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闯乾坤 第一百九十一章 收鬼
作者:顿顿蛋炒饭的小说      更新:2018-04-20
    “不知道道友来自何方,要去往何处呀?”

    两杯酒过后,九叔也问起玄阳子来历。

    “哦,贫道鄂北青松山青松观玄阳子,带着道侣四处游历,来到这里也是无意中的事情,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够见到同道前辈。”

    玄阳子说道,反正华夏那么大,九叔也不知道青松山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玄阳子道友居然来自鄂北,从鄂北来这里可是一段不近的路程,道友的求道之心真是坚定。”

    九叔虽然不知道青松山在什么地方,但是他可是知道鄂北在什么地方,那可是比从茅山到这里更远,九叔在这个世界依旧是茅山弟子,要不然也不可能给茅山明一本茅山秘术。

    “都是玄阳子资质愚钝,只能够靠历练来提升修为了,远不如九叔你的实力。”

    玄阳子客气的说道,自己根本不需要长途跋涉,只需要穿梭就行了。

    “不如玄阳子道友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我们也好交流交流道法。”

    九叔发出邀请,这正中玄阳子下怀。

    “不胜荣幸,我一定会多多向九叔请教。”

    玄阳子举杯说道,从九叔能够把一本茅山秘术交给刚认识不久的茅山明来看,九叔就要比上个世界的风叔强多了。

    “相互交流,请教可不敢当。”

    九叔也举杯客气说道,两个人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时候楼下传来喧嚣的声音,苏小狸用腿碰了碰玄阳子,示意玄阳子下面出事了,玄阳子点了点头,当然出事了,茅山明就住在这里,晚上肯定会在这里吃法,而阿强刚刚受了气,有火没处发,自然要找出气鬼。

    其他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如果自己无理取闹,师父九叔肯定会更加严厉的惩罚自己,那可选择的目标只有外乡人,在镇子上的外乡人只有两伙人,一伙就是陪着师父吃饭的那个年轻人和那个女人,他们自己是惹不起了,那就只剩下昨天晚上后来来的那个臭道士茅山明。

    正好看到茅山明在一楼吃饭,阿强算是找到出气口了,就去找茅山明的麻烦,可惜茅山明就算是一个坑蒙拐骗的神棍,也是有几手的神棍,身边还跟着两个小鬼呢。

    大宝小宝对上冤魂不是对手,对上玄阳子不是对手,但是教训一个连他们都看不见的阿强,还是完没有问题的。

    “下面怎么那么热闹呀。”

    九叔也注意到下面的吵闹。

    “这么热闹,一定是在办流水席,来,吃吃吃。”

    同桌的人立刻说道,今天是九叔的生日,值得庆贺,说不定下面也在摆席庆祝。

    九叔点了点头,也许真是这样,不过为什么听着不对劲呢,有鼓掌和喝彩,更好像是有杂耍艺人来这里表演了。

    很快,从下面就传来女子叫声和阿强的求救声,九叔这才明白,下面是出事了,连忙起身去楼下看看,玄阳子也紧随其后。

    玄阳子和苏小狸来到楼梯口,就看到阿强正在一步步靠近一个女服务员,意图行不轨之事,用法力在眼睛上,就看到大宝小宝在阿强的身后推着他靠近女服务员。

    九叔也用虽然的法器开了天眼,看到了这个情况,当然要去帮自己的徒弟,如果在这样下去,自己的徒弟可是要犯众怒的。

    大宝小宝在九叔的手中,简直就是和纸片一样,被九叔轻易的就收到酒坛之中,然后用黄符封了坛口,九叔这一手让玄阳子有点想要学习,虽然玄阳子抓鬼有阴兵虎符,可是九叔这一手要比自己的阴兵虎符高明很多。

    把鬼魂装入酒坛之中,摆放在贡案之上,可以帮助坛内的鬼魂超度,而自己的阴兵虎符,抓了之后就会让鬼魂成为阴兵虎符的奴隶,以后自己外出做法,不一定都遇到要被消灭的鬼魂,就比如张宇阳,如果自己能够把张宇阳抓起来,然后让张氏夫妇供奉,超度张宇阳,让张宇阳去投胎轮回,恐怕自己在张氏夫妇心中的地位会更高吧。

    经过这么一闹,九叔的生日宴会也只能够提前结束,对众人告辞之后,就带着阿强抱着酒坛回家了,这让茅山明有点犹豫,大宝小宝可是自己赚钱的工具,就这么被人抓走了,自己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玄阳子回到房间之后,并没有睡觉,而是做好准备,一会就要去见见王婆了,自己可要保持状态。

    “玄阳,这个九叔和那个九叔一样的好,而且教徒弟的水平一样的差。”

    在房间里,苏小狸无聊的玩着一个茶杯,对玄阳子说道。

    “没错,都是收徒不慎,收了这么一个徒弟,迟早会被这个徒弟连累的,不过我们也不要管太多,我们只是一个过客,和九叔交流道法之后,我们就离开,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

    玄阳子说道,对于这个世界,玄阳子唯一重视的也就是九叔,其他人,都不在玄阳子的考虑之内,招惹到自己的头上,哪怕是阿强,玄阳子也照杀不误。

    “好,我们要过一下男耕女织的生活,就和那些书生说的一样。”

    苏小狸笑嘻嘻的说道,只要是和玄阳子在一起,什么样的生活都行。

    “呵呵,你还男耕女织,耕地只是体力活,我卖把力气就能够敢,你呢,织布可是技术活,你能行吗?”

    玄阳子笑了,苏小狸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很向往柏拉图式的生活,可惜这个世界哪有柏拉图式生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哼,不要小看我,我,我,我不会,我可以去学。”

    苏小狸立刻不依不饶了,这可是代表玄阳子嫌弃自己,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确实什么都不会,这让苏小狸有点羞愧,但是无理取闹可是女人的天性和特权,苏小狸打定主意,要学会女红,这才是做一个好女人必备的技能,如果玄阳子知道苏小狸所想,一定要感谢那只被四目道人杀的狐狸精,你教出来了一个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