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五十四章 安王驾前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2-22
    ♂? ,,

    要让飞鸿大士不出手,李晔的打算很简单,用军队跟李克用分胜负。

    这样一来,在双方大修士力量差不多能够维持平衡的情况下,只要李晔不出手去打破平衡,飞鸿大士也没有理由鱼死网破。

    此刻,一身装饰简洁的李晔,就在官道上负手而立,神色平和的望着前方,好似要等待某个友人来访。

    在他身后的平地旷野上,则是无边无际的精骑铁甲,好似铜墙铁壁般横亘在大地上。过万铁骑肃立无声,气象威严,杀气凛然。战阵蕴含着无穷力量,如同涛涛河水,只需要一个缺口,就能够席卷万物。

    一望无际的精骑大阵前,有骁将白马白袍,持朔而立。她挺直的身躯犹如标枪,沉静的目光宛如清潭,虽是静立不动,却如渊渟岳峙,仿佛下一刻就有让山峦倾颓的能力。

    上官倾城目不斜视,眼神的焦点始终在李晔后背,好似彼处有繁花似锦。

    终于,李晔回过头来,阳光洒在他的肩头,他向她看了一眼。阳光灿烂绝伦,在她眼里却远不及他的目光耀眼,那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上官倾城看到李晔微微颔首,于是她目光一凛,若凯凯白雪的脸上,瞬间充满神圣的坚毅与斗志,妖艳更甚牡丹的红唇抿起一抹杀意。

    眼神平视官道前方,在彼处的视线尽头,已经有了代表河东军的黑点。上官倾城举起长槊,陡然往地上一顿。

    在她身后,三千狼牙都齐齐发出一声低喝,铁甲战阵上升起濛濛光芒,如同荒野上燃烧的火焰,气象万千。

    三千狼牙都之后,是万余平卢军主力精骑,阵型之大犹如巨湖,不知其广。

    大阵上虽然没有兵家战阵光芒,但这些将士也是饱经战火之辈,个个精锐,身上自有一股凶悍之气,集合在一起更是煞气冲天。

    李晔拔地而起,火箭一般升入当空,在军阵上空停下,一脸和煦笑容望向前方的人。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修士,正是神色淡漠不见愠怒的飞鸿大士。

    她当然不需要有苦大仇深的表情,只要她出现在这里,本身就足够具有威胁。

    “飞鸿大士竟然会亲自出城,来为这支河东援军保驾护航,真是出乎在下预料。”李晔微微抱拳,如同老友一般,随意平和的跟飞鸿大士招呼道。

    这话嘲讽之意分外明确,飞鸿大士却丝毫不为所动,她看了李晔一眼:“安王在何处,我就能在何处。”

    李晔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不复多言。

    汾州、仪州的援军如此关键,李晔和李克用都不会置之不理。只不过沁州城战局胶着,互相牵制的双方大修士根本走不动,也就只有李晔和飞鸿大士相对自由。

    换言之,他们就是彼此的牵制力量。

    两人本是相对而立,在李晔伸手做请之后,飞鸿大士便转身看向官道上的战场,和李晔并肩而立。李晔自然不是请她动手,而是请她观战,观看上官倾城所部,与李存信、李存进所部的对决。

    河东军携尘滚滚而来,在旷野平地上迅速展开阵型。

    号角声、战鼓声、喝令声、脚步声、铁甲环佩声此起彼伏。霎时间两军剑拔弩张,进入到阵战对决的状态。

    飞鸿大士仰头灌了一大口酒,随手抹了抹嘴:“好像很有把握?”

    李晔道:“当然。”

    飞鸿大士瞄了他一眼:“凭什么?”

    李晔看了上官倾城一眼:“凭我的将军还没有败过。”

    飞鸿大士怔了怔,瞥了一眼战场,“两万多人,怎么打得过四万人?”

    李晔道:“对我的将军而言,三倍以内的数字没有任何意义。”

    飞鸿大士终于是禁不住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的将军到底有多厉害。”

    李晔轻轻一笑:“好好看。”

    飞鸿大士不再说话,仰头灌酒。

    战场上,上官倾城最后看了云端上的李晔一眼,然后拉下面甲,高举破云槊向前一指。

    大军奔驰。

    她很清楚,李晔之所以会跟着狼牙都行动,是因为她在这里。他不放心她在真人境、仙人境遍地走的沁州战场独自履险,所以亲自来护着她。

    上官倾城感动得浑身发热,也羞愧得无地自容。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安王的家将、护卫自居,以保护安王、为安王征战为使命。而现在,她竟然被李晔反过来保护,自然羞愧难当,自觉有负职责。

    感动也好,愧疚也罢,在此刻都成了她雪山眸中的战意。

    在外人看来,她是从无败绩的沙场新锐,是世所罕见的兵家上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英雄豪杰钦佩,被军中将士敬畏,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但在李晔面前,她一直都只是那个带刀侍卫。习惯了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默默凝望守护,等待被传唤。

    三千狼牙都率先奔向河东军。

    悠忽间,上官倾城眉眼间电光闪过。本就莹莹如萤火的周身灵气,猛然一荡,骤然攀升一个台阶,整个狼牙都战阵光芒实化,犹如一支巨大锋矢,直取河东军前阵!

    李存信和李存进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忌惮与忐忑。

    在得到上官倾城来阻截的消息后,他们就感到了莫大压力,担心这一仗很不好打,毕竟对方可是兵家上将。眼下见识到上官倾城冲阵而来的威势,两人无奈而又清晰的意识到,他们担心的局面最终还是出现了,并且比他们预料的更加严重。

    兵家上将的战阵,不曾正面见识,就无法理解那种迎面而来的,排山倒海席卷万物的冲天气势。

    然而沙场之上,无论惧怕与否,都必须提刀而战。就像之前,他们没有因为听到上官倾城的名号,就未战先怯一样,此刻也不可能引颈受戮。

    李存进盯着在烟尘中滚滚而来,濛濛光芒犹如火焰燃烧的铁甲战阵,牙关紧咬,神色数变,双目通红眼神不停闪烁,面上肌肉抽动,脸色阵青阵白。

    作为晓勇猛将,他终于忍受不住,发声大吼:“他娘的,我跟她拼了!四哥,我领头,给我压阵!”

    李存信眉眼凌冽,战意决然。他素来沉稳,临危不乱,有名将之风,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作为昔日在边关成名的宿将,从血腥中拼杀上位,最开始靠的就是勇猛,最不缺的也是勇猛,只不过后来位置高了,需要坐镇一军调度四方,更多时候稳重才掩盖了勇猛。

    眼下,李存信勇气勃发,犹如又回到当初不过十几岁时,衣甲破碎,疲惫躬身,在激战后尸横遍野的塞外血腥沙场,双手握紧已经卷刃的横刀,在夕阳下喘着粗气,盯着四年逼近的几名草原战士。他最后望了一眼身后,在血泊中受伤不起的同袍,用尽浑身残留的力气,嘶吼着举刀斩向敌军!

    李存信势如猛虎,高声呼喝:“五弟只管去!此战放手一搏,尽展所能!饶她是上官倾城,是兵家上将,我兄弟联手,以河东百战精锐,她敢长驱而来,我们就敢让她马失前蹄,有来无回!”

    两人修为爆发,身后战阵俱都升起濛濛光芒,李存进双腿一夹马肚,带领精骑战阵迎上上官倾城。

    他双目如铁,气势磅礴,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姿,身后战阵也是气势汹汹,仿佛破阵屠军,摧城拔寨,皆不在话下。

    面对毫不示弱,反而在重压之下,爆发出无双斗志,决然正面跟自己一较高下,不愧为英雄人物的李存进,上官倾城只是嘴角微动,眼中掠过一抹淡然的戏谑之色。

    无边旷野中,海洋般的铁甲大阵前,两股精骑卷起滚滚烟尘,如两支离弦利箭,转瞬奔过广阔区域,相对而遇。如洪流对撞,前阵霎时间光芒万千、流彩四溢,声震九云。

    领阵的兵家战将,是整个战阵的支柱,是锋刃也是脊梁,完决定了战阵的胜负生死。兵家战阵正面对战,大多数情况下,主将对决不可避免,那关乎士气,也是分出胜负最快的方式。

    兵家战阵,有进无退。

    李存进骤然大吼一声,挥动马槊向上官倾城击去,战阵之力汇聚于一身,让他看起来犹如天兵神将,“我乃陇西郡王麾下,河东军太保,汾州团练使,沁州西面行营布阵使李存进,我要跟……”

    他的话没说完。

    也说不出完了。

    因为上官倾城已经出手。

    破云槊平直刺出。

    看起来平平无奇,却以乘风破浪之势,强势摧毁李存进出击的灵气洪浪。

    在李存进错愕万分的目光中,破云槊准确无误刺进了他的胸膛!

    手腕一震,收回长槊,上官倾城从李存进身旁奔过,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正面去看对方一眼,“是谁想干什么,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脸上犹自残留着惊骇之色的李存进,就这样不可置信的从马背摔落。旋即,他被汹涌而来的铁骑马蹄碾过,鲜血迸射,成了一滩死肉。

    李存进的兵家战阵,被上官倾城带领狼牙都一冲而溃。

    没用多久,上官倾城率阵杀到了李存信的主阵面前。

    李存信先是瞠目结舌,继而目眦欲裂,持矛迎上上官倾城,双目通红,有同归于尽之势,“本将李存信,汾州防御使,沁州西面行营都统,陇西郡王麾下,河东军四太保!”

    他出手的威势,比李存进明显高了一个台阶,可见同为兵家战将,他的修为已经触摸到了更高境界的门槛,与李存进有了很大不同。

    上官倾城抬眉看了他一眼。

    仅是看了一眼而已。

    战阵之力加身,破云槊横扫而过,面前血光一闪。

    她只说了八个字。

    “安王驾前,上官倾城!”