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第63章 蒙德罗斯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2-17
    只是这一道声音,霎时间整个大厅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鲁维克所在的包厢,人群顿时传出一阵骚动。

    “竟然是第三层的包厢!”

    “什么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对两个女奴感兴趣了?而且还是一个女的。”

    “你声点,要是被楼上的那位听到,心你的狗命。”

    有资格坐在「双头蛇拍卖会」最顶层的人物,不是大议会的中的权臣,就是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大银月巫师。

    一时间,大厅中议论纷纷。

    此时,一名身形瘦削的青年,心翼翼的给身边的朋友道,“坐在二楼包厢的那个人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应该是所罗门巫师家族的蒙德罗斯,嘿嘿,待会可有好戏看了。”

    他的朋友两眼一瞪,不可思议道,“蒙德罗斯?就是那个花了三年时间进阶星辉巫师的天才少年?”

    “可不是吗,听赫德梅特大人都曾亲自接见过那个家伙,日后踏入银月巫师几乎只是时间问题了。”

    着话,青年偷偷地看了一眼三层的落地窗户,漆黑的镜面让他无法看到里面的人。

    如此年轻的声音...莫不是哪位大人家中的姐?

    这个家伙甚至还在恶意猜测鲁维克购买两个雌性野蛮人的目的,是出于泛滥的爱心?还是什么特殊的癖好...

    而在二楼的包厢中,一名年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眼神阴沉的看了一眼就在他对面的三层落地窗。

    从声音中他听不出是谁家的女孩,如果是银月巫师,大议会中屈指可数的女巫他都知道,也就是那个包厢里的人不过是来自某个家族的普通巫师,甚至都有可能只是一名凡人!

    面露冷笑,如果是银月巫师开口,他会主动放弃争夺,但如果是一个没见过的女人,还没有人能夺走他想要的东西!

    翘起腿坐在沙发上,少年淡淡道,“艾玛,加一千。”

    同样是星辉巫师的年轻女侍从犹豫了一会道,“蒙德罗斯少爷,我们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冒然出手争夺...恐怕不太好吧。”

    少年却不耐烦道,“艾玛,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如果能让一名巫师为之屈服,那么一定是至高无上的力量,你怎么也和家族中那些为了政.治权力变得庸俗的蠢货一样了?别忘了,你的天赋并不在我之下。”

    年轻女孩低了低头,“我知道了,少爷。”

    随后对着外面大声道,“六千两百贡献点。”

    虽然有人竞拍加价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拍卖师此时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额头上流下的汗滴落在他的衣领上,紧张的看着鲁维克所在的窗户,“二〇四包厢的客人再次出价,六千两百贡献点!”

    喊出价格后,他的心中一阵发慌。

    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可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有三层包厢的客人要来。

    作为拍卖会的内部人员,他不仅知道有资格坐登上顶层都是共和国的大人物,他还知道一件很隐秘的事实,只有「地下拍卖会」的黑金会员,才有资格入驻三层包厢。

    而有资格拿到黑金会员的人......

    举个例子,乌尔赞大执政官,威特司法执行官...

    要不就是那些几乎只关心修行的老怪物,一百年前就已经是资深者的森格银月巫师,已经从大执政官位置上隐退下来的阿尔泰巫师...

    随便挑出来一个在王城跺跺脚,整个艾维亚都得地震的恐怖存在。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一次三层包厢有客人光顾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心中祈祷双方别打起来的同时,拍卖师还给身后的助手使眼色,让他去通知苍蓝女士。

    他很清楚二层坐着的客人是谁,如果那个混蛋子不知天高地厚惹怒了三楼的那位大人,弄出来人命他可兜不住!

    在鲁维克的感知中,坐在他对面包厢少年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死生物喜欢看见到他恼羞成怒的样子。

    “七千贡献点。”

    此时的会场鸦雀无声,只有鲁维克和蒙德罗斯两人不停加价的声音。

    “我出八千!”

    “一万。”

    “一万一!”

    “一万三。”

    “一万五!”

    双方雄厚的财力让大厅中的巫师们不由为之咋舌,如此之多的贡献点,不提他们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凑出来,如果送给他们,几乎足以购买到五年的修行资源!

    而现在,双方只是为了斗气就在两个女奴身上不惜花费重金!

    当蒙德罗斯亲自喊出一万五这个数字后,艾玛神色紧张的站在他的身边,“少爷,我们一共就带了两万贡献点,再这么加下去...”

    蒙德罗斯此时目光阴沉至极!

    从出生开始算起,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和他作对!

    赫德梅特大人亲口承认的天才,未来最有成为银月巫师的年轻一辈,萨拉曼银月巫师的独子...

    一系列的光环加持下,蒙德罗斯一直活到十五岁,都未遇到过任何挫折,直到被他撞见不请自来的鲁维克。

    “艾玛!让拍卖会的会长来见我!让他告诉三层的那个混蛋,如果再和我作对,我不介意让她吃点苦头。”

    毕竟还是年轻气盛的天骄巫师,对于力量,他还一无所知。

    直到现在,他还是自以为聪明的认为,对面的那年轻女人一定不是银月巫师。

    “可是少爷,萨拉曼大人这次让我们来是为了那张地图,您这样空手回去,一定会被...啊!”

    已经恼羞成怒的蒙德罗斯一把抓住艾玛的头发,紧紧贴着她的鼻尖大吼道,“我让你去你就去!”

    只不过刚刚吼完,蒙德罗斯看着女孩眼中的泪水,顿时知道他有些失态了,迅速沉下气,摸了摸艾玛的脸,“是我的错,快去吧。”

    完还轻轻亲吻女孩表达了歉意。

    而这一切在鲁维克眼中就变得有意思了,波尔坐在他的身旁,看着鲁维克脸上突然露出的诡异笑容,顿时有点莫名其妙。

    莉莉娅大人这是在笑什么呢?

    观察着那名少年,从他的举止上来看,这位年轻人有着明显的暴力倾向,似乎很有精神变态的味道。

    怒发冲冠的人以极快的速度缓和情绪并不罕见,但罕见的是他对另一位年轻女巫的态度。

    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极强的控制欲,还有扭曲的爱。

    鲁维克用食指轻轻抚摸嘴唇,如果有机会能调.教一下这个少年,桀桀,似乎是一件很令人愉悦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