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布族小主,你没有中毒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4-20
    “布族小主。”

    龚默带着龚沐来到了布罗絮居住的地方,客套的与布罗絮打招呼。

    龚族在那个世界是一流家族,真正的绝世豪门,或者有一点比不上布族,不过如果真正比拼起来,相差绝对不会很远,所以龚默与龚沐对布罗絮的态度并没有一般人那么的恭敬,只是一般的客套。

    布罗絮身前隔绝了一块屏风,她坐在屏风的另一边,让人看不清她的真正容貌,只能透过屏风隐约看见她的身影。

    这显然是一个不太礼貌的举动,不过龚默和龚沐都知道布罗絮此时的情况,所以还能了解,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其实,昨天晚上,商意墨对布罗絮出手时,他们两人都在桃海拍卖行里,都亲眼看见了布罗絮中招的过程。他们都对商意墨对布罗絮下的毒素非常感兴趣,很想知道商意墨究竟对布罗絮下了什么毒。

    以布族的底蕴,布罗絮几乎是从小在各种天灵地宝的滋养下长大,她的身体应该已经千毒不侵了,没想到商意墨竟然还能让她这么轻易中毒,且似乎中毒匪浅啊!

    这究竟是什么神奇的毒素?

    他们真的很想很想知道!

    不过,应该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们与商意墨不熟,就算问她,她应该也不会说。

    而布族的底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尤其是布族小主身上,更是什么宝贝都有,这次中毒应该是一时没有留意,回去后稍稍服用一颗解毒丸,什么毒都会立时清除,更是用不着他们出场。

    却没有想到,竟然接到了布族小主派人送来的她亲手写的邀请函!

    以布族那惊人的底蕴竟然无法清除那些毒素?

    商意墨那些毒素究竟是什么神奇的毒?

    所以,在收到了这位布族小主的邀请函,他们立即想也不想的就赶过来,甚至不理会此时是凌晨两点多,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布罗絮透过屏风看向他们,看不见他们的神色,却似乎能感觉到他们那炙热的似乎在看好戏般的眸光,眸底快速划过一片锐利的冷芒。

    她暗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底的冷意,隔着屏风看着他们,端庄的开口,“默医师,可以请你帮忙看看我的身体情况吗?”

    虽然极力维持着端庄,可是布罗絮的声音里依旧掩饰不住她的焦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恢复原样,再也不要顶着这样一副黑炭的模样。

    “可以。”龚默轻点了点头,轻弹了弹手指,三条金丝线从他的指尖弹出,不疾不徐的绕过屏风来到了布罗絮身前。

    龚默是那个世界有名的医师,最有名的就是他这金丝断脉,她听说过,却是第一次亲眼看见。看了看面前的三条金丝线,布罗絮轻轻拿起它们,绕着手腕缠了两圈,端庄的又似乎透着两分明显焦急的道,“可以了。”

    “请布族小主尽量保持心绪平静。”龚默轻点头,轻声提醒了一声,就沉静的感受着金丝线上传来的脉搏,手指偶尔在金丝线上轻轻弹动。

    听见龚默意有所指的提醒,布罗絮手紧握了握,微微垂下眼眸,掩下眸底锐利的冷芒,“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保持心绪平静,不会打扰默医师的诊脉。”

    “嗯。”龚默正沉静的听脉,轻轻的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点头。没有发现屏风另一边的布罗絮的拳头再紧了紧,眸底的冷芒更盛更冷了。

    龚沐坐在龚默身旁,整个人扒在椅柄上,眸光闪亮的紧紧盯着他,无声的问道,“三叔,是什么毒素?”

    龚沐真的非常非常好奇,是什么毒素这么神奇,竟然能让一个人的肌肤一点一点的变成黑炭的模样?

    他们龚族也算是医学世家,传承了成十万年,底蕴深厚,可是在家族的藏书中,他从未见过有这样的毒素,难道,这毒素是那位新任归夫人独创的?

    她是怎么想到这么有创意的毒素?

    龚沐的眸光闪亮闪亮的,明显对商意墨越来越感兴趣了。

    龚默没有回答龚沐的问题,依旧认真沉静的感受着金丝线上传来的脉搏,手指在金丝线上轻轻的弹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布罗絮见龚默探了将近十分钟的脉搏似乎还是没有探出她体内的问题,唇瓣紧紧的抿在一起,难道连这龚默都无法解除商意墨这毒素?

    她自离开了桃海拍卖行,就立即服用了解毒丸,这解毒丸的级别很高,接近神药的级别,几乎可以解万毒。

    她本以为服用了这颗罕有的解毒丸后,商意墨那毒素会立即清除,她能立即恢复原样。可是没有想到,几个小时过去了,将近半天过去了,她依旧一副黑炭的模样,那颗解毒丸竟然没有半点作用!

    这怎么可能?

    商意墨的毒术竟然已经厉害到这程度了吗?

    不可能!

    她不相信!

    于是又服食了各种解毒的天灵地宝,然而又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身上的情况却依旧没有半点变化,最后无奈,只能请龚族这两位过来。

    其实如果不是没有办法,她是绝对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请这两位过来,她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此时这么丑陋难堪的模样!

    该死的商意墨!

    龚沐见龚默探脉了将近十分钟竟然还没有探出结果,眸光越发晶亮,对这个毒素越发的好奇和感兴趣。

    自家三叔的医术非常厉害,平时探脉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今天竟然探了将近十分钟,这毒素究竟是什么神奇玩意?

    商意墨是怎么做出来的?

    又过了大约两分钟,在龚沐闪亮的眸光中,龚默轻轻收回了他的金丝线,布罗絮见状,那漆黑的唇瓣勾了勾,眸底划过一丝亮芒,忍不住急声道,“怎么样?”

    “布族小主可以放心,你没有中毒。”龚默不疾不徐的道。

    “没有中毒?这怎么可能?”没有中毒,难道就好像商意墨说的,这是上天的惩罚?荒谬!

    眯了眯眼,隔着屏风怀疑的看向龚默,难道,这个人也被商意墨哄骗过去了?连他都是站在商意墨那一边?

    没有中毒?

    龚沐眨了眨眼,却是没有半点怀疑自家三叔。托腮沉思,不是中毒,那布族小主这情况是怎么做到的?

    龚默并没有因为布罗絮的怀疑生气,不疾不徐的道,“我已经再三确定过,布族小主确实没有中毒。”一开始的时候,他也认为布族小主这情况十有**是中毒了。

    因此,当他探脉探到布族小主身上并没有中毒时,他也有些疑惑,才会一再的探脉,也才会用了这么长时间。

    “那我这是怎么回事?”布罗絮虽极力压抑着,却还是轻易让龚默和龚沐知道了她此时极度不稳的心绪。

    龚沐眸光未明的瞥了屏风一眼,似透过屏风,意味不明的看了布罗絮一眼,慵懒的漫不经心的靠在椅子上,兴味的勾了勾唇。

    龚默却神色不变,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依旧不疾不徐,“布族小主应该是中了一种特殊的激素。这种激素能成倍的激化布族小主体内的黑色素,所以布族小主的肌肤才会变黑。”

    龚沐高挑了挑眉,竟然是激素?

    那位商意墨真是天才,竟然会利用激素!而且将这激素用得这么出神入化!

    “激素?”布罗絮狠握了握拳,危险阴冷的眯了眯眼,“你能清除这个激素吗?”

    只是激素,不是毒药!所以她的解毒丸才会没有任何作用?所以她服用了那么多解毒的天灵地宝都清除不了这些黑色素?

    该死的商意墨!

    竟然又一次将她当猴子来耍?

    “我可以尝试一下。”龚默道。

    布罗絮明显松了口气,“那就拜托默医师了。”

    “布族小主客气了。”

    ……

    “商意墨,姐姐那情况,会维持多久?”布罗珊看着商意墨问道,眸底涌动着一片诡异的兴奋和炙热。

    商意墨坐在她对面,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你想她维持多久?”

    “不用太久,让这个世界以及那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亲眼见到她这风采就足够了!”布罗珊透着几分明显诡异的笑道。

    “可以。”商意墨轻笑道,“只要定期给你姐姐加一点料,保证让你姐姐能一直维持着这么漂亮的形象。”

    这个惩罚,她是特意为布罗絮独家研制出来的!花费了她不少珍贵的药材,不过看见布罗絮这么精彩绝伦的形象,她觉得很值!

    要制作出那个玩意需要好几样异常珍贵稀有的药材,这几样药材她的空间里也不多,不过如果是用在这位布族小主身上,她很乐意!

    “很好!”布罗珊的眸光闪亮闪亮的,透着莫名的兴奋和激动,片刻,看向商意墨,透着明显诡异的道,“商意墨,我后悔了,我应该早点与你合作的!”

    这样一来,或者她今天就不会变成这个模样!就不会被布奎欺负成这个模样!

    商意墨浅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当初是布罗珊主动说要与她们合作,后来也是她自己先毁约。今天,如果她不是已经走投无路,她也不会选择与她合作。

    所以这话,听听就好了。

    布罗珊对上商意墨这浅笑,立即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身上的气焰稍稍敛了敛,脸上的笑意也敛了下来,看着她认真的道,“我承认,如果我不是真的已经走投无路,我是不会来找你合作的。”

    布罗珊抬头看向外面,此时还是凌晨,外面一片漆黑,就仿似她的世界一样,漆黑没有半点希望,“曾经,我对我姐姐真的很敬重很敬重,所以对你这个与姐姐抢男人的小三真的恨不得立即杀了你!”

    “这一年多来,无论我受到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屈辱,我都忍了下来。因为我相信,我的姐姐会很快来救我,只要姐姐来了,我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所有欺负我的人都会得到最狠的惩罚!姐姐是最疼爱我的!”紧握了握拳。

    “现在,姐姐终于来了!等了这么久,姐姐终于来了!我的痛苦终于可以消失了,所有欺负我的人都不会好过!”恨恨的咬着牙齿。

    下一瞬,狠狠的磨了磨牙,“可是,可是我没有想到,姐姐,姐姐她竟然要将我交给布奎那个老匹夫,她竟然亲手将我送到那个老匹夫的手上!她竟然相信那个老匹夫的话都不相信我的话!她竟然没有看见我的痛苦,竟然无视我的痛苦,就为了她的利益,将我往深渊里推!”

    这一年多来,在布奎身边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就为了等待姐姐来救她,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姐姐来了,却不是出手救她,而是亲手将她推下那个没有半点希望的万丈深渊!

    这就是她的姐姐对她的疼爱!

    这才是姐姐的真面目!

    既然姐姐这样对她,那她也不需要对她客气了!

    “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的姐姐是一个异常睚眦必报的人。现在我背叛了她,她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也就是说,我和她彻底对立了!除了你这里,我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了。所以,你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失信,不会再毁约!”布罗珊看着商意墨认真郑重的道。

    除了商意墨这里,没有人胆敢与布族,与布族小主布罗絮对抗!所以,除了这里,这个世界以及那个世界,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商意墨看着她,短短时日不见,布罗珊真的仿似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是她的模样,还有她的心性。

    以前的她就仿似一个被宠大的还没有完长大的孩子,完不知道这个世间的险恶,一切只凭个人喜好办事。此时的她仿似一夜间长大了,知道了这个人世间的险恶,知道是什么是妥协。

    浅笑了笑,商意墨看着她道,“我从不做亏本生意。”

    布罗珊立时明白了过来,商意墨从不做亏本生意,一旦她失信或者毁约,她会让她知道,失信于她对她毁约的后果!

    不过,也就表明了,她愿意给她一次机会!

    长松了口气,布罗珊看向商意墨的眸光微微变了变,眸底似有什么在闪动着,好一会,暗吸了一口气,站起来,看着她,真诚的伸出了手,“商意墨,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商意墨浅笑的站起来,伸手轻握了握她的手,“作为诚意,我给布三小姐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你喜欢。”

    礼物?

    什么礼物?

    是感谢她提供布罗絮信息的谢礼?

    布罗珊疑惑的看向她,很快,她就知道商意墨送给她的礼物是什么。

    布奎!

    她心心念念想着的人!

    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念着的人!

    布罗珊的眼睛立时红了一片,恶狠狠的瞪着仿似一只落水狗一样落在零手上的布奎,咬牙切齿,“布奎!”

    布奎此时异常狼狈,整个人好像被打败的落水狗一样,被零拎在手上,拖在地上。此时的他就好像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公,再不复当初的风发。

    “他的丹田已经被毁,你可以随意,只要不要让他的血流尽就可以了,你的情况要他的血来做药引。”商意墨轻声道。

    其实布罗珊的情况并不难解决,她体内的毒确实稀奇,却不难解,最主要的是需要布奎的血当药引。

    闻言,布罗珊稍稍回过神来,看着商意墨真诚的道谢,“谢谢!”

    她真的没有想到,最后帮她达成愿望的人竟是她一直非常讨厌甚至是一直想方设法想杀了她的人!

    商意墨随意的对她挥了挥手,就带着零离开了大厅,将这里完交给布罗珊。她们两人刚走出大厅没有多远,就听见了布奎凄厉痛楚的嘶喊声。

    商意墨对此没有半点同情,布奎那样对待一个女子,他就不配当人,也不配再活在这个世上。

    零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紧跟在商意墨身后,恭敬的汇报道,“夫人,我们刚刚收到消息,布罗絮请了龚族的龚默和龚沐前去她居住的地方。”

    “龚族的龚默和龚沐?”商意墨微眯了眯眼,龚族是商家明面上的合作家族。

    龚默在龚家排行第三,是龚家老爷子的三儿子,医术却是龚家数一数二的,是龚家的中流砥柱。

    龚沐,是龚家现任家主,龚家老爷子大儿子的大儿子,龚家的大公子,听说他的医学天赋同样不错。

    而他从小就跟在那位龚老三身边学医术,与他那位三叔的感情挺不错,据说这些年来,已经得到了他那位三叔的真传,差不多能出师了。

    这次,龚族就是他们两人带队前来。

    龚族是医学世家,对药鼎的追崇就如同她爷爷一样,恐怕龚族这次是抱着要将青羽得到手的决心过来的,听说带了很多龚族的精英过来。

    现在,青羽却毁了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