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木兰词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26
    欧阳澈也担忧的看着林峰,林峰投过去一个“无妨”的眼神,老神在在的坐着,细细的品着茶水。

    唐咨、罗岩等人悄声商议了半刻钟,最后唐咨得意洋洋的走出来,说道:“冯公子,请听清楚了,我们出的题目是,请公子你做出一首诗,要以女子的口吻控诉男子的薄情,并借用典故抒发“闺怨”之情。”

    说罢罗岩笑眯眯的看着林峰:“冯公子,大家时间都有限,这天也挺晚的了,就给你一炷香时间吧!冯公子能做出《竹石》这等佳作,必是柳三变、苏东坡那样的大才,想来冯公子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吧!”

    这题目出的极为刁钻,让林峰一个弱冠少年站在女子的角度做一首抒发“闺怨”的诗,还要求必须用典故,绝对是强人所难。而且在樊楼这种重金不重情的烟花之地,做这么一首诗,要是作的不好,暗含讽刺意味,必定会让李师师难堪。

    林峰只一想就明白了罗岩等人的恶毒用意,面上面无表情,只是心里却是在搜肠刮肚的回忆各个诗篇。

    “有了!”林峰灵光一闪,心想:“这首诗,绝对镇的住这些人,更能让师师姑娘倾慕。”

    林峰有了定计,便不慌不忙的在大厅内踱着步,一步,两步……

    “哎呦!冯公子是要七步成诗吗?”罗岩夸张地大笑:“你要是能七步成诗,我以后叫你爷爷……哈哈”

    林峰嘴角挂着一丝讥笑,刚刚走出第四步,便高声念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见林峰出声,罗岩和唐咨的心就咯噔一下,只听到第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两人就痴了傻了,连连说道:“不可能!”

    等林峰念完整首诗,全场寂静一片,被这首绝世佳作完全镇住了,现在任何反驳都没有意义,只这一篇作品就足以让冯林之名传遍大江南北。

    李师师此时也痴了,只轻喃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怎么会有这么美得诗。”

    良久,李师师才轻轻出声,不好意思的说道:“冯公子,我刚刚听你的诗入神了,你能在念一遍吗?我用笔记下来!”

    林峰爽朗一笑:“举手之劳,有何不可!”

    然后林峰又念了一遍事,一边的欧阳澈和其他几位士子也开始抄记下来。虽然今天被落了面子,但可以听到这样的传世佳作也是幸哉。

    李师师又问道:“敢问公子这首词可有名字?”

    林峰故作沉吟:“便叫《木兰词》吧!”

    “《木兰词》,公子大才,这首《木兰词》一出,其他《决绝词》再无颜色。这一首诗不知要骗了多少女子的眼泪去!”

    李师师又品了品诗,轻声说道:“今日有些乏了,还请诸位散了吧!”顿了顿,接着说道:“冯公子还请留步,奴家想单独请教公子诗词!不知可否?”

    林峰自是满口应下。

    其他人见李师师开始赶人了,也纷纷起身辞别,走时也都恭恭敬敬的和林峰作别,显然林峰已经用才学折服了他们。

    唐咨也强笑着拱拱手:“冯公子,告辞了!”

    罗岩也想溜走,林峰却冷笑一生:“罗公子,我这首诗可还入你的眼!”

    罗岩讪讪一笑:“刚刚有些恍惚,没太听清楚,但想来是不错的!李大家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林峰用身子挡住他:“罗公子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可是还有赌约在身的,罗公子没听清楚,要不我再给你念一遍。”

    罗岩再装不下去,铁青着脸,瞪着林峰:“冯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事做得太死!”

    “哼,我就喜欢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你脱不脱衣服?难道是要我帮你。”

    罗岩咬着牙:“你给我等着!”然后两三下拔光衣服,只把衣服往脸上一蒙,就冲了出去。”

    “哎呦,哪里来的豆芽菜!”

    “好白的屁股!”

    屋外传来一阵惊叫和大笑声。

    众人都走了,只剩下欧阳澈和林峰依依惜别。

    “冯公子,今日有缘一见,才知道天下诗才十分,公子独占八分啊!”

    “不敢当,不敢当,德明兄谬赞了!今日和德明兄一见如故,才知道什么叫高山流水遇知音呀!恨不能和德明兄彻夜促膝长谈。”

    “哈哈,我可不能惊扰了公子的美事。不过……”欧阳澈将头对着林峰的耳边,低声说道:“年少之时,戒之在色!兄弟切记切记!”

    林峰心中好笑,但也很是感动,知道欧阳澈是怕他一时冲动,恶了那位贵人。

    当下低声应到:“德明兄放心,我最爱高雅之物!”

    两人约好明日再见后,欧阳澈便也告辞了。丫鬟明珠这走过来:“冯公子,我家姑娘有请。”

    林峰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涟漪,起身跟着明珠走到里屋,推开珠帘,只见一位身穿朱红色长袍的女子,端坐在一把素色木椅上,面前放着一把瑶琴。这女子眉目如黛,肌肤如雪,五官极其精致,林峰见了不禁忘语。她的红色长袍直达脚面,盖住了一双玉足,长袍上绣刻着朵朵五茎莲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

    见林峰进来,这女子轻轻起身,行了个万福,弯腰间露出了红色长袍包裹着的洁白细腻的肌肤,林峰顿觉口干舌燥,微微低头,却看见一双细白水嫩的小腿和下方那美妙天成的小脚。

    林峰深吸一口气,才压住心中的旖旎,一抬头正对上李师师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林峰心中暗囧,暗骂自己没出息,又不是没见过美女,竟差点失态,面上却故作平静的还了一礼。

    李师师行礼后又轻轻做下,红唇轻启:“公子请坐!明珠上茶!”

    林峰闻言,便在李师师对面的木椅上坐了下来,两人又是四目相对。林峰这次却是大大方方的打量着李师师,直看的李师师抿嘴直笑,一抹微红浮上双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