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古怪的客人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3-20
    段琉影回过神来,看向商意墨,“你是想让那些人自动放弃青羽?”

    一个已经幻化出鼎灵的神级药鼎,相当于一件超级神器,恐怕就是那个世界的那些大人物都会眼馋。

    可是当他们知道这个鼎灵入了魔,那些争抢的人恐怕会先掂量掂量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能压制它的魔性,否则一个不小心,恐怕连自己都会入魔,到时候真的会得不偿失!

    可是,更多的人完不会在意!尤其是那些大人物!自认为自己实力强悍,手段惊人,一定能压制下青羽的魔性,绝对不会入魔!

    在他们眼中,只知道这是一件幻化出鼎灵的神级药鼎,是一件超级神器,得到了它,说不定能让自己成为尊者的级别。

    至于其它,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至于一些人,自以为自己实力足够,意志坚定,自信不会被青羽的魔性影响到,而这一些人,占绝大一部分!

    段琉影看向商意墨,“商意墨,你还是不要想得太美好了!”在异能界,神器绝对比一些天灵地宝更惹人眼馋,为了得到这超级神器更是可以连命都不要!

    因为一旦得到这超级神器,那个异能者或者就能一跃成为一方的尊者!

    其中的吸引力,绝对能让那些人不要命!

    小小魔性?算什么!

    商意墨看了她一眼,轻笑了笑,“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正直的人。”

    愣了愣,随之反应过来,恍然过来,对商意墨竖起了大拇指,“你行!”

    没错,商意墨比她看得更加透彻!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正直的人,很多爱面子的人!

    尤其是那些自诩大佬的人物!

    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那些一流世家一流势力都非常注重自己的脸面,无论他们真正的想法如何,他们表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一面都是正直正派的!

    不说那个世界,就说这个世界的一流家族一流势力,哪一个不是将自家家族势力的脸面放在第一位?

    不说其他,就说她们段家,她的父亲,这些年来绝对不容许家族的任何人做出任何辱没家族脸面的事情。暗地里的事情他会睁一眼闭一只眼,可是一旦在明面上损害家族的利益家族的脸面,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之前那半年,自家大哥一次一次的辱没段家的脸面,表面上大哥在段家的地位依旧,似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可是实则,他手上的权利已经被父亲收得差不多了。

    外人不知道,可是家里的人却清楚知道,段琉风在段家,只是表面占着段家继承人的身份,他的手上没有半点权利!

    这一明晃晃的惩罚,让家族里面的人都紧了紧,这段时间都不敢惹怒家主,就害怕家主会迁怒在他们身上。

    同时做事小心翼翼的,就害怕自己一步小心损害了家族的利益和脸面,遭到家主的恐怖惩罚!

    在一个大家族中,失去了手上的权利,就等于是一个废子,自生自灭!

    所以,当青羽入魔的消息传出去,那些人为了顾及自己的脸面,他们绝对不会公然的抢夺青羽,甚至会表现出一副鄙视的模样,或者还会表现出一副讨伐的模样,打着讨伐的旗号暗地里去抢夺青羽!

    无论他们的真实想法如何,青羽只会看见他们那鄙视讨伐的模样,以青羽那自傲自大的偏激偏执性格,绝对不会给这些人一个好脸色,更是不会与这些人合作,甚至会与这些人成为敌人!

    简单的一个消息,就让双方从有可能的合作对象变成敌人!

    这个女人,真是高!绝!

    “段琉风知道了,一定会很恨很恨你,说不定会立即踩上门找你拼命!”段琉影一点都不掩饰幸灾乐祸的看向商意墨。

    段琉风恐怕就是想靠这一次翻身了,商意墨却直接一脚将他踩下去,段琉风不发疯才怪!

    商意墨耸耸肩膀,“他本来就很恨我。”

    在她看来,她与段琉风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及了结了可是在段琉风那里,他恐怕正想着怎样在她身上拿回场子呢。

    “你自己知道就好!”段琉影见商意墨有分寸,耸耸肩膀,不再多说,“你的下一个客人已经在等你了,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工作吧,你已经休息了一个多星期。”

    “效率不错。”商意墨从沙发里站起来,随着段琉影往另一个房间走。

    这私人会所里有很多房间,房间的风格各式各样,可以说包含了绝大多数客人的喜好,绝对给这些客人一种宾至而归的感觉。

    自然,段琉影的收费也是不少的。

    大约十分钟,商意墨随着段琉影来到那个客人的房间,房间里有两个人,一站一坐,坐着的那个明显才是她的客人。

    只是商意墨的视线却是第一时间落在那个站着的人身上。

    站着的那个人,大约四十多五十岁的模样,一副保镖的打扮,目光炯炯,凌厉凛然,身上透着一股让人呼吸困难的气场。

    商意墨微眯了眯眼,金境一层。

    深深的看了这个金境一层的强者一眼,将他的大概情况看在眼内,这才将视线落在她的客人身上。

    今天这个客人的打扮有些奇怪,他将自己的样貌包裹得严严实实,一副大墨镜,一个大口罩,将他整张脸都遮住了,让人完看不见他是长什么模样的。

    不知道的人看见他这个模样来这里,肯定会以为他的伤就是在脸上,又或者他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人,不能让人看见他的模样。

    段琉影就倾向第一种。来她们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物,绝大多数前来的人都将保密功夫做得很好。可是那些人在进来后确定了这里的安后,就会立即放下那伪装,让她们看见他们的真面目。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进来后依旧不愿意让人看见他真面目的客人,且她已经一再的声明她们这里很安,保密功夫做得很好,可是这位客人却依旧不愿意揭下他的伪装,十有**是他的脸出了问题!

    可是商意墨的天眼却清楚看见,这位客人的脸非常正常,没有半点受损,唯一有问题的就是,这位客人看向她的眼神,完不掩饰厌恶和轻蔑。

    商意墨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随意的坐到这位客人对面,带着一分兴味的看着他,这还是来这里找她帮忙治疗的人中,第一个这么不喜欢她的!

    之所以戴着大墨镜,就是为了掩饰他眼底那异常明显掩都掩不住的厌恶和轻蔑吗?

    那戴着大口罩,是不是就为了掩饰他那与某一个人异常相似的容貌?

    掠了他一眼,将他的情况一一看在眼内,眸光快速闪了闪,眸底微微冷了冷,商意墨靠在沙发上,略带慵懒和漫不经心的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来之前,段琉影已经大概与她说了这位客人的情况。这位客人可谓是一问三不答,包括他叫什么名字,是因什么事前来的,完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他身后那位保镖说了一句,他家主子想见她!

    段琉影的实力虽然只有青境,隐隐能突破蓝境的程度,可是她的眼界却远远超过她的实力。她几乎一眼就看出了这位保镖的大概实力,随后更是用一些手段确定了这位保镖是金境一层的强者,且是那个世界的人。

    因此,对于这位强者保护着的奇怪主人更多了几分好奇,在暗中用了一些手段,发现这位主人大约一百多岁,蓝境的实力,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

    那个世界金境一层的强者竟然认这个世界一个蓝境实力的人做主人?

    段琉影对这位客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只是这位客人似乎真的非常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最后无论段琉影如何明里暗里的试探,都无法试探出来,最后对这位客人的资料依旧一无所知。

    这是从未有过的!

    想了想,段琉影最后还是决定请商意墨来处理。

    或者,这位客人真的有什么,难言苦衷?

    此时,看见商意墨这么少有的漫不经心的模样,段琉影眸光轻闪了闪,略带探究的看向那位客人,商意墨似乎不是很待见这位客人,这位客人难道是与商意墨有什么仇什么怨?

    难道就是因为这样,却又得了什么不得不请商意墨出手的疑难杂症,所以无奈之下才用这么古怪的方式出现?

    并且不愿意透露他的消息?

    害怕商意墨不愿意给他看病?

    听见商意墨的问话,那位客人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可是大墨镜下的眼睛却涌出了明晃晃的厌恶和轻蔑,明显也非常不待见商意墨,同时也不屑回答商意墨的问题。

    他自以为商意墨看不见,却不知道商意墨将他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嘴角轻勾了勾,透出了几分意味不明。

    那位客人完不知,没有回答商意墨的问题,沉默了一会,直接向商意墨丢出了一个储物饰品,那动作,那态度都非常明显的在说,让商意墨不要废话,直接为他治病。

    段琉影微眯了眯眼,或者她知道商意墨为什么会这么明显的不待见这个人了!商意墨的医品真的没话说,虽说不上真正的心慈好善,却也确实是医者仁心。

    如果不是真的与那个人有什么十冤九仇,她一般都会真心认真的帮那个人医治,暂时放下与那个人的恩怨,身意的单纯的将那个人当病人。

    极少这样漫不经心的对待来向她求医的病人!

    可是,这也分面对什么人!

    如果这个人一点都不尊重她们,那她们也不会对他有半点的尊敬!

    或者在一些人看来,她们两人都是弱女子,他们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完凌驾在她们之上,可以完不需要将她们看在眼内。

    她们也承认,或者在实力和势力面前,她们两个弱女子确实是远远不及那些超级家族和势力,可是不代表她们两个弱女子就会向他们卑微的低头!

    她们开设这间私人会所确实是带着或积聚人物,或积聚财力等目的,可是不代表她们为了这目的会连自己的自尊和骄傲都丢了!

    想来求医,首先就要先将她们看在眼内,给予她们最基本的尊重,否则,请离开!请赎她们对他们的病情无能为力!

    而这一位客人明明是来让商意墨帮忙治病的,可是这态度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好像商意墨欠了他一样,好像商意墨不过是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下人一样,真是让人讨厌!

    这样的客人,她们一点都不欢迎!

    段琉影看向面前这位客人的眸光直接表明了她的态度,就差直接说一句,“请你离开!”

    站在商意墨身后的零冷冷的眯了眯眼,上前一步,冷冷的盯着这位客人,如看死人般的看着他。

    这位客人感受到零那落在自己身上的冰冷视线,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条件反射的抬眸,对上零那双冰冷没有半点感情的寒眸,整个身体僵了僵,下意识的往沙发里窝了窝。

    这动作一出,大墨镜下的眼眸立即涌出一片浓烈的羞辱和愤恨,冷冷的扫了身后的保镖一眼,是在责怪他竟然不护主,竟让他受到零的威胁,让他做出那样丢脸的行为!

    他身后的保镖收到他这斥责的视线,苦涩的笑了笑,不是他不想护主,而是他完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

    对面那个男人,恐怕只需要一只手指头就能捏碎他!他那冷冷的视线,就直接让他定在原地,动也不能动一下!

    看出了身后保镖的无力和无能,大墨镜后的眼眸冷冷的眯了眯,随之冷冷的瞪着商意墨,似乎将所有的一切都发泄在她身上。

    商意墨似乎没有发现这位客人的冰冷眸光一般,随手拿起茶几上的储物饰品,漫不经心的在手上把玩,“这位先生是想赞助我们会所吗?100块中级灵石,不错,非常感谢先生的赞助,我们会记住先生的善举。”

    段琉影眼睛一亮,立即笑了起来,“真是非常感谢这位先生的善举,我们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还请这位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善用这份赞助,为更多需要的人治病!在这里,我们为那些贫困的病人感谢这位先生的善举!”

    虽然会所开业这么久以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贫困的病人,不过她保证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份赞助的!

    所以,“这位善举的先生应该很忙,我们就不占用先生太多的时间了,之后我们会将这笔赞助透明化,让先生随时能知道这笔赞助的去向!先生还请放心的离去!”

    最后一句话,直接下逐客令。

    闻言,眼前的男子的神色立即又沉又冷,异常难看,哪怕包裹得严严实实,依旧让人清楚的感觉到他此时的神色异常阴沉难看,他此时的心情异常不好,阴郁阴霾。

    他冷冷的斜了眼段琉影,最后冷冷的定在商意墨身上,冷冷的道,“原来商大小姐就是这样帮人治病的?我看这是打着治病的旗号抢劫吧!”

    “谢谢彭先生夸奖。”商意墨浅浅的笑道,“彭先生之前病得不轻,现在进来我们会所后,明显好了很多,这样我们的满足了。”

    段琉影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忽然发现,原来商意墨这个女人的嘴还是挺毒的,这分明是说,这位什么彭先生的身体原本是挺好的,可是进来她们会所后似乎变得不好了,她很开心!

    彭本继承了他父亲彭袁的精明,心思转了转很快就听懂了商意墨这句话的真实含义,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阴沉难看,猛地揭开脸上的大墨镜,撕开嘴巴上的大口罩,眯着一双小眼睛,愤怒嫉恨的瞪着商意墨,“商意墨,你长得丑就算了,没想到连嘴巴都这么臭,那位尊者肯定是被你骗了!”

    “噗……咳咳……”段琉影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不,应该是被这位彭公子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狠狠惊到了,以致一时忘记了吞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位彭公子说什么?

    商意墨长得丑?

    如果商意墨长得丑,那她算什么?鸡尾巴草都不如吗?

    最重要的是,这位彭公子这是什么眼神?

    怎么瞪着商意墨就好像商意墨抢走了他的女人一样?

    不!

    听他的话,是商意墨抢走了他的男人!

    抢走了他的男人?

    男人?

    那位尊者?

    天!

    段琉影一时不会呼吸了,紧张担忧的看向四周,就担心那位尊者会一怒之下,直接将她这间私人会所直接灭了!

    零身上的温度直接下降到零度以下,看向彭本的脸色完不将他当是人,甚至不将他当成一件物件,已经直接想好了要将他变成渣渣。

    “呵呵……”就在零要出手将面前这个碍眼的玩意变成渣渣时,他身前的商意墨忽然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又似乎愉悦的笑意,让他的动作顿了顿。

    段琉影看向她,发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笑得很开心,眸光闪亮闪亮的,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看着她低声道,“女人,你不会被刺激过度了吧?”

    这个时候竟然还笑得出来?

    而且笑得这么开心?

    商意墨脸上的笑意愉悦开心,直接将手上的储物饰品丢给段琉影,段琉影立即接住,然后非常识趣的后退两步,给了彭本一个恭喜的眼神,恭喜你,成功惹到了某个女人!

    “我刚刚好像判断错了,彭先生似乎还病得不轻,还不能离开,还需要吃药。”上你墨看着彭本愉悦的道,手指间银光闪过。

    下一刻,彭本的脑袋上多处了五根银光闪闪的银针。

    站在彭本身后的保镖看见彭本脑袋上的五根银针,瞳孔狠缩了缩,紧紧的盯着商意墨,“你想做什么?”

    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保镖立即动也动不了的定在原地,保镖的脸色变了又变。

    商意墨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叶族什么时候这么败落到这个程度了?竟然给一个小小的拍卖行的公子当保镖?”

    保镖,叶日神色明显变了变,定定的盯着商意墨,眸光闪烁不定,颤动不已。

    “叶族?”段琉影凝眉看向叶日,这个保镖竟然是叶族的人?也就是说,彭程拍卖行已经与叶族合作了?

    “小小拍卖行?”彭本的脸色又青又黑,“如果我们彭程拍卖行是小小拍卖行,那桃海拍卖行就什么都不是!”

    他们彭程拍卖行在这个世界已经存在了好几千年,而桃海拍卖行不过短短几十年,论底蕴,桃海拍卖行就是拍马都比不上他们彭程拍卖行!

    温乾海和桃夫人认商意墨为干女儿的事情虽然没有大肆宣扬,可是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很多人对商意墨竟然能攀上温乾海和桃夫人都羡慕嫉妒恨,看向她的目光却明显的变了变。

    商家的大小姐,世界十大拍卖行之一的桃海拍卖行的继承人,那位尊者的夫人,无论哪一个都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

    如果单单是一个,恐怕还不会那么招恨,可是这三个放在一起,商意墨身上的光环简直刺伤太多太多人的眼睛。

    这其中有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位尊者的存在,可是前面那两样就已经让他们够羡慕嫉妒恨的了!

    而对于彭本来说,后面两个就已经足够他恨她了!

    不说最后一个,就是第二个,就注定了他们会成为敌人!

    商意墨危险的眯了眯眼,“哦?彭公子似乎很关注桃海拍卖行!桃海拍卖行一年一度的盛宴很快就会到来了,不知道彭公子有没有打算送些什么东西去拍卖?相信以桃海拍卖行的行情,一定能将彭公子那东西拍卖到最高价!”

    彭本立即激动的冷笑出声,“本公子的东西需要送到桃海拍卖行拍卖?哼,我担心我将东西送到桃海拍卖行拍卖,会连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