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商先生,出来吧,我看见你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4-28
    “商意墨,我想离开这里了!”段琉影声音透着几分哀嚎的道。

    “咳咳……我也不太想留在这里。”游临贤轻咳了两声,声音透着两分明显的异样。

    段琉影闻言,略带难以置信的看向他,“游公子,不会吧?你竟然也害怕这玩意?”

    “咳咳……”游临贤略带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太恶心了。”

    “没错,太恶心了!”段琉影对这一点非常赞同,转眸看向面不红心不跳蹲在地上的商意墨,“商意墨,我们离开这里吧?!”

    “可是我想要那个蛋!”商意墨蹲在地上,直勾勾的盯着一百米外那只大约只有巴掌大的蛋,头也不回的道。

    段琉影快速瞄了眼那只“被包围”的蛋,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也很想帮你将那只蛋拿过来,只可惜,有心无力。”

    顿了顿,看向一旁的游临贤,“游公子,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这位大哥之前可是答应了,他会为她们保驾护航的,现在,是到他出手的时候了!

    “咳咳……”游临贤再次轻咳了两声,这声音似乎比之前稍微的大声了一点,也尴尬了一点。少时,快速掠了眼不过一百米外的那只蛋,张了张口,最后抿了抿唇瓣,“抱歉……”

    一百米的距离对他来说并不远,如果是以往,他几乎就能“瞬移”过去,不过此情此景,这一百米却好像一道鸿沟,他一时有些难以跨过去。

    段琉影抽了抽嘴角,白了他一眼,随之不理会他,试图说服商意墨,“商意墨,那只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要它来做什么?”

    她们进来这沙漠场景已经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了,一开始的时候,她们顺着商意墨指示的方向,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找到了那个绿洲。

    那个绿洲不大,可是在这个炎热的沙漠中却是异常的弥足珍贵,待在那里,她几乎都不想离开了,不想再踏入这一片炎热的沙漠。

    以前她很少外出探险,更是从未到过这么炎热的地方,一时真的很难适应。寒冷还可以多穿衣服,或者带一些暖身的珍宝可是这炎热,她真是恨不得将自己关在冰箱里,恨不得扛着一台空调走。

    虽然她们也有准备一些去热的珍宝,不过依旧感觉很热很热,热得人完提不起精神,心情也莫名的烦躁,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自她们踏入这个沙漠场景那一刻,她们每个人都接收到了一个任务,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找到出口,她们就算通过这次的测试了。

    她们每一个人的任务都不是很难,对她们来说基本没什么问题,接下来就是找到出口的问题了。

    所以,在那个绿洲里待了两天,稍稍适应了这个沙漠的炎热,她们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个绿洲,一边找寻任务上需要的物品,一边沿着出口的方向行走。

    说到这里,段琉影不得不提一下自己曾经的好朋友,高翩翩。她不但性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连她的预言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竟然只用了短短两秒钟的时间,就预言出了出口的方向!

    想到当时高翩翩云淡风轻的预言出出口方向的情景,段琉影忍不住转眸看向她。高翩翩依旧一身劲装,依旧一身冷厉,仿似连这个沙漠上的炎热都驱散不去她身上那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厉。

    这半个月来,她已经大约知道了高翩翩这一年半的时间经历过什么,尤其是看着她眼角的那道狰狞的疤痕,就已经能够想像得到她曾经在死亡边缘怎样的徘徊过,当时的她,应该相当害怕,相当无助!

    只可惜,当时,她们没有一个人在她身边,让她只能独自一人面对死亡!所以,她才会变得这么冷厉吧?这么的不再相信任何人!

    她甚至不愿意治好那一道疤痕,为的就是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不能忘记,不能忘记她曾经犯下的那一件件错误!

    她要用那些过往,自己将自己死死的束缚在里面,不让自己好过!她认为,她才是害得高家家灭亡的罪魁祸首,所以,她没有资格得到宽恕,更没有资格得到解脱。

    她的家人被她害死了,她不能死,却也不能那么轻易放过,她要向他们赎罪!

    幸好,她的心中还保留着最后的信仰,这信仰一直支撑着她,温暖着她,让她依旧能感受得到这个世间的光明和希望。

    忍不住又看了眼商意墨,眸底快速划过一丝异样,浅浅的浅浅的勾了勾唇。

    这个女人何止是高翩翩心中的信仰?

    她,同样也是她人生中的太阳,照亮了她的前路!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她不会拥有今天的光明!

    须臾,不经意间瞄到四周对她们虎视眈眈的恶心玩意,心底的感激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对这个女人再次忍不住迸出了几分怨气。

    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原本,她们一路无事的沿着高翩翩指示的出口方向前进,忽然,这个女人似乎发现了什么,竟然带着她们偏离了正确的路线,来到了这一个鬼地方,还要被这些恶心的玩意包围!

    这一切,就是为了那一百米外的那只巴掌大的,完看不出是什么蛋的蛋!

    段琉影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商意墨直直的盯着一百米外那只蛋,眼眸泛着深海蓝芒的盯着它,却一直都看不透这是一只什么蛋,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要将它拿到手。

    当时,她们一行四人正往出口的方向前进,忽然,她似乎听见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唤声,这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直直的冲进了她的心底,让她的心忍不住轻颤了颤。

    很快,她就锁定了这一只蛋。

    虽然之后她再也没有听见任何的呼唤声,甚至一直没有看出这只巴掌大的蛋有什么特别,可是心底似乎就是有一道声音,在轻轻的又坚定的告诉她,将它拿到手!

    只是,将它拿到手似乎有些难度啊!

    掠了眼包围着那只蛋,包围着她们,虎视眈眈龇牙咧嘴瞪着她们的一大群老鼠,商意墨撇了撇嘴角。

    没错!

    包围着那只蛋,包围了她们,并且对着她们龇牙咧嘴虎视眈眈的正是一大群老鼠!这一大群一眼完数不清它们的数量,不过它们那红色的眼睛,尖锐的牙齿,让她们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这一大群老鼠,看起来与普通的老鼠没什么不一样,黑灰灰的,非常恶心。却一只只超级肥壮,好像兔子一样。

    如果只是稍微肥壮了一点,她们还没有这么无奈,最重要的是,这一只只恶心的玩意,竟然每一只都是紫境以上的实力!

    在她们土生土长的那个世界,灵力本就匮乏,拥有灵力的灵物少之又少。在探险中,她也曾经见过拥有灵力的灵物,不过那些灵物最多不过是橙境的实力,灵智也不高。

    可是眼前这些玩意,分明已经成精了,且还是一大堆,成千上百成了精的紫境玩意,这就有些难度了!

    泛着深海蓝芒的眼眸一一掠过它们每一只,忽然,视线在某一点上顿了顿,微眯了眯眼,眸底快速划过一丝危险的冷芒,转瞬即逝。

    商意墨从地上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浅浅的勾了勾唇。段琉影本以为商意墨放弃了,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用再对着这一群恶心的又打不过的玩意了!

    虽然不能突破它们得到那只蛋,可是从它们的包围网中冲出一个出口,她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然而,当商意墨抬起头,看见她嘴角上那抹清浅的笑意,心微凛了凛,忍不住默默的后退了一步,高挑了挑眉,是哪一位高能,惹怒了这位老大?

    高翩翩同样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商意墨身上的不对,她看似笑得很开心,可是这笑容却不带半点温度,同时身上溢散着不是很明显却能让她们真实感觉到的冷意。高翩翩立即警惕起来,紧紧守护在商意墨身旁,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游临贤也很快发现了商意墨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尤其是高翩翩的反应太过明显,他快速凝了凝神,警惕的护在商意墨身侧,警惕的扫视四周,凝肃的问道,“小墨,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除了这一大群让他也有些恶心的老鼠,他一时并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不对。是什么让她这么大的反应?

    商意墨定定的看着某一点,轻笑却透着几分冷冽的道,“商先生,出来吧,我已经看见你了!”

    “商先生?”游临贤凝了凝眸,顺着商意墨的视线定在某一点上,应该不会是他想到的那位商先生吧?

    “商先生?”段琉影眸光轻闪了闪,嘴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商伯父吗?原来你也选择了这个沙漠场景?真是幸会!”

    虽然还没有看见人,可是段琉影已经认定了,能够让商意墨这么大反应的商先生,十有**是那一位!

    真是没有想到啊!

    原来那位商先生也跟着她们进入了这个沙漠场景,且似乎,自进来后,就一直悄悄的跟在她们身后。

    这隐蔽能力不错,竟然让她们四人没有一人发现。

    好一会,商意墨视线定着的那个地方都没有反应,似乎那一切不过是商意墨的错觉,其实那个地方,除了那恶心的肥壮老鼠,就是那恶心的肥壮老鼠。

    商意墨嘴角上的笑意更浓了,手上泛起好几道银芒和两道若有若无的血芒,她微微垂下眼眸,随意的把玩着手上的银芒和血芒,浅笑盈盈却又似乎不带半点情绪的道,“这是五根涂了毒药的银针,以及两只血蚕。”

    段琉影嘴角狠抽了抽,再次忍不住往一旁退了退,视线明显畏惧的扫了眼她手上那看起来透着几分唯美的银芒和血芒。

    商意墨似乎没有发现段琉影的异样,继续随意的把玩着手上的玩意,依旧浅笑盈盈,“这五根银针上面的毒药并不是什么见血封喉的毒药,不过是能让银境以下的异能者控制不住的流血。而这两只血蚕已经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吸过血了,虽然不饿,不过却很想很想吃甜品。”

    段琉影嘴角狠抽,暗暗警戒自己,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得罪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太狠了!

    她确实不会杀你,却会让你生不如死!

    段琉影不带半点同情的看了看那一个点,这位商先生是哪里想不开了?之前商意墨已经一次一次的放过他了,他竟然傻傻的自动送上门来被虐?

    商意墨话落好一会,那一个点依旧没有半点反应,没有半点异样的动静,仿佛那里真的没有商意墨口中的商先生。

    段琉影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摇了摇头,真是想不开啊!

    商意墨已经给了他机会,竟然不懂得珍惜!

    等着找虐吧!

    段琉影的思绪刚落,就看见商意墨嘴角上浅浅的勾了勾,随之,手上那唯美的银芒和血芒脱手而出,向着那一个点飞射过去,在半空划过了一道炫目的光芒。

    唯美,又惊悚。

    “砰!”

    忽然,一道庞然大物从那一个点上跳出来,将那五根银针以及那两只血蚕反弹了回来,那五根银针和两只血蚕撞在他身上,似乎还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响声,似乎撞上了什么非常有弹性又非常韧性的东西。

    “嘶!这个又是什么鬼玩意?”段琉影看清了跳出来这一个庞然大物的真面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商意墨,你叫出了什么鬼玩意?”

    这个庞然大物是那位商先生?

    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游临贤看清这位“商先生”的真面目,一时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心紧一紧,盯着这位“商先生”,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他不希望那位商先生真的出现,可是这位“商先生”,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