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开始变化
作者:顿顿蛋炒饭的小说      更新:2018-02-09
    “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偏偏就烧成了这个样子,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丧。”

    九叔说道,没想到事情比他想的还要严重,这就代表有血光之灾的出现,事情恐怕危险了。

    “是不是任老爷家里?”

    肚子有点饿的文才,一点都不忌讳,直接吃香案上的供品,这些供品都是任家拿来供奉老太爷的,文才就这么吃,活该他被任老太爷给抓,就算是神经再大条,也要有所忌讳。

    “不是任老爷家里,难道还是这里?”

    九叔瞪着文才说道,文才不见办事不顾忌讳,说话也如此不着调。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只要不是这里就行,对不对,秋生、玄阳子。”

    文才一听,只要不是义庄出事就行,他继续拿供品,还递给秋生和玄阳子,玄阳子可不会和文才那么不着调,玄阳子又不是没有吃过好东西,没这么嘴馋。

    “那任老爷的女儿会不会有事呢?”

    秋生一看文才如此没心没肺,还那么秀逗,就故意说道。

    “哎,你怎么听不明白呢,总之是姓任的都活不了……,啊,婷婷,师父,想想办法呀。”

    文才也反应过来了,任家出事的话,任婷婷也是逃不了的。

    “我已经和玄阳子想好办法了,要不然为什么把棺材抬回来。”

    九叔在棺材前踱了几步说道。

    “这个棺材有问题?”

    文才不愧是白痴的典范,居然问出这种问题。

    “蠢货,棺材怎么会有问题呢,是里面的死尸有问题。”

    九叔怒其不争的说道,文才看来真是不能够抱有太大的希望。

    “怪不得我觉得不太对劲。”

    文才装模作样的说道。

    “对,二十多年都没有烂掉。”

    秋生说着,就和文才一起推开棺材盖,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情况。

    “师父,尸体发福了。”

    打开盖子一看,秋生和文才立刻说道,玄阳子和九叔连忙走过来,玄阳子看向棺材里面,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尸气散发出来,但是尸体缺膨胀了一圈,尸气部集中在了尸体之中,尸体的指甲已经开始变长,相信牙齿也会慢慢的长出来。

    “九叔,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

    玄阳子对九叔说道,尸变这么快,恐怕难以等到九叔找到墓穴了。

    “快把盖子盖上,你们去准备纸笔墨刀剑。”

    九叔立刻对秋生、文才说道。

    “什么?”

    秋生和文才一愣,没有明白九叔说的是什么。

    “就是黄纸、红笔、黑墨、菜刀、木剑。”

    九叔头疼,两个徒弟,平时自己教他们的东西一个都没有记住。

    “哦,知道了。”

    两个家伙这才明白九叔要什么。

    “玄阳子,你去抓只公鸡,再弄一碗糯米来。”

    九叔又对玄阳子说道,玄阳子可没有那么多废话,听到吩咐就去做事。

    来到后院,这里喂了十几只鸡,不过只有一只公鸡,其他的都是母鸡,公鸡多了是会打架的,母鸡主要是下蛋用的。

    进入鸡圈,玄阳子轻松的就把公鸡抓到手,刚准备进入厨房,玄阳子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注视着,玄阳子猛然回头,只见墙头黑影闪过,玄阳子提着公鸡,猛冲两步就窜上了墙头,但是外边已经看不到任何动静。

    难道是幻觉?不,不可能,自己可不是那些白痴,连幻觉和真实都分不清楚,刚才绝对有人在窥觑,而且绝对不怀好意,没有一个朋友会在墙头偷窥,被发现之后又逃跑的。

    “九叔,刚才我发现有人在义庄外边窥视,我去查看的时候,人已经逃跑了。”

    玄阳子提着公鸡和糯米回到停尸房之后,对九叔说道。

    “什么?这件事看来越来越麻烦了,我估计恐怕是那个风水先生回来了。”

    九叔听了之后,也有点吃惊,这件事情越来越麻烦了,结合玄阳子之前说的,那个风水先生还真是不打算放过任家。

    “那九叔,要不要通知一下任家。”

    玄阳子问道,如果让任家提前做准备,只要防住任老太爷喝到直系亲属的血,任老太爷应该就没有那么厉害了吧。

    “明天,明天你和我一起去任家,把这件事告诉任老爷。”

    九叔想了一下说道,必须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任老爷才行,让任老爷早作准备。

    “好的,九叔。”

    玄阳子点了点头,然后配合着把纸笔墨刀剑拿来的秋生文才布置东西。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九叔杀了公鸡,把鸡血滴入碗中,然后开始作法,手指轻挑一粒糯米,用神坛烛火点燃,甩入碗中,鸡血瞬间燃烧,变成了一团火焰,九叔连忙倒入墨汁,火焰依旧在碗口漂浮,没有被墨汁剿灭。

    混合了鸡血和墨汁之后,九叔把八卦镜覆盖在碗口之上,把法力通过八卦镜注入到碗中,然后拿起来,碗口一错,露出一个缝隙,墨汁从碗中流出,落在了下面准备好的墨斗之中,墨斗一样是和祖师鲁班有关系的物件,对付阴邪很管用。

    玄阳子一直在旁边认真的观察着,九叔至始至终都是再用法力加持,这样不管是糯米、鸡血墨汁、八卦镜、墨斗,通过法力的加持威力倍增,要不然普通的糯米、鸡血墨汁和墨斗,只能够对付普通的僵尸,对付这个被凶穴蕴养了二十年的任老太爷,效果可不大。

    “秋生、文才,你们两个用墨斗把棺材上弹满。”

    九叔拿着墨斗交给秋生和文才,这种粗活还是交给这两个笨蛋做,九叔可不舍得用玄阳子。

    “好的,师父。”

    秋生和文才也明白该做正经事了。

    “师父,任老太爷会变成僵尸吗?”

    文才一边弹,一边问道。

    “很有可能,要不然我为什么让你们弹墨斗呢,任老太爷就快要变成僵尸了。”

    九叔用毛巾净手上香,然后说道。

    “师父,任老太爷为什么会变成僵尸呢?”

    文才继续问,他很好奇,他知道,师叔四目道人赶的僵尸都是四目道人用法力制作的,但是这任老太爷都埋在土里二十多年了,早就应该变成渣滓了,怎么还能够变成僵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