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第81章 异样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3-02
    「风暴之海」亦如其名。

    天空铅云重叠,雷蛇肆虐。

    强大风暴卷起的海浪,动辄就有数十米之巨,拍击之下天倾地覆!

    海上航行的第一天,阴暗的天空压抑窒息。

    静静坐在床舱里,在「格林兰基本冥想法」的帮助下,掠夺之下暴增的精神力量也逐渐稳固下来,更加精纯,操纵自如。

    延伸出去超过两百米的感知范围里,海水翻滚咆哮,巨大的邮轮宛如怒涛孤舟般,随时都可能被这天灾撕成碎片。

    鲁维克乘坐的这艘邮轮共有三层,足够容纳四百多人。

    而他所在的位置是最下层的下等舱,这一层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巫师学徒,并且不怎么富有。

    这一层的人去「遗落大陆」大多都抱着赌徒心里,撑死胆大的饿死胆的。

    虽然那边危险万分,但无论是古代巫师的传承还是实验室遗址,随便得到其中一种,都足以让他们一夜暴富。

    所以哪怕是死,每年也都有成千上万的学徒奔赴那里,只求一线生机中谋求机遇。

    而下等舱每间舱室都很狭,不过除了特有的霉味,卫生条件都还不错。

    现在是傍晚时分,水手推着餐车开始挨个舱室发放食物。

    虽然下等舱的客人大多数都是贫穷的巫师学徒,但水手们也不敢有任何不敬,当然,服务态度和食物也就没有头等舱那么周到美味了。

    ...

    一名水手推开鲁维克的舱门,在门口的桌子上放下一个托盘后就轻轻关上门去了隔壁舱室。

    对于食物,他没有任何兴趣。

    不过就在鲁维克继续冥想凝练精神力量的时候,在他的感知范围中,甲板上两名水手的对话令他产生了一丝好奇。

    “都搞定了吗?”

    “放心吧,一切顺利,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嗯,去忙你的吧。”

    完,大副模样的男人背着手就走进了过道。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已经被鲁维克听了过去。

    不是第一次干了?

    鲁维克用「巫师之手」把送来的食物拿到面前,如同被害妄想症患者一般,他的思路第一时间就和下毒与海盗连接在了一起。

    只不过洗劫一艘全是巫师的客船,还是在「风暴之海」的风暴区内,哪里的海盗会有这么大胆子?送死都不怕?

    仔细观察了一会食物,鲁维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不过在拿起只有巫师才会喜欢吃的「醒神果」后,极其细腻的感知力让他发现,在这三个水果的最下面都有一个细的针孔。

    用肉眼几乎无法察觉。

    而这就有趣多了。

    毒药?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虽然知道其中隐藏有猫腻,但鲁维克并不准备主动去刨根问底,甚至提防都懒得提防,除了那些实力强横的老家伙,至少目前来,在阿坎达鲁维克还没发现过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

    而且第一次出海就上了贼船,该是他的不幸呢?还是船员们的不不幸?

    把食物原封不动放了回去,顺便开始留意附近几个舱室里吃了果子的学徒会有什么变化。

    选择悄悄看戏后,鲁维克对这些水手想耍什么花样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

    并且直觉告诉他,这可不只是海盗那么简单。

    ...

    时间一晃就到了出海的第四天,

    而且今天也是难得的风平浪静的一天,行驶出风暴区后天空湛蓝。

    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子里整整闷了四天后,很多人都选择去甲板透透气。

    而鲁维克在观察了这么久之后,也并没有在这些学徒身上发现什么异样,难道之前真的是他多疑了?

    走上甲板,此时这里站着一百多名巫师学徒,似乎很多人都是结伴而来,彼此之间相谈甚欢。

    不过很明显,白巫与黑巫之间界限分明。

    在白巫那边一名身材高大,样貌阳光帅气的金发青年似乎是某个巫师组织中的佼佼者,距离星辉巫师也只有一步之遥。

    强大的实力,不凡的样貌,再加上一副好口才,许多学徒都围在他的身边听这个家伙讲述他的经历。

    “......当时如果不是那名卑鄙的银月黑巫逃的够快,且由于罗布沙漠地势复杂气候恶劣,齐纳大师一定会将他留下,可惜你们没有参加过那场战争,否则那惊天一战绝对会让你们毕生难忘!”

    虽然着可惜,但年轻学徒脸上的自傲却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了,亲眼目睹了银月等级的战斗,足够他吹一辈子了!

    不过他才刚刚完,在黑巫那边,一名同样身材健壮,黑发黑眼,距离星辉巫师一步之遥的学徒就冷哼一声,“可怜的沙罗虫,就算是吹捧也掩盖不了你虚伪胆的事实,你怎么不提菲利亚诺巫师在那一战中陨落的事情呢?”

    金发青年扬起下巴看着对方,淡淡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卑鄙可耻的蛆虫花费重兵埋伏,就凭当时出战的那几条臭鱼烂虾又怎么可能是菲利亚诺大师的对手。”

    论起耍嘴皮子,黑巫显然不是那名他的对手。

    而一名站在黑巫身旁,身材高挑的女巫站出来道,“白巫,别忘了刚才你所评论的可是包括乌尔赞大人、莉莉娅大人在内的伟大银月巫师,就连你的老师见到那两位大人都得保持敬畏,你又算什么东西?”

    金发青年用目光仔细打量了一番话的女巫,笑道,“什么时候生活在粪坑里的黑巫也都这么爱面子了?乌尔赞是很厉害,但你的那个莉莉娅又是什么东西?我就算在这里骂她是一只蠢货猪,她能把我怎么样?而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青年话音落下,白巫的学徒们顿时掀起一阵哈哈大笑。

    女巫面色一沉,目光阴狠,巫术的力量几乎蓄势待发。

    但还没等她发作,胳膊就被一旁的男巫拉住,后者摇了摇头,淡淡道,“在这里我们不好动手,一切等上岸再吧。”

    “可是...”

    “就这样,等上了岸,我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要知道,这艘船目前的主人可是一位星辉巫师!

    如果先动手,惹怒了船主,到时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始终生活在艾维亚那样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度,对强者的敬畏与对规则的重视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虽然是贬低敌方巫师,但就凭侮辱银月巫师的这一番言论,如果是在艾维亚,那个金发蠢货死上一百次都不嫌多!

    只不过作为当时战斗的当事人,鲁维克靠在船舷听着旁人将其添油加醋讲故事一般出来,多少也有些新奇。

    至于莉莉娅的身份被人如此的用污言秽语侮辱,不死生物除了觉得需要让这个年轻人懂得对强者保持敬畏外,生气倒是一般。

    毕竟一只伸手就能捏死的蝼蚁再如何的狺狺狂吠,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