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三问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3-06
    欧阳澈正严道“林公子但说无妨!”

    林峰掷地有声的说道“第一问,何为天下?”

    欧阳澈略作思量回答道“《六韬?文师》中文王问太公曰‘立敛若何,而天下归之?’太公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我深有感同,故我认为天下者,是你我之天下,是三军之天下,更是百姓之天下。

    林峰拍手称赞“然也!天下非一人所有,乃是全体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壤、空气、根基,是众人所共有的财富。德明兄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尤为难得!”

    林峰说罢,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天子在天下居于何位?”

    欧阳澈皱眉思量了片刻,说道“天子,天之子也,代天狩民,定秩序,立法度,明善恶,分是非,正是有天子的存在,也能约束管理好亿兆子民。”

    林峰摇摇头“错、错、错,大错特错!何其荒谬!”

    见欧阳澈一脸不服,林峰正气凛然的说道“德明兄既然知道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就当明白人人生而平等。‘天之子也,代天狩民’之说法,何其荒诞。便是宋朝太祖也是有父有母,有血有肉,会生老病死的普通人。‘天之子’的说法不过是当权者愚弄百姓的手段罢了。德明兄竟然也这般认为,真是让我大失所望!”

    欧阳澈羞红了脸“还想听听林公子的见解。”

    林峰站得笔直,一脸正气,肃声说道“天子不用耕作,却可以享用天地珍馐;不用纺织,却可以穿尽绫罗绸缎;不用卖买,却可以坐拥富贵无双;皇家子弟不用苦读数十载,出生便高人一等!为何要举一国之力奉一人、一家、一姓!若无天子,普通百姓岂不是少了许多盘剥,活得更加舒适!那为何百姓反倒觉得国不可一日无主?”

    欧阳澈听得深思,林峰却接着说道“孟子曰‘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我认为这不仅是大丈夫的处事原则,更是天子的处事准则。也是天子必须做到的事。”

    林峰接着说道”何谓天子,不是上天之子,而是天下百姓选出来的人民之子,他不是凌驾于百姓之上的,而是和百姓融为一体的。所以天子必须能居仁、由义、依礼;有理想,有能力,有担当。要为百姓做行动上的楷模,做思想上的先驱,做道路上的指引。更肩负着保卫国土完整,守护子民康健,维护社会安定的职责。天子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不是因为他高贵,而是因为他肩负着最大的责任。”

    这番话与当下的思潮相比,显得尤其离经叛道,但在欧阳澈听来,却是这样的振聋发聩。

    林峰激情澎湃的说完这段话,直接问出第三问“德明兄,你如何看当今天子与天下?”

    这个问题相当犯忌讳,也就欧阳澈这种敢‘妄言国事’的人才敢回答。

    欧阳澈思索了一会,斟酌用词说道“当今天下危机四伏,但我大宋百姓富足,国力强盛,虽有动乱,但不伤根骨;虽有强邻,但只要陛下可以亲近忠臣,远离奸臣,清明吏治,整顿军备,就一定可以实现大宋中兴。至于陛下,却是极其仁厚。

    林峰听了哈哈冷笑,怒其不争的说道“没想到德明兄也是一个口不由心之人,我和你句句都是掏心挖肺之言,你却和我说一些粉饰太平的话。”

    欧阳澈面红耳赤的争辩道“本就是如此,虽有危机,但远远未到亡国灭种的程度。”

    林峰冷笑,伸手刷得一指南方“花石纲你可知晓?”

    欧阳澈点头“是祸国殃民之举,但江南百姓心念皇恩,只要陛下杀了朱勔父子,即可平息百姓怨言。”

    林峰摇了摇头“升斗小民的死活皇上是不会知道的,他想知道的事情,也是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杨戬、朱勔、李彦等人愿意让他知道的。民间的疾苦他不想知道,也不会知道。以蔡京为首的奸臣集团彻底的垄断了朝堂,沆瀣一气,衮衮诸公莫不是依附于这几人,但凡不愿意同流合污的,都遭到了极力的打击,或流放千里之外,或是装聋作哑,在朝堂上一言不发。”

    林峰顿了顿说道“这些朝中重臣利益相关,除非有天大的变动,不然是绝对撼动不了的。最关键的是当今的皇上离不开他们!”

    见欧阳澈无言以对,林峰接着说道“至于当今那位,说他‘厚’倒也没错,他不是暴戾嗜杀之人。但‘仁’却够不到,他没有把百姓死活放在心上,只顾自己享乐,大造垦岳,和仁君还差得远。最关键的是他绝不是一个称职的帝王,笃信道士,重用奸臣,贪图享乐,言行轻佻,大宋如今已有亡国之兆,可惜东京城内仍旧一片歌舞升平,待到亡国之时,只是苦了大宋的普通百姓!”

    欧阳澈长叹一声“唉!我非是不知,可仍愿意用一己之力图的大宋中兴。若都像你一样对朝廷无望,就占山为王,造反起义。只不过是凭空的耗费国力,便宜了西夏、辽、金等邻国罢了!”

    林峰“唰”的起身,一把拉住欧阳澈,真挚的说道“宋金签订了海上之盟,无异于与虎谋皮,辽国亡国已成定数,以大宋目前的军力,连日薄西山的辽军都远远不如,怎敌得过金人,况且更北方还有凶猛的蒙古人在虎视眈眈,到时我中原大地就又要丧于胡虏之手。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寝食难安,我想用自己的力量阻止这些,护佑百姓!可我一人力量太过单薄,即便现在有了这些兄弟也远远不够,我需要德明兄你来助我一臂之力,来助我一起庇护亿万百姓吧!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