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两个不入流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17
    听到自己还有被强化的机会,林冲、王进、袁朗和鲁达也十分激动,他们都知道这强化的好处,于是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力辅佐林峰,突显自己的能力,获得下次宝贵的强化机会。”

    最后张武觉得自己年事已高,决定保留这次机会,以备不时之需。张三、李四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被强化一番了。

    林峰正要准备强化,心里突然想到要借这次强化的机会刺激刺激徐宁,便吩咐张武:“去把徐宁带出来。”

    那徐宁嘴里塞着一团棉布,被捆得严严实实,被张武揪着身上的绳子提了出来,正瞪着眼睛愤怒的看着林峰。

    张武把他扔到一旁,林峰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开始跳起了大神。

    “仙尊在上,授我仙法,张三(李四)为我代天所选之人,助我内安百姓,外拒胡虏,急急如律令!。”

    同时在心里说:“系统,强化张三(李四)。”

    “请宿主选择需要强化的对象:……”

    林峰这时犹豫了一下,这张三和李四武艺基础太差,也就智力还不错,强化后勉强能达到三流谋士的水平,是强化武力还是智力呢?略作思考后,林峰还是决定强化他们的武力值。因为现在还在逃亡,武力作用很大,而且他自己智力也有86点,目前也基本够用了,就算是多了两个三流谋士,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强化武力”

    “武力强化中……

    两人撑过了强化的刺骨疼痛之后,就立即感受到了自己巨大的变化,当即忠诚度就变成了死忠。

    “系统,扫描张三、李四。”

    “系统扫描中……”

    姓名:张三

    天赋:耳目(有较强的打探消息的能力)

    技能:无

    武力:50

    统率:19

    智力:57

    政治:24

    魅力:39

    忠诚度:200

    姓名:李四

    天赋:打听(可以从各种茶楼酒肆之地打听到各类小道消息)

    技能:无

    武力:52

    统率:17

    智力:55

    政治:26

    魅力:31

    忠诚度:200.

    “宿主获得不入流武将张三的死忠,张三能力过低,无愿力值奖励。”

    “宿主获得不入流武将李四的死忠,李四能力过低,无愿力值奖励。”

    系统的提醒再次响起。

    “以后有愿力或星能奖励时再提醒,像这样的提醒就不必说了”林峰对系统说道。

    张三、李四又是一番感恩戴德,然后就忍不住在一旁的空处比试了起来。

    一旁的徐宁先是冷眼看着林峰装神弄鬼,等看到张三、李四比试时,他的表情就慢慢变了,心里更是震惊不已。这两天以来。凭借徐宁的眼力,早就看出来之前的张三和李四就只会一点花拳绣腿罢了,但现在这两人打的虎虎生风,倒像是练了数年武艺一样,心中不由想着“难道这林峰真的是天选之人?”

    等张三、李四适应了暴增的武力后,林峰叫来他们两个,让他们再讲一遍被通缉的事。这一次却是专门讲给徐宁听得,张三和李四也是机灵人,就捡着徐宁被通缉的事重点说了起来。

    徐宁听了只是冷笑,心里一万个不信。林峰拿掉了堵在徐宁嘴里的布团,徐宁张口就骂:“你们这群逆贼,还想用这样的谎话来诓我,我为救高衙内才被你们用计抓了,官家就算不抚恤我的家里,也必定不会诬陷我是逆贼!”

    “你这不分青红皂白的蠢蛋,还说我在骗你!你自己看看,我是不是在骗你!”说完后,张三从胸前掏出了一张海捕告示,两三下展开,拿到徐宁身前,接着说道:“这是我今日偷偷扯下来的,一时忘了给主公,且先给你看。你这厮自己看,我要是有半句虚言,便天打五雷轰。你一心为那赵官家,为那高俅当狗,可你可曾知道,在他们心中,你连个屁都不是!”

    徐宁看着这告示,越看脸色越是苍白,仔细上下看了好几遍,又盯着那朱红色的印章看了许久。虽然心里不愿相信,但却不得不信,“他徐宁,被朝廷抛弃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服!我忠肝义胆,一心为国,不曾做了半点亏心事,更是为了救高强才失手被擒,朝廷不但不想着救我,反倒诬陷我是逆贼,还要害我家人!为什么这么无情,这天下可还有王法,可还有公义!”徐宁突然瞪着双眼,挣扎的怒骂着。

    “哼,你以为那高俅会领你的情!你也太天真了!那日你在京城东城门说了高球坏话,那高俅早就怀恨在心,必然容不下你。况且高俅是天性凉薄之人,高强犯了他的忌讳,他说放弃就放弃,你为救高强而被抓,在高俅看来更是他的耻辱,他必然不会承认,你是为了救他的好儿子才被生擒的。只会对你恶意中伤,说我们里应外合,犯上作乱,高强为平乱而死,这样才不会显得自己无能,更会落下好名声,说不定还会被官家大加褒赏。”林峰在一旁冷冷的说。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你这个奸贼!”徐宁像是找到了罪魁祸首一样对着林峰怒骂。

    “徐兄!你我相交多年,我晓得你一惯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却不知道你竟然这般分不清楚青红皂白!我且问你,我林冲有罪吗?”

    徐宁楞了半响,憋出了一句话:“却是没有!”

    林冲听了,高声逼问说道:“那我兄弟林峰救我妻子、家人,让他们不受那高强侮辱,可是有罪!”

    “也没有罪!”徐宁叹息道,激动地情绪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你既然知道我林冲没有罪,林峰兄弟也没有罪,却为何要阻拦我们出城!你为奸贼卖命,助纣为虐!这便是不忠不义”林冲接着说道。

    不待徐宁答话,林冲又问道:“你助纣为虐,甘为爪牙也就罢了!却责骂我们与你作对,难道说你要杀我们,我们就必须坐以待毙,任你宰割吗?你这般做事,却真真是颠倒黑白,不明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