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天地见证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4-08
    商意墨挽着归司的手臂,两人肩并肩的,一步一步的走上空中之桥,在一朵朵曼珠沙华的簇拥下,一步一步的走上浮岛,居高临下的站在浮岛上。

    一道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他们身上似散发出万丈光芒,这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又移不开眼睛,仿佛他们在这个世间的神,让人敬畏崇拜,又忍不住顶礼膜拜。

    归司与商意墨十指紧扣,居高临下睥睨冷霸的看着下方所有的人,轻轻的缓缓的举起两人十指紧扣的手,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灼目的亮光,“这是本尊的夫人,商意墨!”

    霸气睥睨的宣告世界,这是他归司的女人,是他归司的夫人,同样也是归族的主母!

    商意墨扬起一抹明媚灿烂的笑意,明亮黑墨的眼眸熠熠生辉,仿似有一片星辰落在上面,她腰身挺直,自信肆意的开口道,“这是我商意墨的丈夫,归司!”

    商意墨和归司相视一笑,那笑容幸福灼人,似乎能灼伤人的眼睛,让人的眼睛一片火辣辣的痛!

    这幸福让人羡慕,让人嫉妒,让人恨!

    商老爷子,商老夫人,温乾海,桃夫人,商意烨,商意浅,左一,零以及一众站在商意墨和归司这边的人,都含笑的祝福他们,祝福他们能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或者这一生他们将会面对很多挫折,将会尝试很多的酸甜苦辣,可是依旧祝福他们能够携手一辈子,能够肩并肩一辈子,一起闯过前路的诸多艰辛,一起共享这个世间的繁荣富贵。

    段琉风嫉恨得差点红了眼睛,瞪着商意墨的眼眸差点溢出了红丝,这个女人,这个耀眼的女神本是他的!本来是他的!

    商聂和郭蓉等人看着商意墨此时幸福美满的模样却是恨得眼睛都黑了,这个他们从来不放在眼内的女儿,这个本该为他们奉献一切的女儿,她凭什么活得这么好?为什么她活得这么好,他们却活成这样子?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布天晟黑暗幽幽的望着他们两人,眸光暗如黑夜,森暗看不见半点光亮,幽幽的,幽幽的,整个人都沉在黑暗中,让人完看不清他的神色,看不清他的心思,甚至渐渐的看不见他这一个人。

    归司和商意墨完不在意下面的人群如何的心思,他们向所有人宣告了他们的誓言后,眼里心里都只有对方,深深的凝望着对方,脸上是一片异常相似又异常灼热夺目的灿烂笑意,幸福满满,让人完睁不开眼睛。

    片刻,一片轻风吹过,吹起了浮岛上面的曼珠沙华,一片片血红色的曼珠沙华花瓣围绕着他们两人轻舞,妖艳迷人。

    好一会,众人仿似才适应了那灼人的亮芒,轻轻睁开眼睛,此时轻风已经掠过,曼珠沙华花瓣的轻舞也渐渐的停歇了下来,可是众人惊愕的发现,今天那对丽人,竟然不见了?!

    一众的宾客有些反应不过来,四处张望,想要找出那对光芒万丈的天神!

    左一看着空空如也的浮岛,轻笑了笑,转身看向众人,扬声道,“boss和夫人先行一步去度蜜月了,各位请自便!”

    一众的宾客反应过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是有多迫不及待,才会丢下他们一众的宾客去过二人世界了?

    不过也是,有那样一位美丽夺目的夫人,是男人都会忍不住,更何况,那位尊者明显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主,他怎么可能让他们再欣赏他那位美丽夫人的风采?

    而很显然,在那位尊者心目中,他们这么多人都不及他那位夫人的一根头发丝!

    摇摇头,摇去心底的郁闷,众人仿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真真的好像单纯来参加婚礼一样,吃吃喝喝,有说有笑。

    一时,婚礼现场异常热闹。

    左一挥了挥手,立即有一排排训练有数的服务员行走在宴会现场,务必让所有的宾客都宾至如归。

    而左一却站在城堡前面,带着一队精英,一马当先的守在城堡大门口,不让任何人闯进去,门口的后面,是这座城堡的禁地,不欢迎任何人进入。

    一众的宾客见状,都非常识相,应该说不敢触碰了他们的底线。可以说,归司刚刚带给他们的震撼和惶恐,至今依旧无法平复下来。

    左一对此非常满意,他们会一点一点的让这些人记起他们的曾经,让这些人好像以前那样,对他们,闻风丧胆,不敢造次!

    忽然,零走到左一身旁,压低了声音,以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凝重,“左一,布天晟离开了。”可以说在自家boss和夫人离开的下一刻,布天晟就跟着离开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刚刚已经认真的确定了一遍,布天晟确定已经离开了城堡,城堡方圆1里内都没有他的踪影。

    左一脸上的神色不变,依旧维持着儒雅的笑意,眸光却是微沉了沉,微冷了冷,“今天之后,布天晟必定不会甘心,说不定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你最近小心点,务必要护好夫人!”

    其他人或者不知道,他们却是很清楚,自家boss的伤势,在这场婚礼之后再次恶化了,布天晟对他的影响还是没有完消缓。

    今天的婚礼之后,boss肯定要闭关修养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夫人的安危就有些危险了!

    一一扫过现场的宾客,尤其是从那个世界前来的人,左一的眸光又冷了几分。

    “我知道了!”零凝肃认真的点头。

    ……

    另一边,归司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前带着商意墨回到了他的个人空间,那个血色的世界,刚回到自己的空间,就“噗”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商意墨凝了凝眉,却没有太过意外,伸手轻轻抹去他嘴角的血迹,她一直挽着他的手臂,与他十指紧扣,清楚知道他的脉搏情况,清楚知道他的身体情况,这个男人……

    无奈的看了眼这个吐血依旧傲然挺拔的男人,轻叹了声,轻轻搀扶着他走到那个血池里,让他泡在池水里。

    归司那妖孽的脸容上没有半点痛楚,反而扬着一片异常灿烂生辉的笑意,揽着商意墨腰身的手臂紧紧的,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低头擒住她的红唇,在她的唇瓣上撕磨,“夫人,我今天很开心,很开心!”

    终于,他向世界的人宣告,这个女人是他的!

    而这个女人也在同时向世界宣告,他是她的!

    他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伸手环上他的脖子,商意墨紧紧的贴在他身上,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归先生,我也很开心,很开心!”

    其实这场婚礼对她来说真的很意外,很惊喜!

    之前她一点都不知情,她完不知道这个男人所谓的有事要处理,就是在默默的为她准备一场盛世的婚礼!

    直到昨天左一将那张血红色请柬送到布天晟手上那一刻,她才知道,今天,她就要与这个男人大婚了!

    今天凌晨,这个男人在爷爷商老爷子和温乾海,奶奶商老夫人和桃夫人的见证下,在桃海拍卖行亲自将她接回到这城堡里。

    并且,亲自为她穿上了这一件长裙!

    这一件意味着他归司夫人,意味着归族主母的长裙!

    他将他所有的一切,都与她分享!

    他邀请她与他一起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共看这个世界的富贵繁荣!

    今天,她与他十指紧扣,肩并肩的走出人前十指紧扣,肩并肩的站在所有人的头顶上,向所有人宣告,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夫人!

    他们,是一对的!

    天地见证!

    忽然,一件血红色的镶嵌着朵朵曼珠沙华的长袍从血池中飞起,随之,一件血红色的同样镶嵌着朵朵曼珠沙华的长裙也从血池中飞了出来,两株曼珠沙华轻轻的飞旋在半空,仿似拥抱在一起,在半空轻轻的旋转,缠绵缱绻。

    “砰!砰!砰!”

    血池上飞起一道道水柱,这水柱如同一个守护阵一样,将半空中那两株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曼珠沙华守护在其中,温情满满。

    过了很久很久,这一道道水柱轻轻的落下,那两株曼珠沙华相拥着轻轻的落到地上,仿似相拥而眠一样。

    水柱落下,让人看清了血池里的情况,只见有两道人影似乎重叠在一起的靠在池边,那乌黑的长发下似有点点白皙若隐若现。

    商意墨靠在归司怀里,靠在他身上,浅笑温情又略带无奈的看着身下的妖孽男人。此时妖孽男人轻轻闭着眼睛,仿似睡着了一般,不过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个妖孽,脸色似乎透出了几分不太正常的潮红,又仿似透出了几分不太正常的雪白。

    商意墨伸手轻轻摩挲着男人那妖孽般的脸容,过了好一会,靠在他身上,轻声的道,“归先生,你放心的睡吧,外面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那一场盛世婚礼确实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中,几乎没有一样事情超出这个男人的预算,可是这一切都掌控在掌心里,对现在的他来说,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之前她虽然帮这个男人治愈了一次,看似他的伤势好了将近一半,实则恐怕还不到十分之一。而为了这一场盛世婚礼,他将那治愈的十分之一任性的用完了,他的伤势再次回到了原点,不,应该说,比原点还要差一点!

    首先是深不可测的布天晟,不说布天晟的实力,就说布天晟对他的影响,那是绝对无法忽视的再者,他一边应对着深不可测对他影响不小的布天晟,一边用自己的力量封锁了那个世界前来这个世界的所有通道!

    所有!

    这一天,在他们婚礼礼成之前,那个世界的人,谁都别想前来这个世界!无论是破碎空间前来,还是通过空间通道过来,都做不到!

    布天晟今天闹了那么多,除了回应这个男人的挑衅外,也是为了拖延时间,拖延到他那位姐姐的到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或者还以为自己的姐姐是不是在那个世界被什么事扯住了,以致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后来,他应该也是发现了,或者他的姐姐确实被什么事情扯住了,可是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不要命的,封锁了两个世界的所有通道!

    这其中需要付出的代价,除了这个男人,恐怕没有人知道!

    这一个男人,真的送了一场完美圆满又难忘的婚礼给她!

    幸福满足的轻笑了笑,商意墨低头在那轻轻勾着的却明显透着几分冰凉的红唇上轻轻吻了吻,深深看了他一眼,从他身上站起来,轻轻披上衣服,利落坚定的转身,闪身离开了这个血色的世界。

    商意墨离开那一刻,血池里的男人似乎轻轻的勾了勾唇,透着浅浅的幸福和满足。随之,血池里的池水明显的翻滚起来,卷起了一道水墙,如同一个球一样,将他圈在了里面。

    商意墨并不知道这一些,她从归司的个人空间里出来,回到了她和归司的房间,这房间异常喜庆,到处都是囍字。商意墨轻笑了笑,握了握手上多出的一个储物饰品,那是归司在昏过去前的最后一刻塞在她手上的,说,这是阎王送给她的新婚礼物。

    阎王送的!?

    轻轻握了握,看清里面的东西,商意墨差点没有被闪瞎眼睛,眸底明显迸射出一道亮芒,染上一片明显的笑意,不客气的将这些好东西部收入空间里。

    有了这些好东西,很快,她空间里就能积聚一定浓度的药气,很快又可以兑换一定量的积分了!

    积分!

    商意墨眸底划过一抹坚定!

    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商意墨迈步走出房间。房间门口,零恭敬的守着,看见她出来,恭敬的对她行了一礼,“夫人,有一位客人正在大厅等您,您要去见见吗?”

    “哦?客人?”商意墨眸光轻闪了闪,看了看零,对上零眸底的异样,大概知道了这位客人是谁了。兴味的勾了勾唇,轻轻转了转手腕上的血红手镯,轻笑道,“有朋自远方来,自然要热烈欢迎一番。”

    “是!”零眸底划过一丝笑意,腰身挺直,昂首挺胸的恭敬的跟在商意墨身后,不疾不徐的向大厅走去。

    两人不慌不忙的走了大约十分钟,来到大厅门口,此时大厅的沙发上正有一人在优雅的品茶,左一站在一旁,脸上带着一副儒雅的笑意。

    商意墨眸光轻闪了闪,带着零迈步走入大厅里,左一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们,脸上的笑意透出了明显的真诚,恭敬的向商意墨行了一礼,“夫人!”

    左一的反应看在沙发上的客人眼里,客人眸光轻闪了闪,转眼消失不见,坐在沙发上没有站起来,仿似主人般的看向商意墨,看着商意墨向她走过来,眸底是一片明显的打量,还有一片明显的锐芒。

    商意墨仿似没有看见一样,不疾不徐的迈步走到这位客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浅笑盈盈的望着她,“布族小主?欢迎!”

    坐在商意墨对面的这位客人,是一个异常年轻又异常美丽的美人儿,她就仿似一朵盛开的牡丹一样,尊贵优雅,富丽堂皇,花中之王。

    她没有特意显摆,身上也没有带着什么特别彰显的首饰,却透出了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就仿似花中之王一样,无形中透出了一股让人自行惭愧的高贵和尊贵,让人下意识的在她面前低下头。

    布罗絮看着对面的商意墨,眸底有一抹锐芒一闪而过,脸上依旧端庄秀雅仪态万千,微微抬了抬下颚,尊贵优雅,“你是谁?”

    左一眸光冷了下来,沉了下来,冷冷沉沉的看向布罗絮。零同样阴沉冷沉的瞪着布罗絮,这女人未免太将自己当回事了!

    布罗絮感觉到左一和零这明显的对商意墨的维护,眸底再次划过一抹锐芒,神色却依旧不变,依旧那么端庄秀雅仪态万千,仿似女王一样。

    商意墨的神色不变,略带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轻笑的道,“商意墨。”

    左一看见商意墨这反应,眸底划过一丝轻笑,脸上的神色也松了下来,夫人这一招真是高!这个布罗絮以为自己是谁?夫人就必须要对她礼遇有加?在她面前就必须要正襟危坐?

    哼!布罗絮的实力确实远远高过夫人,可是这里是夫人的地盘,夫人是这里的主人,她布罗絮才是客人!

    布罗絮看见商意墨这作态,眸光划过一丝冷沉,声音同样冷沉了几分,“没有听说过。”

    “原来布小姐这么孤陋寡闻?”商意墨轻笑的看向她,以前的她或者默默无闻,可是昨天那场盛世婚礼之后,恐怕这个世界以及那个世界,几乎没有多少人不知道她商意墨,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商意墨是归司的夫人,是归族的主母!

    昨天礼成之后,归司就解锁了两个世界的通道,那些客人在宴会之后也第一时间将这边的消息传送回去,恐怕那个世界,现在还在震撼中呢。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凭什么让本小姐知道?”布罗絮的声音透着几分不淡定。

    左一的眸底再次忍不住划过一片笑意,与零相视一眼,相视一笑,他们夫人就是厉害,简单几句话就让这位布族小主破功了!

    这位布族小主他们知道很多很多,几乎是那个人的翻版,对她他们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不过不得不说,那位将这位布族小主教导得很好,完就是按照归族主母来教导的,因此这位布族小主也确实有几分本事。

    她被称为布族小主,除了那位的功劳,也有她自己的本事!

    而现在,这位布族小主在自家夫人面前,似乎有些不堪一击啊!是这位布族小主不过如此,还是他们夫人太高章了?

    布罗絮也很快发现了自己的不淡定,眸底划过一丝暗沉,唇瓣轻抿了抿,轻呼吸了一口气,再次冷静了下来,仿似刚刚不淡定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商意墨不着痕迹的轻挑了挑眉,脸上却一点都不在意,直接不客气的道,“归司的夫人,归族的主母。”说着,还炫耀般的对布罗絮扬了扬手腕,让她看清手腕上那只血红色的手镯,归族的圣物。

    左一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没有想到夫人竟然这么不客气的狐仗虎威,不过这个直接不客气,他喜欢!

    零傲然的昂首挺了挺胸,没错,这就是他们的夫人,是他们的主母!

    布罗絮猛地握着拳头,脸色立时阴沉下来,狠狠的瞪着商意墨,瞪着商意墨手上那只血红手镯,似要将它抢过来一样!

    布罗絮的眼神有些恐怖,商意墨却一点都不害怕,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随意的转动着手腕上的血镯,“布小姐,悠着点,就算你将我的手腕砍下来,小血也不会认你为主的。”

    商意墨话音刚落,那血红手镯身上似乎划过一道血芒,在她的手腕上轻震了震,不知道是在回应她的话,还是抗议她取的名字。

    商意墨眸底划过一道亮芒,这似乎是这个手镯第一次回应她!以前她就听归司说过,这个血镯是归族的圣物,它是有灵性的,它会自己选择主人。当初他将它送给她时还有一点担心,没有想到这个血镯竟然“想也不想”的,瞬间就认可了她。

    不过她戴了这个血镯那么久,却都没有感受到这只血镯的灵性,从不觉得它有归司说的那么神奇。

    不过这一刻,她仿似感受到了这只血镯与她之间有了非常密切的联系,她们一人一血镯仿似忽然心灵相通了一样。

    刚刚,这个血镯就是在认同她的话,哪怕布罗絮将她的手砍下来,它也不会认布罗絮为主!同时也在抗议她的取名,它不要叫小血!

    轻笑了笑,商意墨轻轻摸了摸血镯,“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你就叫小血。”

    “嗡嗡!”血镯,不,应该是小血发出了明显的抗议声。商意墨的笑意更浓了,完忘记了对面的客人,与它轻轻的低语。

    布罗絮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她自然是知道血镯的孤冷和清高,这个世上,很难有人能得到它的认同!她的姑妈,归司的母亲,现任归族的掌权人,就无法得到这个血镯的认可,所以这些年来姑妈在归族的地位一直有些尴尬。

    可是,这个女人,不但得到了血镯的认可,且还与血镯这样平和的相处?她究竟哪里来的本事?

    这一刻,布罗絮才认真的看向商意墨。商意墨今天依旧是一身喜庆的打扮,她一身及膝的长裙,长裙上镶嵌着几朵硕大的曼珠沙华,让她看起来异常的妖艳和耀眼。

    今天她只是化了一个淡妆,淡雅清新淡雅和妖艳,在她身上却不显矛盾和冲突,反而让她多出了一份别样的娇美,让她看起来别样的瞩目,让人移不开眼睛。

    布罗絮眸底忍不住划过一丝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