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途 039 战斗
作者:苦大且仇深的小说      更新:2018-01-31
    行人众多的街道上突然爆发星辉等级的争斗,着实把附近的路人都吓了一跳。.最快更新访问:.. 。而鲁维克如此凶残的举动落在其他刺客眼中,顿时让他们脊背一阵发冷!这个‘女’人还是巫师吗?柔软‘女’声和刺耳杂音‘交’织重叠,把死去的白巫如同玩坏的布偶一般丢到一边,只属于银月巫师的强大威压瞬间降临!“桀桀,白巫师,这就是你们派来想要来杀我人吗?!”‘精’纯的死亡力量让所有人都面‘色’大变!生怕殃及池鱼,路过这里的巫师和学徒们四散而逃,偶有星辉巅峰会稍稍驻足,除了惊叹于银月等级充斥压迫感的力量外,他们也都纷纷避开。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个蠢货竟然惹到银月巫师的头上。此时前来埋伏的刺客并不止「远见者小屋」里的六人,在外还有五人,而且让所有人都没想到是的,他们全是海缇圣教的人!在他们身上出现金黄的能量铠甲与弯刀,比大光头的力量更要强大数倍!狂暴的力量在岩石地面上留下无数碎石,五人顿时就向鲁维克杀来!赶到窗口的乌尔赞看到下面的情况,面‘色’顺势一沉,眼中的‘阴’霾几‘欲’吞噬光明!「战略安全部」都是干什么吃的?!让白巫是潜入进来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那群神棍也‘混’了进来!哼!我倒要看看雷克斯那个‘混’蛋到时怎么向大议会‘交’代!指挥两名黑骑士跳下去支援鲁维克,乌尔赞并不准备过多的介入这场战斗以免引火烧身,虽然他的任务是保护鲁维克的安全,嘿嘿,没有绝对的好处,他才懒得参战。从对方的准备情况来看,下面这位新晋的银月‘女’巫多半凶多吉少,派出去两名黑骑士已经算他最大程度上的支持,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她的运气了。黑巫们就是这样,如果敌人不强,乌尔赞大可以出手相助落下一份人情,但如果敌人太强,他可没有义务冒着受伤的风险去帮那个‘女’人。在鲁维克的感知范围里,一百五十米以内的所有事情他都了如指掌,就连乌尔赞的选择袖手旁观也毫不例外,只不过他一开始就没指望自‘私’自利的黑巫会出手相助。看着想自己扑来的五名神官,鲁维克咧嘴一笑,下一刻,如同从腰部断裂,整个人以一种诡异的超大角度向后弯腰。与此同时,数道「漆黑瘟疫」的种子布置在地面上。「冰霜护甲」「负能量护盾」「风元素护盾」目光冰冷的看着一名从他面前飞过的神官,数道黑巫术同时轰去!「致残」「死亡诅咒」「岩突」负能量撞击在金‘色’能量铠甲上发出阵阵嗡鸣,但没有人会想到鲁维克是一个全系亲和的不死生物。「岩突」这种几乎只有来自「朗索高原」白巫师才会使用的罕见元素巫术瞬间就‘洞’穿了一名神官的头颅!脑浆迸裂!吞掉还未逸散的灵魂,鲁维克直起身体,‘抽’身暴退!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敌人,不死生物不得不暴‘露’出一些底牌,短短的‘交’手,他所展现出三系元素亲和与负能量亲和的天赋,让一旁观战的乌尔赞眉头紧皱。虽然随着巫师知识与力量的提高,很多银月等级以上的巫师都会几个非亲和的巫术,但乌尔赞的眼光何其老道,是不是亲和施法,在巫术所展现出的效果上就会有很大的区别。如果让他来释放非亲和系的「冰霜护甲」,控怕只能塑造出一层薄如纸翼的残次品。但他记得在莉莉娅的个人档案中并没有记录这些,要知道四系亲和在整个阿坎达都极为罕见,只是凭借这一点,这个‘女’人就应该得到大议会的重视与培养。难道是大议会收集信息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错误?还是说,榭尔薇那个‘女’人故意雪藏了这样一个日后必然进阶银月的天才...而在鲁维克杀掉一名神官后,正在远处准备巫术的白巫师都因为这道「岩突」一片震惊!他们下意识就认为,鲁维克是来自「朗索高原」的叛逃巫师!“背叛者!难道你的灵魂就不会感到愧疚吗?!”星辉巫术「冰锥风暴」!伴随着这道声音而来的是由无数冰棱组成的恐怖旋涡!几名来不及逃走的平民和学徒瞬间就被搅了进去,血‘肉’飞溅!而在这个时候,鲁维克也逐渐确定了来刺杀自己的都是些什么人,五名白巫师都是星辉巅峰力量,除了被他杀掉的那名神官以外,海缇圣教的人有两名他们的最强战力——「祈福神官」,持平于银月巫师的恐怖存在!就像他们的名称一样,一击不中后,纷纷拉开距离,高昂的祈祷声在他们口中响起,两道金芒从天而降,这两个健壮的家伙被身后竟然生生长出来一双完全由金‘色’能量构成的翅膀,全身的铠甲更是覆盖到只剩眼睛‘露’在外面。和他们纠缠在一起的黑骑士就像破布一样被瞬间撕碎。只不过想要凭借这样的力量在王城守卫赶来之前杀掉鲁维克,他们还是太不了解不死生物了。打是肯定打不过了,只不过见到在楼上悠闲观战的乌尔赞,鲁维克邪恶一笑,转身就跑进了「远见者小屋」,顺便还大声喊道,“乌尔赞巫师!快动手!”而见到鲁维克打不过就往回跑的举动,不止是乌尔赞,刚刚爬到这边观望战局的艾诺萨店长顿时就想破口大骂!这个该死的胆小鬼!难到她是想把敌人全部‘弄’到店铺里来吗?!老天!乌尔赞则是冷哼一声反身就向楼下走去。如果只是观战,在关键的时候适当出手相助,就算是大议会也不会找他的麻烦,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祸水东流。无论是出于脸面还是莫林斯大师的叮嘱,他都不得不参与进来。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崇高‘精’神,在无法力敌的情况下,不死生物又怎么能容忍身怀‘保护莉莉娅安全之重任’的乌尔赞袖手旁观。作为纯粹意识流的存在,鲁维克不觉得他们能轻易杀死自己,只不过这么一具完美的‘肉’体和他的所有铺垫与计划就这样统统葬送,鲁维克感到很不愉快。匆忙之间,鲁维克甚至还还‘抽’出一点空闲消化了一下两人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