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052 布置现场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2-10
    梳理菲利亚诺的记忆鲁维克足足花费了半个小时之久,这个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巫师的经历只能用丰富来形容。

    学识涉猎之广是鲁维克目前所吞噬巫师中最多的一个。

    除了巫阵与炼金术,他还擅长绘画,建筑构造,草木种植,蚀刻等等许多技艺,几乎就是一本行走的阿坎达百科书。

    不仅如此,这个老家伙在白巫师联盟里也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实权人物!

    庞大巫师组织天空花园的拥有者!

    怪就只能怪他的运气太差,行事太过贪婪,才会莫名其妙的栽在鲁维克手中。

    而克鲁巫师灵魂中的知识相比之下就略显单薄,不过在巫阵研究方面,至少在阿坎达世界不负大师之名。

    数百种魔力回路类型,近千个符文构架。

    如果不是在巫阵研究上有着即为漫长的积淀,根本不可能有如此规模的底蕴。

    而且精神力的暴增,也让鲁维克有能力再次挑选出两个银月巫术作为巫术储备。

    炎龙

    霜雪风暴

    来自菲利亚诺的两个简单的元素巫术,弥补他在大规模杀伤手段上的不足。

    随后一股脑的那这些东西部融入意识中,鲁维克大概估算一下,至少需要一周才能完消化这些东西。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骗过乌尔赞。

    三名银月巫师陨落,还有数十名星辉巫师死亡,绝对称得上是两国外交的一次大事件!

    在战争中无论死了多少学徒,或是凡人,对统治者而言这些都只是数字而已。

    但,不论是地位超然,几乎和乌尔赞在艾维亚地位等同的菲利亚诺,还是说巫阵研究大师克鲁,这两个人的死亡势必会引来之后一系列巨大的震动!

    战争才刚刚开始,双方就各自损失了极为重要的人物。

    作为事件的中心人物,鲁维克也将面临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一名新人是如何在这场交锋中活下来的?

    看了一眼满地的死人,鲁维克咧嘴一笑,随后开始伪造现场。

    克鲁巫师自然不用去管,只要没人进行细致的开颅检查,那么重的伤势,就算是猝死也都理所当然。

    把那名痴傻的星辉巫师搬到克鲁旁边,如此明显是由思维毁灭造成的杀伤,完可以是克鲁生前制造的。

    谁让他也会和鲁维克一样的巫术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

    小心翼翼的在地面上抹去不该存在的脚印,鲁维克将他的左手及其小臂用寒冰包裹住,形成一大片轻度冻伤。

    随后用巫术开始炙烤右臂,直到女巫原本雪白娇嫩的肌肤散发出烤肉的味道,整支手掌都已经碳化。

    原本鲁维克还准备用火烧掉一些头发和脸部皮肤,但现在这个死人的身体可没有自我修复功能,这样做和正常人比起来反而会穿帮。

    从倒地的菲利亚诺身边开始算起,鲁维克步伐急促,连续后退几步,然后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仿佛是有剧烈的疼痛在折磨他。

    用寒冰造物弄出一把冰刀,一刀砍下碳化的右手,再用火焰炙烤伤口阻止漆黑发臭的血液流出来。

    随后鲁维克又想了想,索性用小火苗在右脸弄了一点轻微烧伤,顺便把发梢也用火烤了一下。

    脚步踉跄着捡起克鲁的包裹,鲁维克连续使用两次反制陷阱大量消耗了一些精神力,一直朝着守望堡的方向走出去大概三百米的距离,体力不支倒在了沙漠中。

    不死生物心思何其缜密,就算乌尔赞真的瞎了没找到他,拖延个两天时间再回去也完说得通。

    身受重伤的年轻女巫,受克鲁大师所托要将包裹送回王城,最终却倒在了沙漠里。

    想要欺骗别人,那么首先要欺骗的就是自己。

    做完这一切,鲁维克就像一动不动的躺在沙漠里等待乌尔赞回来。

    ...

    第二天清晨。

    黎明的第一缕光划破黑暗。

    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个人影衣衫褴褛,一瘸一拐的向克鲁尸体所在的方向走来。

    乌尔赞的嘴唇泛白,狼狈不堪。

    用了整整一夜时间,最终他还是甩掉了追兵,但付出的代价让他现在变得非常虚弱。

    而且先前他送出去的人偶直到现在也都没移动过,不用猜,乌尔赞就已经知道他所要面对的事实了。

    克鲁巫师...多半已经死了。

    这也说明对方可能很久之前就已经盯上了他,直到他和其他两名巫师离开才开始动手。

    站在一处沙丘的顶端,他的目光已经能够看到远处沙漠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死人。

    拖着沉重的身躯,乌尔赞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趴在地上已经凉透的克鲁,不过在几百具尸体中这么快找到,那名一直坐在地上傻笑的白巫功不可没。

    掰开白巫的眼皮,见到这个家伙的瞳孔对光线已经毫无反应,甚至都懒得浪费力量杀他,一脚踢开这个在一旁碍事的家伙。

    随后蹲下把克鲁的身体翻过来,几乎被烧烂的半个身子散发出难闻的焦糊味,乌尔赞皱了皱眉头,面色铁青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眉头皱的更深了。

    莉莉娅巫师呢?

    克鲁都死了,那名女巫似乎活下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接下来,他在死人堆里找了半天,莉莉娅没找到,反而是找到了一个让他无比惊讶的尸体。

    菲利亚诺竟然死了?!

    这个和他交手过不下十次的老家伙每次都能身退,竟然会死在这里?

    看到胸口的巨大窟窿和满地的血浆,似乎是被人用冷兵器刺穿了心脏。

    用脚踢了踢死透的老巫师,连续两天部遇到倒霉事的乌尔赞突然露出一丝冷笑,就连胸中那口闷气也都瞬间消散。

    克鲁死了他还正愁该怎么给大议会交代,现在有了这个老家伙的尸体,那么一切就都好办多了,不管怎么说,死了一个菲利亚诺,大议会和莫林斯大师自然也就不会深入追究调查团的严重失职。

    抬头看了看四周,虽然解决了克鲁的问题,但那个女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