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城门厮杀
作者:惠公的小说      更新:2018-02-17
    且说那高俅见那王进虽然容貌大变,但仍然依稀可以辨认。生怕王进再说下去,赶忙怒喝道:“哪里来的泼皮,在这里装神弄鬼,王进早在数年前便因病去世了。将士们,给我杀了这两个逆贼,给我冲!”

    “高俅,你不要你儿子的性命了吗?”林峰怒喝道。

    “爹爹,救我,不要,别!”高强被吓的惨叫不断。

    “我高俅深受皇恩,岂能因私废公,你这等逆贼人人得而诛之,冲锋,杀了二人。”高俅铁青着脸下令道。

    “这奸贼竟然如此狠心,”林峰怒骂:“你爹既然不要你了,那你就去死吧!”说话间,林峰一刀砍下了高强的脑袋,一脚将高强的首级踢的飞起,直落到高球的身前。纵然高俅恼恨他这个义子,但眼睁睁看着高强被杀害,还这般挑衅于他,也直气的高俅身发抖,尖着嗓子大喊道:“给我杀了这两个逆贼,杀林峰者赏黄金百两,官升三级;杀其同党者,赏黄金五十两,官升两级。”

    “看来今日,你我要并肩血战了。”林峰对王进说到。

    “唯死而已!”王进说着,握紧了手中的链条。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受到黄金和官位的诱惑,在众将士眼中,王进和林峰就是两块肥美的蛋糕,都争相把他们吃下去。一个个红着眼,挥刀向前冲去。

    林峰和王进就像是海浪中的礁石一般,被一**人潮冲击,却坚挺不退。二人互为犄角,林峰更为刚猛,手中长枪如龙,每一击都把敌人打的飞出数米远;而王进却更为高效,就像杀人机器般,双手、双脚上的铁链就像是四根锋利的钢锯,每一击都会带走数条性命,只打的残肢遍地都是。足足一刻钟,杀的这东门口如同修罗地狱,充斥着血腥气,二人座下的马早已被杀死,林峰也已弃枪,又用佩刀杀了数十人,刀口都被杀得卷刃,也换了数把。

    直杀的士兵们心惊胆颤,只敢远远的围着,再不敢靠前。

    “都他妈的是废物”,高球怒骂到:“弓箭手呢?放箭!”

    一批由数百人组成的弓兵营迅速布阵,弯弓欲射。

    “危险”林峰向王进喊道。若是被这群弓箭手围射,便是西楚霸王也必死无疑。情急之中,林峰选择以进为退,提起地上的一具尸体挡在前面,就朝高俅杀去。王进也立刻领悟了他的意图,赶忙提起地上的尸体当挡箭牌,挥舞着手上的锁链,向死敌高俅冲去。那高俅被众人簇拥,胆气较大,离林峰二人只有五十步距离。林峰挥舞着佩刀,王进挥动着铁索,两人就像绞肉机一般向前冲,把挡在前面的众人杀得支离破碎,这些禁军疏于训练,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之前的战斗早已耗尽了他们的勇气,想要钱也要有命用才行啊。于是林峰二人前方的士卒不禁后退,渐渐成溃败之势。

    林峰二人直奔高俅而去,前方的禁军溃败,纷纷逃窜,五十步的距离瞬间即逝,短短片刻林峰二人离高俅只有数米的距离。高俅被二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腿软,立刻调转马头向后撤,只是这会人挤人,场面无比混乱,高俅骑着马反倒没有不骑马的跑得快,被挤在原地动弹不得,眼看着林峰二人就杀了过来,竟然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关键时候,他手下的一位小将一把将高太尉拽下马,背起来就挤开人群往后跑,瞬间就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乱军中。

    “围住他,弓箭手放箭!”逃得一命的高俅一边往后撤,一边高呼。

    “狗贼,让他逃了一命。”王进遗憾的说着,同时挥动铁链又将两名禁军打成了两节。

    “撤,趁着现在敌军阵型正乱,赶紧撤。”林峰说着,一个鹞子翻身。骑在了高俅的那匹汗血宝马身上。同时一伸手,把王进也拉了上来。

    “好家伙,真烈。”林峰赞道,却是这马不愿意乘载林峰,原地跳着,抬起前蹄,要把他们摔下去。“可由不得你了。”林峰拔出佩刀,一刀就插在马的臀部,那马猛地受惊,撒欢的超前横冲直撞,直撞的前方的士卒飞起七八米远,落地便没了声响。

    林峰控制着马头朝外冲,“长枪兵架枪”有将军命令道。在外边的溃兵渐渐被组织起来,数十人堵在出口方向,架起了长枪,明晃晃的枪刃看着令人心寒。

    林峰狠下心正要硬闯过去,却见从边上的茶楼里,冲出一位双手各持一把水磨炼钢挝的大汉,左右开弓连连打死了七八个长枪兵,其他人瞬间阵型大乱,四散散开。这大汉赤脸黄须,高喊一声:“两位英雄,从这边快走。”

    林峰抓住机会,一拨马头,从围剿士兵的缝隙里穿了过去,经过那大汉时,林峰瞬时弯腰,一把拉在大汉的肩上,用力往上提,王进也配合着甩出铁链缠住那大汉,两人一齐使劲,把那汉子也拉上了马。

    亏得这马是一匹万里挑一的宝马,载着他们三人也是虎虎生风,一口气跑出去了数十里,只把追兵远远地甩的不见了踪迹。

    林峰不敢沿着张武一行人的方向跑,怕有追兵连累了他们,四下跑了数十里见已无追兵,便要去追赶张武一行。

    这时,他们身下的马却是一声嘶鸣,摇晃着就要倒地。三人赶紧下马,却是那马臀部的伤口太深,这马一路奔跑,失血过多,这会已经虚弱的卧地,再也起不来了。

    “哎,可惜了一匹好马。”王进看着这汗血马,惋惜的说到。

    “可不是,就是在辽国,这样的好马也是难得。”那位红脸大汉也惋惜的说到。

    “这位恩公,敢问你的尊姓大名!今日多亏你的救命之恩!”林峰向红脸大汉施礼问道,同时和王进一起自报了姓名。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一介无名小卒,姓袁名朗,江湖人给了个诨号叫‘赤面虎’,平日里靠走南闯北卖些私活为生。今日只是被两位英雄所鼓舞,不愿看两位英雄被奸臣所害,略尽绵薄之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