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九十七章 是分是合(二更)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4-26
    长安,宫城。

    午后的天气颇显阴沉,长天之下乌云密布,不时还有声声雷音,有种山雨欲来的沉闷压迫感。西内苑太池湖,李俨坐在龙舟的大厅内,无精打采的欣赏着眼前的歌舞。

    约莫是闷得厉害,李俨愈发心浮气躁,他索性起身离开厅堂来到甲板上,负手望向远天,眉头紧锁。

    “陛下可有什么心事?”神策军中尉杨复光跟在后面关切的问道。

    李俨烦闷道:“这两日也不知为何,总是心烦气躁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不好的大事即将发生一样!”

    杨复光连忙宽慰道:“黄巢已灭,眼下国内大致太平,纵然还有些藩镇桀骜不驯,但也闹不出什么大乱来......”说到这,杨复光试探着问道:“陛下莫不是牵挂河东战事,牵挂安王殿下了?”

    这话显然说中了李俨的心事,他抓着船舷不安道:“为了征讨李克用这个乱贼,晔哥儿不辞劳苦出兵河东,乃是为了国家大义。但我却听说,宣武军有许多异动,好似要出兵平卢!而且最近河东异象连连,如有神仙交战一般,晔哥儿虽然厉害,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李俨越说越是心乱,到最后已是说不下去。

    就在这时,有官员急切赶来,递上来一份紧急军情。杨复光将军报拿过来打开,仅是匆匆扫了一眼,便不禁脸色一变,连忙呈给李俨。

    李俨接过军报一看,眉头猛的一跳:“回鹘攻占伊州,归义军战败?怎会如此?!”

    杨复光惊疑不定:“自张司徒建立归义军,征战河西、西域,克复十一州之地以来,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被回鹘人攻占了州县,这样的战况归义军还是头一遭碰到......张司徒离开归义军这才几年?归义军就出了这样的变故?”

    他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连忙向李俨进言:“陛下,回鹘攻占伊州,西域、河西局势很可能因此改变,这是大事,请陛下召集宰相大臣们廷议。”

    李俨好像没有听到杨复光的话,抓着船舷的手渐渐用力,双眸很快变得通红,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末了,他咬牙切齿道:“这帮混账,朕饶不了他们!”

    经过黄巢之乱,如今的大唐,朝廷威严丧失殆尽,如若回鹘大举入侵河西走廊,归义军无法抵挡,那么大唐境内,哪个藩镇有能力、又愿意去对抗回鹘大军?内忧外患,纵有名臣拯救时艰,又如何分身东西?

    ......

    黄景元的笑容里终于褪去了故作的淡然之色,显露出无比的得意,“飞鸿大士不愧是飞鸿大士,要我们用这种方法才能取胜,并且还付出了那么多修士的性命。你说,我们不先杀了你,如何能够心安?”

    黄景元算计飞鸿大士和李晔的计谋,说起来可谓是十分歹毒,但其原理并不复杂,那就是用苦肉计示敌以弱,诱敌犯错,再绝境反击。

    且不说仙廷、妖族、佛域三方互为敌手,谁也不会真的信任谁,就说废墟的规则,是只存在一个阵营的修士时,才会放出铜块打开光幕,让人离开。在紫蓝电网逼近的威胁下,生死并没有选择。

    黄景元算定了,飞鸿大士只要击败他们,就会立即对李晔动手,不管双方谁赢,最终都会倒下一个。

    一旦飞鸿大士和李晔的联盟被打破,陈继真和黄景元就占据了主导权。

    况且李晔和飞鸿大士都不是善茬,他们相斗,胜者也势必付出代价,变得十分虚弱,有机可趁。

    这个计策的关键,是在陈继真和黄景元还存留战力的情况下,让飞鸿大士相信,他俩已经丧失出手的能力,这样她才会放心对李晔动手。

    在场面中佛域僧人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只要陈继真、黄景元、李晔三人一倒,妖族和仙廷就不足为虑,佛域一方便赢了。

    主动出击,将仙廷修士暴露在妖族、佛域的弓弩面前,让他们损失惨重,让他们再也构不成对佛域僧人的威胁,这是黄景元给出的牺牲,是让飞鸿大士不怀疑他们“背水一战”的筹码。

    在飞鸿大士力一击的时候,两人以仙廷秘法护住自身,虽然不至于不受伤,但却能保住一部分战力。

    作为仙廷派下来,在九州之地,权处理凡间之事的使者,陈继真和黄景元有这样的保命秘法并不奇怪。

    但飞鸿大士就不一样了。她是佛域的人,已经被仙廷压制,无论她有多少手段,效果在这里都会受到削弱。

    这是黄景元的认知。

    现在他赢了。

    这证明他的认知是对的。

    “堂堂飞鸿大士,竟然被我降伏。这一战足够我扬名仙域,拥有远大前程了!”黄景元想到事后仙廷的封赏,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浓郁。

    其实黄景元很清楚,今日的胜利,不是他个人的胜利,而是仙廷对佛域的胜利,是仙廷对妖族的胜利,是仙人对凡人的胜利。

    这种胜利,是必然的。

    因为彼此实力差距巨大,所以鸿沟不可逾越,结果不可更改。

    黄景元没有迟疑,和陈继真一同举起了手中剑。

    佛域僧人无不大急,但是仓促之间,他们无法摆脱仙廷修士不顾性命的纠缠,也无法去支援飞鸿大士。

    微微仰着脸的飞鸿大士,望着斩下的刀剑神色平静。

    她面若桃花,是世间极美的存在,但眼下这模样,却颇有些引颈受戮的意味。

    把美好的东西展现给你,然后毁灭,那便是悲剧。

    飞鸿大士修为已到高峰,心境也跟着平淡自然,心中没有**,所以对什么都兴致缺缺,但她却没有让自己成为悲剧的爱好。

    她眼角的余光,在看着一个人。

    一个坐倒在坍圮院墙下,身受重伤的人。

    她的眼神让人读不懂。

    不是有东西,不是没东西。

    佛语中常说,所谓佛法,是非佛法,也是非非佛法。

    就像飞鸿大士此时的眼神。

    手握卢具剑的李晔,此刻大静若动,大实若虚。好似下一刻就会行动,又好似永远都不会动。动与静、实与虚在此刻格外统一。

    触碰到飞鸿大士的眼神,李晔目光一闪。

    在瞬息之间,他脑海中掠过一抹犹豫。

    是这抹犹豫,让他看起来似静非静,似动非动。

    这抹犹豫一闪而逝,因为存在的时间太短,所以就像没有存在过。

    犹豫之后,李晔一弹而起。

    本应重伤垂危,没有丝毫战力的李晔,此刻却生龙活虎,气势万千。

    他有一剑,蓄势已久。

    他向黄景元递出了这一剑。

    一声剑吟。

    剑吟如龙吟。

    卢具剑上纹路皆被点亮,青芒闪耀,霎时间似有五尺青龙离剑飞出,如苍龙出海,携剑锋直取黄景元面门。

    黄景元愕然偏头。震惊、意外、恐慌如同蚯蚓,爬满了他的脸庞。

    与此同时,盘膝静坐的飞鸿大士,骤然离地而起。势若暴风骤雨,一掌平直轰出,掠过陈继真的剑锋,瞬间到了他眼前!

    掌风猎猎作响,如阴风怒号,似猛虎呼啸。

    李晔与飞鸿大士,此刻竟然是同时突袭,联手对敌。

    而他们表现出来的战力,比之盛时期不遑多让。

    这本不该出现的一幕,让在场的其他修士,都嗔目结舌,瞪大双眼,生怕自己看错。

    灵气流溢,气爆如潮,四人乍合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