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五十九章 反差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3-01
    大军四面攻入城中。一两个时辰后,沁州城街巷中的河东军将士,已经淹没在联军将士的铁甲海洋中。

    李晔从望楼负手前行,凌空漫步,脚下步步生莲,笔直走向沁州城。

    随着他脚步似缓实快的迈进,头顶长天激烈交手的地仙境、天仙境高手,渐次停了捉对厮杀,滚滚浓云与电闪雷霆寸寸消散,苍穹步步恢复平和温暖的湛蓝色彩,束束阳光重新照耀下来。

    佛域的地仙境、天仙境高手纷纷撤退,无论他们甘心与否,城池被破,他们已经无力多做什么。妖族的大修士也没有妄加追击,他们从长天高空落下来,一个接一个汇聚到如履平地、笔直前行的李晔身后。

    他们没有说话,沉默跟随在李晔身后,越来越多。

    那些在中低空纵横飞掠,往来搏杀的真人境修士,在看到李晔行来之后,无不慌忙停手,鸟雀般向两边散开。佛域僧人更是直接掉头就走,丝毫犹豫都没有。

    李晔前行的方向,一条宽阔通道笔直展开。

    沁州城门、城墙内外,到处都是涌进的将士,城内的街巷、民居,到处都有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血迹。

    李晔漠然前行,带着身后汇聚成云的真人境、地仙境、天仙境修士,并及圣子圣婴、南宫第一苏娥眉等人,直向城北刺史府而去。

    刺史府里空空如也,已经不见李克用和飞鸿大士的踪影。

    李晔并不觉得意外,城池已经被攻破,李克用和飞鸿大士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除非他们想要在这里死战到底。

    沁州城作为河东门户之地,现在被联军攻下,河东门户大开,往后的战斗势必对李克用更加不利,主动权已经完到了李晔手里。

    为了避免这种结果,飞鸿大士出面跟李晔交手,做过最后的努力,结果是两败俱伤。李晔手臂受创,飞鸿大士没有痊愈的伤势又加重了些,可谓是得不偿失。但飞鸿大士又不得不尝试,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晔夺下沁州城,她自己什么都不做。

    在刺史府空,李晔环顾了一眼城中尚未停歇的战事,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开口,声音不大但中气十足,清晰在十多万将士耳畔响起:“李克用已经败逃,准许河东军投降。敢有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话音传遍整个城池后,原本杀声震天的街巷,声浪竟然突然缩小了一半有余。

    片刻之后,沁州城一片哗然,那些河东军将士,之前也还不知道李克用已经败走,现在知道自己被抛弃,饶是原本在浴血拼杀不顾生死的将士,现在也心里凉了大半。

    约莫一个时辰后,沁州城基本安稳下来。

    联军开始组织人手巡查街巷、控制秩序,零星的战斗声已经微不可闻,些许突围逃走的残兵败将,联军将士也都懒得去理会。

    李晔宣示过对沁州城的主权后,就没有继续在半空逗留,刺史府已经被收拾出来,李晔随意挑选了一处安静院子歇息。

    直到这个时候,李晔都没有安排军队去拦截李存孝。因为已经没有必要。苏娥眉等人则已经带着圣婴给的丹药,赶去见刘大正和官倾城,为他俩疗伤。

    李晔休息的庭院有假山湖泊,湖泊里还有许多游鱼,李晔坐在亭子里闭目养神,仿若老僧入定。

    这里是刺史府,沁州城刺史此刻却被押着,跪在了小亭外。他浑身汗如雨下,吓大气都不敢喘,声音颤抖道:“罪臣拜见安王殿下!”

    恐惧让他连自称都变得不伦不类。

    作为沁州城最大的官员,沁州刺史在城池攻防战中,自然是在李克用面前鞍前马后,不过在沁州城被攻破的时候,李克用并没有带他走。这倒不是李克用不想,而是他自顾不暇,连自己的安危都要佛域僧人照顾,根本没有余力去管刺史。

    城破被俘,沁州刺史不仅被五花大绑丢在地,身后还有一队甲士看押。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明显对这个前一刻还是敌人的官员,没有半分好感,只要李晔稍微示意,他们就会将刺史的脑袋砍下。

    李晔没什么表示。

    他莫说看刺史一眼,根本就没有睁眼,仍旧是闭目养神的状态。就好像跪在亭子外的刺史,只是一草一木,根本不值得关注。

    刺史见李晔不理会自己,恐惧愈发深重,慌忙道:“禀报殿下,罪臣之前跟官军为敌,都是受李克用胁迫,实在不是罪臣本意!罪臣心向朝廷,心向安王殿下,天地可鉴啊!”

    刺史话说的悲戚,很快就痛哭失声。看起来倒像是受了莫大的冤屈,有莫大的苦楚无处诉说。那哭声比妇人还要声势浩大。

    李晔终于开口,却只有短短两个字:“聒噪。”

    这两个字一出口,刺史的痛哭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方才还声势惊人,转眼就没了半点儿动静,只剩下满脸惊恐。看他浑身僵硬,瞳孔扩散的样子,倒像是要被活活吓死。

    只是转瞬,刺史就颤抖起来,挡下也湿了一片。押解他过来的几名甲士,见他如此不中用,眼中都流露出轻蔑之色。一州刺史,四品大员,修为必须达到练气中段。

    这样的人物,在普通百姓面前高高在,掌握无数人的荣辱富贵,何异于神灵?

    但是现在,李晔不过稍稍表示了一点不满,刺史就吓得尿了裤子。

    李晔睁开眼,随意瞥了刺史一眼,意兴阑珊:“限你半个时辰,召集沁州官员和大族乡绅。半个时辰后,孤王要在政事堂看到他们。”

    刺史原本已经惊骇欲绝,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他在李晔面前尿了裤子,如此无礼,势必触怒李晔,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所以他差些就要肝胆俱裂。

    好在李晔话说得及时,这才挽救了刺史的性命。

    “殿下放新,罪臣这就去办,绝对不会耽误片刻,也不会少一个人!”

    刺史反应过来自己捡回一条命,顿时喜极而泣,忙不迭的保证。不过他不敢发出哭声,只是泪水滂沱。年过不惑的高官,此刻表现的像个得到父母谅解的孩子。

    刺史一溜烟儿的跑出去,李晔又再度闭眼,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他当然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在思考往下的战局,思虑各方面的安排。数十万藩属不一的大军,攻打拥有十数州数十县的河东,哪怕眼前有了大捷,这之后的事依然是千头万绪。

    半个时辰后,李晔得到刺史回报,他已经将沁州城的官员,和大族乡绅都召集完毕。

    城中战斗刚刚停下来,勉强有点秩序,但比之平日无疑乱了太多。刺史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所有官员和大族召集起来,能力倒是不差。

    李晔起身来到政事堂的时候,倒是被大不大小的惊讶了一把。当然不是来的人少,而是太多了,房屋、院子都被挤得满满当当,几乎没有一块空地。

    看这些人的装扮,有的还连染血衣袍都没脱下来,不用说也是参加过守城之战的。

    人虽然多,但秩序却并不乱,更没有人交头接耳。

    在李晔负手走进大院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无声,从中让开一条宽阔的通道,并且下拜行礼,齐声道:“拜见安王殿下!”

    李晔看了刺史一眼,对方正在忐忑不安的擦拭额头的汗水,好像大考后迎接成绩的学子。以李晔的眼光,自然不难看出来,这些人都不是滥竽充数的,毕竟修为摆在那里。

    既然是货真价实的官员、大族家主、有名乡绅,还能这么快被一个不落的找来,并不容易。而且到了这里后,明显事先被安排过,所以对待李晔时礼数出奇一致。

    刺史要在短短时间内做到这些,很不简单。

    这个因为李晔两个字,就被吓尿裤子,并且差些给当场吓死的刺史,竟然是个才能不错的。而且看得出来,这些官员和大族家主都颇为服他,毕竟都听他安排。可想而知,平日里刺史也是威望很重的人物。

    对此,李晔倒是不奇怪,人的才能如何,跟品性并没有什么关系。愚蠢的好人不少,精明的坏人更多。

    径直走到政事堂主位坐下,李晔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站在大堂中、回廊下、院子里,低着脑袋不敢看他的众人,淡淡开口:“原本孤王想问,尔等是想活还是想死。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已不必再问。那么接下来你们该做什么,想必大伙儿心里都已经清楚得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