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120 国度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5-21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雷文脸上,年轻人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推开搂住他的女人起身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外面鸟儿的叫声让空气中都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已经两年了吗?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的太阳,雷文拉响铜铃,不时就有女仆端着洗漱用品和早餐走了进来。“雷文大人,天还没亮托克神官就已经在外面等您了。”“是吗?那就让他再等一会。”雷文整理完身上的衣服,从托盘上端起一杯水说道,“小莱利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哭闹了。”“莱利少爷昨天晚上只醒了一次,奶妈喂过奶后就睡着了。”“嗯,你先出去吧...对了,把托克神官先带到会客厅,也是时候会会这个烦人的家伙了。”双脚踩在精致的小羊绒地毯上,雷文的心情非常愉悦。从遇到鲁维克大人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会有一天飞黄腾达。啧啧,神佑之国大贵族的女儿,从前就连看上一眼都都是奢求,现在就睡在他的床上。华贵的金质餐具,数不清的下仆和土地,手握无数奴隶生死。就连曾经不可一世的祈福神官面对他也都不得不低声下气。力量的感觉可真是让人迷醉啊。听说北方现在恐怖瘟疫肆虐,但这与身处南方的他又有何关系呢?大不了一走了之。这个时候床上的年轻女人也醒了过来,淡金色的微卷长发搭配一身洁白睡衣,光滑细腻的皮肤映射在阳光下,就算睡眼惺忪依然美得让人迷醉。“雷文...”一边对着镜子整理衣领,雷文说道,“朵芙兰,穿好你的衣服,待会我们要去见一见托克神官,呵呵,听说他以前也是烟宝石家族的一员。”年轻女人听到托克这一称谓后笑了一声,“托克是我名义上的叔叔,只不过很多年前爷爷把家族交给父亲后他就离开了,这个时候回来...”朵芙兰从床上下来,赤足走都雷文身后拦住腰腹,整个人贴在他的后背上柔声细语道,“我猜他一定也是知道了你在艾维亚的影响力才找来寻求庇护的,我可怜的叔叔多半已经走投无路了。”抓起朵芙兰的手,雷文轻吻手背回头微笑道,“既然是多米尼克大人的兄弟,我是不是应该...”他的话还未说完,一根手指就贴上了他的嘴唇,女人轻笑道,“亲爱的,你自己做出决定就可以了,我会全力支持你的。”随后雷文的嘴角逐渐扬起,反身顺势搂住他的妻子,这也是他什么选中了这个女人的原因。聪明,知进退。不过就在他准备将这份暧昧继续延伸的时候,我放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好事被人打搅,雷文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皱了皱眉头松开搂在怀里的朵芙兰开口道,“进来吧。”大门打开,管家模样的人微微弯腰后说道,“雷文大人,庄园外面有一对少年少女要见你。”“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拒绝告诉我名字,但从外貌和衣着上看,应该是大家族出生的年轻人,而且很有可能也是巫师。”巫师!一个对雷文来说,极为敏感,也是他毕生向往的存在。听到巫师这个词汇,朵芙兰面色也凝重了起来,现在的神佑之国与海缇圣教早就名存实亡,曾经被视为异端的巫师也开始逐渐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强大,是对那群人唯一的形容!“雷文...难道是共和国...”“不可能,如果是共和国要展开行动,李斯特大人肯定会提前通知我。”低头沉吟一会,雷文说道,“既然是巫师,那就请他们进来吧,记住,不要冒犯对方。”...会客厅。托克一只手放在他突出的肚腩上,另一只手则在不停的轻拍桌面。面对艾维亚与白巫师联盟对旧教国余孽的清扫,北方又待不下去,听说烟宝石家族攀上一位来自共和国的大人物后,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苦苦哀求了一周的时间,今天终于得到接见,说实话,他的内心非常忐忑。曾经背叛家族,游曳在圣教体系中一直都是风生水起,但自从两年前出了那件事,现在他又不得不舔着脸回来寻求庇护。失去力量,他已经和凡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一名最普通的士兵都无法应付。而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管家却带着两名年轻人走了进来。“请坐,雷文大人洗漱完毕后就会过来,两位还有什么别的需求吗?”“把你们这最好吃的食物都给我拿过来,我可是三天都没摄取过热量了。”管家微微点头,随后就离开了。托克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名年轻人,心中难免惊诧,还会有长得这么像的双胞胎?一模一样的蓝色头发与眼睛,就连身高体型都相差无几。唯一的差别就是少年的面庞要比少女多了几分硬朗,但也丝毫不掩饰其中的俊美。脑中迅速闪过所有他了解的名门望族,但有这种奇怪发色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坐着也是坐着,除了那名少女时不时喜欢自言自语,少年始终沉默,托克便露出笑容说道,“你们两位也是来见雷文大人的吗?”但客厅中除了少女吃东西时发出的声响,没有人回答他的搭讪。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站在托克身后的侍从骑士见状眉头一皱,若是从前,区区两名少年人又怎么敢对神官大人如此冒犯。强烈的落差感让骑士越看这两人就越不顺眼,冷哼一声,“你们两个,回答托克大人问话。”不出意外,这位自尊心极强的骑士也被忽略了。此情此景,尤其是看到少年那张冷漠欠揍的臭脸,骑士下意识的就要去摸他的佩剑。不过在进来之前,所有武器的被扣押的缘故,骑士一伸手就摸了个空。被对方无视着实让托克有些意外,不过仔细看去,这两个年轻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古怪。制止了侍从骑士过激的举动,托克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追究。现在是非常时期,要尽量避免所有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确定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份之前,万一冒犯了雷文巫师的贵客,他可承担不起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