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倾尽所有来爱你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恭迎尊主、主母回归!”

    “恭迎尊主、主母回归!”

    “恭迎尊主、主母回归!”

    左一、右一和零带领身后的两队侍卫,恭敬又难掩激动的单膝跪在地上,声音洪亮,动地震天,声声震撼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胸腔里。

    在场的人从惊艳和震撼中惊醒过来,眸光复杂敬畏的看向半空中那一对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的夫妻,完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从视频上看见,真的完没有现场来得震撼,震撼得他们有那么一刻找不到自己,这一刻,他们真真的感觉到,血色尊者回来了!

    他带着他的夫人回归了!

    从此,这片天地再也不会太平!

    叶乔和连夏与游玲珑相视一眼,三人眸底都透出了明显的激动,商意墨,她们的老大,完有资格享受这一份尊荣!

    归司十指紧扣的牵着商意墨的手,血眸睥睨霸气的一一扫过下方的每一个人,下方的人群下意识的紧了紧,随之就看见这位血色尊者携着他的夫人在左一等人洪亮震撼的声音中缓缓的降落,踏在了归族的大门前。

    众人呼吸紧了紧,紧张的看向归族的大门,血色尊者带着他的夫人回来了,这位夫人得到了血镯的认可,她才是归族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那一位会怎样出手?

    归司携着商意墨缓缓的踏在归族大门前,抬眸淡淡的扫了眼面前恢宏震撼的归族大门,血眸却没有半点情绪,仿佛眼前并不是什么神秘家族的大本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地方。

    商意墨同样抬眸看着面前的归族大门,虽然只是大门,只能透过这大开的大门看见里面的冰山一角,可是这个家族还是给她很大很大的震撼。

    曾经,桃海拍卖行就给了她一个震撼的触觉,此时站在这归族大门前,这种震撼绝对不是桃海拍卖行能够相比的。

    曾经,她在归司的口中,在左一和零的口中听说了这个家族很多很多事情,虽然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第一次见到这个家族,却对这个家族并不陌生。

    此刻,真正的站在这个家族门口,还是被它的恢宏和震撼深深地刺激到了,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超级家族,凌驾在所有家族和势力之上,这个世界最最辉煌和超然的存在。

    归司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家这夫人被眼前这个家族震撼到了,血眸微闪了闪,微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

    商意墨略带迟缓的从眼前的刺激和震撼中回过神来,略带艰难的收回视线,转眸看向他,对上那双异常平静的血眸,心脏微跳了跳,整个人的神经仿似忽然受到了一股冷刺激,激灵灵的完清醒过来。

    眨了眨眼,略带迷蒙的眼眸再次恢复了澄澈和明亮,仿似清澈的流水般,干净明亮。再次眨了眨眼,商意墨朦胧的勾了勾唇,轻轻的看向面前的归族大门,这一次却没有了之前的震撼和刺激,唇瓣轻轻的张合,“摄魂术吗?真正领教了!”

    之前她就知道这摄魂术的厉害,不过并没有亲身领略过,现在发现,这摄魂术真的很惊喜!刚刚那一刻,她完没有任何被摄魂的感觉,却差点就中招了!

    不愧是布罗絮的师傅,果真是祖宗级别的人物!

    归司握着商意墨的手紧了紧,血眸深处划过了一片嗜冷,冷冷的看向归族的大门,眸底的血海异常平静,却透着了明显的压抑和风暴,明显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就等待着某一刻,轰然爆发。

    商意墨握着归司的手用力的紧了紧,归司收回视线,回眸看向他,眸底的压抑和风暴依旧,却又透出了明显的轻柔和暖流。

    商意墨对他扬起了一抹明媚灿烂的笑意,扬声的道,“归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以前这个男人不喜欢这个家,不过以后,她会让他喜欢上这个家,让他有一个真正的家!

    归司血眸明显的震了震,血色的唇瓣轻轻的勾了勾,身上透出了一股明显的妖邪和魔魅,让人惶恐,又莫名的魅惑,“归夫人,走,带你回家!”

    “好!”商意墨紧紧握着他的手,与他手牵手肩并肩的往里走。

    左一和右一与零相视一眼,轻松了口气,一致的扬起一抹明显的笑意,从地上站起来,昂首的紧跟在商意墨和归司身后。

    “墨儿!”

    忽然,归族里面走出了一个风逸俊朗温润如玉的男子,他温柔深情的凝望着商意墨,深情款款,温柔似水。

    “墨儿?嗤!他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肉麻,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叶乔瞥了那个男人一眼,夸张的狠狠撸着自己的双臂。

    游玲珑耸了耸肩膀,“肉麻?那是什么?能让他扬名立万吗?能让他坐拥一个超级美人吗?能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吗?不能!所以,这是什么玩意?”

    叶乔和游玲珑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反而特意扬声的道,几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看向那个男人的视线透着明显的鄙视和轻蔑。

    虽然商意墨今天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亮相,可是这个世界的人对她却不陌生,可以说几乎知道她的前世今生,自然也知道她与这个忽然冲出来的男人的恩怨纠葛。

    此时看见这个男人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冲出来,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似想要挽回商意墨的模样,真是让人想作呕反胃。

    这个男人,简直丢尽了他们男人的脸面!

    段琉影在看见这个男人,也就是她的大哥段琉风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愣了愣,不过半秒就反应过来。

    之前她们怀疑布罗絮将他藏了起来,也怀疑过布罗絮是想要利用段琉风来对付商意墨,甚至曾经预想过布罗絮会在百年之期的那一天出动段琉风。

    果真,是布罗絮将他藏了起来,就是为了利用他来对付商意墨,她没有用在百年之期,确实用这里今天,商意墨与归司回归这个家族的这一天!

    布罗絮这是想玩什么?

    想用段琉风来损坏商意墨的声誉?

    想说商意墨勾三搭四完不配当归族的主母?

    应该不会这么小儿科吧?

    有了那一个灭杀大阵,此时段琉影已经不敢再小看布罗絮的疯狂和疯癫,果真,嫉恨的女人最可怕,她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段琉风完不在意这些人,此时他看着如同曼珠沙华皇后的商意墨,看着她仿似曼珠沙华化身般的惊艳模样,眼眸里面是浓浓的满满的惊艳,张大了嘴巴,看着商意墨的眼睛似乎不会转了,眼里满满都是她。

    虽然曾经见过一次,可是再见一次依旧这么惊艳,这么震撼!

    想到这个惊艳震撼的女人很快就会是他的,想到这个惊艳震撼的女人身后的一切都即将会是他的,段琉风就兴奋得忍不住身体颤抖,那双深情款款的眼眸里迸发出一股志在必得的幽芒。

    “墨墨,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发誓,我会倾尽一生去爱你!”段琉风深情的凝望着商意墨。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倾尽所有的一切来爱我?”商意墨笑意可掬的回望段琉风,眸底划过一片幽蓝色的光芒,似能看透一切。

    今天的段琉风仿似恢复到了他最巅峰的时刻,风逸俊朗,温润如玉,整个人透着一股魅力的光彩,仿似白马王子一样,是每个女子心目中最理想的对象。

    此时这位白马王子正温柔深情的凝望着她,深情款款的说爱她,并对天发誓,将会倾尽一生去爱她!

    恐怕每一个女子听见自己心爱的男子对自己说的这份爱的表白,都会想也不想的立即答应,立即冲过去投怀送抱!

    “是!我愿意!”段琉风想也不想的坚定点头,眼底激动又兴奋,又似乎透出了点点惑人的魅芒。

    “他没事吧?”游玲珑嘴角狠抽,非常无语的瞪着难掩激动和兴奋的段琉风,“他该不会以为小墨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他确定不是在做白日梦?”

    “有点奇怪!”叶乔凝了凝眉,今天的段琉风看似与往常没什么不一样,可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今天的段琉风与以往有些不太一样,只是她又一时说不出这不一样是什么。

    “是有点奇怪!”连夏冷冷的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向段琉风,“他今天似乎特别的自信!”

    她们曾经与段琉风“亲密”的打过交道,且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段琉风的心思非常深沉,如果不是有九成九以上的把握,他是不会这么自信的!

    他应该最清楚,小墨是不可能再被他欺骗了,无论他将自己说得有多好,无论他怎么忏悔,小墨都不可能再给他一个机会!

    而且商意墨现在与归司这么般配登对,两人在一起这么和谐幸福,她为什么要抛下归司而选择他?他有什么比得上归司的?

    可是今天的他却莫名的自信,仿似确定商意墨今天必定会答应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归司面前,抛下归司,投入他的怀抱!

    他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他的手上究竟握着什么必胜的武器?

    闻言,游玲珑冷凝了下来,冷冷的看向段琉风,“他想玩什么?不!应该说,那位布族小主想玩什么?”

    段琉风她们完不放在眼内,可是他身后的布罗絮却不得不防,那个女人已经疯了一次,说不定今天会疯第二次!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简单!千万不要小看嫉恨的女人,嫉恨的女人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了!”段琉影沉声的道,她已经亲自领教过一次了。

    “他的眼睛!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他的眼睛上!”忽然,高翩翩冷沉的开口道,她那泛着神秘灵芒的眼眸直直的锁定在段琉风的眼睛上。

    眼睛?

    游玲珑等人立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段琉风的眼睛上,段琉风正温柔深情的凝望着商意墨,眸底只有商意墨一个人,完看不见任何人,仿似他眼内心内都只有她一个人。

    这一刻他的眸光非常明亮非常澄澈,仿佛他真的真心爱着商意墨,心意的爱着她,不含半点杂质。

    定睛看了很久,游玲珑依旧没有看出任何问题,眉心狠皱,神色越发的凝重,“完看不出他的眼睛有什么异常!”

    她并不是怀疑高翩翩的预言,这几天,她们这一行商意墨的亲朋好友都聚在一起,都已经基本上熟悉了。她虽然并没有真正的与高翩翩有太多的接触,可是她相信她的老大,相信商意墨的眼光。

    “我们也看不出来!”叶乔和连夏凝肃的相视一眼,看不出来并不代表没有,而是代表对方隐藏得很深。

    段琉影猛地想到什么,眼睛蓦地睁大,“难道,难道是摄魂术?段琉风在对商意墨使用摄魂术?”

    难道,布罗絮将段琉风藏了起来,就是为了教他使用摄魂术?就是为了在这一天,让商意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段琉风投怀送抱?

    这样一来,商意墨就真的跳下银河都洗不清了!

    最主要的是,那位归尊者,能够接受到这一幕吗?

    “小墨绝对不会中招的!”游玲珑信任的看向商意墨。

    其他人闻言,微松了口气,同样信任的看向商意墨,没错,商意墨是绝对不会轻易中招的!

    她拥有天眼,必定能看穿段琉风这把戏,包括他以及那位布族小主的摄魂术!

    商意墨看着他那双泛着惑人魅芒的眼眸,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灿烂的笑意,微微垂下眼眸,轻轻挣开与归司十指紧扣的手,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好啊!”

    “怎么回事?小墨中招了?”游玲珑惊呼出声,想也不想的就想冲过去阻止商意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完动也动不了,那一声惊呼也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

    怎么回事?

    游玲珑脸色明显白了白,惊恐的看向身旁的叶乔她们,发现她们同样动也动不了,同样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仿似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她们的脚下紧紧的吸附着她们,不让她们移动一步!这股力量异常霸道,不但禁锢了她们的行动,甚至不让她们发出半点声音

    该死的!

    她们还是小看了那位布族小主!

    想通了这一点,游玲珑、叶乔等人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变,紧紧的瞪着商意墨,小墨,清醒过来,快点清醒过来,不要中招了!

    忽然,她们一致的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一致的看向归司,发现他正低垂着眼眸,让人完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可是他身上的气场却莫名的让人害怕!

    游玲珑、叶乔等人的心立时沉了又沉,难道,难道连这位尊者都被定住了?连他都无法行动?甚至他也发不出声音?

    所以,所以说,这一次并不是那位布族小主的手笔?而是,而是那一位?

    温乾海和桃夫人神色凝重的相视一眼,那一位的实力和手段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商意墨没有隐瞒他们,一一的对他们说明了这位归尊者与那一位之间的事情,也清楚明白的告诉他们即将有可能面对的情况,让他们选择是继续待在她的空间里,还是从她的空间里出来。

    这是一个生与死的选择,安然和危险的选择,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从她的空间里出来。

    当天他们走进她的个人空间,并不是为了避难,而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为了能够保护自己,也能够保护到她。

    现在敌人确实稍微强大了一点,可是他们宁愿站在她身边与她一同并肩而战,都不想躲在她身后让她守护着他们!

    他们是她的爷爷和奶奶,是她的亲人,不是她的累赘!

    少时,温乾海和桃夫人眸底划过一片坚定,视线再次落在商意墨身上,他们两人的手指艰难的微动了动,身上隐隐有什么异芒闪烁。

    段琉风看着商意墨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来,眸底闪烁的光芒越发的疯狂,差点就要忍不住汹涌出来,更加深情温柔的对商意墨表白道,“墨墨,过来,我爱你!我愿意倾尽我的一生来爱你!”

    一众宾客此时也发现了事态似乎有些不对,大约知道今天的大战应该是开始了,看了看似乎被禁锢了,动也动不了的归司,又看了看没有任何动静的归族大门,最后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等待着最后胜利的那一方。

    看起来过了很久,实则不过十多步,商意墨就走到了段琉风身前,她向段琉风伸出了手,仿似要扑入段琉风的怀抱。

    段琉风也伸出了手,热情的想要将她揽入怀里,闪烁着惑人异芒的眼眸越发的灼亮兴奋,很快,很快他就能得到这个让人惊艳震撼的女子了,很快他就能拥有她身后所有的一切了!

    无论是这个女子,还是她身后的那一切,都是他的!都是属于他的!

    “你真的愿意倾尽你的所有来爱我?”商意墨在他面前两步外停下了脚步,轻轻的问道。

    “是!我愿意!我愿意倾尽我的所有来爱你!墨墨,我爱你!”段琉风想也不想的道,伸出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商意墨扯入怀里。

    只要将她扯入怀里,他就能拥有这所有的一切!

    商意墨忽然抬起眼眸,对段琉风扬起了一抹明媚灿烂的笑意,“好啊,拿来吧!”

    段琉风心底“咯噔”了声,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伸出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下一刻,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见商意墨忽然一手按在他的胸膛上,抓住他胸膛上的衣服,看着他的胸膛,邪魅惑人的笑道,“小血,给我收!”

    立时,他看见了商意墨白皙手腕上那只血色的手镯在她的手腕上轻震了震,随之他就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正汹涌的从他的胸膛处涌入商意墨的手上,不,应该是涌入她手腕处的血镯里!

    “不……”终于反应过来,段琉风惊恐激烈的挣扎起来,伸手狠狠的推向商意墨,那股力量是……那股力量是……那股力量绝对不能被商意墨吸收!

    “咔嚓!咔嚓!”

    一道血芒闪电般划过,段琉风狠狠推向商意墨的那一双手,忽然如两条面条一样软了下来,软软的耷拉在身侧。

    “啊……”段琉风痛苦的尖叫起来,忽然看见一道红芒划过,身穿着血红色曼珠沙华红袍的归司闪身出现在商意墨身后,双手从她身后将她紧紧的揽入怀里,那双血眸嗜冷恐怖的扫过他,冷冷的落在他的胸膛上。

    段琉风立时感觉身的血液凝滞,尤其是胸膛上的那颗心脏,似乎被冻结了,几乎不会跳动了!

    好一会,他艰难的挣扎过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瞪着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没有中招?你怎么可能没有中招?她明明说过……她明明说过……”

    商意墨听见段琉风这结结巴巴惶恐惊恐的话,眸底划过一片冷意,脸上的神色却不变,身依靠在身后的某人身上,回头,笑意盈盈的道,“他说他愿意倾尽所有的一切来爱我!”

    “嗯。”身后的某人淡淡的点了点头,一手将商意墨更紧的扯入怀里,同时,段琉风所有的一切一样样的丢在了商意墨面前。

    首先是他的一只手指。

    “啊……”段琉风痛得整张脸的扭曲起来,再不见什么风逸俊朗温润如玉,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个白马王子,让人看一眼都嫌多。

    商意墨轻挑了挑眉,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只是截断了一只手指,竟然能让段琉风痛成这模样。

    淡淡的掠了眼痛苦不已的段琉风,商意墨没有半点同情,神色也没有半点变化,泛着深海蓝芒的眸光再次落在他的胸膛上,落在他心脏旁边的某一个点上,邪美的勾起了唇瓣,却不带半点温度。

    与此同时,她手腕上的小血张开了大嘴巴,从这一个点上大口大口的吸收里面的力量!

    “啊……啊……啊……”

    现场,只剩下段琉风痛得扭曲尖锐的喊叫声,伴随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丢在了商意墨身前,一样一样的在商意墨面前化成了血雾,然后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倾尽所有来爱你!

    真的倾尽了所有!

    ------题外话------

    倾尽所有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