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作者:顿顿蛋炒饭的小说      更新:2018-02-09
    白云道人给玄阳子上过课,鬼分五个等级,分别是游魂、冤魂、恶鬼、厉鬼和鬼王,游魂一般都是人死后没有进入地府,在阳间晃荡的鬼魂,俗称孤魂野鬼,它们没有什么战斗力,最多会让人冷一下,体弱的就会生一场病,但是一缕阳光或者一滴童子血,或者其他至阳之物碰一下,就会消失。

    冤魂就有一些攻击力了,它们是含冤而死,死后怨气缠身,阴气比游魂要强的多,能够迷惑普通人,让普通人受惊或者是自杀,但是这种冤魂一样容易被至阳之物克制。

    恶鬼就厉害多了,是恶人死后形成的鬼魂,虽然和冤魂差不多,但是恶鬼攻击力要更普遍,冤魂一般只纠缠害死自己的人,而恶鬼就是逮着谁干谁。

    厉鬼就是恶鬼的进阶版,恶鬼杀人多了,就会带有血煞之气,同时阴气会更重,可以直接出手杀人,就算是阳光,对厉鬼来说,照一下也不会致命,必须要由专业人士来处理,厉鬼就是很棘手的存在,白云道人没有遇到过厉鬼,但是告诉玄阳子,他曾经见玄阳子的师公连同几个道友一起对付一只厉鬼,即便是以多打少,也是死伤惨重。

    鬼王就是独霸一方的鬼魂,往往聚集在极阴之地,连阴差都不敢去招惹这些鬼王,他们生前往往都是给高权重的人,身上带有贵气或者霸气,能够震慑其他的鬼魂,能够把那些鬼魂聚拢在自己的麾下,一般都不会去惊扰普通人,要不然地府绝对不会允许它们的存在的,双方都保持了克制。

    玄阳子敢肯定,自己面对的这个鬼魂,绝对不到厉鬼级别,要不然早就扑上来干自己了,哪还用玩那么多的花样,所以只可能是冤魂或者是恶鬼,连是恶鬼的可能性都不算太大,玄阳子才有胆子来亲手消灭这个女鬼。

    面对玄阳子刺出的桃木剑,女鬼也好像知道,不好惹,就立刻在空中扭转,身体用不符合常理的扭动,就躲过了玄阳子的桃木剑,双手变成漆黑的利爪,抓向玄阳子的面门。

    玄阳子立刻使出一招铁板桥,躲过了女鬼的破相攻击,女鬼从玄阳子上方飞过,阴风让玄阳子都起鸡皮疙瘩,消灭了这个女鬼之后,一定要找地方好好晒晒太阳,要不然非要生病不可。

    身子一扭,站直了身体,再次挥动桃木剑去攻击女鬼,女鬼就好像漂浮在空中的纸片一样,更笨不受力,桃木剑每次都只是扫中女鬼的影子,根本碰不到。

    该死,怪不得师父不让自己出手,没想到单是一个女鬼,就让自己如此为难,看来修炼出法力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只要找到落脚点,一定要安心修炼,利用好这个世界的一切资源。

    “撕拉”

    玄阳子堪堪躲过了女鬼的一记鬼爪,但是身上略微宽大的道袍可是没有躲过,袖子直接被撕烂,女鬼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要拼一把了,玄阳子握紧手中的道符,看来自己还是高估自己了,如果拼不过这个女鬼,看来就只能够启动八卦图回去了,这样的话,下一次就不一定还能够进入这个世界,玄阳子可不愿意把修行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个世界中。

    当女鬼再次扑上来的时候,玄阳子不避不闪,向女鬼迎去,女鬼依旧轻松的躲过了玄阳子的桃木剑,想要用利爪撕开玄阳子的胸膛,玄阳子只是稍微躲避了一下,鬼爪只能够抓到玄阳子的肋下。

    玄阳子的道袍变得好像是豆腐块一样,轻松被撕开,鬼爪在玄阳子的肋下撕开了三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更重要的是,阴气入体,让玄阳子的战斗力急剧下降。

    但是玄阳子付出这么多,也不是白费的,手中的符篆用力贴在了女鬼身上,虽然女鬼无形,可是符篆好像是带着520胶水一样,牢牢的黏在了女鬼身上,谁让阴气对于符篆来说,就是最好的胶水。

    道符黏在女鬼身上,女鬼就好像打摆子一样,在空中抖动了起来,同时嘶声尖叫,一道道电流从道符上蔓延到女鬼身上,女鬼就好像被电烤一样,浑身冒着轻烟,然后不断的缩最后消散在空中,被玄阳子给打的魂飞魄散,投胎都不能。

    用五雷咒符不信还搞不死你,玄阳子无力的倒在地上,从八卦符中拿出了一些粉末洒在伤口上,这是白云道人调配的伤药,对于止血还是有很好的功效,撒上去就止血了,体内的阴气也减少了很多,毕竟白云道人可不是武人,而是道士,常年和阴邪战斗,当然要准备一些处理阴邪的药物了。

    玄阳子靠在路边的树上,呲牙咧嘴的给自己包扎伤口,真是够浪费的,五雷咒符是师父留给自己的道符中威力最大的几个,数量也非常少,自己只剩下一张五雷咒符,结果自己把这么好的东西用在一个连恶鬼都算不上的女鬼身上,真是太浪费了。

    五雷咒符如果用在师父白云道人的身上,可以白日生雷,根本不用把符篆贴在女鬼身上,直接一个雷就能够劈死女鬼,让女鬼躲都没有地方躲,可惜自己差远了。

    就在玄阳子刚把伤口包扎好,突然路边树丛里跳出来了一个黑影,玄阳子一看,心中叫苦,难道自己第一次的穿越之旅就这么结束,真是有点不甘心呀。

    从树丛里跳出来的东西是一个穿着清朝袍服的僵尸,双臂伸的笔直,一蹦一跳的向玄阳子跳了过来,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如果是没有那个女鬼在前,玄阳子一点都不害怕这头僵尸,比较起来,僵尸还是比女鬼容易对付,但是现在,自己虽然驱逐了一部分阴气,但是自己的战斗力可是打了个对折,别说和僵尸战斗了,站起来拿桃木剑都比较困难。

    玄阳子苦笑了一下,这个僵尸应该是白僵,算是低级僵尸,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这么一个家伙给吓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