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一百二十一章 硬拼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5-11
    ♂? ,,

    太原城四面城墙上下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几乎看不到多少空白地带。

    有的地段已经被官军占据,双方将士短兵相接,在方寸之地展开血腥搏杀;有的地段还在城墙攻防,城墙上的擂石滚木、铁水飞矢不停倾泻而下,云梯上的官军受了打击,惨叫着、下饺子般坠落。

    还有的地段,则是攻城巢车、楼车靠在城墙上,官军将士不断从车里攀上城墙。

    两边的修士纵横飞掠,带领精锐力量,不停为己方提供掩护,撕裂对方的阵型、防线,所到之处鲜血迸射,不时有断肢残骸飞起。

    碍于城头战场场地有限,双方大军数十万,不可能倾巢而出,每名将士都上场厮杀。但是两军的绝对精锐,此刻却已经在战场上碰得头破血流。

    随着战事不断进行,城头的官军将士越来越多,饶是符存审、康君立等河东军战将,率领本部精锐不停奔杀,将一批批官军赶下城头,也无法挽救大局。

    他们毕竟只有三人,而且境界只是战将,照顾不到太多地方。而平卢军普遍较河东军善战,又有上官倾城亲自上阵,压制符存审等人,所以平卢军仍是在不断攻破防线。

    城中的高楼上,李克用负手观察各面城墙的战况,眉头一直未曾舒展。

    他的目光,多半时候都落在东面城墙上,那是平卢军的主攻方向。

    在彼处,平卢军的精锐甲士,在军中修士的带领下,在跟河东军的拉锯战中,不停砍杀河东军将士。他们踩着一个又一个河东军战阵的尸骨,稳定推动战阵向前。

    在他们身后,是更多平卢军攀上城头,或者汇聚过来加入战团,或者冲向城头其它地段,开辟新的战场。

    河东军抵挡艰难,大部分都不能稳守固定地段,在付出近半的伤亡后,只能被迫后退。虽然偶尔也有悍勇之辈,能够反过来击退平卢军,但那样的部曲毕竟太少。

    双方战力有明显的高低之别,虽然早就知道平卢军善战,河东军有所不如,但是在血火战场上,眼睁睁的看到己方将士,不断被对方甲士杀倒,李克用还是心痛难忍。

    平卢军的精锐,在于训练有素,经历过战火——这些河东军都不缺,河东军缺的是如平卢军那样优良的军备,还有恐怖的修士比例。

    平卢军在李晔整编了圣子带来的妖族力量后,军中修士占比大幅提高,这是河东军所不能及的。

    河东军虽然有释门支持,但释门说到底只是世俗力量,而且早在黄巢之乱时,就被李晔杀尽了高端战力,妖族可是超脱世俗,接近仙廷的势力。

    至于佛域僧人,那些都是真人境以上的大修士,是不会投身军营的。

    眼看平卢军已经占据了东面城头的十之三四,李克用知道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虽然有诸多不愿,但他仍旧不得不深吸一口气,低喝一声:“十三太保!”

    楼下待命的将士中,李存孝应声而出,向李克用抱拳:“末将在!”

    目光落在李存孝身上,李克用顿了三息时间,这才道:“平卢军就交给将军了,还望将军不要让本王失望!”

    李存孝昂首奋然道:“郡王放心,若不能击退平卢军,末将提头来见!”

    言罢,李存孝轰然转身,大步离去。

    望着李存孝赶赴城头的决然背影,李克用眼神低沉。

    他是河东节度使,是河东之主,理应也是河东最强存在。然而沙场之上,他的才能却不及李存孝。这也就罢了,寻常时候他根本不用与人搏命,但是此战不同。

    河东生死存亡之际,拯救大局的不是他这个河东之主,而是李存孝——并且是在他战败的情况下。

    此战李存孝若是胜了,他在军中的威望,在河东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只怕有超过李克用的可能。

    功高震主。

    就算李存孝没有背叛之心,没有自立之意,李克用又如何能够放心得下?

    但此战李存孝若是败了,太原被平卢军夺去,李克用就得远遁北方。但就算是远遁北方,回到沙陀领地,李晔也势必令平卢军追击。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没死,但到时整个河东,都会落入李晔手中。

    没了河东,没了大业,就算能够保性命,苟活于世,那又有什么意义?多出来的那人生数十年,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罢了。

    李克用希望李存孝胜,这点毫无疑问。

    但是在此之外,他还有一点点的私心,那就是此番对战平卢军,最好是在胜的同时,李存孝能战没于阵中。

    如此,对李克用而言才是最好的局面。

    悄然间,李克用拳头紧握。

    东面城墙,上官倾城正在指挥平卢军四面进击。在半日激战中,她始终都在针对敌方布防兵力的不同,以最合理的兵力分配,最有效的进攻方式,夺取一段段城头。

    随着平卢军潮水般蔓延上城头,河东军将士就像是被淹没的河沙,一片片不见了踪影。潮水不停在城墙上推进,河东军将士不是被杀倒,就是被迫后退。

    就在形势一片大好之际,上官倾城忽然心有所感,抬头向城墙正中位置的城楼望去。等她看见了彼处之景,立即眼神凛然。

    城楼前,有数百甲士,人人虎背熊腰,身材高大,手持陌刀,犹如战神。

    在这些甲士后,有黑甲猛将按刀而立,以睥睨天下的气度,正虎视四方,仿佛在巡视领地。正是李存孝。

    “结阵,防御!”上官倾城没有丝毫迟疑,当即喝令军。

    李存孝的战阵虽只数百人,但势若千军。

    上官倾城知道那不是错觉,而是对方的战阵之力,的确浑厚如山峦。一旦爆发冲杀出来,就有洪水决堤之势,足能横扫所到之处的一切士卒。

    李存孝往上官倾城的方向看了一眼。以他兵家大将的修我,自然能感知到上官倾城的位置。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沙场之上一应存在,事无巨细都亮若星辰,可以“看”得分明。

    他没去理会上官倾城。

    这个时候,城楼左右的河东军将士,绝大部分都向他看了过来。他已经释放出了兵家战将领域,在领域范围内的将士,都会受到触动,注意到他的存在,响应他的号召。

    与此同时,他带来的精锐部曲,也在从甬道不断冲上城墙,涌向城楼左右。

    但他们并没有立即投入战斗,因为前方的将士,还在溃退。

    不过因为平卢军已经转攻为守,他们很快就跟新上来的同袍完成汇合,并且稳住阵脚。

    在李存孝的战将领域内,他们再度掉头,重整阵型。

    等左右将士,基本都稳住脚步,恢复了战阵秩序,城头已经有数千完整战力。

    这数千人汇聚成的战阵,光芒闪耀,每一个将士身上,都如同燃烧着火焰。

    李存孝拔出横刀,向前一引:“杀!”

    数千河东军将士,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大吼声:“杀!”

    上官倾城面容肃然,她来到平卢军阵前,发动战将领域,同时低喝一声:“山岳!”

    “山岳”是兵家上将拥有的领域能力,能够极大提升战阵的防御度。

    此时上官倾城发起“山岳”之力,就见战阵嗡的亮起一团青芒,形如山岳,将战阵中的将士,都包裹在其中。

    李存孝带人冲到平卢军将士面前,突然爆喝一声:“倾潮!杀!”

    “倾潮”也是兵家战将的领域能力,之前上官倾城就用过,提升战阵进攻强度。

    城墙宽度有限,照面的将士人数不多,然而交战的地方并不止一处。太原城作为河东重镇,无论是瓮城,还是方城,都有城头通道。

    战阵一碰,差距顿显,随着一声爆响,平卢军的战阵之光,立即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

    河东军仗着战阵之力,犹如蛮牛冲入羊圈,一路前奔,平卢军的将士直接被撞飞,向两侧飞起,这些地方的战阵光罩,则如镜子一般寸寸碎裂。

    大将“倾潮”对战上将“山岳”,胜负分得毫无悬念。

    二三十来步后,河东军的冲锋之势终于慢下来,而平卢军仅此一下,就伤亡数百。这还不算战阵光罩受损,修士们受到的暗伤,和将士们背负的压力。

    此情此景,李存孝亲自上阵,冲锋在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手下没有一合之敌。平卢军的战阵中,就算有数名练气修士联手,也挡不住李存孝一刀。

    “让开,我来!”上官倾城提刀冲出,咬牙迎上李存孝。

    方才战阵“山岳”之力被破,作为战阵主将她受伤最重,然而此刻她还是冲了出来。

    战阵中没有人是李存孝一合之敌,她就算明知不敌也要迎上,否则就要眼睁睁看着同袍被砍瓜切菜,那不是一个主将能够忍受的。

    “上官倾城,若不退,今日必死!”李存孝带着军阵,挥刀斩来,这一刀有战阵之力,威力无匹,就算是战象都能轻易一刀两半。

    上官倾城挺刀迎上:“休得张狂!”

    刀兵相交,上官倾城血气上涌,身后战阵光芒一荡,似有不稳之势,但她顽强的没有后退。

    李存孝眼中掠过一抹亮色,由衷赞道:“竟能正面接我一击,以将军天赋,假以时日必然前途无量,可惜了!”

    他有棋逢对手的惊喜与激动,若是平常时候,少不得要结交一番。然而战阵之上,各为其主,只有生死之争。他只能感到遗憾。

    上官倾城不闪不避,挥刀在战,两人交手数合,身旁的同袍也在彼此厮杀。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两人身旁就倒了一地尸体,而两人也分出了胜负。

    上官倾城到底低了一个大境界,被对方震伤之后,手脚脱力,已经跟不上对方的出招。

    眼看长刀劈斩而下,即将落于额头,上官倾城却目光决然,抬头凝视,无惧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