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121 小仆从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5-21
    据他私下里对雷文巫师的了解,对方不仅是艾维亚共和国内阁中一位大人物的亲友,同时也和受到艾维亚与白巫师联盟共同通缉的自由巫师塞斯提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联系。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巫师学徒。去年这个时候,烟宝石家族如果不是因为攀上了雷文巫师这层关系,丢掉的可就不仅仅是家族麾下的三座烟矿石矿脉了,恐怕成员也要受遭到血腥清洗!曾经位居圣城中心手握大权,实力强大的多米尼克祈福神官家族,与他们交恶的巫师可不在少数!仔细想想,能够以一己之力在内阁拦下上次的清洗行动,甚至还提供了面对白巫师报复的庇护,深藏在共和国内阁的那位巫师的能量必然会非常巨大。...就在托克沉思的时候,那位他求见多次的大人这才不急不慢的走了进来。终于见到雷文,托克慌忙满脸堆笑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您就是雷文巫师吧,您的年轻真是令我惊叹。”随即把目光看向挽着雷文手臂的朵芙兰,托克笑道,“朵芙兰,我的侄女,简直和斯旺夫人年轻时一样美丽,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只有椅子这么高呢。”出于礼节,朵芙兰虽然对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叔叔并无多少好感,但还是走上前去轻轻拥抱微笑着回应道,“托克叔叔,父亲以前经常向我提起您。”雷文则满不在乎的走到主位上一屁股坐下,等朵芙兰走到他的身边坐下,看了一眼木头人般坐在另外一边的两名少年人,淡淡道,“托克神官,听说北方现在瘟疫闹得非常凶,在来之前你检查过身体吗?如果把瘟疫带到这里来,会很麻烦。”此话一出,托克的表情虽然没有什么改变,但他身后的侍从骑士却忍不住说道,“雷文大人,托克神官作为朵芙兰小姐的叔叔,同时也是您的长辈,作为侍从,我希望您能为这冒犯之词道歉。”骑士话刚说完,还不等雷文有所表示,托克当即就回头呵斥道,“蠢货!现在收回你的话,然后滚出去!”“可是!大人!”“离开!”随即对雷文说道,“巫师阁下,让您见笑了,北方虽然瘟疫横行,但所幸的是我没有被传染,否则我也无法活着回到南方了。”“既然叔叔不远万里回到家乡,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吧。”明知故问。但托克依然保持笑脸说道,“虽然艾维亚和白巫师联盟现在内战不断,但他们始终都没有放松过对付圣教,唉,不瞒你们说,自从黎明大神官神秘失踪,神职人员的力量接连衰退,面对巫师我们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态度强硬,我也经历过数次清洗活动,如果不是提前有所警觉,我也很难从中脱身,再加上北方瘟疫肆虐,一言难尽啊。”雷文笑了笑说道,“这么说,你是想得到烟宝石家族的庇护,对吗?”言尽于此,托克只能讪笑一声,“雷文巫师你说的不错,在外漂泊了那么多年,如果能够回到家族中来,我想父亲也会希望看到我与兄长和解。”雷文挑了挑眉毛,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颗葡萄,“遗憾的是多米尼克大人现在并不在家,这件事恐怕我还无法做主。”朵芙兰这个时候也适时插话道,“虽然我个人代表烟宝石家族非常欢迎叔叔回来,但父亲大人目前正在不朽王城接受审查,一时半会还...”不过就在双方气氛快要陷入僵局的时候,一道非常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在会客厅中响了起来,虽然不大,却异常刺耳。“这些该死的人类,就像一群虫子在我耳边飞来飞去!多么可口的食物,哼!都是因为他们才让食物开始变得难吃了!”“如果你是指被你吃掉冰黄果果皮,我猜就算是动物也会难以下口。”少女举起被她啃了一半的粗糙果皮,眉头一皱,“原来这东西不能吃吗?真是扫兴,唔...没吃饱,我们还是去打猎吧,上次那只一周岁的艾美拉幼龙背部的肌肉吃起来可是非常鲜嫩呢。”两人自顾自的说话顿时就引来了其余三人的注意。朵芙兰说了一半的话不得不咽回去,看了一眼雷文,后者伸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吗?”少女完全没有搭理雷文而是冲着旁边的少年嚷嚷道,“看样子你的小仆从在凡人中挺有身份地位,快让他在多拿点吃的东西来。”与此同时,雷文的意识中再次传来了那道让他无比熟悉的阴冷声音。“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过得还不错,我亲爱的仆从。”听到这句话后,刚才还一副风轻云淡的雷文面色瞬间大变!从椅子上直接蹦起来,几个箭步走到鲁维克面前,刚想跪下抒发一番‘思念之情’,但想到自己的妻子和托克,急忙干咳一声,“朵芙兰,送你的叔叔出去,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这位大人讨论,让后厨立刻去准备食物。”对方尚未开口就能让雷文如此惊慌,朵芙兰与托克听到伊芙琳的形容词后,再看向那名沉默的俊美少年心中巨震!小仆从?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朵芙兰的父亲作为神佑之国排的上号的大贵族,也是花费了大量心思再加上巧合才堪堪能和雷文,这位在内阁有一定话语权的巫师学徒搭上关系。而就是她花费一切代价才挽留住的家族救星,共和国里的大人物,竟然只是别人的仆从?托克作为和巫师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油条,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烈阳大巫师直属血裔!如果再仔细追寻下去,雷文这样一名普普通通的学徒为什么在内阁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多半和这个少年脱不开关系!托克的心思何其油滑,在离开大厅之前又偷偷看了一眼鲁维克,与其巴结一名仆从,反倒不如从他的主人着手。如果没有一定的筹码他又怎么回来寻求庇护。心中打定主意后,托克觉得他有必要在门外等一等。如果能和这样的人物搭上关系,在这种乱世中,俨然就是一个天然的庇护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