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让人心恻的诅咒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

    “关远斌,我要你给我高家陪葬!”

    从商意墨的个人空间里出来,不,应该说从关远斌出现在镜子里那一刻,高翩翩的视线就落在他身上,此时发现他想逃,立即想也不想的向他冲过去。

    她无法原谅这个男人!

    她无法原谅这个她曾经爱如生命的男人!

    她最爱的男人竟然毁了她最重视的一切,毁了她的家,毁了她的家人,就是杀了他都难以平复她的恨意!

    关远斌本趁着那位尊者顾不上他的时候悄悄离开,却没有想到没有被那位尊者抓住,反而被高翩翩逮住了,脸色异常难看,下意识看了眼那位尊者,发现他似乎没有心思理会自己,轻松了口气,阴沉的瞪着高翩翩。

    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在他们约定的地方等他,让他还要费了一番功夫来找她,最后竟然还惊动了这位尊者,真是该死!

    对上关远斌这阴沉的视线,高翩翩的心忍不住痛了痛,发现自己竟然还因为这个男人心疼,高翩翩立即狠狠的压下这股疼痛,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关远斌。

    不!

    不是变了一个人!

    这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是她自己眼瞎,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才会让这个男人毁了她的家,毁了她的家人!

    阴狠狠绝的瞪着关远斌,高翩翩快速结着手印,划破自己的手指,咬破自己的舌尖,喷出一口精血,一字一字狠戾决绝的开口,“关远斌,我以自己的性命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你们关家全家不得好死!诅咒你们关家全家死绝!诅咒你想什么没有什么!诅咒你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关远斌,你给我去死!以这个世界上最痛苦最痛苦的方式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高翩翩,你给我闭嘴!”关远斌脸色异常难看的猩红着眼睛瞪着高翩翩,一个预言师以自己的性命诅咒,这诅咒的威力绝对不容小看!

    虽说不一定会实现,可是却说不定真的会有那么一点效果!

    真是该死!

    早知道就早早解决这个女人!

    想着,关远斌没有半点留情,向高翩翩狠狠的挥出了一道银色的灵力,带着他满腔的杀意。

    高翩翩正以自己的性命诅咒,就犹如一个仪式一样,这个仪式在进行的时候绝对不能打断,否则不但诅咒无法成功,她自己也会反噬,她不害怕反噬,她就担心诅咒无法成功,无法诅咒关远斌不得好死!

    因此,在看见关远斌对她挥出的灵力,高翩翩狠咬着牙关,继续完成那个诅咒仪式,坚定决绝的定在原地,没有避开关远斌这道杀招!

    “关远斌,你敢!”游玲珑怒了,挥出一道紫色的灵力阻止这道杀招,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做得太过分太狠,曾经那个简单纯真,干净纯粹的女子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狠毒的诅咒?

    她此时有多恨,就证明她受的伤有多重!

    她此时满是狠戾决绝的诅咒,听在心里不会让人觉得她狠戾残忍,只会让人心恻!

    可见这个渣男对这个曾经干净纯粹的女子伤得有多深!

    可是这个渣男却一点都不知道悔改,竟然还想要杀人灭口?

    关远斌冷冷的瞪着走出来插一脚的游玲珑,看着她的眸光同样染上了一片杀意,曾经,曾经他就该杀了这个女人,否则,这个女人根本不会有机会来妨碍他!

    他已经查出来了,他这段日子的倒霉就是这个女人在后面推动的,这个女人同样该死!

    游玲珑收到关远斌满带杀意的眼神,却没有半点反应,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渣!他对自己升起杀意也不是第一天了,更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是,她只是紫境,而关远斌已经突破了银境,她刚刚挥出的那道紫境灵力对上关远斌那道银境灵力不过眨眼间就被击散了。

    游玲珑眯了眯眼,镇定又快速的丢出一块一人高的镜子,镜子瞬间在高翩翩身前不远处化成了一道坚硬的冰墙,稍稍挡住了关远斌那道银色的灵力。

    然而不过是两秒的时间,关远斌那道银色的灵力就“轰”一声击碎了那道冰墙,不过两秒的时间已经足够高翩翩完成她的诅咒仪式,在连夏的协助下,堪堪避过了关远斌那道银色的灵力。

    银色灵力在大马路上轰出了一个大深坑!

    “找死!”见高翩翩避开了自己的攻击,见自己一个银境的高手竟然杀不死一个绿境的蝼蚁,关远斌的脸色越发的阴黑难看,一道比刚刚更加浓烈的银色灵力狠狠的轰向高翩翩,包括站在高翩翩身旁的游玲珑和连夏。

    高翩翩看见这强烈狠绝的攻击,却没有害怕和惶恐,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预言,“这道灵力右边最强,左边次之,中间最弱!”

    条件反射的想要往一旁躲去的连夏和游玲珑立即站定在原地,同时动作迅速的拿出各自的武器,快速在前面竖起了一道道防御屏障,紧接着一致的将自己最强的杀招用出来,狠狠的击向最弱的中间!

    “轰!”

    三方的力量狠狠碰撞在一起,高翩翩,连夏和游玲珑被撞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她们身前的防御屏障彻底粉碎,不过她们除了气息有些不稳,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又一击不中,关远斌的神色越发难看,狠狠的瞪着似乎毫发无损的高翩翩、连夏和游玲珑,他一个银境高手竟然对付不了这三个蝼蚁?

    狠狠的瞪了她们一会,关远斌残忍的开口,“叶大人,麻烦帮我杀了她们!”

    叶叙一直在警惕的盯着归司,关远斌或者不认识归司,可是他却是认识的,那位尊者,那位曾经称霸那个世界的尊者,他,竟然出现在这个世界,出现在他面前!?

    他并没有真切的见过这位尊者,可是只需一眼,他就知道,这就是那位尊者,他那双让人全身血液凝滞的血眸,他身上那让他心惊胆颤的气息,每一样都在说明,他就是那位尊者,如假包换!

    他,回来了!

    近万年过去了,这位尊者曾经的辉煌似乎成为了传说,可是当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才知道,这传说并没有成为过去,这传说还在!

    这位尊者还没有出手,单单是面对着他,他就有一种全身动不了的感觉,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哪怕是他们的家主,灵境五层的强者,都没有让他这么心惊胆颤!

    只一眼,他的心底就升起了一种死亡的感觉!

    一种不容违逆不容对抗的尊敬敬畏感!

    一种只要这位尊者一个眼神,他就会立即化成飞灰的无力感!

    忽然,听见了关远斌这狠绝的叫唤声,立即从归司带给他的恐惧中惊醒过来,看了看似乎没有关注他们的归司,又看了看高翩翩,连夏和游玲珑三人,这三人似乎与那位尊者怀里那个女人是一伙的,那……

    犹豫了一瞬,叶叙眸光一沉一狠,对高翩翩三人挥出了一道金色的灵力。

    这三个女人与那个女人是一伙的,曾经,那位尊者怀里那个女人,商家的商意墨,就为了救连夏和游玲珑这两个女人闯进了那座小山里!

    从那一刻,他们就注定了是敌人!

    既然注定了无法和解,注定了要不死不灭,那就只能打了!

    或者他不是那位尊者的对手,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连打都没有打,就直接认输臣服!

    看见这一道金色的灵力,高翩翩的脸色白了又白,却依旧狠咬着牙关,想要预言出这道力量最弱的地方,希望能给她们带来一线之机。

    只是,这道金色的灵力明显不是现在的她能预言出来的,刚想预言,就受到了反噬,嘴角流下了一行血迹。

    连夏和游玲珑见状,一人拉着她一只手臂,阻止她继续预言下去,能够抗衡银境一层的力量已经是她们的极限了,这金境的力量绝对不是她们现在能抗下的,连夏和游玲珑也不勉强,直接大声喊道:

    “小墨!”

    “小墨,救命!”

    早在关远斌对高翩翩出手时,商意墨就从美色中回过神来了,此时听见连夏和游玲珑的呼救,靠在某人身上,嬉笑的对某人眨了眨眼睛,“归先生,帮我毁了那两个人的丹田!”

    归司低头看了她一眼,在她的唇瓣上颇有力度的咬了咬,似对她的话有些不满和不悦,不过出手却不慢,几乎是商意墨刚话落,两道红芒就从他身上划出,眨眼就落在叶叙和关远斌身上,快得让他们两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噗!”

    “噗!”

    两人同时喷出了一口血红的鲜血,随之两人身上的气息完全蔫了下来,瞬间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叶叙那道轰向高翩翩,连夏,游玲珑三人的金色灵力立时在半空消散了下来,化成了金点,点点散落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空中,仿似太阳即将升起般,泛着点点金光。

    与此同时,叶叙整个人瞬间苍老起来,原本40多岁的中年人,瞬间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年人,透出了一股明显的苍老和死气,老态龙钟。

    商意墨对这两人这么狼狈的模样非常满意,仰头,在某人嘴角上重重的吻了吻,对他扬起一抹明艳动人的笑意,“谢谢!”

    归司凝眉看了她一眼,血眸深处划过一抹暗芒,随之,两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大马路上。

    “咻!”游玲珑见到这神般的转折,忍不住吹响了口哨,“抱大腿果然是真理,我都想找一根大腿来抱抱了!”

    这感觉真爽啊!

    “同感!”连夏表示她也想找一根大腿来抱抱,这感觉不要太爽!

    而当她们想要回头感谢一下商意墨这根超级大腿时,商意墨以及她那根超级大腿已经消失不见了!

    “啧啧……”游玲珑啧啧的摇头,再次对商意墨羡慕嫉妒,之后,就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变成了普通人的关远斌身上。

    关远斌此时不得不说非常非常狼狈,之前的嚣张气焰彻底消散不见了,此时丹田被毁,受了严重的内伤,甚至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啧啧啧,这模样真是精彩,真是让人欢喜!”游玲珑心情非常愉悦的一步一步的走向关远斌,这个男人一直利用女人上位,不得不说,挺成功的,只是明显坏事做得太多了,报应终于来了!

    哼,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一步一步的走到关远斌面前,游玲珑居高临下的睨着关远斌,“关远斌,你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怎么样?现在感觉爽吗?我就看着很爽很爽!”

    抬脚挑起关远斌的下巴,强行的将他的脑袋抬起来,让他那狼狈的模样更清晰的呈现出来,看着他异常阴沉阴黑难看的脸色,游玲珑越发的愉快,“关远斌,你知道吗?看见你此时的模样,我反而不想出手了,因为我很想知道,你现在这样,还能怎样挣扎?还能怎样实现你那些雄才美梦?”

    关远斌冷冷的看着她,忽然,脸色变了变,非常自然的,温柔深情的凝望着游玲珑,“玲珑,你知道吗?我这一生最爱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之前都是我一时被蒙蔽了心,所以才……你可以原谅我吗?玲珑,我知道你是这个世间最善良最美好的女人,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是吗?”

    “恶……”

    在关远斌这温柔深情的眼眸情深深的注视中,游玲珑再也忍不住,侧过头去,呕了出来!

    她真的忍不住了!

    她真的很想忍住,可是真的忍不住!

    太恶心了!

    她以前怎么能眼瞎成那模样?

    竟然会爱上这样一个恶心的渣渣?

    关远斌看见游玲珑这个模样,脸色立变了变,变得异常难看,阴阴测测的瞪着游玲珑,似想在她身上瞪出几个窟窿一样,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嫌弃他?

    “关远斌,你给我去死!”高翩翩终于再也忍不住,冲过来,将关远斌扑倒在地上,骑在他身上,拳头一拳一拳的轰在关远斌身上,“关远斌,你给我去死!我要你给我们高家陪葬!你这个混蛋!你这个人渣!你这个杀人凶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高翩翩有哪里对不起你?我们高家有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关远斌,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不是人……”高翩翩一拳一拳一拳的轰在关远斌身上,没有带灵力,纯粹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捶打在关远斌身上,发泄在关远斌身上。

    撇除灵力,高翩翩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她那个小拳头落在身上就犹如瘙痒一样,可是此时的她带着浓烈的恨意,滔天的恨意,一拳一拳落在关远斌身上,不到一会,关远斌那张还算清俊的面容变成了一个猪头,恐怕就是他爸妈都认不出来!

    游玲珑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高翩翩一拳一拳的轰在关远斌身上,一拳一拳的发泄在关远斌身上,没有阻止。

    她确实也想亲自杀了关远斌,亲自解决她与他,他与她们游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过相对于高翩翩的全家覆灭,她以及她们游家与关远斌的那些恩恩怨怨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关远斌之前一直将注意力落在游玲珑身上,一时不察被高翩翩扑倒了,此时一拳一拳的轰在自己身上,那痛楚那羞辱,让他的眸底划过了一抹猩红,阴冷狠戾,垂在身侧的手,悄无声息的多出了一边枪。

    阴冷狠戾的盯着似乎完全沉浸在无限悲痛中的高翩翩,动作快速的举起枪,对准了高翩翩的太阳穴,快速的按下扳机,“砰”一声,一颗带着骇人力量的子弹从枪口射出,“噗”一声,射入肉中,带出了一片血红!

    “啊……”痛苦的嘶吼声在这黑夜中响起,如鬼厉般,凄惨吓人。

    高翩翩猛地惊醒过来,就看见游玲珑一脚踩在一把枪上,那把枪的枪口直直的抵在关远斌的手掌心上,枪口似乎还冒着烟,一股浓烈的硝烟味扑鼻而来,明显这把枪刚刚开枪了!

    枪口对着的地方,关远斌的手掌心正中央有一个穿透了整个手掌心的小窟窿,正哗啦啦的流着血。

    高翩翩这才后知后觉的惊觉过来,关远斌虽然被废了丹田,失去了灵力,可是他身上依旧带着不少的杀人武器,如果不是有游玲珑在,她刚刚就死在了关远斌这把手枪上,她们高家就真的被关远斌全家覆灭了!

    “关—远—斌……”高翩翩恨恨的瞪着关远斌,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真的一点都不念及她们之间的感情,出手杀她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犹豫和迟疑!

    呵呵……

    关远斌却恨恨的狠狠的瞪着游玲珑,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能杀了高翩翩这个贱人了,却没有想到又被这个女人坏事了!

    真是可恶!

    真是该死!

    丹田被毁,对他影响确实很大,可是却不算很严重,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能恢复过来!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能东山再起,绝对要杀了那些给他羞辱的人!

    他的手上有不少好东西,哪怕丹田被毁,灵力没有了,也不代表他就能被随意欺负!

    收到关远斌这恨恨的狠狠的视线,游玲珑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一脚踩在关远斌那只受伤的手上,看着关远斌瞬间变得异常难看异常痛苦的脸孔,笑意盈盈的道,“关远斌,本小姐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以前,或者我不知道你的本事,可是这半年来,我清楚见识到你的本事!”

    “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厉害!”这半年来,与关远斌明里暗里的交手不下五十次,这个男人一次一次的刷新她对他的认识,手段层出不穷,宝贝好像怎么用都用不完!

    所以,她从没有因为他的丹田被废灵力被毁就轻看他。果真,这个男人就是属小强的,怎么打都打不死!

    “游—玲—珑!”十指痛归心,游玲珑这一脚让关远斌痛得差点呼吸不过来,瞪着游玲珑的眼眸猩红狰狞,似恨不得生撕了她!

    “啊……我好害怕啊!”游玲珑轻笑出声,脸上没有半点害怕,甚至在关远斌这狰狞狠戾的视线中,将他身上的储物饰品,隐藏的各种宝贝,一件一件的掏出来,“啧啧,这次要赚大发了!”

    她每掏一件,关远斌的脸色就越难看一分,挣扎得也越发的厉害,游玲珑就笑得越发的开心,“啧啧啧,果真是土豪啊,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坑蒙拐骗,这勾当果然收获丰盛!”

    关远斌恨恨的瞪着游玲珑,片刻,脸色再次变了变,看着她异常心平气和的道,“玲珑,这些宝贝里面我都下了禁制,除非我亲自解开禁制,否则你是用不了的,甚至会被那些禁制反噬和伤害!不如这样,我们交易如何?我解开这些宝贝上面的禁制,这些宝贝全都送给你,你放我走?”

    游玲珑挑眉看向他,看见他此时异常真诚的神色,仿似真的真心与她交易一样,失笑的放声笑出声来,关远斌眸光深了深,神色却更加的真诚,“玲珑,我是说真的,这次,我绝对没有骗你!”

    游玲珑看了他一眼,蹲下身,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各种宝贝,果真发现它们上面都被下了禁制,忍不住再次啧啧出声,对关远斌的佩服再次上升一个台阶,对这个男人的认识再次刷新了一个高度。

    不过,笑眯眯的看着他,“关大少,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小墨有一根超级超级大的大腿,相信他一定能轻易解除这些禁制的!”

    想起那个可怕的男人,关远斌脸上的真诚僵了僵,再次变得难看起来,刚刚他其实没有看清那个男人是怎样出手的,可以说完全没有看见那个男人出手,只听见商意墨那一声轻笑,还不等心底升起任何感觉,就被废了丹田,毁了武功!

    当那个男人忽然出现,并轻易打破了叶叙的锁定时,他就知道那个那人是一个异常危险的男人,尤其是发现叶叙似乎对那个男人非常害怕!

    却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危险到让他完全没有半点防备的强度!

    在那个男人面前,他,甚至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

    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商意墨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强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