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喜得花和尚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17
    鲁智深自然不依,便主动约占,林冲也战意盎然,两人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即便是切磋也打的刀光剑影,激烈无比。鲁智深挥舞着禅杖,这禅杖也算是钝器,可以受天赋——巨力的加成,他基础武力值是92点,再加上巨力带来的3点武力加成和使用疯魔杖法的武力加成,最高武力竟然也有101点。

    “若是林冲没有强化,和鲁智深倒是半斤对八两,现在林冲的武力足足比鲁智深高7点,基本是碾压了。”林峰心里想着。

    也正如林峰想的这样,鲁智深打的狂意大发,宛如疯魔一般,把水磨镔铁禅杖舞的水泼不进,而林冲却是闲庭信步,见招拆招,神情悠然自得。虽然看似两人打得有声有色,武艺相当,但在场的却没有庸手,都知道鲁智深刚不可久,就要败了。

    果然,二人又打了三四十回合,林冲还是那副样子,鲁智深却明显动作慢了许多。只见他一把挡住了林冲的攻势后,就跳出战圈,把禅杖一把扔了,有些生气又有些沮丧的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憋死洒家了!你这兄弟就是这般墨迹,明明可以十几招打败我,偏要和我打100多回合,真是急死个人!我岂是那输不起的人,还用得着你来相让!”

    直说的林冲无奈的连连认错。鲁智深说完,却是啧啧称奇的围着林冲转,好奇的捏了捏林冲的胳膊和腰,说道:“可真是神了,以前你我武功相仿,我们切磋互有胜负,但今日你的力量、出招速度和反应速度都提高了不少,我却是打不过你了!难道这仙术真这么厉害,弄的洒家心里痒痒,也想试一试了!”说罢,便羡艳的看着林冲,嘴里却是不停的称奇。

    “哈哈,哥哥不必羡慕我林冲哥哥,我这便用仙术为哥哥强化一番。”林峰见状,不由莞尔一笑,不忍再吊着鲁智深了。

    “真的吗?”鲁智深一脸惊喜。他们这习武之人最受不了这种增强自己武艺的诱惑。

    “公子身体可受得了,便是以后再强化也不迟!”鲁智深又追问道。

    “无妨,不过是消耗一些仙气罢了,休息几日就回复了!”林峰摆摆手说道:“哥哥且坐好,我这便为哥哥施展仙术!”

    鲁智深听了,乖宝宝一样的盘腿坐正,一脸虔诚,还在嘴里默念:“阿弥陀佛,那个无量天尊,还请佛祖保佑洒家!”

    只听的林峰差点笑出声,连跳大神的姿势都走形了。

    “系统,将所有愿力转化为星能,然后强化鲁智深。”林峰心里默念。

    “仙尊在上,授我仙法,鲁智深为我代天所选之人,助我消灭一切鬼魅魍魉,打败所有敌人,替天行道!。”林峰这次又了个说辞,他准备日后出一本书,书名都想好了,就叫《林天尊封神语录》。

    系统无视了林峰的弱智想法,冷冷说道:“宿主损耗400点愿力,得到星能360点,现在主公共有星能386点,愿力0点。”

    “请宿主选择需要强化的对象:……”

    “强化武力”

    “武力强化中……

    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强化疼’,鲁智深无比激动,只恨不得大喊几声爽。两分钟后强化完成,感受到澎湃的力量和脱胎换骨的变化,再看看林峰‘愈加虚弱’的神情。鲁智深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跪地行了参拜大礼,拜林峰为主。

    林峰一边拉起鲁智深,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一边在心中默念:“系统,扫描鲁智深”

    “系统扫描中……”

    “姓名:鲁智深

    天赋:巨力(使用钝器时,武力+3;比拼力气时,武力+10)

    技能:疯魔杖法(大成,使用疯魔杖法战斗时,增加武力值4-6点)

    撼天功(大成,基础武力值+15)

    武力:97

    统率:78

    智力:65

    政治:48

    魅力:70

    忠诚度:200。”

    “恭喜宿主,收服鲁智深,鲁智深武力高于95点,达到超一流武将水平,宿主获得愿力100点,鲁智深忠诚度达到200点,获得‘死忠’特性。

    宿主获得超一流武将鲁智深的死忠,宿主获得愿力100点。

    宿主共获得愿力200点,宿主现在共有星能276点,愿力200点,恭喜宿主。”

    手下班底初具规模,林峰此时已经招揽了:王进、袁朗、鲁智深、林冲四位超一流的武将,加上自身也是一位一流猛将,更有徐宁已经被擒,招降他也指日可待,到时候手下人才济济,还怕什么高俅!林峰心中雄心万丈,只觉得如画江山正在向他招手。

    “赵官家,待靖康事发,汝之妻女吾养之!”林峰在心里立下了高尚、伟大的誓言。

    鲁智深被林峰强化后,顿觉神清气爽,原本就有万夫不当之勇,这下更是手段通神,见林冲笑眯眯的望着他,顿觉手痒,便拉着林冲又打了五十回合,这下却是势均力敌,两人都拿出了浑身解数,只打的鲁智深浑身舒爽,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又痴缠着王进和袁朗各打斗了几十回合。

    “每天能和这样的高手过招,便是吃那糙糠想必也是香甜的。哈哈!”这话说的众人都是一阵大笑。

    见鲁智深兴致不减,又要和王进请教,林峰看了看天色,不觉几人已经在这野猪林比斗了数个时辰,赶紧说道:“鲁兄弟暂且歇歇,王叔可跑不了,日后有的是机会切磋武艺,这天色已晚,再打下去只怕嫂嫂会寻来,那时嫂嫂若要打你,别说兄弟们不向着你!”

    这玩笑话说的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只觉得和林峰在一起总会心情愉悦。只有林冲微笑的嘴角有一丝苦涩,他之前为了不连累张贞娘,不顾张贞娘的哀求,硬是把她休了,虽然是好心,但也不知道如何相见,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是一步了。

    一行人寻回烈火,徒步往回走去。一路上五人无话不谈,倍觉亲近。只在中途那鲁智深不知想到了什么事,突然停住脚步,对除林峰外的其他四人施了个拱手礼,说道:“洒家是个粗鲁人,向来有话直说,几位哥哥切莫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