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事烦花 第74章 认罪
作者:若枫洗尘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如果能够做到不惧生死,那这世上便没有可以阻拦你的事情。

    花崇欣从不怕死,她怕的是连累花家。而如今她明白了,只要她与花家再无瓜葛,那么也就没有连累一了。

    是舍则该舍吗?

    原来在花老爷子的连环计里,花崇欣早就被算在其中,必要的时候她也是颗可以弃之的棋子。

    花崇欣站在院内,屋里面唐霄、祝远洲、南宫耀正在商议着。祝远洲完全不信任花崇欣,他更不希望南宫耀与她过多来往。

    唐霄的想法与之相反,他觉得花崇欣的法极妙,让她顶下所有罪名,杀头时再来个偷天换日送她离开广业。到时候天高任鸟飞,她便可以远离是非,再也不用被世上的烦心事所叨扰了。

    祝远洲看南宫耀渐渐被唐霄所服,决意进宫把事情告诉宜妃。

    宜妃坐在寝殿的中厅里,看到祝远洲急急忙忙的往里冲,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她挥挥手屏退了所有的宫女,蹙眉道:“何时让你如此惊慌?”

    祝远洲上前一步蹲在宜妃的软榻前,扬起脸看向宜妃,正色道:“娘娘,我们有个除掉花崇欣的机会。”

    宜妃睁大眼睛,露出喜色道:“真的?什么方法?”

    祝远洲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刚刚花崇欣找到庆安王,想让王爷押她到皇上面前认罪。”

    宜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疑惑道:“认罪,认什么罪?”

    “都认。”祝远洲解释道:“这段时日所发生的事情,不论是太子的暴毙,还是柳子英的死亡,包括北武王遇袭,她要全揽罪责。”

    宜妃一惊道:“这是为何,她疯了不成?”

    祝远洲摇了摇头道:“不,她没疯。看她的样子,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听她并非花家亲生,花承恭这时候把她作为了弃子。”

    宜妃长出了口气,笑道:“花承恭那么大岁数还能生孩子,简直天方夜谭,本宫早就怀疑了。这样也好,花崇欣顶下所有的罪名,正好能帮着耀儿洗脱嫌疑。”

    祝远洲点头道:“是,她这样确实可以帮着庆安王解决眼前的麻烦。不过她可没打算死,打算砍头的时候来个偷梁换柱。”

    宜妃挥挥手,丝毫不在意道:“那边随她去吧,没有了花崇欣这个大名,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了,顶多做个无名侠客,在江湖上苟且度日。”

    祝远洲急道:“娘娘,咱们不能放过她。”

    宜妃低眉看他,疑惑道:“为何?”

    祝远洲严肃道:“不论她是不是花崇欣,她的本事不是假的,武功更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轻易放了她,将来她无处可去投入别人账下,岂不是对我们有害。既然是个不能为我们所用之人,倒不如杀了她,以绝后患。”

    宜妃沉思了片刻,担忧道:“你可知,唐霄与她曾有一段情?”

    祝远洲点头道:“知道,他俩人现在也是暧昧不清。”

    宜妃冷冷道:“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明白,若是花崇欣死在你的手下,他会放过你吗?”

    祝远洲阴笑道:“娘娘,臣何时要我们亲自动手了?”

    宜妃端起身旁的茶盏,抿了一口,挑眉道:“你又更好的人选?”

    祝远洲点点头,凑到宜妃耳边,一字一字道:“唐..霄..的..正..妻..白..虹..颖。”

    明正殿里,皇帝惊愕的看向桌前跪地的花崇欣。陈贵妃与少志海站在一旁,一脸的惊慌失措。

    南宫耀站在花崇欣身旁,正颜厉色道:“父皇,这女子假冒花家长女花崇欣,先是欺骗了花家老爷花承恭,后又不知廉耻使用非常手段嫁给十弟做侧妃。勾结大商余孽慕南月企图造反,慕南月谋反失败后。她又下毒杀害太子,被花承恭发现她的异常,她又谋害了花老爷子。如今她再次作恶,杀柳子英陷害儿臣,为了嫁祸十弟,又追杀十弟。”

    柳丞相盯着南宫耀,又瞧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花崇欣,心头泛起疑虑。他上前一步,面色异常冷静道:“王爷,你这些事情都是她一人所为?”

    南宫耀点头道:“是,都是她一人所为。”

    柳丞相冷笑一声道:“王爷,老臣虽然非常想要抓住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但也不会无凭无据的去冤枉别人。你她有本事杀害花承恭谋夺财产我倒是有三分相信,可是谋反与谋害太子,与她有什么好处?”

    南宫耀严肃道:“因为她是大商人,她来到广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慕南月集结大商旧部,占据花家财产也是为了辅佐慕南月。杀害太子更是为了动摇大兴根基,父皇此女罪无可赦,应该就地正法。”

    皇帝坐在龙椅上,长出了口气。他转脸看向少志海,问道:“爱卿,你怎么看?”

    少志海可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他原先不过是想驯服花崇欣为自己所用,哪会想到她倒是破罐子破摔,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少志海面上不敢有一点波澜,恭敬的回道:“皇上,此事太过蹊跷,就算她真的参与其中,也不应立即处死。应该先押入天牢,细细调查后再多定夺。”

    陈贵妃听后立刻跪下了,她红着眼睛一脸愁苦的看向皇帝,哀声道:“皇上,臣妾想这孩子会不会是为了救逸儿,才把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的?”

    皇帝挑眉道:“爱妃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贵妃的眼泪来就来,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落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摔成了好几瓣。她哽咽道:“如今逸儿下落不明,臣妾的儿媳却出来顶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臣妾想是否有人威胁欣儿,逼她这么做,否则就不把逸儿还回来了?”

    花崇欣抬眸看了陈贵妃一眼,心里佩服。能够从一个宫女变成贵妃,靠的就是她能轻易掌握皇帝的心思。她这么一,倒也合情合理,让原本就不太信任南宫耀的皇帝,心里有了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