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宿命的聚首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6-04
    ♂? ,,

    然而李克用并不能反攻李晔。因为没有兵马。

    在李克用杀了李存孝没多久,卫士刚刚将对方尸体用草席裹了,要扔走的时候,去草原鞑靼部借兵的康君立回来了。

    他身后并没有跟着鞑靼部的千军万马。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李克用在书房接见了他。

    康君立一进门就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他的确是一个人回来的,单人独骑,连卫士都不见。

    卫士已经在草原死绝。连康君立本人,也是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看起来狼狈不堪。

    李克用听完康君立的哭诉,整个人僵在椅子上,双目无神的愣在那里。

    鞑靼部发生了变故。准确的说,整个草原都发生了变故。在大唐天下大乱,李晔发兵攻打河东的时候,草原也是烽火连绵,大战一场接一场。

    每一场大战,都跟一个名字分不开,那是每场战争的胜利者,契丹。

    准确的说,是有神教支持的契丹。从东方草原的一步部族,到扫荡四方,击败周围诸部,契丹只用了短短数年。

    而现在,契丹的国境线推到了草原中部,这里原本是鞑靼部的地盘,他们是草原实力数一数二的大部族,现在却被契丹大军一战而败。

    康君立去鞑靼部借兵的时候,正赶上契丹大军横扫鞑靼部。在契丹精骑的铁蹄下,鞑靼部方圆千里之地都变成了血火炼狱。康君立还没见到鞑靼部首领,就遇到了一股契丹精骑。

    于是彼此交战,康君立且战且走,最终只身逃回塞内。

    “契丹骑兵精锐异常,而且修士比例高得出奇,个个修为不俗,末将带去的卫队已经足够强大,却莫说跟对方抗衡,连逃走都不能......”康君立自知误了大事,跪在地上连连叩首。然而这事并不能怨他。

    说到这里,康君立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对方领兵的大将十分年轻,修为却强得不像话,少说也是真人境的实力。迎接末将的鞑靼部官员认出了他,他好像叫作......耶律阿保机!”

    房中静谧无声,只剩下康君立不安的心跳声。烛火轻轻摇曳着,帷幔下的阴影不时晃动,房梁上的黑暗的角落里好似隐藏了鬼魅,能一口吞下房中忐忑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李克用猛然站起,却身子一晃,脸色一阵发黑,忽地一口鲜血喷出,飙了数步远。

    “郡王!”康君立大惊失色,慌忙起身去搀扶。

    李克用一把挣开康君立,抬头悲愤大吼:“天命,天命!这都是天命!”

    言罢,他又猛然吐了一口鲜血,颓然倒坐在椅子上。

    “郡王!”康君立见状于心不忍,连忙劝道:“郡王勿忧,就算没有鞑靼部的援军,我们也能在代、朔、云、蔚四州招兵买马。有十三太保在,贼军就攻不下城池。假以时日,我们依然能够重振旗鼓!郡王,现在只需从长计议,胜负犹未可知啊!”

    康君立不说这话还好,说完之后李克用又连吐了好几口血。

    康君立手足无措:“郡王......”

    李克用面色惨淡,眼中有了绝望之色:“从长计议,计议不了了......十三太保,已经死了......”

    康君立脸色大变,眼下这个局面,若是没有李存孝来稳住前线,抵挡官军兵锋,李克用等人根本就没有招募勇士的时间,就更别说慢慢发展了。然而康君立在出发之前,李存孝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

    谁能杀李存孝?对方可是兵家大将,往战阵中一坐,仙人境都不能奈何,谁能杀他?

    是李晔?

    若是李晔来了,还杀了李存孝,代州城怎么会如此平静?刺史府怎么会没有大战痕迹,李克用又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康君立猛然想起,他慌忙归来跑进府的时候,看到一群甲士正用草席包裹着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匆忙出门。他惊鸿一瞥,还看到一块碎肉从草席里掉了出来,貌似是断手......

    康君立陡然意识到什么,一股寒意立即从脚底冒了起来,脊背阵阵发凉。这让他震惊、茫然、恐惧、慌乱,如坐针毡,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克用,想起李存孝投靠了李晔的传闻。

    他声音艰涩道:“难道......难道刚才被抬出去的,是十三太保?!”

    李克用默然以对,因为他耳中已经没有康君立的声音,随着精神恍惚,他已经神思不属。

    因为跟鞑靼部交情匪浅,之前平定黄巢之乱初期,李克用离开鞑靼部时也向其借过兵,所以李克用笃信这回的事也不会出差错。所以他才能在这个时候杀了李存孝。

    现在没有鞑靼部兵马的支持,仅凭他们这些残兵败将,根本就不足以应对李晔的大军。失去了李存孝,连固守城池都已经做不到。

    李克用现在的心情,大抵只有他自己理解。

    这一刻他或许不后悔杀了李存孝,但一定后悔杀早了。

    然而木已成舟,李克用除了悔恨还能如何?

    自断双臂、自毁长城是什么滋味,李克用现在体会得比谁都清楚。

    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妻。

    李克用失魂落魄,瘫软在椅子上,哪里还有一个人主的威严,一介郡王的威仪?到了这个份上,一切伪装和硬撑都失去了意义。

    “素闻大唐陇西郡王李克用是一代豪杰,仪表不俗修为不凡,更有纵横天下之资,耳闻不如眼见,如今观之,却是让人大失所望。”

    一个傲慢的声音幽灵般忽然传来,充满了调侃之意,“此身未死,大军未散,成败犹未可知,郡王却如此失魂落魄,真是贻笑大方。”

    被如此嘲讽,李克用顿时大怒,他连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厉喝道:“谁在口出狂言?!”

    他很容易就看见了对方。因为对方已经站在院子里。

    那是一个七尺男儿,就那么孤身立在院中。他有一张五官棱角锋锐的面孔,身着草原贵族服饰,哪怕是身处敌营,却有一股闲庭漫步的气质,充满了睥睨天下的自信。

    李克用不认得对方,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但这是代州刺史府,是他的地头,一个草原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他怎么敢堂而皇之闯进府邸,还大言不惭?

    李克用沉声大喝:“来人,拿下此獠!”

    没有人回应,四周一片寂静,就像是没有人烟的荒野。

    李克用心头陡然一沉,已然意识到不好。

    大军新败之际,李克用很重视自身安,所以刺史府有甲士千百。而他方才那一声喝令,已经用上了修为之力,声音足以传遍大半个刺史府,现在却没有人响应。

    这是怎么回事?

    答案有且也只能有一个。

    李克用后背发寒。

    而这时,一个又一个人影,鬼魅般出现在院子两侧的院墙、屋顶上,须臾便聚集了十多人。他们沉默无声,面对的方位也不同,已经摆开了警戒阵势。

    这些修士里面,有身着草原常用服饰的,也有身着黑色宽大袍服的。

    但无论是谁,散发出来的修为威压,都在真人境之上!

    至少十多个真人境修士!不排除还有人修为更高!

    李克用手脚冰凉。

    这样一股力量,若是想要杀他,眨眼间他就会人头搬家。

    他盯向院中站立的草原贵族。

    李克用不认得对方,康君立却认得。后者见到对方的时候,就脸色大变,此刻连忙对李克用道:“此人,就是之前率队击败末将的契丹大将......耶律阿保机!”

    契丹八部,每一部自成一派,数年前还是轮流做大酋长的时代。耶律阿保机隶属迭剌部,还很年轻,之前名不见经传,李克用自然没听说过他。

    然而就像纷乱的中原一样,数年前谁知道李茂贞是谁?而现在,他竟然已经陈兵长安城前,敢请天子移驾凤翔,行挟天子令诸侯之举!

    既然是横扫草原的契丹大将,李克用稳住心神,不愿在外人面前失了底气,哪怕是要死,他也要死得有尊严,所以他沉声问:“阁下到此,意欲何为?”

    还没到而立之年的耶律阿保机,本就生得丰神俊朗,此刻听了李克用的话,他露出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他一边迈步进屋一边真挚的说道:“相信我,我的朋友,我是来帮的。之前在草原不小心伤了的部下,我很过意不去,知道的,契丹人热情好客,并不想无缘无故多一个敌人,所以我一直很想做点什么来弥补。恰好,我们听说现在遇到了点......嗯,小麻烦。所以大祭司让我带人过来,帮重振旗鼓。”

    他堂而皇之进屋,轻松自在无防备的样子,就好像走进自家厅堂,很自然在李克用先前坐的椅子上坐下。不知道的人,还要以为他跟李克用是至交好友。

    李克用冷笑一声:“恐怕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才敢如此大言炎炎。莫说十几个真人境,哪怕再多一倍,也于大局无益!”

    耶律阿保机耸耸肩,表示听进了李克用的话,随后他又认真而不失轻松的道:“相信我,我的朋友,我比更加清楚,的敌人是多么的......嗯,难缠。不然我为什么亲自来了呢?现在要知道的是,比起那个并没有真正帮到什么的释门,神才是该真正膜拜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