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杀贼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3-12
    林峰等人丝毫不惧,已成功救出家小的毕胜更是亢奋不已,拍马便迎了上去,林峰也已经抽空扫描了严正

    姓名严正

    天赋无

    技能军中重刀(大成,使用军中重刀刀法战斗时武力一定几率提升12点)

    基础军中心法(大成,基础武力+8)

    武力58

    统率62

    智力60

    政治54

    魅力62

    好感度100

    登时林峰就对他心存不屑,凭借毕胜现在87点(林峰天命效果增加属下全属性一点。)的武力值,足够虐杀严正几百次了。果不其然,两人错马相交之时,酆美一个闪身躲过了严正挥舞的大刀,翻身抡起重剑,剑起剑落,直接把严正在马上劈成了两半,马匹依旧奔跑着,只带着残肢内脏撒了一地。

    宋朝官军直接傻了,士气瞬间降到了低谷。林峰把握住战机,高呼一声“杀啊!”策马飞奔出去,袁朗、牛皋、酆美、鲁达、汤隆紧随其后,只留下林冲统率者士卒列阵向前,张三自是照顾着毕胜家小。

    林峰、袁朗、牛皋、鲁达、酆美、毕胜、汤隆七人如同七条蛟龙般势不可挡,胆子大的弓箭手还敢射几箭,胆小的直接弃弓便逃。

    林峰等人都弓马娴熟,自是格挡开了箭矢,林峰身穿雁翎圈金甲,丝毫不怕流箭,箭矢落在他的身上后只叮当作响,然后落地,他却丝毫不伤,犹如天神下凡,更是让官军肝胆欲裂。相反天命军士气大振,直接由昂扬上升到了狂热,在林峰的带领下一个个嗷嗷叫着朝官军杀去。

    林冲、袁朗、牛皋、鲁达、酆美、毕胜、汤隆也像杀神一般,遇见他们的官军顷刻间便丢了性命。

    稍作抵抗后,官军就成溃败之势,更多人则是跪地乞降,那监斩官等一应官吏更是在第一时间望风而逃。

    “降者不杀!”见大局已定,林峰连声高喊“降者不杀!”

    其他天命军将士也一同高喊“降者不杀!”

    顿时官军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跪地乞降。林峰一面着众将收编俘虏,一面清点战场,收拢好战死的战友尸体,一并带走,还把战死的官军身上的铠甲也一并拔走,谁让林峰此时穷的叮当响啊!

    打扫完战场后,林峰下令“出发!”并把军队分为三军,鲁达、酆美和毕胜带着百人作为前军,在前方开路。林冲和汤隆、张三带着五百士卒押送着大批俘虏和物资以及战死战伤的士卒作为中军,缓缓行军。林峰自带着袁朗和牛皋,作为后军,负责断后。

    一行人物资俘虏众多,但却无人敢挡,沿途的店铺、人家纷纷紧闭门锁,如临大敌。林峰下令严禁侵扰百姓,只是如拉练般整齐地行军。

    于是在东京城内出了这样一幕场景,在东京这个北宋都城,拥兵十万的重城里,这不到千人的天命军押送着数倍的俘虏,施施然的往孙府走去,周围满了闻讯而来的禁军士卒,但却不敢进攻,只能远远的跟在后边,仿佛送别般将林峰等人送进了孙府内,然后禁军才远远的将孙府包围起来,只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孙府围了个水泄不通,但却没人敢靠近,只是包围着,然后遣人去通报高太尉。

    在此之前,得知已经成功救出毕胜家小后,林峰便遣士卒前去通报了埋伏在樊楼附近的王进。王进得令后,立马带着七八个士兵一身富贵公子打扮,身上暗藏着刀剑,也不理会他人,径直往崔巧奴屋里去了。

    高二狗自是称职的守在屋外,正想阻拦王进等人,却被王进手起刀落送归黄泉,临死连一声都没发出来。

    此时屋里还在盘肠大战,话说这崔巧奴给高泽用的药计量也太大了些,此时的高泽早已脱力,疲惫不堪,但还是忍不住的旦旦而伐,便在屋外也能听见阵阵嘶吼声。

    王进直接踹门而入,带着七八人迅速的冲进了屋内。高泽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王进一把从崔巧奴身上揪了下来,直接扔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高泽瞬间大怒,一边惨叫一边臭骂道“什么人,不想活了吗?知道我是谁吗?来人,快来人。”

    王进冷冷一笑,恨恨的说道“高俅害我全家,我就先拿你做个利息!”说罢,一脚踢到高泽的子孙根上。

    高泽疼得晕过去又疼醒过来,刚想放声大叫,却被王进一脚踩住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这时崔巧奴已经批上了一件外衣,遮住了身体。直接向王进跪地说道“英雄,还请让奴家亲手杀了这个贼子!我一家均死于他和高强之手,还被他百般凌辱,便是死了也无颜面对父母,只求可以亲手杀了此贼,以报全家血海深仇。”

    王进赶忙扶起崔巧弯腰扶起崔巧奴,自有手下接替控制住高泽。王进奴“姑娘以身饲虎,对我天命军却是大恩,切莫行此大礼!只是这高泽还有用处……”

    见王进不肯,崔巧奴脸色黯然,暗自催泪。

    王进微微叹息,扔了一把刀到崔巧奴脚下,扭过头去不言语。

    崔巧奴顿时会意,激动万分的连连感谢,然后弯腰拿起短刀,紧紧地握住刀柄,缓步走到高泽身边。

    高泽自知将要迎来什么,惊恐的挣扎着,一双眼睛哀求的看着崔巧奴。崔巧奴眼中满是恨色,不管不顾的持刀狠狠地扎了高泽十数下,直把高泽捅成了筛子,当下没了气息。

    崔巧奴歇斯底里的发泄完,整个人空虚般呆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爹,娘,我为你们报仇了,我为你们报仇了,我为你们报仇了,我想你们了,我这就来陪你。”说罢,拿起刀便朝自己胸前捅去。

    王进慌忙一把握住刀刃,鲜血瞬间从手间涌了出来。“姑娘,你于我们而言是英雄,切莫轻生!你父母九泉之下还希望你好好活着。”

    崔巧奴顿时泪如泉涌,挣扎的起来为王进包扎。王进本欲收回手“不碍事,皮肉伤而已!”

    崔巧奴不依,认真的给王进包扎。王进心里一阵温暖,就任由她包扎完伤口。

    收拾完毕后,王进砍下高泽的首级,用布包裹了一并带走。几人从小路出了樊楼,赶在林峰等人前边回了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