,嘴里还嘟囔着“就不能少喝点吗?喝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身子。”

    正巧被曹雪琪听到了,曹雪琪打趣道“玉芝,你在看哪个帅郎君呢?还这么牵挂,是不是春心动了。”

    酆玉芝慌忙回过头,红着脸说道“雪琪你,不许胡说,我,我,我在看我爹呢!”

    曹雪琪自是不信,酆玉芝明明是一副怀春的模样,于是曹雪琪突然探过脑袋,从酆玉芝的角度朝外望去,赫然看到的就是林峰那个冤家。

    曹雪琪微微一怔,心中一股酸意就涌了上来。强忍着复杂的感受,拉起酆玉芝的手,强笑着说道“玉芝,来,我敬你吃酒!”

    却看酆玉芝像是被抓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眼神怯怯的不敢看酆玉芝,只红着脸,泫然欲泣的抠弄自己的手指。

    看着酆玉芝这幅惹人怜爱的样子,曹雪琪心中一软,暗叹道“冤家,真是便宜你了。”然后悄悄贴到酆玉芝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直说的酆玉芝大羞,但脸上的喜意却是要溢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