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2章 :商意墨消失不见了?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2-02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当这个男人只对你坏的时候,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能逃得过,至于其他的,都是浮云!

    此时这双桃花眼里再也不见当初那坏坏的邪邪的感觉,此时他正深情的凝望着那个清纯的女子,似乎害怕会吓到她一样,将自己所有的邪肆全部收敛,只剩下一本正经的深情,正一个好好男人!

    看着这一副一本正经的深情的好好男人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游玲珑只感觉一个字——假!

    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恐怕就算是她,也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最最真实的一面,包括曾经带给她的所谓美好!

    自嘲的笑了笑,收回视线,转眸看向身旁的商意墨,对上她心疼关心的视线,心头的冰凉霎时如泡在温泉中一样,暖烘烘的!释然的勾了勾唇,对商意墨扬起一抹张扬的笑意,伸手揽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告诉她,她没事了,曾经的游玲珑回来了!

    同时,也非常感谢这个好姐妹,感谢她让自己真真实实的看清眼前这个男人的真面目,让自己彻底从那灰暗的世界中走出来!

    商意墨接收到游玲珑的回复,放松的轻笑了笑,重重的揽了揽她的肩膀,两人重重的抱了抱,随之游玲珑放开她,落落大方的看向高翩翩,“高小姐,首先恭喜你找到了你的幸福。”

    游玲珑的话让高翩翩将视线落在她身上,同时还伴着一道隐晦的幽芒,游玲珑直接忽略那道幽芒,看着高翩翩继续道,“不过作为一个过来人,作为你这位未婚夫的前任女友,我还是想提醒高小姐一句,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要草率了!”

    游玲珑不想说太多,以她的身份也不适合说太多,说太多说不定别人会觉得她别有目的,可是什么都不说她又过不了自己心底那一关。

    关远斌幽幽的看了游玲珑一眼,随之定定的看着身旁的高翩翩,看似神色不变,不过在场的除了高翩翩以外都看出了,这个男人此时有些紧张。

    段琉影冷冷的笑了笑,这位关公子对翩翩还挺“重视”的!就是不知道这真正重视的是什么!

    高翩翩看了游玲珑一会,认真的道,“我知道了,谢谢你,游小姐!”随之边挽着关远斌的手臂站起来边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再见!”

    看着高翩翩挽着关远斌的手臂随着段琉影走出了大厅,游玲珑揽着商意墨的肩膀道,“墨墨,你说这位高小姐会不会步我的后尘?”

    说着这个,游玲珑再不见以往的暗沉,有的只是对自己曾经瞎眼的自嘲,同时也庆幸自己撑住了自己最后的骄傲,没有死皮赖脸的再次黏上这个渣男!

    商意墨看了她一眼,将她的精神状态看在眼内,轻笑道,“你应该知道这位高小姐的异能是什么,而她与那位关先生在一起后,经常使用异能。”

    游玲珑立即会意过来,关远斌之所以与高翩翩在一起,就是看上了她那预知的异能,“我现在非常庆幸,我当初没有告诉他,我是游家的人!”

    曾经她向关远斌介绍时就直接说自己叫玲珑,之后他就一直叫她玲珑,并没有询问过她的姓,因此她也没有留意。

    现在却非常庆幸,如果关远斌知道她是游家的人,说不定不知道要怎样榨干她的剩余价值!

    商意墨眸光微凝了凝,掠了眼一旁神色冷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游临贤,“关远斌可能与游家有些联系。”

    “嗯?”游临贤闻言,抬起视线落在她身上,眸底的冷漠稍稍消了消。

    “什么意思?”游玲珑坐直身体,定定的看着商意墨,关远斌竟然与游家有联系?

    商意墨看着游玲珑,“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你大哥的情况。”游玲珑轻轻点头,眼底划过一片冷意,商意墨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我在关远斌的身上发现了那种同心蛊,而且是母蛊。”

    游玲珑瞳孔狠缩了缩,“是他对我大哥下蛊的?”竟然是他!?竟然是他!?

    游临贤的神色再次冷漠了起来。

    商意墨轻轻摇了摇头,“虽然是同一种同心蛊,不过你大哥体内的子蛊并不属于关远斌体内那只母蛊的。子蛊被毁,母蛊以及他的主人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可是关远斌并没事,所以游大哥体内的子蛊与关远斌体内的母蛊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不过你们两人身上都有这些同心蛊,就值得推敲了。”

    游玲珑和游临贤闻言,神色一致的沉了下来,她们刚刚就讨论过,在游临贤身上下蛊的十有**是游家的人,因为游临贤以前风头太盛,盖过了某些人,甚至挡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才这么残忍的对游临贤下手,不但毁了他的修为,更是将他当成收集灵力的熔炉!

    而依商意墨说,这种狠戾的同心蛊是非常稀有的,可是现在却接连出现了,如果说这两者没有一点联系,打死她们两人都不相信,尤其是游玲珑!

    她曾经与关远斌交往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现在看来并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也大概清楚关远斌是一个什么情况,以他个人的能力能够搞到这么稀有的同心蛊,可能性很小很小!

    沉默了好一会,游临贤抬眸看向商意墨,“商小姐,真的非常感谢你!接下来的事是我们游家的事,就不麻烦商小姐了!”

    游玲珑看了看自家大哥,瞬间明白自家大哥是不想将商意墨拉到她们家的竞争中来,不想她成为某些人攻击的对象,对此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商意墨耸了耸肩膀!

    她和商意墨是同生共死过的生死姐妹,如果商意墨有事,无论是什么情况,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帮忙,她相信商意墨同样也是,所以有些事她们之间完全不用说!

    商意墨同样回以一个耸肩,如果这个人不是游玲珑的大哥,她除了帮他治病外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所以有些事有些话她们之间确实是不用多说。

    收到商意墨的回复,游玲珑张扬的笑了笑,伸手勾了勾她的脖子,揶揄的道,“墨墨,你家男人呢?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家男人竟然舍得将你一个人放出来?”

    收到商意墨的回复,游玲珑张扬的笑了笑,伸手勾了勾她的脖子,揶揄的道,“墨墨,你家男人呢?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家男人竟然舍得将你一个人放出来?”

    虽然只见过一次,不过游玲珑已经看出了那个男人对商意墨的霸道,恨不得时时刻刻将她锁在身边,不过现在看来,那个男人挺尊重这女人的,不会阻止她想做的喜欢做的事情,不错,点赞!

    商意墨耸耸肩膀,略带随性的道,“他丢下我一个人不知道去哪里玩了。”眸底却快速划过一丝漆黑的流光。

    游玲珑没有错过商意墨眸底一闪而过的流光,眸光轻闪了闪,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放心,我能应付得来,你先解决你的事情,我们出任务的时间差不多了,你不要到时候去不了!”商意墨看着她道。

    游玲珑深深看了商意墨一会,确定她现在确实不需要她帮忙后,微笑了笑,看着她自信的道,“放心!绝对误不了事!”随之与商意墨打了声招呼,就与游临贤离开了。

    段琉影在两人离开后进来,挑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商意墨,“下一个病人已经到了,你是要先休息一下,还是继续?”这个女人自从来到后就没有休息过了,不过这个女人之前似乎对她说过,她需要在三天内诊治至少十个疑难杂症的病人,而且越是难解决的疑难杂症越好!

    “继续。”商意墨从沙发上站起来,段琉影没有任何意外的耸耸肩膀,一边带着她往下一个病人的房间走去,一边略带无语的抱怨道,“我这个私人别墅都快成你的私人会所了!”

    商意墨眸光微亮了亮,眼底快速划过一丝精芒,“要不要合作?”段琉影的人脉确实出乎她的意料,她们两人合作绝对可以各取所需!

    “这个可以合作!”段琉影眸光一亮,晶亮晶亮的凝望着商意墨,段琉风现在越来越强,她在段家将会越来越难过,说不定段琉风什么时候就要对她彻底出手了,她也是时候要为自己筹谋筹谋了。

    “合作愉快!”商意墨向段琉影伸出了手,段琉影“啪”一声愉快的拍上她的手,“合作愉快!”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的时间,商意墨一直留在段琉影这个私人别墅里,日夜不眠的诊治一个又一个疑难杂症的病人,直到十天的最后期限才离开了这私人别墅,回到了城堡。

    专车载着她回到城堡门口,城堡大门立即打开,而就在这个时候,“轰”一声,一道强悍的爆炸从专车下面的地下爆发,将专车冲上了天空,在天空上360度旋转,720度旋转,1080度旋转……

    商意墨本闭着眼睛休息,忽然感觉一阵剧烈的震动,猛地睁开眼睛,就感觉车身在不断翻转,冷凝的眯了眯眼,快速稳住自己的身体,转眸看向车外,发现她此时连人带车被震上了天空!

    “啪!啪!啪!啪……”

    下一瞬,一阵子弹暴雨般的落在专车上,大部分落在专车的后半位置,似要射穿专车,将那些暴雨般的子弹落在她身上,将她射成马蜂窝,不给她任何逃出生天的机会!

    商意墨冷冷的勾了勾唇,这样就想杀了她?如果是以前,或者分分钟能让她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下,可是她已经重生了一次,她再没有第二次的机会,所以她不会这么轻易被杀!

    微眯了眯眼,商意墨翻手拿出几个颜色非常鲜艳的药瓶,正要打开车窗将这些药瓶送出去,就听见驾驶席上的司机凝重的道,“夫人,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保护您,绝对不会让您受到半点伤害!”

    商意墨抬眸看向他,就听司机继续道,“夫人请放心,这辆车经过了特别的改造,且由左护法亲自加了灵力护罩,无论是那些加了料的炸弹还是这些加了料的子弹都无法突破左护法的护罩!”

    商意墨眸光微动了动,摸了摸手上鲜艳的药瓶,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些日她在车上基本上都是睡觉,所以还不知道这位似乎是专门配给她的司机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属下是,零。”司机恭敬的道。

    “零?听说你们boss的贴身暗卫头头也是叫零!”商意墨眸光明显闪动的看向零。

    “属下就是那个零。”零依旧恭敬的道,身上的气场没有半点变动。

    商意墨眸光闪动的更加明显,听不清情绪的道,“竟将贴身暗卫的头头安排给我当司机?还真是大材小用。”

    零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商意墨,犹豫了一瞬,开口道,“夫人,您不需要担心,虽然boss和左护法都不在,右护法也受了重伤,可是我们会拼命保护你的!”

    “城堡里面都是boss的亲卫,对boss和夫人绝对是百分之二百的忠诚,都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boss和夫人!”

    “城堡里现在还有多少人?”

    “回夫人,boss只带走了左护法,将所有人留下来保护夫人,命令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夫人!所以请夫人放心,我们绝对会保护好夫人,绝对不会让夫人受到半点伤害!”零恭敬的道。

    商意墨猛地抬起眼眸,眸底深处似有什么涌出来,“他一个人都没有带走?”左一之前已经向她汇报了归司在这个世界的所有势力和人力,她自然知道这城堡里汇聚了归司的所有亲信,她以为那个男人至少会带走一部分亲卫!

    他自己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就只带着左一一人回去那个世界……

    零恭敬的看向商意墨,“是!boss虽然离开的匆忙,可是却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尤其是保护夫人安危的事情,零以及boss的十个贴身暗卫将会24小时全天候的护在夫人身边,其它的亲卫将会分布在其它地方,全天候全方位的保护夫人!请夫人放心!也请夫人,安心的等候boss回来!”

    商意墨的心情本有些凝重,听到零的最后一句话,略带好笑的看向他,“似乎你们都很害怕我会离开你们boss?按理说你们boss那么受欢迎,你们不用愁找不到一个合你们心意的夫人!”

    商意墨非常有自知之明,她对自己很满意,可是很清楚自己与归司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按照归家夫人的各项要求,她似乎没有一项合格的!

    “夫人您是boss这么多年来唯一喜欢上的!夫人您非常合boss的心意!”也非常合我们的心意!

    最后一句话零并没有说出口。

    他们与这位夫人接触的时间不长,虽然这位夫人在一些方面确实远远不及那个世界的某一些人,不过无论是对boss还是对他们,他们都觉得这位夫人比那个世界的那一些人强,他们boss的眼光就是不一样,一眼就看上了这么优秀的夫人!

    撇开这些东西,单单是商意墨救了他们boss这一点就让他们感激万分,愿意为她赴汤蹈火,愿意拼命保护她!

    商意墨轻笑了笑,很快发现她们的车已经在不知道时候飞进了城堡里,那些子弹似乎被什么拦截住了,再也落不到这车上。

    商意墨挑眉看了零一眼,嘴角的笑意深了一分,不愧是那个男人身边的人,果真没有一个简单的!

    一边打开车门下车,一边将手上鲜艳的药瓶丢给零,“将那些人全都留下,最重要的是留下他们的储物饰品!”

    “……”看着商意墨走进城堡里面的背影,零有那么一瞬间的无言,一秒,两秒,释然的轻轻笑了笑,扬声的对商意墨的背影道,“领命,保证一个都不会少!”

    商意墨没有回头,对他挥了挥手,迈步走进城堡里,直接来到她的治疗室,对守在门口的两个守卫轻点了点头,打开门进去,刚走进去,就撞上了一身白衣的白无常,商意墨没有任何意外的轻笑道,“白大哥,你还是这么守时!”

    上一次直到最后一天她依旧还没有将那个魂救回来,白无常非常准时的在最后一天到来,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似乎在说,十天的时间到了,你依旧不能救活这个魂,你和这个魂一起留在阎王殿吧。

    白无常耸耸肩膀,看了看暖玉床上的右一,“还剩下半天的时间,如果在这半天内你还是不能救活他,我只能将他带走了!”

    其实白无常一点都不担心商意墨不能在最后这半天内将右一救醒,虽然这看似是非常不可能的事,可是这个丫头曾经已经创造了一次奇迹,将那不可能的事变成了事实,所以他相信这一次这丫头同样可以做到!

    商意墨轻笑了笑,对白无常的信任非常感动,对他轻点了点头,迈步走到右一身侧,双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心底对肥肥道,“肥肥,将所有的积分全部换成药气。”

    “是!”肥肥没有半句废话,将商意墨这三天内努力攒的积分一股气全部换成药气,与此同时,那些药气顺着商意墨的双手一点点的融入右一的体内。

    积分换出来的药气是天地间最精纯的生命力,融入右一体内仿似温暖的温泉水一样,温和温润着他体内的千疮百孔,一点一点的修复他的身体。

    大约三个多小时,肥肥的声音在商意墨脑海里轻轻响起,如果认真听,会听出里面难掩的心疼,“墨墨,那些积分换来的药气已经用完了!”

    墨墨这三天三夜没日没夜攒下来的积分,就这样一下子用完了,眼前这个人是救回来了,可是墨墨却……

    “嗯,我知道了。”商意墨轻轻收回双手,泛着深幽蓝芒的眼眸轻轻扫了右一一眼,轻舒了口气,转身看向一直守在一旁的白无常,浅笑道,“白大哥,对不起,这次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了!”

    白无常无奈又心疼的看着面前一脸雪白的丫头,走到她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丫头,好好休息,你要知道,你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好好照顾自己!”

    商意墨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白大哥也要照顾好自己!”

    白无常再次轻拍了拍商意墨的脑袋,“白大哥先走了,你快点去休息!”

    “嗯。”

    白无常深深看了商意墨一眼,闪身消失在她眼前。商意墨看着白无常离开,再回头看了右一一眼,轻步走出治疗室,回到她和归司的房间,刚关上房门,身体晃了晃,双眼无力的闭上,“砰”一声,直直倒在地上。

    “墨墨!墨墨!墨墨……”肥肥立即从商意墨的体内空间出来,将商意墨带回她的体内空间,满脸心疼的凝望着脸色雪白的商意墨,同时对某个不在的男人有些怨言,“那个男人怎么还不回来?那个男人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墨墨都累倒了,那个男人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就是这样喜欢墨墨的吗?

    哼,再不回来,他就带着墨墨离开!

    以前不离开是因为打不过,既然那个男人这么不知道珍惜墨墨,哪怕拼了命,他都要带墨墨离开!

    没过多久,右一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只用了两秒的时间就想起了一切,环视了四周一圈,很快就知道自己此时正在商意墨的治疗室里,下意识的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伤势竟然已经好了一半,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三秒,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动作利落的跳下暖玉床,走出治疗室,向守在治疗室外的守卫了解他昏迷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昏迷了十天,而且就在刚刚夫人再次遇到了袭击,最后虽然没事,可是刚刚从治疗室走出来时,脸色似乎有些不对!

    商意墨的脸色实在是太雪白了,这两个守卫想发现不了都很难,更何况他们之前收到了自家boss的命令,务必要密切关注夫人的一切,保护夫人的安危!

    沉吟了两秒,右一快步来到了商意墨和归司的房间门前,敲响了房门,“夫人,属下是右一,听守卫说你似乎不太舒服,需要请医生过来吗?”

    然而过了好一会都听不见商意墨的回应,右一心底沉了沉,更大力的敲了敲,“夫人,属下是右一,听守卫说你似乎不太舒服,需要请医生过来吗?”

    过了好一会依旧听不见回应,右一的心更是往下沉了沉,直接打开房门走进去,“夫人,打扰了!”

    却惊恐的发现,商意墨不见了!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