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樊楼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樊楼虽说叫做楼,却更像是一个极其精致的江南园林,只不过最外面是一座三层的小楼,琉璃色的屋檐,青白色的砖墙,朱红色的圆木柱子,连墙角上刻画的图案都显得极有风雅气息。

    墙面上更是用鎏金大字书落的三首诗词,只见最下方的如此写到:“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落款是秦少游。

    中间的是一首《师师令》:“”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於珠子。正是残英和月坠,寄此情千里。落款却是张子野。

    最上方却是一首诗,没有名称也没有列出是何人所做:“嚲眉鸾髻垂云碧,眼入明眸秋水溢。凤鞋半折小弓弓,莺语一声娇滴滴。裁云剪雾制衫穿,束素纤腰恰一搦。桃花为脸玉为肌,费尽丹青描不得。”

    品评了三首诗后,林峰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便抬腿朝樊楼的正门走去。进进出出尽是达官贵人,门前豪华的车马排成了一条长龙,更是有活泛的小商贩专门为赶车的马夫、家丁提供吃食,又有其他商贩来兜售小玩意,竟形成了一条产业链,迸发出异样的繁华。

    林峰心中暗叹,仅仅隔了不到百米,一处繁华似锦,一处却是如同地狱般的魔窟,所谓灯下黑便是如此吧。

    林峰收起心中所想,手持着扇子,施施然朝屋内走去,林峰衣着华贵,又兼之面如冠玉,英武非凡,被人当做是官宦子弟,因而也没人敢阻拦。

    走进内里来,只觉得屋内屋外是两个世界,进了樊楼首先便是一处大堂,这大堂里金碧辉煌,一片奢靡,只见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晶莹珍珠作帘幕,范金为柱础。

    迎面便是一阵香风,一位有几分姿色,却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轻扭着腰肢迎了上来。热情的挽住林峰的胳膊,只把大半露在外面的胸脯在林峰的胳膊上蹭:“好一位神仙般的公子,只是看着有些眼生,不知公子要去哪家小姐的院子。”

    “哦?此话怎讲!”林峰玩味的问。

    “看来公子是第一次来啊,且听我给公子细细道来。”鸨母贴在林峰身上说道:“我们这樊楼可是神仙去处,便是圣人来了也要逗留个七天半月的。不知公子是想要荤的还是素的呀?”

    “什么是荤的?什么又是素的?”林峰坏笑着捏了捏鸨母的高耸。

    “公子……”鸨母一阵媚笑:“荤的不必细说,公子都懂。只是这素的可不简单,不仅要有那黄白之物,还要有文采。有那黄白之物,你才能一睹仙子的容颜,但能不能留宿却要看公子的文采是否可以打动仙子了!”

    “有趣,公子我自然是要那素的!”林峰说着拿出一锭银子塞到鸨母的高耸之间。

    “小翠,去把风月图鉴拿过来!”

    鸨母接过小丫鬟递来的图册,笑着对林峰说:“公子却是有福了,今天有七位当红的姑娘还空闲着呢,我且指给你看。”

    林峰看了鸨母指着的七个姑娘画像,最多也就八十分的样子,不由得摇摇头,也不说话,只是翻看着这本美人图册。

    图册上的姑娘或是清秀,或是妖媚,但还都不入林峰的眼,而且林峰此行好奇多于肉欲,更多的是想见识见识宋朝的情色产业,但若是遇到心动得了,也是可以深入交流的。

    “咦!”林峰的手指顿然停住了,指着画像上的一位姑娘:“我就要她了。”只见这位姑娘的画像极为灵动,身材婀娜,眉眼传情,仿佛一颦一蹙都可以牵动人心一样。

    “公子真是好眼力,却也是个挑食的爷!这姑娘可是我们樊楼当红的花魁——师师姑娘!我们楼外墙壁上的诗就是写给她的,端的是画中的美人一样,美得不可方物。”

    “那我就要她了!”

    “可不巧了,师师姑娘今天开诗会,风流才子们都已去满了,公子却是不方便再去了,不如你再看看这位春芳姑娘……”

    “我就要师师姑娘,”林峰说着,又取了一锭金子放到鸨母胸口的白肉上:“还望通融通融。”

    鸨母慌忙收起金子,眉开眼笑的轻轻拍打了一下林峰:“你这公子,真是强人所难。也罢,看在公子一片诚心的份上,我就破一次例。小翠,带这位公子去天香阁。”

    小翠应了声:“公子这边走!”

    两人经过一段朱红色的弯弯曲曲的廊桥,然后穿过一座庭院,才来到了一处小院落里,院落布置很是清雅,院前一丛草,院后一排树,更有假山、池塘间或其中,石子小路边上遍布繁星般的小花,使得一路走来极为幽香。

    路尽头是一处宅子,一道镶花拱门,拱门两边各书一副楹联,上联是“鸿雪乍留痕,忆从珠海评花,旧雨喜添今夕话”;下联是“月华欣对影,听到苏台折柳,春风撩起故园情。”

    拱门两侧各站了一位丫鬟,见两人远远走来,一位丫鬟说道:“小翠姐姐,怎么这么晚了还有客人赶来,诗会再有半个时辰就结束了!”

    小翠轻笑的应到:“这位公子却是仰慕李大家,执意要来,我们还能拦着不成。”

    小翠和两个丫鬟甚是熟络,笑闹了几句,便带着林峰进了屋。

    经过一道雕花走廊,便到了李师师正在开诗会的地方。

    “公子,可自去,奴家就回去了!”小翠说着转身退了出去。

    林峰自顾自的推门走进屋,只见屋里满满坐了近二十人,一个个都是文士打扮,都盘腿跪坐着,一人面前一方茶几,上面放置着笔墨纸砚。此时正在吟诗作对,谈笑风生。林峰自是找了个空着的座位坐了下去,除了身边的人对他抱拳一笑,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