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三年之后,百年之期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2-0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墨,乔乔,温老,桃夫人,快点起来,我们要立刻离开这里,有危险要来了!”郭轻紧张压抑着的低吼声在帐篷里响起。

    立时,所有休息的人立即睁开眼睛,以最快的速度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就看见郭轻满脸紧张,脸色苍白的站在帐篷中间!

    “小轻,怎么回事?”商意墨收起沙沙,带着肥肥以最快的速度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郭轻此时苍白紧张的神色,心微沉了沉。

    “我,我原本是想感应一下附近哪里有珍稀的药材,还没有找到,就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危险快速接近!很危险,很强大,很暴戾,我们要快点离开!对方的速度很快,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郭轻紧张快速的道。

    闻言,商意墨的心再沉了两分,沉凝的对温乾海道,“爷爷,我们立即离开!”

    “嗯!”温乾海眉宇微皱,动作迅速的收起帐篷,快速放出了一辆七人座的雪地车,果决的道,“上车,我们立即离开这里!”

    说着,自己率先跳上了驾驶席的位置,桃夫人动作快速的跟随其后,快速跳上了副驾驶席,商意墨和叶乔的动作同样不慢,提着似乎紧张得回不过神来的郭轻,快速坐上车,三人刚刚坐上车,车门刚刚关上,温乾海就驾着雪地车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轰隆隆……”

    车子刚离开原地,他们之前休息的地方,忽然凹了下去,凹出了一个深坑,然后,似乎有什么很庞大的东西从那个坑里飚上来!

    “该死,竟然是雪怪!”温乾海透过后视镜看见从那个凹坑里飚上来的大怪物,忍不住低咒出声。

    桃夫人看见这只雪怪,眸光微凝了凝,眉宇轻皱了皱,没想到竟会遇到这玩意!

    “真是幸运!”叶乔撇了撇嘴,她的异能只针对植物,却对这些动物怪物没有半点作用,而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么不美好的玩意!

    商意墨眸底快速泛出深幽的蓝芒,凝眉看向这只忽然跳出来,气息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的大雪怪,片刻,眸底划过一抹清冽。

    郭轻看见那个从雪地里跳出来的大怪物,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从未见过这么吓人巨大的怪物,只看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戾气息,越发清楚的感觉到它身上爆发出来的暴戾凶残,忍不住颤了颤身体!

    雪怪,生活在这些冰天雪地里,可是它们的数量很少,很少会出现在人前,可是它们的武力值却超级暴力,能够遇见它们,真的非常非常幸运,幸运得让人忍不住跳脚!

    而显然,商意墨她们异常的幸运,她们不但幸运的遇上了这罕见的雪怪,还异常幸运的遇上了这极度罕见的变异雪怪!

    这只雪怪不但长得异常巨大,仿似一个巨人一样,且速度异常的快,眨眼间已经追上了她们这辆雪地车,紧紧追在她们身后!

    雪怪跑在雪地上,那成吨的重量落在这片冰天雪地里,仿似地震一样,一震一震一起一伏,让她们的雪地车也跟随着在这冰天雪地里跳来跳去!

    “温大哥,开快一点,那只雪怪要追上来了!”叶乔紧紧盯着那越来越近的绝大雪怪,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对温乾海催促道,她不想与这只大怪物交手!

    “你以为我不想快吗?这地面地震一样,再加上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再快一点,我们就要翻车了!”温乾海没好气的吼道,他也想快啊,他也不想被这个大怪物追上被它吞了,可是能快才行啊!

    他能够保持这个速度,并且驾驶得这么平稳,已经是极限了!

    而这平稳,却让郭轻直接呕了出来!

    “呕……”郭轻双手死死按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那呕吐声影响到车里的其它人,可是这车左右飘移,上下颠簸,比过山车还要过山车,郭轻真是从未经历过,她的身体立即做出了反抗!

    商意墨泛着深幽蓝芒的眼眸直直的盯着那只快速追着她们的大雪怪,听见郭轻这隐约的呕吐声,头也不回的翻手丢出一个药瓶,“吃了。”

    郭轻见到,没有半点犹豫的伸手接住,快速倒出一颗丹药吞进嘴里,丹药入口即溶,很快,她体内的翻江倒海稍稍平复了下来,平复到了她能忍受的程度。

    稍稍恢复了一点,抬眸看向定定盯着那只大雪怪似乎在想着什么的商意墨,郭轻问道,“小墨,你想到对付它的方法了吗?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它中毒了!”商意墨沉默了一会,声音略带冷沉的道。

    话出,车里的人都惊了惊,温乾海第一个惊呼出声,“什么?中毒了?也就是说这里还有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商意墨道,声音透着冷冽,“这种毒非常阴险,对方似乎想要控制这只大雪怪,只是这只大雪怪的强悍似乎出乎了对方的预料,没有被控制,反而让它爆发了,暴怒凶戾!”

    顿了顿,继续道,“它的爪子间有血迹,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对它下毒的人的!”

    “最好是死了!如果让我看见那个人,我第一个不放过他!”温乾海恶狠狠的道,他们本来休息的好好的,却被那个人捣毁了!在这种天气下,休息到一半从床上爬起来那是相当痛苦,还要被一个暴怒的大雪怪追杀,更是惨上加惨,如果让他抓到那个混蛋,他一定要让那个混蛋也试试这种糟心的经历!

    “小墨,那个大雪怪看起来非常痛苦,能让它平静下来吗?”桃夫人看了看那个大雪怪,问道。

    她隐约能听见那个大雪怪的心声,它此时很痛苦,很愤怒,它要发泄,它要杀了那些让它这么痛苦的人类!

    紧紧盯着那个大雪怪,清楚看见它体内的情况,商意墨越发冷冽的摇了摇头,“那个毒药很阴险,对方想要控制它,同时又没有想过要放过它!那个毒药不能控制这个大雪怪,却在它体内不断的破坏,这个大雪怪,已经没救了!”

    听见这个大雪怪没救了,众人心松了口气,几乎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它,还能撑多久?”

    不怪她们没有同情心,她们与这只大雪怪没有半点感情,现在更是被它追杀当中!她们同情它那糟心的遭遇,如果可以,她们愿意出手相救!可是现实却是,她们救不了它,而它想将那怒气发泄在她们身上!

    “七天!”商意墨淡淡的道。

    “七天?”温乾海第一个惊呼出声,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也就是说这只大雪怪还要痛苦七天,而我们也要被追七天,见鬼的,是哪个混蛋这么阴险,要杀就杀,竟然又想控制人,又要折磨人,这只大雪怪究竟哪里得罪他了?”

    商意墨眸底划过一抹暗芒,清冷清凉的道,“这只大雪怪没有得罪她,而是这只大雪怪非常倒霉的遇上了她!”

    叶乔第一个听出了商意墨话中的异样,“小墨,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下毒的阴险小人?”

    话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商意墨身上!

    商意墨的视线依旧落在那只大雪怪身上,因为追赶不上她们,因为她们不断的逃走,大雪怪越发的愤怒了,身上的暴戾越发的凶,连四周的雪花都避开了它!

    好一会,商意墨才幽幽的开口,“你也认识的,曾经,她就想这样控制你!”

    “是她!”叶乔神色一沉一冷,想起了最开始与商意墨相识的时刻,她和商意墨相识,就是商意墨出手救了她!

    那一次,她跟随一个佣兵团外出探险,却差点中了那个佣兵团里面一个女人的招,幸好当时商意墨正巧经过,发现了那个女人的阴险招数,及时阻止了那个女人,救了她!

    哼,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多看了她两眼,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对她稍微热情了一点,就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竟连那样阴险的手段都使出了!

    被发现了之后,竟然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直接否认了!

    那个女人很阴险,同时也很精明,她出手的时间挑选得很好,挑选在其他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同时出手的角度也非常刁钻,堪比死角,那些人一个都发现不了!

    而那个女人最出色的就是她的演技,她在那些佣兵团的佣兵眼里,是一个人美声甜,心善柔和,实力高强从无架子,平易近人善解人意,各种各样的好,彻底俘获了那个佣兵团里每一个佣兵的心!

    而平时,她对她同样很好,温和照顾,将她当成了自己人,没有半点排斥,没有半点疏离,如一个亲姐姐一样!

    因此,在被发现后,在她被发现时果断利落的销毁了证据,在她摇头否定后,那些佣兵想都不想的相信了她,反而将救了她的商意墨当成了敌人,控诉商意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陌生人冤枉那个女人,挑拨离间,甚至还要对商意墨出手!

    呵呵,虽然她没有亲眼看见那个女人对她下手,可是她还是相信了商意墨!那个女人在对她看似很好,看似真的非常温和照顾,看似真的将她当成自己人,可是由始至终,她感觉不出那个女人的半点真心!

    所以,她相信那个女人真的会对她出手!

    最后,因为不是那个佣兵团的对手,因为双手难敌四拳,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之后他们走他们的独木桥,她和商意墨走她们的阳光道!

    而自那次分道扬镳后,她就再也没有与那个佣兵团的人接触过,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又再次遇到了他们!

    也好,有些账,也该算算了!

    果真,欠下的都是要还的!

    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竟然还有这样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听完叶乔简单的“介绍”,温乾海悚然的撇了撇嘴,忽然发现他认的这个干女儿真的很好很好!

    看来他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

    回头,看了看脸色清冽的商意墨,温乾海眸光微深了深,开口道,“丫头,你有帮那个大雪怪停止痛苦的丹药吗?”帮它停止痛苦,就是将那七天的时间缩短缩短再缩短!

    “有!”商意墨点头,身上的气息更清冽了。

    温乾海见状,长长的叹了口气,“出手吧!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当活着太痛苦,当注定了还是要死去,而且是痛苦的死去,那就直接送他一程吧,让它走得痛快一点,不要受太多的折磨!”

    桃夫人看着商意墨慈和的道,“小墨,如果你不忍心出手,你将那丹药给奶奶,奶奶来出手!”

    在异能界里,杀人随处都可以看见,尤其是在这灵力匮乏的世界,为了争夺资源,斗争非常激烈,随时都有可能死人!

    对那些实力强大的异能者来说,杀人很容易,可是出手杀人了,却不代表他们的心没有半点波动,尤其是商意墨这样年轻的女子,口硬心软的傻姑娘!

    “不用,我来。”商意墨缓缓的道,最后看了那个大雪怪一眼,确定它真的没有救,微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冽果决,抬手打开车窗,另一只手轻挥了挥,一道红中带绿的光芒从车窗里快速窜出去,在这冰天雪地中划过一道直线,直直的落在那个大雪怪的胸口上!

    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砰!”大雪怪重重的撞落在雪地上,在雪地上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吱!”

    大雪怪倒下,雪地车停下,商意墨从车上下来,迈步走到大雪怪倒下的那个大窟窿前,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大窟窿里面的大雪怪,对上它那双暴戾凶残的大眼睛,淡淡的,淡淡的!

    须臾,一道红中带绿的光芒从大雪怪的胸口上射出,回到了商意墨身上,立时,大雪怪知道,就是这个女人出手杀死它!

    大雪怪瞪大了轮胎般大的大眼睛,暴戾狰狞的瞪着商意墨,就是这个女人出手杀死它,就是这个女人出手杀死它,就是这个女人出手杀死它……

    良久,大雪怪眼底的暴戾狰狞稍稍褪去,向商意墨咧开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商意墨身上的气息越发清淡。

    “小墨,它身上的暴戾暴怒消失了,此时一片平和,虽然不是很纯粹,透着几分不舍和不甘,可是它的气息占大部分都是平和的!”郭轻站在商意墨身边,将她感应到的一一告诉给商意墨。

    “它在感谢你!”桃夫人轻轻的道,“它不想死,可是它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且将死得很痛苦,它很谢谢你帮它解决了那痛苦!虽然很不舍,虽然很不想死,可是能够这么平和的没有太大痛苦的死去,它很感谢!”

    叶乔直接伸手揽着商意墨的肩膀,紧紧的揽着她,“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一起为它报仇!一定要那个女人为她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温乾海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商意墨,见她神色淡淡的,却莫名让人心疼,拍了拍她的肩膀,长长的叹了口气,“丫头,这就是人生!人的一声,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总会遇到各种纠结郁结难以选择难以抉择的事情,有很多事我们想做,却无能为力,因为我们不是神!”

    “虽然我们现在不是神,可是我们可以努力成为神,努力的一点点的减少这些纠结郁结难以选择难以抉择的时候,当我们的实力强到一定的地步,所有阴谋算计,都将起不到作用,我们想救什么人就能通过努力救活那个人,想守护什么人就能通过自己的实力守护那一个人!”

    叶乔赞同的点头,“没错!当年,我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拆穿不到那个女人的阴险,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现在,我比以前强大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拆穿那个女人的阴险,让那个雇佣兵团的人都知道那个女人的真面目,让那个女人最在意的那个人,狠狠的唾弃她,嫌弃她,厌恶她!”

    静静的听着叶乔等人的安慰,商意墨身上的清冽稍稍消了消,看着狰狞的咧着嘴巴,眼睛缓缓闭上的大雪怪,看着它的气息快速游走,轻轻的开口,“一路走好!”

    话出,随着冷冽的寒风吹到那个大雪怪耳边,随着寒风轻轻吹散,大雪怪嘴巴咧了咧,完全闭上了眼睛,最后一丝气息随之飘去,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离开得很安详!

    虽然还有不舍,还有不甘,可是它离开的时候没有受到太多的折磨和痛苦,它很感谢!

    深深看着大雪怪的尸体,看着它最后咧开的那一道更加狰狞的笑意,定了定,片刻,商意墨翻手拿出一个药瓶,轻轻丢落在大雪怪的尸体上,“砰”瓶碎,墨绿色的液体流出,大雪怪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点点白色的雪花,随风飘散,与这冰川的雪花融合在一起,自由的飘荡在这片干净宁静的雪地上!

    最后看了看这些雪花,缓缓的握了握手,转身,迈步离开这个大窟窿,留下怔怔的温乾海、桃夫人、叶乔和郭轻四人。

    叶乔第一个反应过来,最后看了眼那个什么也没有了的大窟窿,幽幽的轻叹了声,转身跟上商意墨,“什么都没有留下,就没有东西被人控制了!”

    以那个女人的阴险,如果让她知道这个大雪怪已经死了,说不定连它的尸体都不会放过!

    郭轻微抿了抿唇,转身,快步跟上商意墨。

    温乾海和桃夫人相视一眼,两人的眸光一致的沉了沉,轻叹了口气,转身,迈步坐上雪地车,雪地车不急不缓的在冰天雪地上行走,而车内,略带压抑。

    商意墨坐在车里,坐在车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叶乔和郭轻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或者,这个时候应该让她静静!

    雪地车一路不停的往前走,良久,再次回到那张地图显示出来的那条简单的路线上,不急不缓的走着,路上除了一片雪白依旧一片雪白,这让车内的压抑持续着,越发的压抑,气闷。

    这车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看了看身旁满脸闷闷张口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温乾海,桃夫人轻叹了声,连人带椅转过身去,第一个打破了这份压抑和沉闷,“小墨,你已经突破了银镜了吧?”疑问句,肯定的语气。

    商意墨的视线从窗外那白蒙蒙的一片移到副驾驶席上的桃夫人,只见副驾驶席的座椅转了过来,此时桃夫人正面对面的凝着她,桃花般艳丽的脸上一片温和,眸底却是一片清晰可见的认真正色。

    商意墨心凝了凝,坐直身体,点头,“是!”

    桃夫人轻点了点头,“突破了银镜,就能前往那个世界,你打算前往那个世界吗?”问话出,桃夫人先失笑出声,“是我糊涂了,你是绝对会去那个世界的!”

    “嗯?”商意墨疑惑的挑了挑眉,为什么这么确定她绝对会去那个世界?因为归司?

    桃夫人看出了商意墨的疑惑,却没有回答她的疑惑,看着她正色道,“丫头,既然你注定了要前往那个世界,那这三年内,你不要再突破!这三年内,将你的灵力压缩压缩再压缩,凝缩凝缩再凝缩,无论多少次触碰到突破的屏障,都不要突破!”

    商意墨眸光微缩了缩,“三年内?为什么是三年内?”在前往那个世界前压缩灵力凝缩灵力她能理解,这样一来,一旦去到那个世界,一旦接触到那浓郁的灵力,在那浓郁的灵力刺激下,她的实力将会突破得更高!

    可是为什么要三年?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前去那个世界,干奶奶为什么这么肯定她将会在三年后前往那个世界?

    桃夫人被商意墨这问题问得愣了愣,须臾,失笑慈和的看向商意墨,“你爷爷和你奶奶真的将你保护得很好!”

    “呃……”商意墨表示听不懂,这与爷爷奶奶将她保护得很好有什么关系?

    “赞同!”叶乔点头。

    “嗯!”郭轻同样点头,表示羡慕。

    “能解释一下吗?”商意墨看向她们,叶乔和郭轻看着她,异口同声的道,“三年后,就是百年之期!”

    “百年之期?什么玩意?”商意墨更疑惑了。

    叶乔同样表示羡慕了,商爷爷和商奶奶真的将这个女人保护得很好,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爷爷和奶奶呢?!

    有些无力的瞟了郭轻一眼,让她给商意墨解释,她需要静静!

    收到叶乔的视线,郭轻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正色的道,“百年之期,是这个世界的上流家族与那个世界的上流家族达成的协议,每隔一百年,那个世界的上流家族和势力将会派人前来这个世界挑选弟子,然后带着他们前往那个世界!”

    “不需要突破银镜,只需要达到那些家族和势力的要求,入选成为他们各大家族和势力的弟子,就会被他们引领前往那个世界!”

    商意墨明白的点头,看着郭轻和叶乔那不愉的脸色,轻挑了挑眉,“有什么条件吗?”天上不会掉馅饼,既然会出手引领前往那个世界,肯定要收取一定的好处!

    “从此成为那个家族或者势力的一份子,一辈子为那个家族或者势力卖命!”叶乔直接冷笑出声,“表面上,他们会与你签署一份协议,让你只需要为他们的家族或者势力服务一定的年限!可是在这个年限里,他们会使出各种手段,彻底榨干你的剩余价值,或者无限期的延长你的服务年限!”

    商意墨的神色微淡了淡,“不能拒绝?”

    “可以!”叶乔脸上的冷笑更浓,“一旦你拒绝,你就会成为那些家族和势力的眼中的刺,不挑不行!”那些家族和势力高高在上,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挑衅他们的权威,谁要是挑衅他们的权威,他们就让你真切的感受到他们的无限权威!

    那个世界是他们的地盘,而你一个无名小卒去到他们的地盘,他们想怎样搓圆捏扁都可以!

    “而且,他们不但会挑你的刺,同样会挑你家族的刺,一点一点的让你的家族无法生存,一点一点的逼迫你向他们求饶!”所以,在很多时候,哪怕你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答应,除非你想让那个养育你栽培你的家族,与你一起从此消失在这个世间!

    商意墨眸色幽幽的淡淡的,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沉默了一会,缓缓的缓缓的道,“所以,还有三年,又一次的百年之期到了?”

    “是!”叶乔沉沉的点头。

    ------题外话------

    1月份最后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