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闯乾坤 第六十六章 再次进入
作者:顿顿蛋炒饭的小说      更新:2018-02-27
    看着那家人一对夫妻和他们的一个孩子,玄阳子站在青松观的门口,摩挲着下巴,看着他们的背影,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对方没有开口,那就是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也许他们这一家是哈鬼族,喜欢和阴邪在一起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玄阳子转身锁上了青松观的大门,带着又蹦又跳的王诗琳下山,去王家过新年,这可是师父离开之后,自己过的第一个新年。来到王家,玄阳子熟络的帮忙收拾东西,不过被李大娘和刘姨给按在了屋子里,不让玄阳子下手,玄阳子只能够陪着王叔一起看电视唠嗑,王叔给玄阳子说着在外务工遇到的种种事情,虽然都是报喜不报忧,但是玄阳子也听出了王叔和刘姨在外的辛苦。还好王叔有焊工手艺,在工厂里的车间里干活,计件领薪水,也算是高工资的人,王叔的焊工还是很厉害的。刘姨跟着王叔主要就是照顾王叔的生活,平时给王叔做饭,不做饭的时候就去做小时工,做家政打扫,薪水一样也是不低,王诗琳的学费就是他们两个这么给挣出来。晚上的时候,烟火鞭炮春晚,这是过年必不可少的东西,玄阳子也放下了姿态,和王诗琳在村子里玩闹,看着一朵朵烟花在空中绽放,玄阳子找回了童心。第二天,一大早玄阳子就回到了青松观,他要迎接新年第一天来上香的香客们,这是不少香客的习俗,新年的第一炷香是最灵验的。还好青松观没有抢头香的习俗,要不然大门都会被挤破的,看着络绎不绝上山的人,玄阳子面带笑容,只要有人来上香,青松观就会一直存在,如果没有人再来上香,那么青松观就会是自己的隐修之所。上香的人潮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有在上午才有人来,快到中午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退去,回家做饭招待客人了,玄阳子依旧是在王家吃饭。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初七,玄阳子才算清闲了一下,放完假,就没有那么多人来上香了,该离开的离开,老人们也因为家里的孩子或者农活,不会再经常来上香。玄阳子已经开始准备下一次的穿越,他把该带的东西都带在身上,武器方面就是那几把民国时期的枪械,还有自己的桃木剑、八卦镜,当然,也有几把钢制冷兵器,为了应付一下非阴邪的对手,生活方面就简答多了,几件衣服,还有就是几个玻璃工艺品,如果去了古代,这些东西可就是钱。准备好各种东西之后,玄阳子再次启动了八卦符,熟悉的穿越过程,熟悉的味道,玄阳子眼睛一花,已经离开了青松观,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擦?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像是我离开《僵尸先生》的地方,没听说过僵尸先生有续集,难道是?玄阳子立刻有了一种推测,根据四目道人的出现,玄阳子怀疑《僵尸先生》和《僵尸叔叔》应该是在同一个世界之中,也许自己可以去验证一下。反正自己也没有去过四目道人那里,正好去看看,玄阳子既然做出决定之后,就立刻启程上路,先辨明方向,然后朝着四目道人说过的地方前行。一路上到处都是打仗的景象,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玄阳子还遇到了一些劫道的强盗,看着那些强盗如果是衣衫褴褛,看着就是穷人逼不得已落草为寇的,玄阳子只会把他们打倒,身上如果有钱的话,再给他们点钱,让他们活命。如果是那些满脸凶光,血气弥漫的人,玄阳子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这些人杀人掠货,无恶不作,把他们解决掉还是为民除害,顺便把他们的老巢搜刮一番,结果发现了不少好东西,金银珠宝就不用说了,古董字画也有不少,还有很多大洋,玄阳子把那些大洋都散给了路上的穷苦人,也算是做一份功德。“玄阳子,你倒是心善呀。”一个满脸笑容的和尚对玄阳子说道,这个和尚是玄阳子路上遇到的,知道玄阳子的目的地之后,就和玄阳子结伴而行。“一休大师,与人方便不是出家人遵循的信条嘛,能够帮助一个是一个,你不是一样收养了箐箐。”玄阳子笑了笑说道,从听说这个和尚的法号之后,结合这个和尚带着的少女箐箐,玄阳子就可以肯定,这是四目道人的死对头一休大师,就住在四目道人的隔壁。“真是搞不懂,你怎么认识四目那个坏心眼的家伙。”一休大师摇了摇头,他对四目道人的感官可不好,两个人简直就是欢喜对头,从来都是在吵闹中度过,两个人的恩爱,外人还真不好评价,虽然平时争吵,可是到关键时刻,两个人比兄弟还亲。“当初如果不是四目道人,我恐怕就要葬身野外了,……”玄阳子把当初遇到四目道人的情况说了一下,而且玄阳子知道四目道人的性格,刀子嘴豆腐心,更何况自己和四目道人同属玄门,而一休大师则是属于释门,和四目道人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怎么可能合得来呢。“没想到那个家伙还有这么热心的一面,真是难得。”听着玄阳子口中的四目道人,一休大师感觉根本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四目道人。“是呀,其实四目道长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大师和道长是朋友,应该有很清楚的认识吧。”玄阳子笑了笑,一休大师当然是知道四目道人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和四目道人为邻那么多年,两个人就是老顽童。“是呀,我当然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可是他的手脚是很毒的。”一休大师心有余悸的说道,看到一休大师的表情,玄阳子就想到了电影之中,两个人在茶桌和餐桌前的交手,四目道人确实是下手不留情,一休大师肯定深有体会,全身上下没少被四目道人触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