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5章 :最难忘的的婚礼
作者:幽魅雅妖的小说      更新:2018-02-02
    商老夫人深深的看着商意浅,不等商意浅说完,淡淡的道,“嫌诊金高可以去找其他人,墨丫头是你姐姐,不是你们家的医生,墨丫头也不愁没有你们这两个病人!”

    商意浅闻言,脸色再次难看了下来,眼底的嫉恨更浓,然而不等她再次开口,段琉风那边已经开口了,“可以!”

    商意浅闻言,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一百株万年何首乌或者同级别的药材不是大白菜?就是她们商家也不一定能一次拿出这么多珍贵的药材,他去哪里找?

    段琉风却不看她,只盯着商意墨,“不过这些药材我需要时间筹备,希望你能先帮我解毒!你放心,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内,我保证将这一百株药材送上!”

    商意浅闻言,脸色越发的难看,低垂着眼眸,不让人看清她的神色。

    商意墨深深的看着段琉风,迎上他那双真诚的眼眸,浅浅的笑了笑,“我自然是相信段大公子的,段大公子之前那十亿黄金的诊金都没有赖账,我相信段大公子这次同样不会赖账!”

    段琉风神色微变了变,差点忍不住变脸,阴阴的盯着面前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以前的糗事,同时也让所有人给她作证!

    “那就麻烦小墨了!”好一会,段琉风盯着商意墨几乎是一字一字咬牙说出来。

    商意墨脸上的笑意更浓,从席位上站起来,一边拿着银针毫不客气的扎在段琉风的手指里,一边似乎心情挺不错的道,“其实你体内这毒素挺有意思的,它能影响你的皮肤,却对你的身体没什么害处,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这毒素的效用只能维持五天。”

    也就是说,就算段琉风不来找她,五天之后,段琉风也会自己恢复原貌。

    然而段琉风却明晃晃的听出了商意墨话中的可惜,这女人的原话应该是这样的,“可惜这毒素只能维持五天!”

    而正是这一句话,让段琉风对商意墨的怀疑彻底消去,如果是这个恨不得他马上去死的女人,肯定不会只让他中毒五天这么短!

    却不知道,商意墨正是非常清楚他极度爱面子,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她帮忙解毒,所以才没有在这毒素上特别花心思,也没有特别研究出解药,免得让人怀疑。

    很快,段琉风的十只手指上都各扎了一根银针。

    与此同时,现场所有宾客的眼睛都盯着这边,他们虽然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商意墨的医术水平很高,却极少有人亲眼见过她的高超医术。

    商意墨并不介意这些人观看,反而光明正大的让这些人看,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又免费的宣传机会啊!

    虽然有郭辛帮她留意各种疑难杂症,现在又有段琉影帮忙介绍,且她开设的那个疑难杂症网站也慢慢开始有人咨询,不过她还是极度需要各种疑难杂症的病人,她极度需要积分!

    再次升级体内的空间需要一百万积分,再次晋级需要一百万积分,一百万积分……

    商意墨的心情不错,段琉风却异常糟糕,此时他好像一个猴子一样让人观赏,他的心情能好才怪了!

    商意墨却不理会他的心情,让所有人都看过后,才继续下一步动作,双手翻飞,动作迅速的收回那十根银针,与此同时,段琉风的每一根手指头上都多出了一个十字的小伤口,段琉风微微蹙了蹙眉,瞪着每个手指头上的伤口,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故意的。

    不过很快,他看见每一根手指头上都缓缓的流出淡蓝色的血液,这才压下了这个怀疑,定定的瞪着每一根手指头,这一盯就是半个多小时,至此他每一根手指头上流出来的血才变成了正常的鲜红色。

    看见那艳丽的鲜红色,段琉风轻轻松了口气,正想抬头让商意墨帮他止血,却惊愕的发现他每一根手指头上那个十字伤口竟然自动愈合了,而且清楚的看见自己身上的肌肤再次恢复了年轻!

    不但段琉风惊愕,一众看见这一幕的宾客都同样惊愕,同时看向商意墨的眸光都变了变,能够将时间算得这么精准,且这么简单就解了那么“奇妙”的毒,这位商小姐的医学水平绝对非常厉害,这样的神医一定要结交!

    霎时,一众的宾客忘记了今天的场合,纷纷上前结交商意墨,商意墨也不客气,大方从容的应对每一个人,霎时收到了一众好评。

    段琉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看向商意墨的眸光同样微变了变,复杂莫名。

    而此时心情最阴郁的要数商意浅,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医学水平竟然差商意墨那么远,商意墨真的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什么毒素,而且轻易的解开了那种奇异的毒素!

    郭蓉将商意浅的难过看在眼内,紧紧的揽着她,看向商意墨的眸光同样满布复杂,同样都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大女儿这么厉害,她当然骄傲,与有荣焉,可是这骄傲却让她心爱的二女儿难受,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这骄傲,也不想让小浅难受。

    深呼吸了一口气,郭蓉高声道,“琉风,时间不早了,你和小浅继续行礼吧,不要让宾客久等了!”现在已经快要下午三点钟了,可是一众的宾客都还没有用午餐!

    一众的宾客闻言,都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纷纷与商意墨打了声招呼,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就一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过心情明显已经变了。

    段琉风深深看了商意墨一眼,带着神色不太好的商意浅回到礼台上,继续行礼,不过因为时间关系,很多环节直接省略了,这让商意浅的心情越发阴郁。

    而之后的很多年,她都无法忘记今天这一场最难忘的的婚礼,都无法忘记商意墨带给她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