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我与你之间的救命之恩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

    看着这一片血色,商意墨有那么一瞬反应不过来,这是十八层地狱?

    当身体出现异常的第一瞬间,她就发现了,应该说她自清醒过来后,就从未放松过警惕,一直提防着意外和危险的发生。

    当身体的感觉出现迟缓时,她第一时间就发现并警觉起来,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发现自己身体的动作和感觉越发的迟缓,她想了很多方法想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一个方法有效。

    她尝试过停下来,却发现,随着时间的过去,身体的动作和感觉依旧越发的迟缓,沉吟了一下,最后决定继续往前走!

    既然停下来没有任何用处,那就无畏的往前冲!

    渐渐的,她的身体不受控制,渐渐的,她的灵魂似乎被什么无声无息的往外拉扯,要将她的灵魂从身体里拉扯出来!

    当发现自己的灵魂渐渐脱离身体时,她的心快跳了跳,她和肥肥都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如果她的灵魂被拉扯出身体,绝对会立即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她拼尽全力的想要阻止,却发现一点都撼动不了那个拉扯她灵魂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看着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被拉扯出来,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木然,渐渐变成木偶!

    就在她的灵魂即将要被拉扯出身体时,她心底划过一片自嘲,划过一片不甘!说好了,剩下的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努力的活着,争阮得越来越长久!却重生过来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唯一一次的机会就这样消散了!

    她很不甘,她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她还未让段琉风为他之前对她做过的事情负责,她还未带肥肥好好见识一番现在的世界,她还想好好的活着,好好见识一下这个世界!

    就在这一刻,她的眼前忽然一变,之前那白蒙蒙的世界瞬间变成了这个血色的世界,她这是来到了十八层血色地狱吗?

    阎王之前与她说,她只有一次机会,是骗她的?

    实则是要激励她好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

    “过来!”

    正胡乱的想着,忽然一道睥睨冷霸,不容置疑的声音在这片血色的世界里响起,直直的传入她的耳窝里,让她的身心忍不住微颤了颤。

    这声音有些熟悉,却又透着明显的陌生,仿佛曾经在哪里听过,却明显这个人不是她熟悉的人。

    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这片血色的世界中,距离她不是很远的地方,正有一个身影伫立在其中,透出了睥睨天下,冷霸强势的王者之气!

    在血色中,她看不透这个身影的真面目,朦朦胧胧的,却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上那睥睨天下,与生俱来的尊贵傲气,让人无法忽视,让人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那如山般的傲然气场,哪怕相距一定的距离,依旧能明显的感觉到。

    这个身影似乎有些熟悉,却又明显的透着陌生,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却又明显的,她与这个人不熟,应该只是曾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曾经有过惊鸿一瞥。

    定定的看着那个身影,商意墨没有动作。

    “过来!”

    低沉的不容置疑的命令声再次响起,商意墨的身体明显的轻震了震,不受控制的,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往那个身影靠近。

    很快,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商意墨眸底划过一抹暗芒,神色却异常异常的平静,眸色也同样异常的平静。

    忽然换了一个世界,并不是她真的死了,而是那个幕后主人要出现了!

    他这次想怎么玩?

    没有反抗,没有半点动作,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一步一步的靠近那个未知的幕后老大,静静的看着,静静的。

    距离那个身影本就不远,很快,穿过那一片看不透的血色,终于出现在了那个身影的面前,终于看清了那个身影的真面目,看清那位幕后老大的真面目,商意墨看着面前出现的人,瞳孔明显缩了缩。

    一张俊美绝伦,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妖孽,一双蕴藏着无边血海的血眸,唇瓣轻抿,正赤裸着身靠在一池血池中,血色的池水正轻轻波动,轻轻的划过他那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体,如一个血色的王者,冷傲孤清,盛气逼人,散发着傲视天地的强势和冷霸。

    “归,司?”看着出现在面前的这个熟悉又似乎完全陌生的男人,商意墨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都回不过神来,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

    “过来!”妖孽男子斜靠在血池边上,血眸紧紧锁定在商意墨身上,血眸深处的血海泛起了明显的波浪,似汹涌着的海啸,随时要爆发,将面前这人吞没。

    冷霸不容置疑的声音再出,商意墨身心再次明显的轻颤了颤,将她从惊愕中震醒过来,难掩心底波动,难掩眼底颤动的凝着眼前的人,声音也透出了几分明显的不平静,“归司?”

    须臾,身心的颤动平静了下来,眸底的颤动也平静了下来,平静浅笑的看着面前的人,浅浅的意味不明的轻笑道,“你们似乎都将这个男人当成了我最重要的人,每一次的幻觉都是出现这一个人!”

    面前的画面很真实,很真实,可是商意墨还是确定,这又是一次幻觉!

    与上一次一样,非常真实,却同样是幻觉!

    那个世界果真人才辈出,不但有能幻变其他人的异能者,制造出这样真实幻觉的异能者同样不少!

    可惜,他们都对她太不了解了!

    在她心目中,这个男人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并不是她最重要的人!

    看来这个男人在那个世界的地位真的非常惊人,所以那个世界的人都下意识的想也不想的认为,拥有这样一个王者般的丈夫,这样一个王者般的男人就是她最最重要的人!

    如果此时换作其他人出现在她面前,换作是她此时非常担心的叶乔、郭轻、温乾海和桃夫人其中一人,或者她就中招了!

    可惜,那个世界的人似乎看不上叶乔她们,只看上这个男人!

    “幻觉?”妖孽冷霸的男人,听着商意墨这话中有话,微眯了眯眼,眸底那片血海似乎透出了几分危险,连空气似乎都要凝滞了!

    只见他轻轻的从血池中抬起手,带起一片血色的池水,也泛起了一片浓郁的血腥味,这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此时却在血色的池水中透着诡异,泛着莫名的危险。

    浓郁的血腥味入鼻,商意墨微眯了眯眼,掠了眼面前这妖孽冷霸的男人对她伸出的手,快速扫了眼他身下的血池,眸底快速划过什么,脸上却不显,非常平静。

    看见她这平静的模样,妖孽男人眯着的眼睛越发的危险,抬起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同样透出了几分危险的光芒,似乎只要这只手一动,商意墨就会被这只骨节分明的手直接化成渣渣。

    随着这只手越发的伸向商意墨,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郁,商意墨眸光再次闪了闪,神色依旧平静。

    这股血腥味与之前她在那个小山里遇见幻觉的那一片血色世界里面的血腥味不太一样,那一片血色世界里面的血腥味掺夹了很多东西,让人非常难以接受和忍受!

    而这里这股血腥味就是非常纯粹的血腥味,虽非常浓郁,有些难闻,可是商意墨还能接受,掠过那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低头掠了眼那个血池,眸底划过一片深幽的蓝芒,将这片血池看在眼内,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血池,里面是非常纯粹的,鲜血!

    微凝了凝眉,眸光再次快速闪了闪,泛着深幽蓝芒的视线从那血池转移到那个妖孽男子身上,不意外的,完全看不透这个妖孽男子。

    妖孽男子那双血眸一直定定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将她的神色一一看在眼内,尤其是当她的视线落在他身下这片血池时,发现她除了微微凝了凝眉,略有点不喜欢这片血池,不喜欢那浓郁的血腥味外,完全没有其他的类似于厌恶、恶心、嫌恶、憎恶等等的情绪,妖孽的容颜上,划过丝丝明显的笑意,血眸的危险散去,配上这一丝丝笑意,让他那本就妖孽的容颜看起来更加不像人。

    忽然撞上这一抹丝丝的浅浅的笑意,商意墨的眸光再次快速闪了闪,嘴角溢出点点未明的笑意,这是在对她使用美男计吗?

    想来那个世界的人对那个男人也不是很了解,那个清清淡淡冷漠淡离的男人,对她不过是责任和义务,对她不过是报答救命之恩,可绝对不会对她使用美男计!

    看着商意墨嘴角忽然扬起的这抹不明的笑意,妖孽男子莫名的不喜欢,脸上那丝丝笑意忽然不见了,凝凝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骨节分明的大手轻动了动。

    “咚!”

    下一瞬,商意墨没有任何防备的被一股强横不容置疑的力量拉扯了一下,整个人掉进了那个血池中,撞入了一个强硬的胸膛里,一双铁臂般的手臂紧紧的紧紧的锁着她的纤腰,将她牢牢的禁锢在那双铁臂里,禁锢在那个强硬的胸膛里。

    商意墨快速反应过来,凝了凝眉,一掌直接劈在这个男人的胸膛上,却惊不起半点波浪,唇瓣紧抿,眸光沉了沉。

    下一瞬,男人也出手了,他不理会商意墨的反抗,直接低头,张口在她的红唇上颇有力度的咬了咬,直接咬破了她的唇瓣!商意墨清楚尝到了自己血液的味道,眸底快速闪了闪,有什么快速划过,不等她理清那是什么,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颤动,“商意墨,这不是幻觉,我,归司,此时就在你面前,就在你面前!”

    商意墨身心明显颤了颤,却异常快速的冷静下来,平静下来,平静的凝着面前的男人,唇瓣的疼痛,口中自己血液的味道,都在清晰的告诉她,她此时,确实似乎不是幻觉,这个男人,真的就出现在她面前!

    眸光轻闪了闪,定定的看了面前的男人一会,商意墨浅浅的笑了笑,“归司,欢迎回来!”

    血眸微凝了凝,凝凝实实的盯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脸上一片清浅的开心的笑意,然而她的眸光却非常平静,血眸深处的汹涌似稍稍平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女人,平静的开口,“归夫人,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刻的我是真实的吗?还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幻觉吗?”

    商意墨脸上那清浅的笑意稍浓了两分,“上一次,遇见你,你告诉我,那不是幻觉,然后拿走了我大半的寿命,让我只剩下半年不到的寿命。”

    血眸轻缩了缩,刚刚平静下去的汹涌再次波涌起来,那波浪翻滚得越发的汹涌澎湃,似要溢出他那双血眸一样。

    与此同时,他们身下的血池同样开始翻滚起来,一股股血色的波浪打在他们身上,一股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透出了一股让人心惊心慌的危险和嗜冷。

    商意墨似乎没有感受到一样,略带苍白的脸上依旧扬着清浅意味不明的笑意,平静的迎上那双汹涌澎湃似要淹没她的血眸,“现在,我只剩下一年不到的寿命,真是非常抱歉,这一局,我不玩了!”

    说心里话,其实到目前为止,她还是分不清当初那一次的幻觉是真的幻觉还是真的真实的,她真的遇到了归司吗?

    如果是真实的,她愿意为了那个将所有的守卫都留给她的男人消耗那大部分的寿命!

    这次,她同样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实,可是无论是幻觉还是真实,她都没有那个资本去消耗了,这一次,她再也玩不起!

    血眸紧缩了缩,须臾,汹涌澎湃的血狼渐渐平复了下来,静静的静静的凝视着面前这个扬着一抹浅笑实则异常平静的女人,轻轻抬起手,略带冰凉满带血迹的大手轻轻落在她那略带苍白和清凉的脸上,轻轻的抚摸,轻轻的呢喃,“商意墨,你又救了我一次!”

    商意墨眸光闪了闪,脸上依旧扬着清浅的笑意,迎上那双让人看不透的血眸,清清浅浅的道,“第一次你已经还我了!你让我拥有了归夫人这个名号,让我拥有了让无数人羡慕嫉妒的身份,你也非常尽职尽责的履行了一个丈夫的责任和义务,拼尽你的力量守护我,那份救命之恩,已经偿还了,你不用再记着了!”

    血眸深处的血海定了定,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看着她扬着清浅的笑意,说着清清浅浅的话,那双黑亮澄澈的眼眸异常平静,片刻,蓦地勾起一抹让这片血色世界失色的笑意,“归夫人,现在你又救了我第二次,你说,我应该怎么报答你?”

    商意墨脸上的笑意不变,“药材,各种各样珍稀的药材,我不嫌多的!”

    “药材?这个不算。之前就知道你需要药材,所以已经让左一全力收集各种珍稀的药材了。”妖孽男子道。

    商意墨心轻颤了颤,看着面前的妖孽男子没有说话,这个真的是归司?不是幻觉?只有真正的归司,才会知道他之前曾经做过什么吧?

    亦或,对方的实力太强,已经能剖析她的内心深处,记忆深处,将她记忆里的人幻化出来?因为实力强过她太多,所以哪怕搜索了她的记忆,她也一无所觉吗?

    可是,如果真的能搜索她的记忆,那个人不会不知道她此时最想见的人是谁,不会不知道归司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丈夫,那,为什么还要幻化归司?

    是因为知道,她对归司并不是太熟悉,所以才幻化他?

    假亦真时真亦假?

    归司不知道商意墨此时的想法,他凝视着她,轻轻的勾着唇瓣,轻抚在她脸上的手轻轻的移到她的脖子上,在她脖子上轻轻的掠了掠,“归夫人,我有一个办法能补回你之前耗损的寿命。”

    “咦?”商意墨惊讶的看向他,有办法补回她之前耗损的寿命?“什么方法?”

    归司邪肆的勾了勾唇,商意墨心忍不住轻颤了颤,下意识的就想退,然而归司却不让她退,紧紧禁锢着她的腰身,低头,不容置疑的含上她的红唇,猛力一压,将商意墨压倒在血池里,两人齐刷刷的掉进血池里!

    “砰!”

    卷起了一池的血浪,血浪高高抛起,高高落下,发出一阵阵“啪啦啪啦”的声响,血浪落下,池底似有什么在翻滚,卷起了一波一波的波浪,这些波浪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汹涌,渐渐的,血浪汹涌澎湃,久久停不下来!

    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血浪的翻滚汹涌澎湃终于渐渐的消停了下来,“哗啦”一声,一个人头从血池里冒出来,血红色的池水从那张俊美绝伦,妖孽得不像人的脸庞上留下,映衬得那双血眸越发的血色深邃,血色弥漫。

    舌头伸出,轻轻的似带着某种意味的舔了舔唇瓣,邪肆魅惑的勾了勾唇,“商意墨,商意墨,商意墨……呵呵……”

    愉悦中带着某种意味的笑声轻扬的传出,久久回散在这片血色的世界中。

    “商意墨,我和你之间的救命之恩已经全部还清了,接下来……呵呵……”

    “哗啦!”

    俊美绝伦,修长高大的身影从血池里站起来,血色的池水一点点的从他那修长高大的身体上话落,滴滴答答的滴落在血池里,隐约间,能看见那血红色的肌肤上,似留下了好几道好几道深深的指甲痕。

    “呼啦!”

    徒然,血池的池水忽然暴动起来,全都向妖孽男人倒冲过来,瞬间就将妖孽男人淹没,在淹没过去之前,隐约能看见那双血眸里划过一片嗜冷和睥睨。

    “刷拉!”

    转眼间,淹没妖孽男子的池水再次倒回到血池里,然而却失去了那妖艳的血红色,清淡得犹如一潭清水!

    妖孽男子翻手拿出一件长衫,随意的披在身上,简单束了束,迈步走出血池,转身消失在这片血色的世界里。

    ------题外话------

    吼吼吼……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