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肥肥,你该醒来了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6-16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商意墨看着阎王平静的一字一字的道。

    阎王迎上她那平静却淡漠无霜的眼眸,好一会,神色微缓了缓,声音却透着明显的凝肃,“我确实有办法。可是,如果用这个方法,只能让你一个人前往!我以前去过那个禁地一次,商造并没有完封闭那个禁地,甚至还设置了一些巧妙的关卡,静待有缘人去发掘那个禁地。”

    阎王认真的看向商意墨,“以你目前的实力,再加上你融合了沙沙,继承了商造的传承,独自一人前往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可以的。只是……”

    定定的看着商意墨,“过了那么多年,被商魔把持控制了那么多年,这个禁地现在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模样。再加上商魔对你不怀好意,而你现在的身体又不是处于巅峰状态,这其中的危险度无法估计,你确定还要通过这个方法前往吗?”

    商意墨平静的看向阎王,头脑非常清醒,“商魔这么热情的邀请我过去那个禁地,肯定是因为他用了这么多年依旧无法完控制那个禁地。在那个禁地里,有他非常非常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他才会在那个禁地里花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

    “只是,商造明显对在那个禁地里设置了禁制,所以才会这么多年,他依旧无法完控制整个禁地,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才会在知道了我的存在后,这么热情的邀请我!”如果她单单拥有商魔的血脉,商魔绝对不会对她这么热情,最多只赏她两眼。

    商魔之所以对她这么热情,无非就是她不但拥有他的血脉,还以他的血脉融合了沙沙,继承了商族那位老祖宗最最重要的传承。

    她不知道那个禁地里那份传承是什么,可是她很清楚,她得到的那份传承,绝对是那位商族老祖宗最最精华的部分。

    这也是她之前那么尊敬那位老祖宗的原因。

    只是有些人,总是需要真正的亲自的接触过,才知道对方的真实。

    阎王眸底的神色微微松了松,似划过一丝笑意,这个小丫头还是没有变。她并没有被仇恨和怨气侵染了心志,她依旧是他认识的那个口硬心软,狡黠聪明,不失凌厉手段的小丫头。

    她不狠!

    可是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而且,我不是自己一个人。”商意墨脸上的神色缓了缓,平静的神色透出了几分暖意和笑意,回眸看了眼身后的人,轻声的道,“他会与我一起。”

    归司低头在她那微笑的眉宇间轻轻的不容置疑的落下一吻,就算这个女人不让他去,他也坚定的要去。

    阎王扫了归司一眼,将他的神色看在眼内,撇了撇嘴,“既然你心中有数,我也不再劝你,我可以为你连通这条通道,不过要半个月之后。”

    商意墨看了他一眼,眸光轻闪了闪,神色再微缓了缓,“不着急。我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阎王轻挑了挑眉,眸底有什么快速划过。

    商意墨从归司怀里轻轻下地,回头对他笑道,“我先回去准备一些东西,一个月后见。”说完,对阎王、白无常和黑无常打了声招呼,闪身回到了自己的个人空间。

    对于她的个人空间,无论是阎王还是白无常和黑无常都没有任何的异样,他们早已经知道。

    而商意墨一离开,这大殿里的气氛立时变得古怪起来,白无常看了看血红椅子上的血色尊者,又看了看自家阎王殿下,非常识趣的与黑无常退下。

    虽然他还有很多疑问,可是他知道这两位此时都没有心情回答他,而且,他快要支撑不住了。他相信无论是阎王还是那位血色尊者都不会轻易让小墨出事,所以安心的退下疗伤。

    很快,大殿里只剩下阎王和归司两人,阎王慵懒的靠在软榻上,神色让人看不透的看向归司,“真是少见,你竟然不阻止?”

    以这个男人的霸道和强势,他以为这个男人会坚决的阻止商意墨前往那片禁地。虽说他会与商意墨一起前去,可是他最多只能待在商意墨的个人空间里。

    可是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一旦进入了商造那片禁地,说不定那里面早已经设置了锁定空间的禁制。

    或者商意墨融合了沙沙,得到了他的传承,会得到他的庇护,可是那是在商造没有出手的前提下。现在商造已经出手了,毫不留情的对商意墨出手了,说不定那庇护就会变成了最强的禁制。

    到了那个时候,归司就只能待在商意墨那个人空间里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受难。

    而这个男人,从不会将商意墨放在危险的刀尖上,这一次,明知道这些危险,却没有开口阻止,哪怕是一句!

    真是让他非常稀奇!

    “我无法阻止她前往那里。”归司淡淡的道。

    阎王眸底快速划过一片异样,瞬时明白了过来,如果是以前,归司肯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商意墨前往那个地方,哪怕商意墨执意要去,他也有无数的方法阻止商意墨前去,甚至不惜让商意墨恨他。

    因为那个地方,真的非常非常危险,商意墨去到了那个地方,很有可能会一去不复返。

    只是现在,除了前往那里,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保证商意墨和她肚子里那个小家伙一同活下来。

    这个男人摆明了就不爽那个小家伙,那个小家伙怎么样,他或者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商造却残忍的不留半点余地的,让商意墨和那个小家伙同生共死,为的就是逼迫商意墨不得不前往那个地方,不得不为他办事。

    真是够冷心冷情的!

    以前,真是没有看错他!

    眸底快速划过一片幽芒,阎王抬眸看向他,慵懒的却明显能听出他正经的道,“归司,借你的血来用用。”

    归司抬眸看向他,对上那双平淡却难掩决绝的眼眸,淡声的开口,“考虑清楚了?”

    阎王慵懒中透出了几分邪笑,“商造那个老家伙不是一直想要我们有所行动吗?本王就满足他!本王倒是想要看看,当他发现事情向着他最不想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他会不会气得直接魂飞魄散?”

    归司血眸淡淡的扫过他,片刻,妖邪的勾了勾唇,与他相视一眼,从血红椅子上站起来,“来吧。”

    阎王邪邪的勾了勾唇,从软榻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看着归司邪笑的道,“来!”眸底一片正经凝肃。

    归司看了他一眼,一只手指轻轻划过另一只手的手掌心,立时,一片浓郁的血雾从他的手掌心如泉涌般喷射出来。

    “啧啧,出手真是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阎王慵懒邪笑的道,神色却异常的认真和严肃,双手快速结印,将那些血雾一点一点的引入体内。

    血雾刚刚进入他体内,他的神色明显变了变,身体也轻轻的颤抖起来,然而他的眉眼间却非常坚定,结印没有半点停顿,反而更快了两分,引入更多的血雾进入他体内。

    而随着越多的血雾进入他体内,他的身体颤抖得越发的明显,结印的双手明显涌现着青筋,那张慵懒邪肆的脸上同样有青筋在跳动。

    而由始至终,阎王的神色都非常的平静,仿佛正在承受着非人折磨的那个人不是他,仿佛完感觉不到半点痛楚一样,眉眼间的坚定更是没有半点动摇,甚至渐渐的透出了一股狠意。

    归司淡淡的凝望着他,神色没有半点变动,手掌心的血雾却源源不断的喷涌出来,不要钱般的任由阎王吸收。

    如果商意墨此时在这里,肯定会发现,吸收了这些血雾后,阎王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的修复着。

    而归司那已经恢复了九成以上的身体,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的衰弱,他的个人空间里面,那个血色大殿外面,再次渐渐的出现了衰败颓然的迹象。

    这是一命换一命的疗伤禁法!

    不管是哪一方,都不好过!

    ……

    商意墨完不知道外面的一切,她回到了自己的个人空间后,就直接来到竹楼的二楼,她的房间,直接停在了那只小狸猫的面前。

    她深深的静静的看着那只小狸猫,小狸猫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将自己卷成一团,缩成一个毛茸茸的小球,静静的躺在地上,似完沉睡了过去。

    商意墨站在距离小狸猫三米远的地方,静静的静静的凝望着它,神色非常非常平静,仿似一汪清幽的潭水,平静澄澈,让人仿佛能一眼看透,却又仿似完看不透她的底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商意墨轻眨了眨眼,迈步往前,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只小狸猫,在距离它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盘膝坐在地上,腰身却是挺得笔直,声音平静不带半点情绪,“肥肥,你睡了很久了,是时候醒来了。”

    她的声音不重,然而在这一刻却仿似一道惊雷般,清楚的传入那只小狸猫的耳朵里,它那两只毛茸茸的非常可爱的耳朵,明显的抖动了两下,之后,之后再没有半点反应。

    商意墨静静的凝望着它,也没有开口,就盘膝坐在它半米之外,腰身挺直,神色平静的凝望着它,仿佛只是非常简单的在看着它睡觉。

    而那只小狸猫似乎真的在睡觉一样,没有半点反应。

    一人一狸猫就这样对峙着。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仿佛不过过了没多久,那只似乎完沉睡了过去的小狸猫开始有了动作,一开始的时候是那双毛茸茸的非常可爱的小耳朵轻轻的抖动起来,随之它身上那毛茸茸的毛发在抖动起来。

    之后,它那双短短的爪子,似乎轻轻的爪了爪自己的毛发,爪了爪地板,发出了一阵阵轻响,这轻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以肉眼可见的,那四只爪子在地板上一只一只的舒展起来,从一个小团子渐渐的趴在地板上。

    又过了一会,当那四只爪子完舒展起来,那条毛茸茸的小尾巴也一点一点的舒展起来,在地板上一下一下的似有节奏,又似非常混乱和烦躁的摇摆起来。这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由始至终,商意墨就盘膝坐在那里,腰身挺直,眸光平静的凝望着它,仿似没有看见它的动作,又仿似对它那些动作完不放在眼内。

    直至,那一双眼睛终于再也撑不下去,缓缓的明显抖动起来,缓缓的明显抖动的掀开那一双闭上了很久很久的眼睑,露出了一双非常非常复杂透着明显愧疚的泪汪汪的眼眸,“墨墨!”声音沙哑委屈,透出了明显的愧疚和哭嗓。

    商意墨依旧非常平静,平静的看向它,“肥肥,我准备要前往商族那位老祖宗设在黄泉地府的那个禁地,你说我需要准备什么?”

    “你要前去那个禁地?”肥肥的眸光明显波动起来,似激动兴奋又似担心。

    “嗯。”商意墨的眸光依旧非常平静,“我打算一个月之后前往那个禁地。不过那个禁地被商魔把持了很多很多年,现在就连阎王都不知道它的具体位置,我打算借助沙沙的力量和那位老祖宗的力量去寻找那个禁地,所以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你能帮我吗?”

    “商魔?他竟然还没有死?”肥肥的声音透出了几分尖锐,尖叫出声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似乎过激了,不安的看向商意墨。

    商意墨的神色依旧非常平静,“嗯。他现在很好!而且他一直在寻找重生的方法,他想我帮他重生。”

    “不!不可以!不可以帮他重生!不可以!”肥肥激动的尖叫出声。

    “可是我的身上流转着他的血脉。”商意墨看着肥肥,平静的一字一字的道。

    “什么?你说什么?”肥肥似乎傻了,傻呆呆的看向商意墨,一时之间被她说出来的这个劲爆消息吓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w#w##o#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