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第67章 夺取(二合一)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2-22
    下午时分,残阳如血。

    王城的大街人流涌动,鲁维克走在大街上信步闲庭,偶尔还会去附近的商店里看看。

    贵族专用通道上,一辆马车行驶缓慢,走走停停。

    而马车的主人此时衣着凌乱,压在女巫身上,偶尔会传出几声野兽般的低吼。

    艾玛呆呆的看着马车的车顶,这样的生活对她来早已习惯。

    强权与力量的压制下,那个口口声声着爱她的少年就像一只贪婪的巨龙,疯狂的想要占有一切,掌控一切。

    至于反抗...

    萨拉曼巫师八年前的那句话依然在耳边回荡,如同恶魔的低语,萦绕不散。

    “如果不能取悦蒙德罗斯,你将失去一切价值,包括你的生命”

    从贫民窟离开的那一天起,童年时期的阴影直到女孩成为星辉巫师依旧无法散去。

    马车重新向前行驶,萨拉曼家族卫兵冰冷的铠甲摩擦作响,亦如她的心,被恐怖寒冷包裹,任由向往自由的火焰怒吼涌动,牢不可破。

    ...

    不知行驶了多久,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少爷,再往前就要进贫民窟了,我们是要继续跟进去吗?”

    正在整理衣服的蒙德罗斯俯身亲吻艾玛的额头,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这才对外面的守卫道,“你们不用再跟着我了,我自己处理。”

    完回头看着年轻女巫,温柔道,“赶快穿好衣服,要是让那个蠢货混进贫民窟就麻烦了。”

    艾玛点了点头,开始迅速穿起自己的衣服。

    而这一切,在鲁维克的感知中都不是什么秘密,故意停在贫民窟的入口等他们穿好衣服在跟过来。

    不过很巧的是今天负责守卫的卫兵正是鲁维克半个月前遇到的那两个倒霉蛋。

    而这两个人显然还记得鲁维克。

    刚看清他的脸,两人当即就要行礼,只不过鲁维克轻轻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个人这才身子绷得笔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直到鲁维克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这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巫师的事情他们可不敢多嘴。

    而看到带着艾玛走过来的少年,两人眉头一皱,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巫师们都喜欢往贫民窟跑。

    虽然两人还都是少男少女,但那身星辉巫师才有资格穿着的长袍却骗不了他们。

    两人目视前方,干脆就当没看见这两个年轻人走进去。

    不定是哪个大家族里跑出来的孩子,只不过星辉巫师的事情他们同样没有权力过问。

    至于担心他们的人生安全?

    两名士兵觉得他们还是担心担心贫民窟里那些混子的安全吧。

    ...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这里,鲁维克对附近的地形非常了解,而他此行的目的地就是一个位于垃圾场后山的抛尸坑。

    在王城,每天都会有数百具尸体被道路清洁工收集后扔到那里,只做简单焚烧处理。

    散播的疫病和恶臭,就算是贫民窟里最贪婪的无赖都会对那里敬而远之。

    「隐身术」的效果下,鲁维克一路畅通无阻。

    跟在他身后的两名年轻人似乎也会这个戏法,双方一前一后,仿佛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一般,脚步匆匆。

    走出去一大段路后,艾玛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越往深处走,地理环境就越偏僻,而且道路两边堆满了垃圾,蚊蝇成群,臭气熏天!

    而这样一个僻静的地方,简直就像对方故意引诱他们上当一样。

    拽住蒙德罗斯的胳膊,女巫道,“少爷,如果我们继续追下去...会不会是对方设下的圈套?”

    少年自然也不是蠢货,事到如此他也发现了异常。

    沉思一会,看到鲁维克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路口,他在决定还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看向四周,除了垃圾以外,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艾玛,你觉得对方是故意引诱我们来到此地,但他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一场针对我个人,早有预谋的刺杀和绑架?”

    听蒙德罗斯这么,女巫顿时感觉他们正在跟踪的那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诡异。

    “要不我们离开吧,如果知道您在用您高贵的生命冒险,萨拉曼大人一定会发怒的。”

    终于,少年还是退缩了,虽然他莽撞,极度自恋,但这种充斥着诡异的事情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他想教训对方的同时,似乎正是被对方抓住了把柄。

    只不过蒙德罗斯想了半天也不明白,他的身上究竟有什么价值,值得对方如此安排。

    “我们快点离开吧,此地不宜久留。”

    话罢,少年拉起女巫的手反身就要离开。

    只不过他们刚刚回头,一位满脸笑容的美丽女人就站在他们面前,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着实把两个年轻人吓了一跳!

    确定感知范围中再没有其他人后,鲁维克笑道,“两位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要急着离开呢?”

    见状,蒙德罗斯冷哼一声,“神神秘秘,吧,你带我来这里想要得到什么?黑矿石?金币?还是...你想报复之前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

    “比起这些,我们先来聊一聊你如何?萨拉曼巫师之子,享誉天才之名的星辉巫师,蒙德罗斯。”

    “我?”

    少年眉头微皱。

    艾玛此时往前站了一步,对鲁维克大声道,“既然你已经知道少爷是萨拉曼银月巫师的儿子,还不赶快离开。”

    鲁维克突然露出一个极为夸张,人类几乎无法做出的笑容,女声和阴沉嘶哑之音混合交织,令人毛骨悚然。

    “可怜的女巫,你微微颤抖的身躯明你现在很害怕,而你高亢却隐藏怯懦的声音明你对蒙德罗斯的身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在意,不是吗?”

    冰冷阴暗的负能量如同潮水,代表绝对无序,一点点将两人包裹。

    太阳终于落下,废弃的街道光线昏暗,阵阵的风夹杂恐惧让他们霎时间汗毛倒立!

    此时此刻,蒙德罗斯终于体会到了十五年来都未曾品尝过的恐惧!

    心跳剧烈加快,极端的压力和惊恐,让汗腺开始大量分泌汗液,肌肉颤抖,甚至在短短的一瞬,少年完全丧失了理智!

    向后连退两步!

    稳住心神的蒙德罗斯咽下一口口水,问出了一个鲁维克听过不下三次的疑问。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艾玛在这恐惧的压力下,甚至还不如少年,向后退了两步直接坐在了地上。

    鲁维克此时迈开步伐,依旧用他重叠诡异的声线道,“我是什么东西?桀桀,其实我自己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扭曲的负能量漩涡,轻松地格挡掉少年和女巫丢过来偷袭的巫术,不死生物的脚步停在艾玛身边。

    “你的双眼深处隐藏着一种渴望,女巫。”

    露出一个渗人的笑声,接着道,“让我猜一猜,对自由的渴望?还是复仇的怒火?嗯...似乎二者都有,看来你并不喜欢你现在的主人,不是吗?”

    第一次被别人看穿内心,始终表现出柔弱和顺从的艾玛挣扎着往后挪去,想要离这个恶魔远一点。

    “你都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少爷!我拖住他,你赶快离开这里向王城守卫发出求救!快走!”

    着话,两道星辉巫术从她手中飞出砸向鲁维克。

    只不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孱弱,可笑。

    鲁维克俯下身去,一只手抬起女巫的下巴,后者因为惊恐胸膛剧烈起伏,漂亮的脸上布满汗水,弄湿了额前的秀发。

    “人类总以为他们隐藏的很好,尤其是的恐惧和仇恨。”

    艾玛面色发白,“你究竟要干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征服仇恨与恐惧是人类超脱自我的最好办法吗?因为强权所以恐惧,又因为强权,所以仇恨,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杀了蒙德罗斯而不被萨拉曼发现,你会拒绝吗?”

    宛如摆弄最心爱的玩具一般,鲁维克把目光移向少年,“自恋,极具控制欲和占有欲,虽然崇拜力量,却对力量无任何敬畏之心,你就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我的对吗?蒙德罗斯。”

    不过鲁维克越,这两个年轻人就越糊涂,他们从这个人的言行举止上看不出任何目的性,更像是在戏弄到手的猎物。

    只不过艾玛此时的内心却被鲁维克动了,仿佛是心有灵犀,当女巫偷偷看向蒙德罗斯的时候,少年也罢目光移向了她,四目相对。

    对于相处了七年时光的两人来,只是一个眼神,一切都不用言语。

    越是精神变态的人,其心思和洞察力就愈发敏锐,良久后,少年的语气似乎有一点不可置信,“艾玛,这些真的都是你一直在想着的事情吗?!”

    女巫矢口否认,语气惊慌失措,“少爷!是这个混蛋在挑拨我们的关系!您难道真的就相信了吗?”

    蒙德罗斯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站在一旁的鲁维克,此时的他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家伙是银月等级的恐怖存在!

    因为紧张,双拳紧握,“你究竟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告诉我你的条件。”

    而得到的答案却让他毛骨悚然。

    “如果你真要问的话,我想,除了一点难能可贵的乐趣,还有的就是你的灵魂了,家伙。”

    不过少年能从鲁维克口中得到答案,明后者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了。

    不死生物以一种令少年难以置信的速度突然冲到他的面前,负能量构成的巫术脱手而出。

    三重「致残」。

    银月巫师碾压性的力量瞬间就摧毁了蒙德罗斯身上的护盾,残暴的巫术力量将他吞噬,骨断筋折!

    少年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遍布全身的疼痛在超过大脑所能承受的极限后,晕死了过去。

    一只手拎起浑身骨头以诡异方向扭曲的蒙德罗斯,鲁维克对艾玛笑着道,“想不想杀了他?”

    “你...你什么意思?”

    女巫看着鲁维克,他不明白这样做究竟有什么好处。

    鲁维克把昏迷的少年丢进女巫的怀抱,微笑道,“如果我放过你,你觉得萨拉曼会放过你吗?直视你的内心,女巫,你看到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艾玛缓缓开口道,“我看到了死亡。”

    “那么杀了他呢?”

    “...自由。”

    玩弄这么一对关系有趣的年轻人,鲁维克的心情此时非常愉悦,似乎除了吞噬灵魂外,没有比这样的事更能让他已经枯竭的情感感觉到一丝快乐。

    没有直接出手杀了蒙德罗斯夺取灵魂,纯粹就是为了满足他独特的恶趣味,而且鲁维克觉得比起半死不活的少年,他自己才更像一个十足的精神变态。

    ...

    当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被冰冷弄醒的蒙德罗斯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把他搂在怀中的艾玛,还有女孩那双漂亮的眼睛。

    “艾玛...我们现在在哪?”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经历生死后不离不弃让少年心中莫名一暖,如果能够活着回去...或许这个女孩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但他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回答。

    感觉到脖子上的冰凉,蒙德罗斯露出一个笑容,“别怕,一切有我的父亲在,那个人不敢杀......嗬...嗬...”

    被利器割断的喉咙,血液疯狂涌入其中,而少年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成了惊恐!

    因为在他逐渐模糊的视野中,艾玛手里拿着一把沾血的冰制匕首,而上面还占有不少血迹。

    从地上缓缓站起来,女巫看着倒在血泊中挣扎的‘昔日爱人’,神色出奇的冷静,甚至是解脱!

    声音冰冷异常。

    “蒙德罗斯,你的父亲现在也救不了你,你也别想再控制我,一切都结束了。”

    把目光移向鲁维克,女巫淡淡道,“你的目的达成了,杀了我吧,就算你不杀,萨拉曼巫师也不会放过我。”

    吞下蒙德罗斯已经开始逸散的灵魂,灵魂熔炉开始工作。

    鲁维克从少年的尸体里摸出那张地图,随后笑道,“杀你?不不不,你还有别的价值,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