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三章 安王的意思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6-16
    *** 第一缕晨曦洒落古老的太原城,长夜遗留的凉意还未散尽,鳞次栉比的街坊却已苏醒。人们打开房门走进院子,街头巷零星的早点摊热气蒸腾,渐渐聚拢了三五成群的食客。

    盘膝而坐的李晔在矮榻上睁开眼,看到金色阳光跃过窗台,在地毯上铺陈开来,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平定河东已经有些时日,平卢军早已进驻代、朔、云、蔚四州,一系列后续事宜正在稳步推进。随着彻底掌握河东,李晔对这十一州已经拥有绝对军政大权。

    随之而来的,便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百姓气运。

    李晔虽然刚平河东不久,但好在平卢军纪律严明,拿下城池之后少有侵扰百姓之举,昭义、横海、天平等军也不敢造次,只敢去份府库的钱粮,再加上初期抚民措施布置得当,河东百姓已经初步归心。

    安王威名早已传遍四海,世人皆知安王仁德,虽儒释道兵与各方诸侯,都不认为李晔能够中兴大唐,所以对他殊无好感。但百姓却不会管这些,他们在乎的很简单:谁能让他们安居乐业。

    平卢军进入河东的时候,虽然没有出现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大场面,但战后河东百姓却乐意归于安王统辖。

    民心归顺,虽然还只是一部分,也远没达到河东百姓数量的一半,但好在河东地广人密,李晔的收获依然不。

    时至今日,李晔已经到了阳神真人后期,只差一步就能冲击仙人境。

    李晔估摸着,等李振初期民政政策完实施到位,河东恢复和平秩序,给那些还在观望、迟疑的百姓吃下一颗定心丸,他就拥有足够的气运了。

    这个时间并不需要多久,短则半月,长则三两个月。

    到时就看在天际的帮助下,冲击仙人境能否成功。

    上午的时候,昭义军节度使康承乾、天平军节度使薛威、横海军节度使刘敬思联袂求见,李晔在设厅招待了他们。

    三人中以昭义军战力最强,康承乾修为最高,但第一个开正事的却是刘敬思,因为他资历最老横海军早在在李晔出镇平卢初期,就跟他交好。

    刘敬思抱拳道:“此番出战,靠殿下调度有方,才有如今大胜的局面,我等都对殿下敬佩万分。眼下大军出征已有数月,河东已定,我等特来询问归期。”

    战后的论功行赏早已做过,河东府库的战利品都被瓜分,刘敬思等人所得颇丰,上奏朝廷表功的折子也已递上,按理不出多久,刘敬思等人就要加官进爵。

    然而现在长安却被凤翔军所围。

    前日接报,凤翔军已经开始攻城,而且战将数量极多,长安城眼看就要被攻破。

    一旦长安被破,天子西迁凤翔,落入李茂贞之手,那么众人加官进爵的事,就没什么指望了,因为这得看李茂贞的脸色。

    除非他们跟李茂贞交好,李茂贞才会给他们面子。

    所以刘敬思等人,都想快些归去,再做打算。

    毕竟留在河东,只要李晔一个念头,军中没有仙人境修士的刘敬思等人,就得乖乖人头搬家,大军落入李晔之手,藩镇成为李晔的战利品。

    李晔当然知道他们的心思。

    天下大乱,局势瞬息万变,长安被攻,朝廷正统难以为继,而且平卢也在被宣武军进攻,李晔的身份地位、权势威严都在受到挑战。

    当大义名分已经脆弱不堪,安王的名头其实也就没了什么作用,再难让人俯首跟随。

    一切都到了只凭实力话的时候。

    幸好,李晔最不缺的就是实力。

    无论是修士实力,还是军队实力。

    所以他微笑对众人道:“且不平卢、天平两镇,此战定河东之后,黄河以北,吕梁山以东,大唐最重要的北方重地,现今大部分都在孤王与尔等掌控之中。只余镇州成德、定州义武、幽州卢龙三镇。也就是,孤王只需再将此三镇纳入囊中,北方便尽在孤王掌握!”

    刘敬思、康承乾、薛威等人闻听此言,莫不色变,一个个顿感如坐针毡。

    所谓吕梁山,便在黄河几字弯的东侧,也就是,李晔只要再平了成德、义武、卢龙三镇,黄河几字弯以东、中原以北的地方,都成了他的势力范围。

    这还不包括天平、平卢两镇。

    而听李晔的意思,他正准备这么做!

    这才是众人最担心的。

    李晔平河东时,从平卢出发,渡过黄河,一路向西,沿途攻克魏博、收服昭义,早已将河东和平卢连成一片,之间再无阻隔。

    李晔既然得了河东,自然不会拱手让人,偏偏昭义军的地盘,就横在河东与魏博之间。在李晔已经得到魏博的情况下,他如果想要坐拥河东,昭义的位置就极为尴尬。

    总不能坐视昭义卡在喉咙里吧?

    对李晔而言,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康承乾这几天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就怕李晔回师平卢的时候,顺便把他的昭义军也夺了去。

    这个局面,在攻河东之前,康承乾就很是顾虑,为此昭义军内部还吵得不可开交。

    只不过最后在李克用与李晔之间,康承乾选择了后者。毕竟李晔是唐臣,昭义军只要不被揪住辫子,他总不好平白无故,来攻打昭义军吧?

    谁曾料想,眼下长安被攻,朝廷危殆,李晔固然失去了大义名分的强援,但从另一方面来,也没了桎梏。

    天子都被劫了,天下大乱了,我李晔身为唐臣,又是李唐宗室,贵为亲王,当然要平定四方,还大唐一个朗朗乾坤,再续大唐国祚这没毛病吧?

    这两日,康承乾已经上上下下,把李茂贞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百余遍。如果现在能跟李茂贞见面,他一定会揪住对方的衣领愤怒质问:竖子为何害我?!

    李晔见众人忐忑不安,康承乾更是汗如雨下,心里倒也觉得有趣。

    他继续道:“李茂贞攻打长安,朝廷危在旦夕,孤王身为李唐宗室,不得不为社稷考量。一旦天子落入敌手,社稷沦陷,孤王也得为大唐长远谋划一二,不能坐视大唐皇朝就此崩塌。”

    众人浑身一颤。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确了。

    自古以来,天子落入敌手,也就意味着皇朝不存,大臣们若想保存社稷,延续国祚,就得扶持太子、宗亲登位再立一个天子,重建朝廷。

    很明显,李晔就打算这么做了。

    而且他不需要别人扶持,他本身就是李唐血脉,位至亲王,在天子果真落入敌手的情况下,自立旗帜,没人能他的不是。

    如果,之前李晔行事还有朝廷在头上,哪怕李俨信任他,哪怕他有节制山东军政,便宜行事的大权,但归根结底,他只是个臣。凡事他还得上奏朝廷,走个程序,有诸多掣肘。

    那么现在,一切就都不同了。

    随着李茂贞攻打长安,天子有落入敌手、朝廷有名存实亡的危险,李晔只要心狠一些,行事果断一些,就能彻底摆脱朝廷的束缚。

    当然,在李俨还在的情况下,他当然没必要我自立为帝,在山东再建一个朝廷,搞得跟乱臣贼子一样,给诸侯实,在大义上失节。但却能打着为大唐廓清宇内的旗帜,自行其是。

    如此一想,康承乾又把李茂贞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一遍:你攻打长安挟持天子,到底是害安王还是帮安王?

    康承乾当然知道,李茂贞攻打长安,是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个“诸侯”,当然也包括安王。

    但关键李晔可以不认啊,他可以李茂贞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名为唐臣,实为唐贼,然后打着勤王的大旗来讨伐。

    虽然他暂时并不能真的来,但早点拉起旗帜,聚集势力,跟李茂贞划清界面,避免李茂贞借天子诏令,让他做着做那却可以。

    别人或许不能这么干,但李晔没问题,因为是他是宗室子弟,是名动天下的安王。

    再者,经过汉末之后,大家对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种套路已经熟悉了,没几个人还会傻乎乎的任由摆布。

    倒也不是李茂贞挟持天子就一点用都没了,效果不如从前而已。

    李晔见众人眼神变幻,一副绞尽脑汁,费力揣摩李晔话中深意,想要弄清李晔的意图,并且还偶尔恍然有悟的模样,就有些想要发笑。

    他还真不用康承乾等人费心揣摩他的想法。

    他又不是心怀野望,行事却要顾头顾尾、一再是心非的表示我是忠臣的枭雄,他是大唐安王,在乱世廓清宇内、匡扶社稷这件事上,还真不需要惺惺作态。

    就是这件事可能会苦了康承乾等人。

    他直言道:“孤王是什么人,你们心中都有数。孤王想做的,无非是维护大唐权威,保证政令畅通而已。诸位都是大唐忠臣,河东一战已经证明。想必诸位现在,也都有和孤王一样的心思。这就很好办了,你们继续做你们的节度使,此战就算朝廷不给封赏,孤王有节制山东军政的大权,该给的都可以给你们。”

    到这,他叹了气:“孤王知道你们对大唐忠心耿耿,不会违逆孤王的政令,但是谁知道成德、义武、卢龙怎么想?孤王想做的,无非也是确认他们的忠心而已。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需要动刀动枪,那想必三位也会继续匡助孤王吧?”

    李晔的意思很明白:你们日后都要听我的。我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像对待朝廷政令一样,对待孤王的命令。

    这就是李晔做主,众人做从的意思了,也可以理解为李晔做君,众人做臣。

    如果康承乾等人答应,那么日后,他们就跟李振、刘大正等人扮演的角色没有两样。

    康承乾、刘敬思、薛威三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他们当然无言,不然能什么?

    安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想要收编我们?安王你不讲义气,我们帮你平了河东,你反过来却想吞并我们?

    那不是找死嘛。真当安王的修为是摆设?

    跟着李晔,他们还是节度使,地位不会下降,还会得到很多恩赏,而且只要李晔发展得好,他们也大有前途。

    唯一的坏处,就是从此受制于人了。

    但受制于人,总比死了强。

    三人不用想也知道,李晔想要杀他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而且碾死之后都不用考虑收尸。

    他们各自藩镇里那些想要巴结安王、借势上位的人,会屁颠屁颠跑过来麻利的处理后事。

    乱世当道,人心叵测,大家麾下都有十万大军,那还能没一些狼子野心之辈?

    康承乾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得不起身离座,面朝坐在主位上的李晔下拜:“我等唯殿下马首是瞻,但凭殿下差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