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宿命的联合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6-04
    ♂? ,,

    李克用闻言哈哈大笑,就像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神?”

    耶律阿保机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看起来阳光明媚人畜无害,然而内里却已经隐藏了不为人知的凌厉锋芒:“郡王似乎对神有什么误解?”

    李克用一甩衣袖,嗤笑一声:“人间有神像,天上有仙人,但天地间只有一个神,那就是我自己!”

    “神就是神,人就是人。既然郡王如此摆不清自己的位置,看来我有必要帮帮郡王,让认清自己的身份。”耶律阿保机口吻如常,连脸上的笑容都未有丝毫消减,看起来一点也没有生气,但他轻轻向李克用抬起了手。

    他抬手的动作如此轻盈,就像是去接落下的雪花,温和的没有半点威胁。然而当李克用、康君立看到这一幕时,却无不眼神剧变。

    房中的灵气在刹那间被抽空!

    两名修士如陷泥沼,不仅再也无法感应到身周的灵气,连气海中的灵气运转都分外艰涩。这就像大汉被绑住了手脚,再也无法行动自如,而对修士而言,这就是致命的困境。

    能够如此迅捷抽空屋中灵气,同时还压制两人体内灵气运转,这只有一个解释。

    对方的修为远高于他俩!

    他俩意识到不妙,连忙同时抽身爆退。

    然而为时已晚。

    耶律阿保机笑容灿烂,眸中却满是戏谑之色:“两位这么着急出门,作为朋友我当然得送们一程了。”

    他手腕猛地一提一压。

    风流般汇聚到他手掌前的灵气,便化作两股透明的泉水,陡然击出。

    李克用双目一瞪,他明明看到了灵气泉流飞来,而且速度并不那么夸张,但他偏偏就是闪避不及。因为他的身法速度已经被完压制。

    砰砰两声,灵气飞泉砸在李克用与康君立前胸,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断线风筝一般噗通摔落院中冷硬的青石板上。

    李克用与康君立同时大怒。

    在他们的地盘,他们的府邸,被一名外来的草原人如此不留情面的出手击伤,任谁都会觉得颜面扫地。

    但两人只能强压怒气。

    因为四面的屋顶、院墙上,还有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十多名契丹大修士。

    即便没有这些大修士,仅是耶律阿保机方才的出手,也足够让他们心生敬畏,不敢再轻举妄动。

    耶律阿保机来到门口,负手看着他们,阳光般的笑容里透露着让人无从怀疑的真挚:“我的朋友,现在们总该知道,不能对神有丝毫不敬。神若是要杀们,都不必亲自动手,他的勇士和仆人就能让们......嗯,只能趴在地上。”

    李克用勉强站起身,他先前已经吐过几次血,方才又被耶律阿保机所伤,元气大损,现在已经没多少战力。但即便他处在盛时期,他也深知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这没什么区别。

    “到底想做什么?”李克用阴沉着脸问。

    耶律阿保机笑道:“看来我们的郡王殿下,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再说一遍:我们是来帮的。而且我们的实力也看见了,还亲身体会了,相信不会再拒绝。”

    李克用确实无法再拒绝,这当然不是因为他认为对方强过李晔的修士团,而是他清楚知道对方强过自己。所以,现在他的性命都握在对方手里。

    他并无选择。

    李克用明白这一点,耶律阿保机自然更加明白,所以他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果郡王想明白了,我们不妨坐下来谈。相信我,神的勇士有足够的力量帮东山再起,而这并不需要付出什么,相反,神还愿意给的一个膜拜他,成为他仆人的机会。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神的仆人。”

    当李克用在屋中坐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为什么要帮他对付李晔。

    这个事实是不必怀疑的,如果对方别有所图,根本就用不着藏着掖着,他们有那个让李克用乖乖就范的实力。

    契丹强势崛起,横扫中、东部草原,势力既然到了鞑靼部领地这一带,若想再度扩张版图,就只会面临两个对手。

    西面,是信奉明教、主体势力在天山周围和西域的回鹘部族,南面,则是道门仙廷统治下的大唐皇朝。

    比起贫瘠的西域与别无特殊之处的回鹘领地,繁华富庶人丁兴盛的大唐,无疑是更加诱人的存在。

    然而眼下草原还没有彻底平定,契丹当然不希望出现一个和平兴旺的大唐帝国。毕竟大唐强盛时期,整个草原都俯首称臣,而且受其统辖。

    如果大唐迅速平定国内乱事,再度中兴,那便会顺理成章再定草原——至少,大唐不会希望北部出现一个统一了草原的强大敌人。

    发展起来的契丹,与中原是宿命之敌。不是契丹挥师南下,就是唐军发兵北上。

    这还是其次。

    更重要的是,没有哪方神灵仙人,不觊觎大唐这块富庶灵秀的洞天福地。

    李克用冷笑道:“真想不到,区区一个李晔,麾下兵马不过十万之众,征战区域不过数个藩镇之地,却已经引得草原忌惮,连们契丹都要借本王之手来制约他。”

    耶律阿保机不置可否:“李晔的强大,郡王应该比我们体会得更加深刻才对。以平卢五州之力十万之兵,而能迅速扫荡强大的河东,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吗?”

    李克用不再废话:“拿出们的条件,说出们的要求。”

    耶律阿保机拍手称快:“跟聪明人谈话就是省力,既然郡王爽快,我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道理呢?我们能给的条件十分优厚,郡王没从鞑靼部借到的兵马,我们可以给,郡王从鞑靼部借不到的强大修士团,我们也可以给。而我们的要求就十分简单了,只需要向契丹俯首称臣,接受我们的册封,并且成为神的仆人,奉神教为尊即可。”

    李克用皱了皱眉:“神教?”

    耶律阿保机的笑容里充满自豪与自信:“神的勇士自然有个名称,就跟释门、道门之所以叫释门、道门一样,神的勇士便是神教。”

    李克用沉默下来。

    耶律阿保机已经说得很明白,他如果要契丹帮他的忙,就必须成为契丹的臣子、神教的门人。也就是说,从今往后,他将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诸侯,而是契丹扶持的代言人。

    然而对李克用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对他而言,无非就是把释门换成了神教而已。他从内心里,并不会去做释门的弟子、神教的门人,他只是虚以逶迤,借助对方的修士力量而已。

    等他成就真龙大业,手握天下权柄,得皇朝国运加持,他便会把对方一脚踢开。到了那时候,他还会发兵草原,攻灭契丹。

    说到底,一切都是暂时联合和借势的策略而已。

    所以李克用沉吟片刻之后,便接受了耶律阿保机的条件。

    耶律阿保机很欣赏李克用的识时务,他信心满满道:“郡王果然是英雄豪杰,相信我,有神教和契丹的帮助,郡王必定能够成就大业。”

    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无比真心,就像完不知道李克用的真实心思一样。

    但事实上耶律阿保机对一切都洞若观火。

    毕竟,他会是契丹国的开国之君,辽朝的奠基者。

    神教仙人正在仙域跟仙廷作战,双方打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神州当然是越乱越好,这样仙廷就无法汇聚神州力量。所以耶律阿保机根本不在乎李克用是否真心投靠。

    而无论李克用是什么心思,耶律阿保机都有信心掌控他。

    毕竟,对方只是一介凡人,他背后却有仙人。

    而李克用只要成了神教门人,神教的势力就渗透到了大唐,那就像一个楔子,插进了道门仙廷的骨肉之中,会不停让仙廷失血。

    就像之前释门在北方扩充势力一样,李克用一旦投靠了神教,神教庙宇就会在河东大肆兴建,无数百姓就会成为神教信徒,仙廷就没了这些地方的信仰和香火供奉之力。

    两人各怀鬼胎,都认为吃定了对方,脸上洋溢着格外亲和的笑容,好像生怕对方感受不到自己的“真情实意”一样。

    接下来便是盟誓的时刻。

    既然以神教为尊,那么一切礼仪规章就得依照神教的模式来,李克用吩咐康君立下去准备牲畜熏香等祭祀物品,要在刺史府摆下祭坛,进行耶律阿保机收他入神教的仪式。

    等待之际,两人亲切交谈,闲聊了起来,耶律阿保机吐露心声:“契丹起于微末,浴血奋战才有今日局面,所求不过是称霸草原而已。郡王应该明白的,我们草原人并不适应中原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也不会南下黄河。等日后郡王成就大业,成为中原之主,可莫要兴兵北上,破坏草原的和平啊!”

    李克用当即保证:“本王志在中原,无意北上。况且数千年来,中原也从来没有真正把草原纳入郡县过,劳师远征其实并无益处。”

    两人相谈甚欢,都感到很满意。

    但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好一副宾主尽快的和气场面,孤王都要被二位的真诚所打动,恨不得立即打道回府,将河东拱手相让。”

    听到声音,耶律阿保机和李克用脸色一变,同时飞掠出门来到院中。

    两人抬头一看,就见高远的漫天星海下,悬空立着一个身着玄袍的年轻人,仪态万千,俯瞰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