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闯乾坤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投井
作者:顿顿蛋炒饭的小说      更新:2018-04-22
    虽然是玄阳子、九叔两个人对付王婆,可是王婆居然占据了上风,逼得玄阳子和九叔是节节后退。

    谁让王婆已经变成疯子了,战斗简直是不要命,攻击起来都是一命搏一命,根本没有防守和躲闪,想要杀掉王婆,玄阳子和九叔就必须有一个人付出一点代价,最少也是重伤,这就让玄阳子和九叔有点为难了,他们两个根本不想给一个疯子陪葬。

    九叔看到王婆步步紧逼,也烦了,再次在剑柄上一缕,又摸出了三枚金钱,然后直接当成暗器打了出去。

    王婆看到九叔丢出暗器,就连忙躲闪,可是她之前的疯狂攻击已经距离九叔和玄阳子很近了,只躲过了两枚金钱,最后一枚打在脸上,镶嵌在了脑门之上,还好她的头骨比较硬,没有打入脑中,要不然一下子就能够要了她的命。

    九叔一击不中,就准备再来一下,不过这一下王婆不敢硬拼了,连忙躲闪,躲到一个柱子后面就消失不见了,一个不过是二十厘米宽的柱子,居然能够让王婆整个躲进去,玄阳子感到神奇,这件事就是奇门遁甲。

    玄阳子前世可是很喜欢看书的,这个习惯是小时候养成的,小时候家里有一本封神演义,玄阳子可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对于奇门遁甲,玄阳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娶了龙吉公主的洪锦。

    洪锦是截教弟子,擅长奇门遁甲的内旗五行术,只需要把皂幡一竖,即可化成一道门,进入到门中就消失不见,这和王婆现在的能力很像。

    但是玄阳子可不觉得王婆能够比拟洪锦,洪锦那可是上古时期的大神,封神之后上天被封龙德星,王婆何德何能能够和龙德星相比。

    王婆的隐身之术恐怕只是障眼法,要不然也不会被鸡血破除隐身,比起洪锦可以随时随地消失,要差远了。

    王婆消失了,九叔立刻小心的戒备周围,玄阳子也是一样,但是眼睛依旧是盯着王婆隐身的柱子,王婆的遁术可不会移动,只能够躲过敌人追击后,才能够脱身逃走。

    果然,九叔只要没有注意到柱子,王婆就立刻跳出来再次逃向另一个柱子,虽然看起来王婆是一直在逃,可是玄阳子只要注意,就能够发现,王婆是在向内院的一个角落逃走,那里空中布置的绳网被王婆割开,她想要逃走。

    九叔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也看到王婆正向那个空缺飞去,立刻把金钱剑投掷出去,把那个空缺的绳网给顶起来,把空缺封住,王婆刚扑上去,就被绳网拦截,茅草编织的绳网对王婆来说,简直就是电网,惨叫一声就落了下来。

    摔倒地上之后,王婆要故技重施,重新躲起来,一旁的玄阳子已经做好了准备,把九叔之前接的鸡血端起来泼了上去,鸡血在王婆身上炸开,公鸡至阳的血液和王婆碰撞,让王婆好像被火药炸了一样。

    王婆还想躲在柱子后面,这下被鸡血破了法力,王婆的身体可是无法躲藏,躲了脑袋露出屁股,躲了屁股脑袋又伸了出来。

    九叔把碗里剩余的鸡血涂在了金钱剑之上,然后把金钱剑托在掌心上,金钱剑就好像是指南针一样,不管王婆躲在什么地方,金钱剑都能够准确无误的指向王婆,这让王婆左突右闪,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金钱剑。

    王婆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重,而墙头的缺口处已经被玄阳子给挡住,现在就只剩下大门这一条路了,王婆心一横,向大门就冲了过去,这让躲在大门口的阿强吓得腿都软了,怎么又来找自己。

    九叔是看穿王婆的打算,他把法力灌输到金钱剑之中,手指一比,金钱剑向王婆就射了过去,王婆感受到身后的威胁,转身就想要用黑索应对,结果金钱剑已经到了胸前,金钱剑直接刺穿了王婆的盔甲,刺入到王婆胸腔之内,只不过应该也是后劲不足,并不能够一下要了王婆的命。

    王婆挣扎的爬起来,口中的黑血连吐,但是依旧冲向大门,把大门也给撞开之后,来到了外院,在外院里,那些保安队队员早就躲了起来,只有苏小狸站在院子中间。

    看到王婆出来,苏小狸手指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火苗,准备点了王婆,但是看到内院里的玄阳子暗暗的摇了摇头,苏小狸立刻熄灭了狐火,而是站在那里看着王婆。

    玄阳子和九叔追了出来之后,就看到了王婆已经挪到了井边,双眼之中包含怨气的看着玄阳子和九叔,还有最后出来的阿强,玄阳子和九叔都不畏惧王婆的目光,和王婆对视,只有阿强,根本不敢看王婆的目光,眼神左躲右闪。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王婆口中念念有词,到了最后就怒吼一声,然后用力把金钱剑捅入自己的身体,然后一翻就跳入井中。

    做鬼,那太好了,我就是要让你做鬼,要不然我还怎么抓你呢,快点成熟吧,青苹果,我在阴兵虎符中已经给你留好了位置。

    “九叔,现在怎么办?”

    王婆死了,之前躲起来的保安队员都出来了,然后问九叔。

    “伤的送去医治,死的就埋了。”

    九叔看了看说道,因为玄阳子和苏小狸的出手,并没有什么人受到伤害,只有一两个保安队员因为惊慌失措,崴了脚。

    “那活的呢?”

    阿强死皮赖脸的过来问道。

    “活的就等死吧。”

    九叔看着阿强说道,虽然很想出手责罚阿强,但是一向心软的九叔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责备阿强,只能够用眼神去瞪着阿强。

    “啊,师父,我……”

    阿强知道九叔是为什么生气,可是刚才自己真的是吓傻了,本能的就拉着德仔点背,要知道德仔可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自己怎么可能故意害死德仔呢,只能够说德仔倒霉,正好站在自己身边,这绝对不能够怪自己,阿强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