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忽悠曹晟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17
    “要想救公子的命,只需要得到这三样东西之一便可,这三物分别是:赤霄剑、盘龙棍和雁翎金圈甲。”鲁达顿了顿,按照林峰教的话说道:“那赤霄剑是汉高祖斩白蛇所得,盘龙棍是我朝太祖的挚爱之物,雁翎圈金甲具有一根凤凰真羽,这三者都具有至刚至阳之力,足可以化解你体内的阴寒之气,不仅能保你性命,还能让你的龙气更进一步。”

    鲁达摇摇头,接着说道:“只是这三物何其难得啊!赤霄剑数百年前就不知所踪,盘龙棍已经和本朝高祖长眠地下,雁翎圈金甲也是多年不见踪迹了!天命难违啊!还请施主节哀!”

    “神僧刚刚说的第三物可是叫做雁翎圈金甲?”曹晟听了鲁达的话,先是大悲然后又是大喜,赶紧说道:“天不亡我啊,我正是知道雁翎圈金甲在哪里。”

    “那真是天意了!看来施主福缘深厚啊,那施主速速去将雁翎圈金甲取来,我这就为你施法!”鲁达说道。

    “这会儿还不行,我只是知道这宝甲在谁手上,我这便遣人去取。还请大师稍等片刻”曹晟一边说着,一边遣人去狱里逼问徐宁的家人。

    徐宁的家人在早些时候就得了汤隆的消息和指示,见果真又有人来索要雁翎圈金甲,先是一番讨价还价,曹晟的手下只是假意应承着,最后徐宁的娘子才不情不愿的说那宝甲在徐宁的表弟汤隆那里。

    这人得了消息后,便迅速的回报了曹晟,曹晟立刻派人去寻汤隆。

    却说鲁达在曹府装神弄鬼,这会正在曹晟的陪同下,大口吃着锦绣菜肴,喝着上等美酒。

    不过两盏茶功夫,去寻汤隆的人刚走不久,就听小厮禀报,说是府外有一个叫汤隆的人前来献宝。曹晟听了大喜,赶忙让人把汤隆带进来。

    汤隆一进屋就看见正襟危坐的鲁达,心里暗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的木箱,等着曹晟问话。

    曹晟见汤隆衣着简陋,长相粗鲁,而且为人木讷,半天也不言语,打从心底就轻视他。曹晟靠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抖着腿一边淡淡的问道:“你就是汤隆?”

    “小人正是。”汤隆应到。

    “那东西你带来了?”曹晟一边问着,一边坐直了身子。

    “带来了,我手中的箱子就是!”汤隆回答说。

    “好!”曹晟高兴地一拍大腿,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汤隆面前,急切地说:“快快给我!”

    汤隆却抱紧箱子,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扫视了一眼四周,然后看着曹晟说道:“东西可以给你,但你必须答应要救出徐宁的家小,并且为我徐宁哥哥平反。你若不答应,我便不给!”

    曹晟心里一阵腻歪,本想让手下强抢过来,但又怕被一旁的神僧看到,只能耐着性子对汤隆说:“我答应你便是,快快把东西给我。”

    汤隆却抱住木箱不撒手,嘴里喊道:“你得立个字据,不然你反悔了,我又哪里去找。”

    “我向来一言九鼎,我的话就是字据。你快把东西给我,休得聒噪!”曹晟很是不耐,直接伸手拿住木箱。

    汤隆心里暗骂:“你这厮说话和放屁一样,信你的就见鬼了。”手上却顺势松了力道,让曹晟抢去了木箱。

    曹晟拿过木箱,再不去理会汤隆,径直把木箱放到桌上,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一副做工精致,华丽中又有一点古朴韵味的半身甲,使用金丝银丝作为线绳,将一枚枚精致的镔铁薄片致密的连接在一起,再辅以用不知什么材料和皮革做成的内衬,以及几根不知名的羽毛作为点缀,穿着肯定既轻便美观,又有很强的防御力。

    “神僧,您看这是雁翎圈金甲吗?”曹晟拿着宝甲问道。

    “且容我看一看!”鲁达拿起雁翎圈金甲,装作仔细的摸索查看。

    “你怎么还没走!”曹晟见汤隆依旧站在原地,心里不喜,喊道:“来人,送这位走。”

    汤隆被曹府下人带着往外走,只是走的很慢,等着里面的人把他叫住。

    “施主!这确实是雁翎圈金甲无疑,你看这根羽毛就是雏凤的一根真羽,只是这凤凰真羽年岁已久,现在灵力被封印,需要解封!”鲁达指着雁翎圈金甲上的一根羽毛说道。

    曹晟一听这么说,赶紧向鲁达求道:“啊!那还请神僧为这宝甲解封!”

    鲁达摇摇头,说:“贫僧法力低微,做不到啊!”

    “啊,那如何是好!”曹晟一听顿时慌了,紧忙哀求说:“还请神僧救我,事后必有重报!”

    鲁达装作大怒的站起来说:“切莫如此说话,我方外之人岂能重财物!不过是我佛慈悲罢了!”

    “对对对!是我亵渎了神僧!请神僧赎罪。”曹晟赶忙连连赔罪。

    鲁达这才坐下,说道:“为这雁翎圈金甲解封也不是不行,现在有两种办法。其一是待三十年后,我修成金刚果位,再来解封;其二是找到近期与这雁翎圈金甲最为亲密之人,取其精血滋养,方能解封。”

    曹晟寻思:“三十年后,黄花菜都凉了,而那第二种方法所说的最亲近之人必然是徐宁,可这徐宁鬼知道在哪里,不知道他的娘子、儿女等人行不行?权且试一试。”,便赶紧说:“我选第二种方法。”

    “第二种方法却是较为麻烦”,鲁达皱着眉头说:“这第二种方法需要先选一处九阳之地,然后在正午时候,用这宝甲最亲近之人的精血来解封。”鲁达顿了顿接着说道:“也是你好运,我正巧知道在这东京城外三里,有一处九阳之地,那正是我之前修行的地方。”

    “那真是我好运了!还请大师现在就帮我解封。”曹晟想着下午还有好事,就想让鲁达尽快帮他把那阴寒之气去了。

    鲁达答应道:“好!贫僧便帮你帮到底。你去把与这雁翎圈金甲最亲近的人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