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青羽大人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3-20
    商意墨眯了眯眼睛,眸底有什么快速划过,幽幽的看向彭本,眸光幽幽透着几分神秘,声音忽然变得低柔轻绮,“哦?送到桃海拍卖行怎么会连渣都不剩呢?桃海拍卖行一年一度的盛宴可是非常非常热闹的,可以说是城盛宴,异能界的盛宴,彭公子该不会是羡慕嫉妒吧?”

    “本公子会羡慕嫉妒?”彭本忽然疯癫的大笑起来,“桃海拍卖行今年的盛宴就是它覆灭的日子,本公子怎么可能羡慕嫉妒!”

    叶日见彭本竟将这么隐秘的事情说出来,立时急了,想要开口阻止他,发现自己不但动也动不了,甚至连嘴巴都发不出声音,脸色不由白了白,看了看商意墨,对上她那双幽幽的眼眸,心底一道声音清晰的响起,“完了!”

    商意墨眯着的眼睛深了深,有危险的冷光在里面划过,连声音都透出了几分清冷,“哦?覆灭?就凭你?凭你们彭家?彭程拍卖行?哼,彭程拍卖行算什么?几千年的底蕴还不是不及桃海拍卖行几十年的底蕴?就凭你们就能覆灭桃海拍卖行?做梦!”

    “你给我闭嘴!不许你侮辱我们彭程拍卖行!”彭本异常激动,眼睛都猩红了,“桃海拍卖行算什么?他能对抗得了叶族吗?他能对抗青羽大人吗?哼,不自量力!”

    “青羽大人?那是什么?”商意墨幽幽的道。

    “青羽大人那就是神,是所有人都要顶礼膜拜的神!区区桃海拍卖行算什么,青羽大人一只手就能将它拍扁!”彭本傲然的道,那双猩红的眼睛似有什么诡异的幽芒闪过。

    “神?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位神?如果它真的那么神,为什么不现在就出手灭了桃海拍卖行?我看这位神也不过如此吧!想要灭桃海拍卖行还不是要好好筹谋筹谋?!”商意墨话音中的清冷能凝出冰来。

    “哼,那不过是让桃海拍卖行得意几天,在他们最盛大的日子,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给他们最沉重的打击,那样才好玩!到时候温乾海那个老家伙和姓桃的那个老虔婆的神色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彭本疯癫的大笑出声。

    商意墨轻勾了勾唇,却不带半点温度,神色异常平静,段琉影却忍不住往一旁挪了挪,不带半点同情的瞥了疯癫大笑的彭本一眼,这位仁兄,待会肯定笑不出来了!

    “哦?彭公子似乎对那位神非常仰慕,看来那位神给了你很多好处啊!”商意墨浅笑的道,那笑意却让人莫名一颤。

    彭本却仿似完没有发现商意墨的异样,傲然的仰了仰下巴,“那是!青羽大人让我拥有了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吗?那我来帮你验证一下,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拥有了不死之身!”商意墨浅笑的轻挥了挥手,彭本脑袋上那五根银针齐刷刷的离开他的脑袋,回到商意墨手上。

    随之商意墨指尖跳出了一团黑红色的火焰,将这五根银针包裹在里面,一阵“噼里啪啦”声,那五根银针在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根一根的被烧成了渣渣,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将五根银针部烧成了渣渣,那一团黑红色火焰似乎对叶白冒了冒火焰,似乎在对叶白说了什么威胁的话,之后蹭了蹭商意墨的指尖,回到了她的指尖内,回到了她的体内。

    这一个过程并不短,大约有十分钟的时间,亲眼看着那五根银针被烧成渣渣,叶日额头的汗水如雨帘,一串一串的落下,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几乎没有半点血色。

    曾经,被派驻到这个世界来时,他是非常非常不愿意的,虽然他在叶族的地位并不高,差不多算是最底层,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来到这个下界世界!

    虽说来到这里后,以他金境一层的实力,绝对能做土霸王。可是一旦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实力就再也不能有所增进,当不知道多少年后再次回到那个世界,他在叶族就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了!

    更何况,他前来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悄悄的潜伏,不能让人发现,也就是说他连土霸王都做不了!

    最重要的是,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认识有多错误!

    没错,这个世界的异能者在实力上或者远远不如他,可是如果他想随意玩转这个世界,却是异想天开!

    正所谓强龙不敌地头蛇,首先这个世界那些一流世家一流势力分分钟就能让他有来无回!就算是普通人的世界,也不是他想玩转就能玩转的,那些什么坦克大炮,一个或者灭不了他,可是一群绝对能追得他满世界跑!

    这也是这个世界普通人与异能者能保持平衡的原因之一。

    普通人的当兵武力或许很低,一个赤境的异能者或者就能单手解决他们,可是普通人的世界里却有很多高科技武器守护着,哪怕是异能者也要掂量掂量。

    叶族的高层恐怕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让他们悄悄潜伏,不要打草惊蛇,包括这个世界的那些一流家族一流势力,还包括普通人世界里的那些高层!

    随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越长,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优势越不明显,现在,面对这些地头蛇,他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面前那个少女指尖上那团黑红色的火焰,叶日清楚听见了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如果那火焰落在自己身上,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绝对逃不过!

    更不要说,那个紧紧守护在那个少女身后的恐怖男人了!

    绝望的闭上眼睛,今天,他,恐怕再也离不开这里了!

    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个世界了!

    段琉影掠了眼叶日那一脸绝望的模样,挑眉看向商意墨,这个女人的手段越来越高了,吓唬人的技巧玩得越来越娴熟了!

    商意墨斜了她一眼,耸了耸肩膀,谁让她实力远远不是这些强者的对手呢,那就只能玩一些小花样了!

    没错,商意墨刚刚那一手是故意的,故意当着叶日的面用沙沙的炉火烧那五根银针,不过燃烧的时间却不是她能操控的了。

    以她目前的能力,想要烧去那五根银针上面青羽那些魔气,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所以她是绝对没有故意拖长时间。

    这一切纯属巧合!

    至于后面叶日自己想象的,沙沙那火焰落在他身上的各种后果,那完是他自己吓唬他自己,完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当然,她也是绝对不会告诉他,沙沙的火焰,目前最多只能伤到银境三层的异能者。

    绝对不会告诉他,沙沙的火焰落在金境一层的强者身上,与瘙痒没有什么区别。

    段琉影直接白了她一眼,完不相信这个女人的辩驳,纯属巧合?

    呵呵……

    “啊……”

    忽然一声痛苦的叫喊声在房间里响起,段琉影挑眉看过去,见状,双手环胸靠在沙发背上,饶有兴味的欣赏着。

    无数的事实证明,某个小气的女人是不能惹的!

    叶日猛地睁开眼睛,瞪着前面忽然痛苦大吼的彭本,只见彭本那张本就不是很英俊的脸上此时一条条青筋涌现出来,涌动起来,好像一条条粗粗的长长的虫子在他脸上游动,显得异常的恐怖吓人。

    这些涌动的青筋泛着明显的黑气,阴邪阴冷,让人非常不舒服。

    叶日瞳孔紧缩了缩,“魔气?”

    “啊……”彭本痛苦的大吼着,双手扒着自己的圆脸,指甲狠狠的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狰狞的痕迹,很快,他那张脸已经看不出原样了!

    这青筋快速从他的脸上蔓延向他的身,痛苦也从他的脸上往他的身体蔓延,彭本痛苦得不断撕扯自己的身体,在身体上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痕迹,仿佛这样能够减轻那痛楚!

    这痛楚持续的时间不长却也不短,大约有十多分钟,彭本却感觉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当身上的痛楚终于停了下来,他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如一堆烂泥般的瘫软在沙发上,动也没有一点力气动一下。

    整个人有气无力,大口大口的喘着,他不知道的是,他刚刚自己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撕扯出来的深可见骨的痕迹,在肉眼可见下一点一点的复原,上面有一点点诡异的黑气划过,诡谲阴邪。

    “嘶!”叶日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完忘记了自己是彭本的保镖,只想远离他,不被那些黑气沾上身。

    段琉影站直身体,凝肃的看着一点一点复原过来的彭本,少时,转眸看向商意墨,这是不是太逆天了?难道这个人真的拥有了不死之身?

    商意墨眯了眯眼,眸底泛着深幽蓝芒的凝视着彭本的一切,将他的复原一点一点的看在眼内,片刻,轻轻的浅浅的清冷透凉的勾了勾唇。

    段琉影看见商意墨这笑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了看彭本,最后还是忍不住走到商意墨身边,好奇的低声问道,“商意墨,这是怎么回事?彭本该不会真的拥有了不死之身吧?”

    如果彭本真的拥有了不死之身,怎么打都打不死,那她们可就麻烦了!

    商意墨清浅的看着彭本,轻声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撇了撇嘴,却没有再问,站在商意墨身旁,凝眉看向彭本。

    只见原本异常狼狈异常惨烈的彭本,在短短十分钟内完恢复了过来,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血迹,如果不是他那破烂的衣衫,恐怕完想象不到他十分钟前的惨不忍睹。

    身上的伤恢复了过来,彭本的精神也恢复了过来,从沙发上跳起来,凶狠异常的瞪着商意墨,“商意墨,你对我做了什么?”

    段琉影高挑了挑眉,这彭本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对,他怎么这么激动?激动到连眼睛都猩红了?发生了什么?

    商意墨浅笑了笑,清浅清冷,“这是你那位青羽大人赐给你的不死之身!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好?”

    彭本大吼出声,“不可能!你骗我!”彭本非常清楚自己此时的情况,他的身体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事情,此时精神充沛,神清气爽,可是,可是他的灵魂上却是被烙印了一个异常明显的印记!

    他被契约了!

    他竟然被契约了!

    他堂堂彭程拍卖行的太子爷,他竟然被契约了,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的奴隶?!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以?

    商意墨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两分,“怎么?你感觉不到你那位青羽大人的赐福吗?这赐福的感觉应该很好才是!你刚刚不就是以此为荣吗?你现在应该很高兴才是!”

    彭本的脸色变了又变,变得异常难看!此时被商意墨提醒,他才终于反应过来,烙印在他灵魂深处的印记不是商意墨的,他对面前这个女人完没有半点臣服的念头,反而是对青羽大人……

    青羽大人……

    竟然,竟然……

    彭本完无法接受,青羽大人赐给他的不死之身竟然就是契约?

    单方面的契约?

    将他变成奴隶?

    想让他生随时能让他生,哪怕他受了再重的伤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复原过来!

    可是,他却不能忤逆他的命令,必须要以他为主,必须身心的服从他,不能有半点对他不敬的念头,否则他就会立即受到反噬,生不如死!

    这就是,赐予他的不死之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段琉影见彭本忽然疯癫了起来,那模样异常吓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往商意墨身旁靠了靠,“女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位青羽大人对这位彭公子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这位彭公子的灵魂深处烙印了他青羽大人的魔气,将这位彭公子变成他的傀儡。”商意墨淡淡的道,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几人都听见了,包括彭本本人。

    “你给我闭嘴!”彭本猩红着眼睛,凶狠异常的瞪着商意墨,“你给我闭嘴!你给我闭嘴!你给我闭嘴……”

    明显是被说中了,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将所有的怒气怨气发泄在商意墨身上。

    叶日的瞳孔狠缩了缩,傀儡?契约?

    他是曾经听说过,在某些大佬手上,确实有一些契约人的办法,只是这些办法都属于禁忌级别的,一般不能轻易用,否则会被当成公敌!

    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人使用这些禁忌手段!

    “啧啧……”段琉影没有半点同情的看向彭本,这彭公子她以前没有怎么接触过,却也大概听说过他,这是一个相当爱好面子的人物,一直以自己是彭程太子爷的身份自居自豪,现在竟然成为了一个鼎灵的傀儡,啧啧……

    商意墨看着彭本这异常痛苦的模样,神色不变,继续轻声道,“那位青羽大人似乎挺看重这位彭公子的,不想那么轻易失去他,所以烙印在他身上的魔气带着几分那位青羽大人本尊的气息。在这位彭公子出事后,及时将他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只是,每次将这位彭公子救回来,这位彭公子都需要向那份青羽大人供奉一些东西。”

    “供奉?”段琉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脸色异常难看却忽然诡异沉默了下来的彭本,“这次用了什么来供奉?”

    商意墨看着彭本浅笑了笑,“这次啊……”

    “不许说!”彭本忽然歇斯底里的咆哮出声,“商意墨,你给我闭嘴!本公子不许你说!不许你说出来!你给本公子闭嘴!闭嘴!”

    “啧啧啧,彭公子,你是商意墨的谁?你让她闭嘴,她就要闭嘴?就凭你这态度,如果我是商意墨,我会直接将这事公告世界,让世界都知道,你彭本,彭程的太子爷,做了一个鼎灵的傀儡,还为此供奉了一样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段琉影冷笑道。

    “你敢?”彭本凶狠的瞪着段琉影。

    段琉影一点都不害怕,“我为什么不敢?呵呵……我好怕怕啊!叫你那位青羽大人来打我啊!哼!”

    “你……”彭本的脸色变了又变,黑了又青,青了又黑,好像调色盘一样。

    之前他一直吹嘘青羽大人有多好有多神,现在就有多打脸。

    “这里好像很热闹啊!”

    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段琉风和商意浅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商意浅走在前面,段琉风走在后面,而刚刚说话的人正是走在后面的段琉风,他挂着一张温润的俊脸,似笑非笑饶有兴味的看向商意墨,似在等着她的精彩变脸。

    商意墨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视线直接落在走在前方的商意浅身上,眸底泛着深幽的蓝芒,少时,眸光微凝了凝。

    看不透。

    她看不透此时的商意浅。

    此时的商意浅似乎恢复到了商意墨刚刚重生时的模样,美艳如花,青春靓丽,眼睛明亮灵动,青春花季,身上没有半点阴霾阴郁,显得异常阳光照人。

    她的身上甚至没有青羽的半点阴冷阴邪,也不见半点魔性,仿佛完没有与青羽接触过,她依旧是那个完美的商家二小姐。

    段琉风见商意墨竟然无视自己,眸底划过一抹阴郁,此时见她的视线落在商意浅身上,温润的笑了笑,“小墨,你和浅浅很久不见了,浅浅很想念你。”

    商意墨依旧看都没有看段琉风一眼,深深的看着商意浅,看着她脸上完美无瑕的笑容,片刻,浅笑了笑,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面前的商意浅,一字一字的道,“青羽药鼎,不过如此!”

    话落,面前的商意浅瞬间变了一个人,原本美艳如花青春靓丽的女子忽然变成了一个阴森森的女鬼,阴冷魔性那双明亮灵动的眼眸墨黑一片,没有半点眼白,阴邪森森的瞪着商意墨,声音沙哑鬼厉,“你找死!”

    商意墨冷笑了笑,“零,陪这位青羽大人好好玩一玩!”

    “是!”零应了声,从商意墨身后窜出来,没有半点留情的一脚踢向青羽的太阳穴。

    “找死!”青羽脸色明显变了变,阴邪魔性的瞪着零,明显对零竟然对自己出手非常愤怒。可是在零的攻击将要落在他身上时,却一脸不甘的往后退了退,避开了零的攻击。

    零却没有因此停下来,攻击越发的猛烈,直打得青羽连连后退,刚刚那完美的女神模样此时异常狼狈。

    段琉影见商意浅,不,应该是青羽大人被零打得完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眨了眨眼,凑到商意墨耳边,低声道,“你不是说这青羽大人很厉害的吗?怎么好像这么不堪一击?”

    之前看见段琉风带着商意浅,带着被青羽控制了的商意浅到来她还有一点紧张,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启动这私人会所里面的最高防御系统,却没有想到这青羽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传言果真是骗人的吧?

    这真的是那位老祖宗曾经专用的青羽药鼎?

    怎么这么弱?

    商意墨眯了眯眼,青羽这表现确实也让她意外,在她印象中,青羽绝对不是这么弱!当时它哪怕被封印住,实力也绝对与左一和零他们相当!

    亦或是,它那高强的实力,只是针对老祖宗的血脉?

    实则,它的真正实力,不过如此?

    深深的看了青羽一会,视线从青羽身上移到段琉风身上,立时对上了段琉风那双似笑非笑意味深深的眼眸,眉宇不着痕迹的蹙了蹙。

    她完看不透看不懂段琉风这神色,却清楚的感觉这里面透着无限的算计,段琉风今天是特意带着青羽来找她的!

    他想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