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十一章 虽远必诛(二更)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6-21
    青衣衙门成立得早,又有李晔大力支持,触角早已遍布九州。</p>

    莫说幽州这么大的动静,便是淮南节度使高骈今天吃了什么,西川节度使王建昨天跟哪个小妾过的夜,他如果想知道,都能一清二楚。</p>

    两人在官道上并肩而行,李晔皱眉道:“卢龙军虽然桀骜不驯,但毕竟戍边多年,每年都有许多将士战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刘守光竟然跟契丹勾结,还真是数典忘祖。”</p>

    宋娇叹息道:“野心面前,什么道德都是虚无的。”</p>

    午后,李晔到了幽州城门前。</p>

    他负手望着墙体上那两个遒劲古朴的隶书字体,面色谈不上有多愉快。</p>

    幽州已经戒严,城门禁闭,城墙上甲士林立,严阵以待,附近半个行人也没有。</p>

    李晔和宋娇站在空旷的城门前,格外引人注目。</p>

    他俩一个身姿挺拔,丰神俊朗,一身君王之气,一个风姿卓绝,容貌倾国倾城,看一眼就不会忘记。就算两人没有释放修为威压,城墙上的甲士也知道来的不是普通人。</p>

    他俩只是站在城门前,城头的守军甲士硬是不敢出声,连喝问他们身份的胆量都没有。片刻之后,一名小校急匆匆来到城楼前,终于敢出声询问李晔的身份:“城下何人?”</p>

    李晔淡淡道:“李晔。”</p>

    “什么?安......安王殿下?!”小校面色巨变,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了,就算他们没见过李晔的人,也听说过对方连仙人境都可斩杀的修为,此刻哪里还站得稳?</p>

    “快,快报知节度使,报知黄将军!”小校转身大喊,已是满头汗水。</p>

    李晔淡淡道:“不用通报了,刘守光还没有让孤王在这等他的资格。”</p>

    他话说完,轻轻一抚衣袖,高大厚重的城门陡然一震,随即便整个向内倒下,轰的一声砸在地上,烟尘四起。</p>

    李晔迈步进入瓮城,城楼已经乱成一团。等他到走到内城门的时候,城门同样轰然倒塌,幽州主街便出现在他面前。</p>

    城门接连倒塌,城墙都跟着震了两下,这个震动幅度并不大,但许多守将将士已经软倒在地,而且久久没有爬起来。</p>

    他们面色苍白,浑身发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好似看到大祸临头。</p>

    练气修士也只能勉强看到,李晔和宋娇的身形在主街上闪烁了几下,就消失在视野中。不等他们擦亮眼,节度使府的方向,就传来震天动地的声响,好似整个府门都坍塌了。</p>

    修士们面面相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感到手脚冰凉。</p>

    他们早就听说过安王厉害,却不知道厉害到这个地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此刻他们终于明白过来,什么叫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p>

    李晔一脚踩塌了幽州节度使的府门,身姿飘若惊鸿降临主院,引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和怒喝声。旋即数十名修士从各个地方掠起,向李晔出手。</p>

    这些修为最高不过练气九层的修士,对李晔而言就跟苍蝇一般。他挥了挥衣袖,这些人便悉数吐血倒飞出去,撞塌了院墙房屋被埋在废墟中,再也爬不起来。</p>

    整个府邸中的甲士、修士、仆役丫鬟,见到这一幕,都惊恐的摒住</p>

    了呼吸。莫说奔走逃窜,他们连手脚都不敢动了,一个个僵在原地,大气不敢喘。</p>

    不过让李晔意外的是,刘守光与黄行钦并不在府中。</p>

    他找来长史一问,原来刘守光和黄行钦听说他已经到了定州,并且还受到义武节度使款待,当即吓得三魂丢了两魂,连夜偷偷离开幽州往长城遁走了。</p>

    “看来是去投奔契丹的援军了,就是不知道契丹援军到了何处。”宋娇说道。</p>

    “到了何处都一样,他们还得乖乖滚回草原。”李晔哂笑一声,一卷衣袖向北飞去。</p>

    这一日,幽州军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盛景。在李晔离开城池向北而去后,百十名真人境以上的妖族修士,如云一般从城池上空飞过,前赴后继赶往长城边关。</p>

    ......</p>

    是日夜,刘守光和黄行钦两人,仓惶赶到边关古北口的时候,已是近乎披头散发。</p>

    他们一路上碰到了许多身着青衣的修士,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彪悍,见到他们二话不说就亮出兵刃动手。他俩从幽州带着的随从修士,就这样一批批死在半路上,就算黄行钦本人都受了不轻的伤,两人差些赶不到边关。</p>

    刘守光继任节度使邸报还没传到边关,守军将士也不认识他,好在黄行钦久在边关征战,倒是认得守关主将,两人这才没被对方给绑了。</p>

    被对方问起为何这番模样到了边关,刘守光和黄行钦都是相对无言。还没看到李晔人影就仓惶而逃,这种事怎么说都太过丢人。</p>

    而且要是让守关将士知道,李晔已经到了幽州,他们俩孑然一身,恐怕还有被对方制伏的可能。毕竟对边关将士而言,战绩辉煌军功卓著的李晔向来深受敬仰。</p>

    “公子出门历练,不巧遇到了契丹修士入境劫掠,两相交战,故而成了这番模样。”黄行钦编了个谎言,他也不敢说刘守光已经继任节度使。</p>

    守将一听是这么回事,立即面露愧色,毕竟有契丹修士入境了,他们也有责任。不过既然是能伤到刘守光和黄行钦的高手,他们就算碰到了也打不过,对方悄然潜入,倒也没有什么办法。</p>

    守将忿然道:“这些年契丹蛮子行事愈发猖獗,时常兴兵犯境不说,修士更是经常成群结队越过长城,防不胜防,给边地军民带来莫大灾难!”</p>

    黄行钦咳嗽两声,作出同仇敌忾的样子:“这些契丹蛮子的确罪不可恕,早晚叫他们身死族灭!”</p>

    守将肃然颔首,正打算说什么,忽然听到一个满是戏谑的声音:“黄将军这么着急让契丹族灭,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你见面了,这可不是对待朋友应有的态度。”</p>

    “什么人?”守将拔刀四顾,神色戒备。</p>

    “不用找了,在你身后呢。”耶律阿保机笑容满面。</p>

    在守将浑身一震,回身劈斩之前,他已经一记手刀砍在对方脖子上,竟然是直接将对方的头颅削掉!</p>

    “敌袭!”守将身旁的将士们,见状无不大怒,纷纷拔刀冲向耶律阿保机。</p>

    然而这时,关外已经有百十个黑影飞掠上来,向守军将士出手。他们修为强大,最低也是真人境的实力,这些边关将士哪里抵挡得住,没两下就被斩杀殆尽。</p>

    耶律阿保机轻描淡写挥出几掌,便将面前的边军将士轰得粉身碎骨、血雾爆棚,而后他笑容不减的看向黄行钦与刘守光:“本以为你们会用盛大的仪式欢迎我们,奉上表示你们诚意的珍宝法器,却没想到我最先听到的,竟然是要我们族灭的话,这可真是......嗯,让人伤心。”</p>

    黄行钦认得耶律阿保机,他顾不上相逢画面的怪异,径直凑上去行礼:“耶律将军,你可总算是来了。李晔那厮已经杀到了幽州,你要是再晚来一步,大业不存矣!”</p>

    刘守光的目光落在边关守将的尸体上,一时无言。</p>

    对方刚才还在跟他们一起表示对契丹的苦大仇深,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契丹的人杀死,而他和黄行钦,却在跟契丹人行礼。</p>

    “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在好奇,黄将军怎么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出现在边关呢。就算要迎接我们,也该衣着得体才是,你们唐人不是很讲究礼仪吗?”</p>

    耶律阿保机打趣了黄行钦两句,他看向刘守光,笑容里多了些轻蔑意味,“你就是那个跟庶母通奸,被刘仁恭棍打出门的......嗯,逆子?”</p>

    刘守光怒火攻心,脸色瞬间黑下来。但他却不敢说什么,只得愤愤看向黄行钦,责备他为什么连通奸的事都告诉了对方。黄行钦也是一脸茫然,完不知道这件事怎么会泄露出去。</p>

    “不用大眼瞪小眼了,神的仆人遍布四海,你们做了什么我们可是一清二楚。”耶律阿保机适时展露了契丹的底蕴,而后兴致勃勃的问道:“李晔到了何处?”</p>

    “已经快到幽州了!”黄行钦连忙答道,他看了看耶律阿保机身后,神教修士不过百十人,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忍不住说道:“耶律将军带来的人,是不是太少了?李晔那厮可不好对付......”</p>

    “原来还没看见李晔,你们就逃了?虽然不想说得太直接,但你们真的废物得很啊!”耶律阿保机哂笑两声,“至于我的对手,我比你了解得更多,我既然敢来,自然就有胜他的把握。那么现在,我们去幽州。”</p>

    黄行钦与刘守光对望一眼,也不敢说什么。本来他们还想着,就算跟契丹结盟,也要保证自己的地位,但是现在他们只身来到边关,已经失去了跟对方谈判的筹码。</p>

    耶律阿保机话音方落,正要起身,夜空中忽然传来阵阵音爆声,一个威严霸道的声音,犹如惊雷落地,在众人耳畔炸响:“异邦之民,擅入我大唐国境者,死!”</p>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向半空看去。就见一道闪电悠忽而至,露出一个气宇轩昂的玄袍男子身影。</p>

    察觉到对方强横的修为,神教修士无不凝神静气,严阵以待,完没有了方才屠杀边关将士时的轻松。</p>

    耶律阿保机则是笑容灿烂:“安王殿下,我的朋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乎?”</p>

    李晔俯瞰众人,目光最终落在耶律阿保机身上,嗤笑道:“乎什么乎,鹦鹉学舌,岂不可笑?”</p>

    耶律阿保机很受伤,但他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殿下何必如此敌视我等,圣人曾今说过,有朋自远方来......”</p>

    “虽远必诛!”李晔一甩衣袖,声若滚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